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番外——安逸

东翼的老皇帝是个昏君,贪图享乐,独断专横,那些年的东翼,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

安逸本名不叫安逸,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他对自己身世能记起来的不多,只能从零碎的儿时记忆里扒拉出来一点对自己无甚用处的信息。

阿娘可能出身不错,和出身乡野的阿爹不同,总是小口小口吃饭,说话的调调比说书先生还讲究。

刚开始,安逸记得自己还是个被疼爱的孩子,只是不知何时起,阿爹开始渐渐暴躁了起来,动不动便将阿娘大骂一顿,说些——懒婆娘,就知道吃,除了生孩子你还有什么用?

后来更是动了手,阿娘常常遍体鳞伤,看着小安逸的眼神也一天一天变得阴鸷起来。

忽然有一天,女人看他的眼神又恢复了以往的慈爱,她冲安逸招招手,呼唤他的乳名,将他抱在怀里冲他哭诉。

她哭得梨花带雨,神情好不哀伤:“当初你爹和我说,让我同他走,他会把我当成天上的仙女娘娘来供奉着……”

她一边哭着,一边狠狠地掐着安逸的手臂,腰窝……

指甲陷进肉里,鲜血慢慢渗出来的时候,安逸知道,那个温婉爱笑的阿娘再也不会回来了,还有那个总会背着他去山上看星星的阿爹……

常年的饥荒将当地的人们饿的面黄肌瘦,他的阿爹那天颗粒无收的回来,对她和阿娘的态度一反常态,温柔地不像话,可阿爹的眼神却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那是——看食物的眼神。

阿娘仿佛没有察觉,还在为丈夫变回年少时的模样欣喜着,她含羞带怯地拉着丈夫进了房间,一脸欢喜地走了出来。

幽冷的月光流转,她的手上,脸上,脖子上……全是黑血。

手中还捧着一只扭曲的手,小口小口啃食着。

安逸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

模糊的记忆里,唯一清晰的那句——我们去吃饭啦~

温柔似水,仿佛平常母亲唤儿吃饭一般温馨。

那顿饭,安逸没吃就被吓跑了。

深夜里,一连摔了好几个跟头,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愣是不敢回头看一眼。

……

那个女人,盯着安逸落荒而逃的方向看着,很久很久,从夜晚直到晨明,她浑浊的眼睛渐渐澄清了起来。

她僵硬地回头,看着地上面目扭曲的男人。

“啊——”她尖叫着,崩溃大哭着,抱着自己跑出家门。

当时天亮了,沉睡在美梦里的饿狼们都醒来了。于是,瘦弱的女人就被分到好几口锅里煮熟吃净了。

……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苍庇佑,安逸一个人啃着树皮草根活到了被捡到的一天。

他在饿昏之前,听到了句——“是个杀人的好苗子。”

……

他得了个新名字——暗一。

和一群差不多年岁的孩子被扔进暗卫营里,一路厮杀,成了暗字辈里最出息的一个。被大皇子看上,成了他的暗卫。

大皇子和自己爹一个德行,不是什么好东西,好色贪乐,暴虐无道。

暗一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被封住内力赤手空拳和一只大虫死斗。

他赢了,大皇子可以得到某个贵族的绝色侍妾。输了,他会被扔进蛇窟里喂大皇子的小宠物。当然,暗一觉得自己还没喂蛇就被老虎撕扯干净了。

丢了大半条命,暗一将老虎给杀了。

大皇子厌恶鄙夷的看着斗兽场里的遍地鲜血。

“看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扔进蛇……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得了。本宫言而有信,既然这奴才赢了,便留他条生路。”

大皇子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大度,还特意将控制暗一的毒解开了,说着放暗一自由云云。

暗一溺在血水里,无声的感受着窒息的压抑感。

就算是解了控制他的毒,他也活不了。

主人在这里惺惺作态的样子,真是……恶心至极。

他仿佛听到有人发出惊颤的声音:“我滴个乖乖,这肠子都流出来了,还……还能活吗?呕——”

“行了行了,别吐了,过两天你就习惯了,在斗兽场里干活的,天天都得看这些。不过今天这个命也是够硬,身子烂成这样了还没咽气……”

