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7章 流言起

“所以你的决定是什么,人鱼岛我是一定会去的。”

夜璃也不着急,细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背,那上面的印记变得淡了一些。

“妖神录果真在你手上,这你都知道果然是个好东西,怪不得那么多人抢。”老者幽幽的声音听不起喜怒。

妖神录上所有的妖魔无从遁形,毫无秘密可言。而且可以通过召唤的手段给弄出来,他没有直接唤出来大概也是给了他们些许的面子。

“嗯!”淡淡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随意。

这么直白的回答弄的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少年你怕不是来搞笑的吧!

本来抑郁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就变好了,罢了,姑且只有相信他了。

他不是信任夜璃,而是信任凤浅浅和夜淩枫。那么好的两个人,他的后辈也一定不差。

“前辈难道你开始真的是骗我们的?”流冷寒微微拧着眉头,不像骗人不该是骗人的,没有那个会拿自己的痛苦来开玩笑。

“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不过夜公子要找的人鱼之星确实不是我说的那种,而是我族的少主。”

星向之力,一种恐怖到极致的预言之力,可以追寻过去预知未来。

“现在他在什么地方。”冥樊琉小声道。

老者抿着自己的嘴唇像是不愿意说,沉默了许久才有下一步动作。

只见他直接把自己的眼睛给挖了出来,鲜红的喷涌而出,眼球离开眼眶立刻化成两颗透明的珠子,泛着淡淡的蓝光。

“前辈,你这是干什么!”流冷寒惊恐的说道,连忙拿出一块洁白的布蒙住他的眼睛,一颗止血丹塞到嘴中。

“没事!这个是钥匙你们拿去吧!少主被封印在人鱼岛上,只要能找到人鱼岛你们就能找到他。”

老者把两颗珠子交到流冷寒手上,脸上的血已经止住。

“给我干什么!”被迫接下东西的流冷寒有些不知所措,拿着两个珠子像是烫手山芋,看看这个在看看那个。

“给你,你就拿着你体内的那颗妖丹带有人鱼族的气息。”冥樊琉扯过夜璃的手,细细的擦拭上面的碎屑,刚才进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墙上的灰烬。

“我这就把少主托付给你了,作为当初给你妖丹的条件,所以你不必自责。”

他当初那么做也是有私心的,就是为了这个。嗯!所以那个可爱的小孩就拜托给他了,没什么其他理由就是为了这个可爱的事情。

“这?会不会太随意了。”离暝睿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平白无故的就得到这么一个宝贝也太不正常了。

“不会,这很正常的。”老者连忙说道,少主跟了流冷寒至少比其他人来的安全。这个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他不会看错的。

“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不会让他被别人害了。”流冷寒见老者这么肯定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不要总是把不好的事情看的这般可怕,也许那个人并不是什么难缠的人了。

给他们也没错吧!

不得不说这里离暝睿的感觉是没有错的,那个小家伙以后不知道给他们找了多少麻烦事情,他哭都没地方哭。

夜璃看着两人眉头微微翘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什么坏人了,还有要不要告诉他其实流冷寒现在也是他的,算了还是不拆穿了。不然多没意思,就这么办吧!

水牢的气氛突然变的压抑起来,哒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

“有人来了。”冥樊琉小声说道。

“你们快点躲起来,是他来了。”老者吩咐几人出去躲了起来,水牢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盒子,里面一般是用来存放水的,不过已经还有没用过了。

冥樊琉和流冷寒,一个化成小狐狸躲在夜璃怀里,一个化成莲花附在玉佩上。

而夜璃和离暝睿便躲在暗处,盒子的位置刚刚能够容纳两人。

几人刚刚躲起来铁门就被推开了,来人一袭灰色的袍子,花白的头发背脊稍微有点佝偻,看着大概七八十岁额摸样。

离暝睿看向来人稍微有些诧异,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摸样。像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摧残一样。

“嗯!老伙计我又来看你了,听说我那小儿子把你的心挖了,真是对不住了。”

离天吴冷漠的声音,传入几人的耳朵。这情况不怎么好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好人了。

“……。”

老者背对着来人,所望的方向正是那面墙壁,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不过并没有引起离天吴的注意。

“你不理我也没关系,这些年也是难为你了。”

离天吴干脆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一坐下就看见水牢的结界被人动过,钥匙也是从新挂上去的。

有人来过!是谁?

