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月老线

第十六章月老线

玉清友原本想着,今天来试伴娘的衣服,肯定也是要费上一番周折的。

但没想到的是到了她居住的地方之后,玉清友可以说是顿时就愣在了原地,因为压根就没有她想的那么麻烦。

“清友你来啦,快过来,看看你喜欢哪一件。”池婉儿看到玉清友来了,立马走了过去亲呢的拉着她的手,笑着带她走了过来,“我特地多准备了几套,省的换上了不合适。”

池婉儿自然是那个张禾不久之后就要明媒正娶的老婆啦,两个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也有两年多了,能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玉清友可以算作是他们两个人感情发展的见证人之一,看到他们能够携手与共也从心底里祝福和欢喜。

而当玉清友看到床榻上摆着的那几套汉服的时候,顿时就激动了起来,那些亮闪闪的可都是钱的光芒。

“婉儿姐,你和张禾店长是想办一个汉式的婚礼吗?”

“是啊,我们两个人都不喜欢讲什么誓词,西方式的婚礼不仅太过麻烦而且还没有那种仪式感。”池婉儿拿起了一件,在玉清友的身上比划着,笑着解释道,“所以,就不谋而合的想到了要办一场汉服的婚礼。”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很想以后嫁人的时候有这么一场婚礼呢。不过,能穿着这华丽丽的汉服,当你的伴娘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无憾了。”

“小丫头那么容易满足啊,果然张禾找你来当伴娘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最起码,让你过过干瘾了。”

玉清友听了这话,略有些不满的抱着池婉儿的手臂,酸酸的说道,“原来是店长的想法啊,而不是婉儿姐提议的啊。害的我白白高兴了那么久,以为是婉儿姐很喜欢我才让我来当伴娘的呢。”

“你啊~”池婉儿也是败给她了,伸出手戳着玉清友的额头,宠溺的说道,“牙尖嘴利的,真是让人又恨又爱。”

最后,玉清友挑选了一件柳黄色折纸牡丹暗花纱竖领对襟上衣和一条牙白色的麒麟童子马面裙,到时候穿上身既不会抢了新娘的风头也不显得太过素净。

挑好了伴娘衣裳之后,玉清友帮着池婉儿把其他几件衣裳叠好收拾好,两个人就坐在床榻上面聊了起来。

“婉儿姐,还真的是沾了你的光。要知道,我平日里都没买过,更加别提穿过这明华堂家的汉服了。因为,他们家卖的汉服实在是太贵了工期还长。”

“哈哈,不过清友很适合穿着汉服啊。嗯,既然是没穿过的话那你就当是换了种风格好了。”池婉儿也是深有感触,忍不住的吐槽道,“但你说的没有错,这明华堂的工期是真的长。漫长到,等的我都不想再等了。也好在啊,起码是在规定时间内送来的没耽误事。”

“婉儿姐穿着这衣裳结婚,想来也是很美的。”玉清友的脑子里面不由得出现了一副画面,“但不知道这张禾店长,穿这汉服会是什么样的风格了。”

“他啊,我跟你说,当初若不是我坚持这婚服我来买的话,他估计都不会选择穿这种的。因为啊,他很嫌弃穿的这么红彤彤的,太红了没穿过。”

话刚说完,两个人就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的。

“对对对,这很符合店长的性子。但也只有婉儿姐,能够治得了他这种人。”玉清友起了八卦的心思,凑近了些问道,“姐,你能跟我说说你们两个人,是怎么认识怎么成为一对的吗?”

