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3章 (番外篇)我可真是个小骄傲~

金銮殿上,气势恢宏,群臣叩拜。

可此时高坐在龙椅上的男人,眉宇间却似乎隐隐透着些许不耐。

“还有何事要奏?”

群臣面面相觑,犹豫再三,也没人敢上前一步了,为首的丁相擦了擦额上的汗:“暂且,无事启奏。”

“退朝。”封君千果决的话音刚落,还没等群臣叩拜恭送,“嗖”的一下,影子都没了。

群臣呆呆的你看我我看你,才后知后觉的对着龙椅叩拜了一番,退朝了。

走出了金銮殿,便三三两两的议论了起来:“嘿你说这怪不怪,自打陛下登基以来,这封后大事耽误了多久?群臣都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见着有动静,这突如其来的,就封了皇后,自打皇后娘娘进宫以来这一个月,陛下回回早朝跑的比兔子还快,这谁敢耽误他功夫?”

“啧啧,这就说是新婚燕尔,我瞧着咱陛下也不像是对女人多感兴趣的人呐,难不成老夫从前看走了眼?”

“这还不算最莫名其妙的,关键是这皇后娘娘的来历身份,我才觉得奇怪呢!”这人说着,便压低了声音:“说是元武帝从前遗落在外的公主,如今寻回来了,念及对先帝的敬意,便封了这公主为后,可这元武帝都去世好几年了,如今冒出来个公主,说是他的就是他的?”

“嗨!既然陛下说是,那就肯定是,更何况,你没发现皇后娘娘生的跟那位······额······很相似?”

从前的言煜,已经成了众人不可说不可提的名讳。

如今的言煜·······却在紫龙宫睡的香甜。

这一个月,大寒朝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似乎从来不近女色的皇帝,突然封后了,从来放着紫龙宫不住,偏住栖霞殿的皇帝,如今屁颠屁颠的跟着皇后搬家了。

封君千赶回来的时候,朝服都还未换下,一阵风一般的轻声进入了屋内,一挥手让所有宫人们都在殿外候着,他轻轻掀开床上的帷幔,看着正窝在被窝里睡的香甜的人儿,大半张小脸都埋在被子里,像只蜗牛。

封君千微不可查的轻轻舒出一口气,仿佛放心了似的。

他们分明已经成亲了一个月了,他却依然常常怀疑自己是在梦里,怀疑如今的一切都是假的,怀疑她从来没有原谅他,也从未回到他身边。

每一次离开她,他都那么的不舍,还有那么的害怕,害怕自己再次回来,她又不见了。

封君千摸了摸她的脸,轻声喃喃的道:“还好。”

言煜皱了皱小脸,醒了过来,打着哈欠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封君千将她连人带被子一起捞进怀里:“嗯,想早点回来陪你。”

言煜睡眼惺忪的嗡嗡道:“你别总赶着回来,万一朝上有什么大事可怎么好?我又不会跑了。”

封君千没好气的轻哼一声:“如今这太平盛世,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这帮糟老头子为了点子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掰扯,如今我分了丁相的权,命他为左相,封了缪相,他们两家互相制衡,这朝中有些小纷争也是正常的。

还有!”

封君千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吓的言煜都睁大了眼睛仔细听,好像他是要说一件很郑重的事情。

“不许再说跑了离开我之类的话!”封君千一字一句的道。

言煜翻了个白眼儿。

封君千双眸微眯,捏着她的下巴:“怎么?现在我的话不管用了?看来是昨夜还没把你教训好是不是?”

言煜吓的小脸又白又红的,立马头如捣蒜:“好了好了!已经好了!”

她都下不来床了!!

封君千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在她唇上轻啄一下:“还困吗?我陪你再睡会儿?”

言煜哪儿敢让他陪着睡?陪着陪着就要开始了。

“我感觉自己已经很清醒了。”言煜严肃的道。

封君千这才将她抱下床来:“传膳!”