瞬间立了起来,仔细在旁边找!

“有人来过?是谁?这些年过去了居然还有人想起来救你嘛!”

离天吴的声音淡淡的,试图逼问出什么,不过回答他的还是一阵沉默。

在这样下去,他就会发现那条人鱼的眼睛被挖了,不能让他发现。冥樊琉伸出抓了推了一把离暝睿,示意他上。

这个人是他的亲孙子,应该不会怎样才对。

“你下去。”对着离暝睿无声的说道。

他也知道这个意思,但是真的非常不想见这个人。

“是我。”

冷漠的声音传入离天吴的耳朵,轻飘飘的声音吓得离天吴一个踉跄。

“阿……阿睿你回来了。”

苍老的脸上尽是不可置信,颤颤巍巍的手像是要抚上他的头,不过拿到半空中有放了下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像是自言自语,连水牢中的异样懒得查看。

“嗯,我回来随便看看。”离暝睿低着头,淡淡的说道。

他是杀了他的儿子和孙子的,没想到换来的会是这个这个结果,那个时候不是派人追杀他嘛!

现在这个样子是真是假倒是令人怀疑,还以为见到会直接下手。

“回来就好,做完你想做的事情就走吧!离家现在没有你的立足之地,子钰的性格虽然古怪了一点,但是好歹是你三叔,而且就算你要杀我们,你也不是对手。”

离天吴看着面前的人,这个曾经他最喜欢的孙子,当家主培养的人说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时间了,那个一本正经的小子已经长成了这般正经的青年。

“嗯,你说的都是对的。”

淡漠的声音,好像对面的人完全是个陌生人。

“你是回来看这个老家伙的?想来你还是忘不了流冷寒,不过可惜那人已经死了,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事情,最不后悔的就是杀了流冷寒,彻底绝了你的后路。”

冷冷的声音和离暝睿的语气比起来也不逞多让,浑浊的双眼看不出喜怒。

“嗯!你高兴就好。”

可惜现在阿冷又活了过来,这一点得让他失望了。

“你是变了。”变得连他这个老头子都看不透了,不过其中又带着一点欣慰。

“人都会变的。”没有那个是一层不便的人,只不过这的看对着的是那个人。如果是阿冷的话他永远不会变,想要得到他的这颗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改变。

“你也不要想着报仇了,那个人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能把整个离家,整个皇朝都玩弄于鼓掌之间。就凭你还是省省吧!”

“我也不和你计较了,我只想告诉你,你杀了子林,暝凡而流冷寒杀了你爹,我想这些人抵得上流冷寒他们一家了。毕竟流家确实是勾结妖孽。这一点是没有错的。”

所以他并不觉得他做错了什么,这个时候倒是无所谓的说了出来。

“现在人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你说没事就没事,这都是你的想法。勾结妖孽又怎样,我并不觉得这一点有错,况且我们做的事情和妖孽又有何分别。”

立场不同没有资格一概而论。

两人的态度已经完全形成了对立面,多说无益。

“你好自为之。”

离天吴没了在说下去的打算,看了看离暝睿在看了看一副呆愣在一旁的人鱼。

起身想要离开。

流冷寒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玉佩上下来了,冷冷的看着底下冠冕堂皇的某人,绿色的眼帘全是冷漠。右手紧紧的握着。

突然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

强大的妖灵飞快的向离天吴袭去,狂风整个掀起了牢笼。

“叮。”利器相互碰撞的声音。

“是你!你居然没死,还变成了妖。”