“诶,你不知道的吗?”池婉儿倒是疑惑了。

“当然不知道了,我刚来‘sunny’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是一对了。张禾又不可能会跟人说这些,所以婉儿姐你快说快说,我现在好奇的很八卦心熊熊燃起。”

“那好吧。”

池婉儿和张禾的这段恋情,真的可以算作是小说里面,常有的玛丽苏相遇情节了。现实生活当中,若是将这段相遇讲给别人听,压根就没有人会信的,而且会以为是异想天开在开玩笑的。

池婉儿那个时候在痴迷于一部动漫剧,被里面一个角色的配音所吸引,便查了那个幕后的声优是哪位大神。在知道了以后,便毫不犹豫了进了这位大大的QQ群。

而张禾要比她早进群一个月,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是没有什么交集的,而且也压根就没有在群里聊过天。

可偏偏,注定要在一起的人,老天自然是要好好的捉弄一下了。池婉儿在群里面呆了一段时间过后,就自然而然的跟一些性格合得来的网友勾搭在了一起。有一回,群里有个网友发了一张动图,池婉儿顿时就来了兴致想知道是怎么搞成的。而当时张禾也刚好在线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脑子一热,私戳了池婉儿打算教她怎么搞这些图。

在这当中有一个小小的乌龙发生,也可以说是池婉儿犯傻了,才促成了他们到最后走在一起的姻缘。

张禾说让池婉儿在电脑上面先下载一个软件后,让她等一会用语音教她。张禾的意思是,自己亲自发QQ语音电话过去教她怎么搞。而池婉儿犯蠢了,当做是这个软件里面有语音教程,就打开了音响可惜一直没听到声音。

在池婉儿疑惑,怎么一点响动都没有的时候,张禾的QQ电话就发过来了。池婉儿被吓了一跳也不知怎么的,阴差阳错下就点了接听。

也就是这么一个乌龙事件,两个人也就自然而然的开始话痨熟络起来了。

可惜,池婉儿的电脑配置并不行,所以到最后也没能将这张动图的教程学会。不过,池婉儿看张禾这个人在第一次跟人家都没有见过的情况下,能这么热心的帮忙挺感动的。她就真诚加胆子大的,不仅把视频打开了让张禾看到了自己的模样,甚至还告诉了他自己的真名叫什么。

也是有了这一天的误打误撞之后,他们两个就这样开始在网络上聊了起来。

从最先开始的普通朋友,慢慢的到要好的朋友,再到后来重要的人。

“婉儿姐,那个时候你见过张禾店长长得什么模样吗?”

“当然不知道了,他先之前的时候一直瞒着,连名字是哪的人都不告诉我诶。”池婉儿一想到这个就觉得特别亏,因为总是自己主动,“我问过很多次,但是他也总是选择了不说。”

玉清友疑惑了,又问,“诶,这样的话那你们是怎么确定感情的?一方这么不坦诚又是在网络上面,换做是一般女孩子早就选择拦在门外了。”

“所以说这才是缘分啊,那天是……”

池婉儿回忆起和张禾之间发生的事情,顿时就变成了话痨,抓着玉清友喋喋不休的说着。

玉清友自然是耐心很足的听着,十分的感兴趣,与此同时也想到了那天刁难新郎的时候该用什么招了。

同一时间,张禾看着摊在床榻上那身红彤彤的子孙蟒云肩通袖妆花织金圆领袍婚服,十分无奈的伸出手指捏着自己的眉心。

“诶,这个婉儿我也真的是败给她了。这么一身大红色的……还真……不习惯。”

玉清友和池婉儿这两妹子猜的果然没错,张禾是真的很嫌弃……

“难道张禾店长,不喜欢这样的衣服吗?”林君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这身婚服,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可我觉得……不错啊……”

“个人眼光吧,我是觉得结婚的时候穿的这么红很奇怪。不过,毕竟也是人生当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就随她喜欢了吧。”

虽是说着无奈的话,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张禾此刻的周身散发着一圈柔和幸福的光芒。

不愧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君复,既然你答应做伴郎了,那你肯定也免不了要穿着汉服了。”张禾伸出手,搭在林君复的肩膀上面,“哥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我也真不知道自己穿这种衣服,会是个什么样子。”