用过了早膳,封君千到底还有公务要处理,便也不能陪她了。

言煜正闲着呢。

便见小安子欢喜的蹦跶进来:“朝元郡主和林将军来了。”

言煜眼睛一亮:“快请进来。”

朝元和林肃一前一后的进来,若是不明白的人,还真以为是领导带着小弟来巡查了。

“参见皇后娘娘。”

言煜摆了摆手:“跟我客气什么?起来吧。”

朝元和林肃这才落了座:“不论如何,君臣之礼不可废。”

言煜也拗不过,只贼兮兮的笑:“你们这两口子可真是别扭的很,媳妇儿处的跟老板似的,相公处的跟小弟似的。”

林肃一向严肃的脸,此时有些发红,干咳了两声:“习惯了。”

朝元倒是后知后觉的看向林肃:“有吗?”

林肃:“没有。”

朝元对言煜道:“他说没有。”

言煜:“······”

OK我不跟你们两口子较劲。

“我和他能在一起,也多亏了陛下赐婚,我知道这其中必然有皇后娘娘的好意,今日前来,便是特意谢恩的。”朝元诚恳的道。

“这有什么可谢的?我还未正式谢你当年救我的恩情呢。”

朝元顿了顿,才道:“当年救娘娘的,我也仅仅只出了绵薄之力,而和另一个人比起来,朝元实在不算什么。”

言煜微微一怔,自然也想得到她说的是谁。

自从她答应嫁给封君千,缪宇暄便消失了,她再也听不到他的音信,也不知他怎么了,她其实一直,也都欠他一个对不起。

朝元将一封信递给言煜:“这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

言煜打开,细细的看了起来。

“阿煜,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在去往兴清谷的路上了,原本打算不告而别,却到底舍不下自己最后那一丝执念,原本赌气想着,此生也不要再见你,再与你说话,最终,还是写下了这信。

其实我知道,我无法怪你什么,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三年来,你无数次的拒绝我,我就该清醒的,可到底,到底我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丝的期待和奢望,万一,万一我就陪着你白头终老了呢?

如今想想,也的确可笑,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爱的不是我,我又何苦?

我大概,是在怪自己,爱的太晚,明白的太迟。

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我输的彻底,我也愿赌服输,离开这里,大概还是我真的小心眼,没有办法看着你与他甜蜜,听着坊间或者宫里议论你们的恩爱,所以我选择离开,听说兴清谷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还有十里桃林,顺着兴清谷往西,便是临渊国,北,便是大漠,我也不知我会接着往哪去,随心所向吧。

若是哪一日,我忘掉了你,可以坦然的站在你面前,不会有心慌,不会有妄想,或许那一日,我便回来了。

不论如何,还是要说一句言不由心的话:阿煜,祝你幸福。

哪怕这个人不是我,你也要幸福,因为我不想看着你难过。

珍重。”

一滴血顺着面颊滑下,滴落在薄弱的信纸上,打湿了字迹。

言煜轻轻笑了出来:“听说兴清谷的桃花天下一绝,他去了那里,不知是不是能招惹些桃花运,等哪日回来,也不是孤单一人了。”

对于缪宇暄,她心底到底还是有歉疚,这些年的感情,如今分别,却只是一纸信书告别。

若是他真的因此孤独一世,那她又如何过意的去?

朝元握住她的手:“会的,他会想得开的,你别太难过。”

“嗯。”言煜也笑了,如今这般,她已经满足了。

夜半。

言煜窝在封君千的怀里,把玩着他的发梢:“我听朝元说,她打算和林肃一起去北疆了,她说她还是不喜欢京中的生活,她喜欢北疆的寒风,战马,荒漠,还有鸣镝,她说,在那里,她才会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是个厉害的人,还是个自有的人。”

“你若是喜欢,等哪日我朝政稍缓,便带你去玩一阵就是,只是那里风沙大,气候干燥,我怕你如今这身子撑不住,还是把身子好好养几年才行。”封君千说到她的身体,眸光便深沉了下来,当初若非是他,她也不至于现在受这样的罪。

言煜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亲:“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呀,能吃能睡,薛神医说了,我这好生将养着,怕是日后要活一百岁,封君千,你若是活不过我,可怎么好呀。”

封君千也笑了,摸着她的小脸:“是啊,若是我走在前面,可真不放心你个小丫头要背着我做什么好事。”

言煜无辜的大眼睛眨呀眨:“什么事?”