离天吴看着一副怪异摸样的流冷寒,愤怒的吼道。

拿出自己的佩剑,挡住他的攻击。

灵圣级别的修为不是说笑的,一人一妖飞快的打了起来。真个水牢空间不停的震动。

离暝睿站在旁边抿着唇不知道该帮那个,一边是他爱的人,一边是待他极好的人。、

这两个人却又是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他可以做到袖手旁观,却做不到刀剑相向。

“呵!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好的很。”

说着快速的向那人砍去,不要命的打法让离天吴节节败退,一怔地动山摇过后。大批的离家弟子涌了进来。

“离暝睿你居然还敢回来。”

离子钰大吼一声,上百人涌了进来,狭小的空间一下子变的格外拥挤。

夜璃蒙上脸,拔出青渊剑跳了下去。

“居然还有帮手。”离子钰看见突然出来的人,这个时候还认不出这个就是那个药师的话,那他就是个傻子!

尖叫声,怒吼声,利器入体的声音。

“碰!”

“噗!”

“啪啪!”

“哗啦!”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混乱,这些人怎么可能是几人的对手,离子钰和离天吴尚且可以和他们一战,但是其他人的修为并不高。

勉强看都不够看,离暝睿和离子钰打了起来。

“走,有人来了。”

冥樊琉传音给夜璃,一大批的修士飞快的向这里赶,目测有一百人左右,修为都在灵王以上。

“好。”

“快走吧!”水牢中的老者,对着流冷寒说道。

流冷寒看了看对面的离天吴,右手化出一枚妖气羽箭,向他射去。

那速度极快,快到离天吴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离暝睿看着这一幕,飞快的掷出自己的剑“叮。”的一声打落了流冷寒投掷出去的剑。

“你……。”

流冷寒痛恨的看着他一眼,离暝睿挥开面前的人一把搂住流冷寒,跟上夜璃的步子。

“追!”离子钰,冷冷的说道。

“是,家主。”

手下的人迅速动作。

“爹!那是阿睿,为什么他回来了你不通知我们。”

冷冷的声音像是有些不满,果然还是这么偏心。什么事情最先想到的都是那人,把他们这些人放到了什么位置。

“我也是刚才遇见,你不用太过介意。”

离天吴淡淡的说道,看着那边倒在地上的人鱼尸体。蓝色的幽光将人鱼包裹住,从腿部开始消失。

最后只留下一滩水渍,和周围浑浊的水完全不一样。

“死了,死了也好。”

说完这句话转身走掉了,完全没有把离子钰放在眼里。

离子钰看看水牢在看看自家离天吴离开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

“既然这么喜欢那你一起跟着去吧!”

手上的剑没有半点犹豫的刺穿了离天吴的心口,既然不能帮他那么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

“你……为何……我待你不薄的。”满脸不相信的看着他,这个是他最小的一个儿子,虽不是最疼爱的但是也没有亏待过。

“没有为什么,既然你舍不得他死,那你替他死吧。”语气冷冷的,听不出任何喜怒。

“额……。”

剑光再次穿透,离家祠堂中代表离天吴的那块身份牌碎裂。

“不……不好了老家主死了!”

一声哭喊震惊了整个天下!

“哎!你听说了吗!离家的老家主离天吴死了!那可是灵圣修为的人啊!”