两人草草地往他身上盖了块破破烂烂的黑布,抬起人往乱葬岗的方向走。

暗一的意识混沌,眼皮子直打架,可能是想看看自己所处的最后一片天地。

他无力地睁开眼,一片血红之中,有位高贵的白衣云仙,轻轻地飘过他心里。

这大概就阿娘所说的,天上被供奉的神仙娘娘吧……

“快快!把这东西往里移移,别让血腥味冲撞了贵人。”

“铁柱哥,轿子里那是谁啊,长得跟仙女似的……”

男人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道:“把你那哈喇子收收,丢人现眼的玩意儿……那位,可是烟云仙子玉生烟小姐,指不定将来能是哪位娘娘呢……”

可能是清风迷恋她的美貌,不停的掀起轿帘偷窥着金尊玉贵的美人。

过往的人见了玉生烟的容颜姿态,无不赞叹——烟云仙子,名不虚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家沉浮家沉浮茹帆|古言这是个底层农民的故事!任劳任怨的在土里刨食,上帝并没有怜惜他们,灾难与不幸总是降临到那些老实本分的善良人头上,痛苦的挣扎着在逆境中煎熬,也揭示了他们的另一面,贫穷落后,愚昧守旧,束缚着他们停滞不前。遇到逆境,他们总是唉声叹气的埋怨命运的不公平,描述了主人公一生的喜怒哀乐,一个快乐阳光的童年,充满危机的青少年,中年时来运转,改革开放的春风刮遍了大地,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彻底告别了贫穷,主人公对命运也有了新的认识,改革开放以后,有多少人才脱颖而出。主人公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苦难并不全是命运的安排,有很多的外来因素在冥冥之中操纵着命运?她当时很迷茫,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经过她多年认真执着的探索后,主人公到了花甲之年,对命运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她发现一个人的命运与家运、国运、天灾人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命”“运”这对困扰作者一生的幽灵,拨开了层层迷雾,终于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 王爷的蠢萌小王妃王爷的蠢萌小王妃爱橙汁的小闵|古言本文大体讲述的是一个现代人,也就是读初二的女主苏晓晓,因一次意外而穿越到不知名的朝代,开始了与某位王爷的生活……米娜桑~让吾们来看看大灰狼是怎么一点一点把小白兔吃干抹净滴吧(猥琐的笑了笑)---------------------一个是表面冷漠,内心孤独的当朝王爷冷澜非。一个是看似放荡不堪,实则却是重情重义的夜千殇。而在半路却杀出个具有神秘感的魂魄北冥渊。苏晓晓和冷澜非会在一起么?夜千殇最后到底是选择放手默默守护,还是因爱生恨而走向企图成为反派?北冥渊和玥儿到底有怎样的故事?苏晓晓和北冥渊又是个怎样的关系?苏晓晓和玥儿又是怎样的关系?北冥渊真的就是个魂魄这么简单么?
  • 邪王傻妃:纨绔女太子邪王傻妃:纨绔女太子故香|古言某日,穿越成国色天香的一国女储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喜!听说,九大世家公子排着队任挑,想要哪个就哪个全部想要都可以。太棒了!!什么,帝姬殿下只是生子工具,唯一使命就是生出下任帝姬,跟着就要被处死?卧草泥马!!!
  • 快穿后我和儿子暴富了快穿后我和儿子暴富了玥鹿柒|古言嗬?好不容易融化了仙尊的心,可以过上潇洒快活的日子,谁知,我和儿子又被系统君坑了,穿到了一个不受待见的小寡妇身上。 儿子,你没有爹,还有两个可怜妹妹,要不咱们俩商量下,不要去攻略系统君的桃花任务,尽情地去干番事业,发家致富,过上富甲天下的生活!! 好嘞,你看那些名声,权势,男人,老娘我在乎不?我只要和儿子快活就行了,渣男,绿茶婊,老娘用钱砸死你们!砸死你们!