封君千笑容凉飕飕了起来:“今日朝元来找你,不单单是辞别吧,还送了信?”

言煜好笑的道:“这你也知道了?缪宇暄走了,他便让朝元帮我带封信来告别而已,瞧你这样。”

“信呢?”封君千冷飕飕的道。

“烧了。”言煜就知道肯定逃不过封君千的眼睛,这事儿他肯定得知道,所以提早给烧掉了。

这信留着,就是炸弹啊!

她倒不是怕了给封君千看,关键是这醋罐子若是看了,只怕醋劲大发,不知道又要闹什么脾气,她哄的也费劲啊,所以,干脆就烧掉了。

封君千捏了捏她的小脸:“你倒是机灵的很。”

“哎呀,本来也没什么,就是跟我告别,说要去兴清谷那边,说那边桃花多,兴许就能招到桃花运,找个媳妇儿,不然看我们都成双成对的,连如翼怡人都在一起了,他看着不糟心啊?”

一边的小安子嘴角抽了抽,你睁眼说瞎话不怕缪少爷招雷劈你吗?

封君千哼了哼:“真的?”

言煜头如捣蒜:“真的呀!你以为能有什么事儿?我跟他三年都没处出什么男女之情来,如今他人都不在京城了,你还以为我们两能有什么猫腻不成?就算真有猫腻了,我回来找你干什么?我吃饱了撑得?”

封君千这才舒坦了,捏了捏她的小脸:“以后不许随便你跟他联系。”

其实封君千也知道,信的内容,她多半是瞎掰的,他就是想要她的一个承诺,一个态度,只要他确认了他家小媳妇对那缪宇暄没半点男女之情,缪宇暄再喜欢那也都不管用!

“好~”言煜甜甜的应下,便缩进了他的怀里。

封君千却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不过作为惩罚,今晚要好好安慰我。”

“嗷!你个禽兽,你昨晚分明答应我今天休战的,休战的!嗷!!”

封君千一挥手,扯落了床上的帷幔。

小安子机灵的摆起了紫龙宫太监大总管的架子哼哼两声:“还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退下!”

一众宫人们立马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小安子得意又欢喜,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成为有权有势的大总管,现在终于实现啦!