这下轮到林君复犯难了,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到最后呈现出来的会是什么效果。

但他此刻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玉清友穿着伴娘的衣裳。不过可惜啊,还是要等。

“诶,你是不是在想清友了?”张禾一副看穿了他的模样,挑眉道,“小伙子,你若真的喜欢她那就去追啊。”

“店长……别拿我开玩笑了……”林君复心里面一阵发毛,只想着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那个,没什么侍寝的话我就先走了。”

“去吧去吧,在折腾下去估计你见着我就要怕了。”张禾也是大方的很,手一挥就放他走了。

天很快的就暗了下来,池婉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情十分激动就是睡不着觉,而且嘴角一直保持着上勾很是幸福。

回想起两个人相恋的过程,恍惚间就像是一场梦,不得不承认一切皆是缘分。

………………………………

当时,两个人分隔异地,都没有想要成为男女票的关系只不过是,保持着一种要好的朋友模式。

池婉儿虽不相信爱情和婚姻,但人并非草木况且和店里的人相处时间最长,难免会有发情的时候。

那天,池婉儿照旧下班之后,给张禾发了个语音过去。

“下班回来了?”张禾将正在看的电影按了暂停键,生怕语音过程中电流声太大,让池婉儿受不了。

“嗯,回来了。对了,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池婉儿也不卖关子,直奔主题了,“如果,我对店里面的男孩子有感觉了,你怎么办?”

张禾听到这话的时候,沉默了几秒钟,就答复道,“先之前我们两个人,不是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吗?不管哪一方先找对象结婚,依旧保持要好的关系就可以了。”

“认识那么久了,你就一点别的感觉没有吗?”不知道为什么,池婉儿的心里面竟是有些失望的感觉。

“那好就算是我今天听你这么说了,然后撕心裂肺你又能怎么样?”

“不能怎么样。”

“诶,我也想问你一下,你有意思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先之前的那几个月你就被别人骗了,好不容易才从那个深坑里面爬出来,这次总不会还想着要再让自己跳坑里面一次吧。”

池婉儿有些恼了,说话也就不客气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再说了,也是你自己说的我再进坑里面去。也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你都不管还操这个心做什么?”

“的确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你还想再来一次的话,我也不想拦你。你只有自己去撞过一次墙之后,才会有这个教训知道下次不该怎么干了。不过,毕竟也认识那么久了,我也不是花花草草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这样吧,你要是愿意的话把你有意思的那个人的照片,或者是一些生活上的事情跟我说,我帮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值得你去付出和喜欢,”

池婉儿真的非常讨厌烦的感觉,更何况当时她说不清楚对那个人到底是有意思,还是说亦是情迷。

再加上,张禾这边的回答不尽人意,没讲到池婉儿想要的那个点上来。所以,池婉儿很快的就爆发了,讲了一连串情绪激动的话。

就这样讲了许久,张禾心里面也意识到一个重要的点。如果今天自己不说心里话的话,那么这个女孩该要跟自己的关系,该要越离越远了吧。

九个月的相处下来,他早就习惯了有她的存在,每天聊天每天听到她的声音。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不再和自己联系他能够接受的了吗?

终于,在经过一连串的拐弯抹角之后,张禾决定告诉她内心真正的感受是什么。

“要听实话吗?那我告诉你好了。”

池婉儿的情绪慢慢平静的了下来,听他这么一句,皱眉问道,“什么。”

“你不是说,你要是真的跟那个男孩子在一块了,我会有什么反应吗?我其实心里面蛮不爽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从没有谈过恋爱的池婉儿,明白了什么。