“你说他是怎么死的,修为这般高强不可能随便就被个无名小辈给杀了吧!”旁边的人有点惋惜的说道,然后举起桌子上的水杯一口喝下。

“还能有谁呀!听说流家的人回来了,还还联合了摄政王府的小王爷夜璃。”

“全部杀了,离家死了好多人了,就连离威大少爷都被杀死了,还有他的亲卫。暗牢中关押的人也全都被放跑了。”

一个黑衣打扮的人,像是知道很多东西一样。从旁边的桌子移到这边这几个人的桌子上。

同类热门
  • 天外游仙天外游仙观月道人|仙侠鸿蒙初始天地开辟,神魔争锋,生灵涂炭。终有大德智者,了悟生死参悟大道,镇压神魔开创仙道,自此之后仙道大昌。时至今日,成仙之法共分五种,乃天地神人鬼。一个穿越千载才得以重生之人,为探寻穿越之谜回家之路,走上仙道。他能否在这诸天万界之中找到回家之路,又能否在这万千道法之中寻得自身所求之果,这一切还的请你看下去。
  • 初梦渃沫初梦渃沫渃沫夜雪|仙侠她是一只灵妖,她是一只血狐。在命运的罗盘下,她哭出了血泪,轻喃:“对不起!”山崩地裂,天翻地覆,他是回不来了。她还在哭,把星星哭没了,花,也因为它凋谢,世界因为她而灰暗了。她最终也消失在了这无情的世界中......
  • 修神英雄传修神英雄传何林心诚|仙侠整部小说演绎了刻骨铭心的爱情、生死与共的友情和波澜壮阔的正邪搏斗。若今生长剑浣花亡命天涯,四海为家。来世便许你海底藏锋,你可愿为我洗净铅华,度我年华。
  • 仙途陌路仙途陌路陌染丹青|仙侠仙?何为仙?大道三千,独独没有属于她的道!魔?何为魔?重现人间,却成为众矢之的!仙魔不容她!大道不容她!那她便破了他的大道三千!
  • 妖行妖行大航海|仙侠一个人类小孩从小就被扔在妖兽世界——十万大山之中,与野兽妖怪为伍,他到底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呢?是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无限苍穹宇宙,深藏无数仙神,拥有万千功法。奈何,却都有其弊端。集百家之长,消百家之短。观宇宙苍穹,追寻神秘的旋律,融合百家功法。寻找那以人修妖的强者之路。
  • 仙出遐荒仙出遐荒猫性动物|仙侠仙不容人,闭界永存,八器轰门,有死无生。英豪末路,不见人杰,红粉骷髅,终埋黄土。整整千年光景,天地被封,大道遭缚,灵迹隐匿,百废不兴,修真文明一朝散无是仙怒还是阴谋?世人男耕女织,安贫乐业,本以为又会是一个平静的年头,不料灵潮现世,封印瓦解,诸雄传承,各寻后人。求仙曙光似又在眼前,这一次能否破开仙门?新书火热,求推荐,求收藏~~欢迎书友点评,褒贬均可
  • 一梦千年帝轮回一梦千年帝轮回飞翔sky|仙侠斗破苍穹,斗气争风。斗气大陆中风云变幻,转眼间已经是萧炎成帝的万年之后,如今的斗气大陆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原来斗气大陆,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斗帝之上竟然还有更厉害的强者!
  • 神魔祭之妖瞳神魔祭之妖瞳陌滟苓|仙侠前世,她偶然的被机械制造出来,成为唯一一个能够拥有自己思维的机器,生来只为了组织的发扬光大。但,正是这点不同让她成为杀手榜第一的一年后被下了封杀令。从此杀手界的第一易主,是第二的灵瑞,也是溪瑞最好的拍档。在熊熊烈火中,她发誓如果有来生不会在信任任何一个人。幸运的是,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不一样的世界,强者为尊,这一世她要为了自己而活。她没有体会过亲情,但现实真的来临,她会怎么选择?
  • 洪荒明王传洪荒明王传安然神伤|仙侠一样的洪荒,不一样的孔宣。孔宣号称圣人之下第一人,坊间传言有孔宣屠圣之说,孔宣缘何为此,圣人不死不灭,又是如何被屠,此间种种等待着你去发现……“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
  • 魔幻传魔幻传我爱果冻|仙侠黑袍青年重现世间,脚踏虚空,手执魔枪,上破苍穹,下乱九幽,勇闯死海,终成不灭,遨游浩瀚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