我可真是个小骄傲~

——全文完——

同类热门
  • 妖孽太监,非卿江山妖孽太监,非卿江山兰亭公子|古言现代法医白非儿一朝穿越,竟来到了寒流暗涌的大明王朝。东厂、西厂、锦衣卫,乱了她的生活!妖孽太监、优雅王子、邪气美男,扰了她的心!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关本小姐何事?被一个太监告白也是够了“从第一眼开始,你就在我的手掌心,你注定逃不掉,天涯海我也要把你拽回来。”滚!这没有技术含量的穿越,真特么牙疼!【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来颗糖果吧:仙魔乱世来颗糖果吧:仙魔乱世靡非|古言什么?!一位少女杀手的身份是卡雅尔大陆的王者,凤墨家族第三十八代传人--凤果墨!为了听师傅轩庵的话,“遗泉”带她到凤墨皇朝!唐果阁下!十二岁就元婴期大圆满!“不败战神”?弱到掉渣!几下就解决了!莲杀教教主下毒给魅!不怕!“魂兮归来!”莲杀教,炼使用蛊术攻击她,哼!蛊术?用小虫子?哼!你还不错!不过还是无法打败我!西羽国望月山山神!哼!“藏月流火”我唐果要定了!……修魔!复仇!杀人不眨眼!我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所以的东西我都不能拿走,包括爱情……最后,连生命回收师羽馨也要乱入?!什么?!最后的最后,要回收的人是--凤果墨?!凤果墨是谁?唐果,怎么会是你…………
  • 乱世承欢乱世承欢仁也|古言世俗风情人间天堂,纵然诗书千古,却躲不掉历史宿命的国仇家恨.......
  • 情深似海:侯爷是个小公举情深似海:侯爷是个小公举迷迭微暖|古言浴火涅槃,重回幼时。这一世,虚与委蛇,阴谋阳谋,她誓要力挽狂澜。何谓闷骚?就是闷起来特别闷,骚起来尤其骚。于是乎....某男:我不开心了!我有小情绪了!你以前不会这样对我的!你以前很宠我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某女:侯爷,原谅我不知道你是个小公举。某男:公举?没错,金枪不倒,就是本王!
  • 三生三世,你等的我来了三生三世,你等的我来了希时晓晓|古言我只是一名记者,如果没有她,我也许永远不知道会有一个人会为了我的一句话,便等了我三生三世,如果我死了,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辰逸‘’我答应你,永远在这里等你。
  • 又有刁民要害朕又有刁民要害朕清流浅韵|古言《荀子王制》篇有云,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庆和十七年,昏君当政,佞臣专权,百姓民不聊生,庶民中奋起反抗者暴政者甚众。皇权的小船说翻就翻。庆和帝夏璟熙不明白自己为啥会被贴上了一个“狗皇帝”的标签!几次死里逃生下来,夏璟熙不禁仰天长啸,苍天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掌控穿越的大神一言不合就发牌。莫名其妙穿越的何青洛一脸苦逼相,别人穿越,她也穿越,那为啥她的穿越就与别人格外不同?何青洛不由黯然神伤,穿越大神,你家的时空管理器不会是掉线了吧!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炮灰女皇炮灰女皇简单的颜色|古言她是一个失败的皇帝没有过人的智慧也没有铁腕的手段所以注定成为炮灰……只是她有心退位归隐他却不让“你是天曜王朝乃至三千年来唯一一个女皇,你的一生注定是要被永载史册的。”权势滔天的摄政王年轻耀眼,可是他却甘心辅政。她希望他反啊,篡夺皇位,而后君临天下。可是她也想要活着。于是一场“逼臣谋反”为自由而战的斗争就这样开始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有女如此,王爷小心有女如此,王爷小心臣衍星|古言楚淡墨一朝身死,带着系统穿越到墨玄大陆。为了报仇步步为营,可惜路上总有贱人挡个路。毕竟系统在手,不开外挂都对不起自己。于是以后有贱人拦路,她就来一个干一个,来两个干一双!可是……为何有个妖孽王爷缠着她?
  • 穿越之守候你的心穿越之守候你的心他的猫在哭|古言现代女主为了他不幸发生车祸,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不但平安无事而且还穿越了!更离奇的是,他也穿越了!而且还是王爷!后来两人重逢,并发生种种之后更加坚定彼此的感情……
  • 朕的表姐是戏精朕的表姐是戏精吃藕的长颈鹿|古言穆七七只想穿古嫖个色,却不想与穿古公司失联,还魂穿到某著名怨妇身上。 你以为这是个穿越女改变怨妇人生的故事?穆七七表示她只想体验古生,不想改变世界。况且乱改历史的人最后都只能在时空局的铁窗前留下悔恨泪水。穆七七觉得自己还能救。 然而她在怨妇的作死正途上一往无前,却总有重生男主,女配想拽她入岐途。 放手!你这该死的甜美小皇子,一杯金屑才是你我的归途。 放手,你这强大邪魅的小婢女,上京城的青杆提头才是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