如果那天没有他这么主动的一句话,而今走在一起的也就不会是他们两个人了。

………………………………

实在是睡不着,池婉儿干脆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QQ发现那货居然还在线。

于是,就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同类热门
  • 清迷少年时清迷少年时竺舞姒七li|青春只见那男子缓缓睁开眼,如墨般黑的眼睛竟璀璨夺目,散发着光芒。“在下司云千寂,今日一时不长眼碍着小姐施法,请小姐赎罪咯~”司云千寂痞痞地做完自我介绍后,满是嫌弃地看着南宫尚轩和竺璃的衣服。......太暴露了有木有......千寂......到底有多寂寞啊?还有施法......施法......施法......这到底是什么节奏?!“小姐?你全家才是小姐!”竺璃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劈头盖脸地朝司云千寂骂去。哼,他才是小姐呢!
  • 宝石之翼宝石之翼深水伊雪|青春新书《重生帝后制造系统》求支持! 第一次,她和他相遇,她被动地救下了伤痕累累的他。 第二次,她因所爱之人心有所属而伤心,他却对她冷嘲热讽。一气之下,她扔了他一身冰淇淋,仓皇而逃。从此,他们结下不解之缘。 传说,世上有颗独一无二的红宝石,被一对夫妇收藏并设计成世上最美的首饰,取名潘多拉之心。世人都对潘多拉之心虎视眈眈,这对夫妇却突然去世,宝石不知所踪。 当层层迷雾揭开,她看到父母的遗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和身边人接近她的真实目的。而她万万没想到,他竟也是为了宝石接近她……
  • 感化复仇公主感化复仇公主思念的颖|青春是我明明爱你,爱你至深至死……却抵不过你对我的残忍!"你别动他……他也是你的孩子……求你不要碰他!"秦沐语对着隐匿在黑暗中的男人,绝望地嘶声喊道。上官皓浅笑,走近她牢牢扣住她的肩膀,膝盖猛力狠狠顶撞上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他的唇缓缓靠近她的耳:"是不是我的,从来都没关系……可只要是你秦沐语的,那就都去死吧!";*;她想起18岁那一年,她走入秦氏大楼,接受一场从天而降的宠爱。
  • 恶魔天使之家族仇恨恶魔天使之家族仇恨Tilami|青春这是一所恶魔和天使的学院,在人们眼里,恶魔与天使是天敌,然而这本小说就是恶魔和天使的爱情和仇恨……
  • 我们一起邂逅的爱情我们一起邂逅的爱情六月末Muriel|青春在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有爱或不爱,我爱上你没有错,你不爱我没有错,所以我们彼此不用说抱歉。爱情其实是一场赌注,谁先爱了,谁就输了。我们的婚姻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没有爱情种子的婚姻注定不会开花结果。因为你,我不再平静,我不再是我平常的自己,或许这才是我原本的样子,是你把我从自我压抑中解脱出来,理智告诉我不可能爱上你,心却不由自主的爱上了你。
  • 你好,黎小萱你好,黎小萱顾南栀i|青春这本是写的是一个平凡女孩黎小萱的成长经历,有哭也有笑,等于是写黎小萱的童年趣事吧。
  • 老师住在我隔壁老师住在我隔壁千颖儿|青春我们的千颖儿怎么也没想到她梦见的竟然是真的!这不是美梦成真,简直就是噩梦成实啊!
  • 竹马男神:呆萌青梅求抱抱竹马男神:呆萌青梅求抱抱墨九希|青春【爆笑甜宠甜宠】“呆萌小青梅”,这个词,没听过?没关系,放心入坑,让我们的懵逼小青梅为你解释。“腹黑竹马男神”,这个词听过?没关系,放心入坑,让我们的竹马男神为你再次诠释!她六岁,他七岁那年。他把自己的初吻给了她,还扬言要娶她。她十八岁,他二十岁。那年她和一个男生眉来眼去,结果被他抓回去“甜宠”了一番。她二十二岁,他二十四岁那年。“你要娶我?为什么?”某女装傻。某男腹黑答道。“我把你看光是不是要负责?”(可提意见不可黑)
  • 那个夏天,如果不曾遇见你那个夏天,如果不曾遇见你扶桑公子|青春一场高考,成就了多少人,但同时也毁了多少人。我和他的分开,就是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
  • 石板屋石板屋南巷故人|青春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关于支教,关于紫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