  • 穿越之画手在古代穿越之画手在古代诩风流|古言家徒四壁,父母皆亡。家有萌宝一只,憨夫一枚,友爱村民一群。设定如此给力,穿越君怎敢不奋起?王梓:欢迎各位看客们围观(群殴的不要)。萌宝:哥哥姐姐叔叔婶婶们,我姐姐说的对!某夫:我媳妇说的对!
  • 乱世俏佳人乱世俏佳人司马老千|古言爱情最好的状态便是情不自禁。至于结果,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同样是为了守护最爱的亲人,一个舍弃了自由,一个委曲求全。她在打击和畏惧中学会了坚强,他在孤独和守护中学会了爱。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障,但是遇到真爱的人,便有太多的情不自禁。爱情是自私的,由不得任何人来分享。觊觎别人幸福的人,往往更不容易得到幸福。
  • 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蓝牛|古言顾楚寒睁开眼就看到亲娘吊死在头顶。 屠夫爹为治病救妻欠下高利贷,不愿卖儿做娈童,砍了人,偿了命。 长兄卷走保命家底,逃之夭夭。 弟妹面黄肌瘦;大姐自卖自身;奶奶要饭养家。 更有叔伯舅家虎视眈眈,想要拿走卖命钱! 顾楚寒瘸着摔断的腿仰天长号:她这是穿到了一个什么鬼地方? ———————— 蜂窝煤,夜光画,缝纫机,弹花车! 教弟妹,救大姐,养奶奶,富全家! 假儿子顾九郎,翻手为金,覆手为银! 极品亲戚却伸手拿金,缩手害人! 顾九郎一怒,雷劈千里!!! ———————— 一笑就晴天,一哭就下雨,一怒就雷劈。 顾楚寒:她好像开启了什么了不起的技能(⊙o⊙)~ 某人:我媳妇儿好像开启了什么难拐走的技能(⊙o⊙)! ************** 【微风不燥,生活始终有美好!风里雨里,初心始终等你们。】
  • 悍妃追夫记悍妃追夫记加多宝|古言别人穿越都是被美男追到遍地跑,而她苏玉的穿越却是被男神一次又一次的唾弃与拒绝。好吧,为了前世的爱恋,今世的夙愿,她便开启了无敌追男模式。正所谓,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她把纱都捅破几百次了,为何那男人还无动于衷?他——年云飞,世家第一公子,京都第一美男,只因初见,便心许于他。他——玄寅烈,当今四皇子,一朝为她倾心,便可豁尽天下宠她爱她。他——赵子高,帝都第一纨绔儿,因嘲笑她的厚颜无耻,却在不知不觉中,受她吸引,以至于最后身心沉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落跑王妃,王爷如影随形落跑王妃,王爷如影随形月下溪灵|古言一次任务,杀手女王惨遭陷害,穿越成软弱无能的相府三小姐。人人以为她还是那个软弱无能,遭到太子嫌弃的京中笑柄。实际早已新人换旧人:教训恶母、惩治庶妹,夺掌家之权。只为自己利益的她手段很辣,无所不用其极!当狠厉杀手遇到腹黑王爷——第一次见面,她在被人追杀,他的马车出现在她眼前。她喜上眉梢,拦马车、劫持他只为搭便车。第二次见面,他将计就计上演假春宫被她撞见。他一脸的似笑非笑,果断把她抓了进来,电光火石间将“淫妇”套在她头上,而他成了“奸夫”从此以后——她成了这个妖孽的专属,费尽心思只为跑路!然而,跑了n次被抓了n次的夏清韵终于不跑了。但是某王爷不淡定了,看着她身边那些蜜蜂,难道她找到心上人所以不跑了?那还得了!某王爷气势汹汹的去捉奸,却看到自家王妃坐在屋顶,看着远方神色幽怨。哀乐嘀咕:“儿子啊儿子,你什么时候来不好,我都准备要和北堂哥哥约好跑路了,你这让我怎么跑……”突然感觉身后一道清浅的气息,转头就看某妖孽一脸的玩味说:“你要带我儿子去跑路?”“……”看见他的俊脸,夏清韵双腿一软,差点从屋顶跌下。他是南国的耀王,手握兵权,冷血弑杀。却没人知道他是个宠妻无度的温柔王爷。他们两个会擦出什么样的花火?————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男主专情,女主专一。推荐好友平南允夏现代文——情深意切,总裁前夫强势爱http://novel.hongxiu.com/a/1072093/index.html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