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9章 86九公主的一天

“啊——”

尖锐的叫声打破了素凌殿的沉寂。

慕尚琳皱着一张小脸爬了起来。

她打着哈欠:“阿珠你又怎么了啊?”

阿珠颤抖着指着素凌殿的一地毒蛇,泪流满面。

慕尚琳这才意识到昨晚睡觉的时候没收拾好自己的宝贝们。

九公主叹了口气,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胆小呢?父皇是这样,阿珠他们也是这样,唯一不怕自己宠物的母妃还因为父皇的缘故把自己赶出家门。还是和清光姐姐在一起好玩。

她收拾好自己的装扮,去了书院。今天的小九也要好好学习,等着继承父皇的家业。

……

傍晚学习回来,跑进母妃的寝宫,不出意外的看见腻歪在一起的爹娘。

她的母妃深情的凝视着父王,说着新从舅妈夜王妃那里学来的情话。

李扶乐露出手背,又站起身来脱掉鞋,潇洒地将袜子甩到一边,一脚踩在桌子上,将脚背面向慕蓝夜。

“蓝蓝,这是我的手背,这是我的脚背,你是我的宝贝。”

慕尚琳:“……”幸亏母妃每天都洗脚……

李扶乐一直保持脚背对着慕蓝夜的姿势滔滔不绝地说着情话。听的慕尚琳一脸懵逼。

饿了很久的小公主决定自食其力,搬来了月水柔很久以前捣鼓出来的烤架,愉快的开始了烤串。

……

“你有没有问到什么烧焦的味道?”

慕蓝夜问了问,忽然将视线转向不远处烤串的慕尚琳,慕尚琳正一脸鼻涕一脸泪的啃着自己烤糊的擦了无数辣椒酱的烤串,接着拿起刚考好的抹了蜂蜜的小肠。

慕蓝夜平日最是心疼小九,看到女儿吃这种东西当即起身准备阻止慕尚琳的自残行为,却被李扶乐一下子拉回去,被捧起脸。

“那是我的心在燃烧。”

“额……乐乐,你先从桌子上下来,我想我们该用膳了,你看,小九已经饿到啃煤炭了……”

李扶乐半跪在桌子上,顺着慕蓝夜指示的方向看去。

“小九你是不是学习把脑子学傻了,怎么还吃这跟屎似的东西?”李扶乐大惊失色地问。

慕尚琳:“呕……”一脸绝望地呕出嘴里卖相差但味道不错的烤肉。

她以后绝对不要在母妃身边吃东西了!

同类热门
  • 花落若相怜花落若相怜夏沫巧儿|古言赵乐(yue)灵湖泊村的村民,最寻常不过的老百姓,却因为病重的娘亲下嫁给黎城首富倾落言。本来以为嫁给他,娘亲就有钱治病了,谁知嫁给他三天不到,他却突然对她说:“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娘,你走吧!”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乐灵所有的期望瞬间覆灭,她决然离去。满心凄凉回到湖泊村,却没想到第二天她的家被大火烧毁,连同娘亲烧得只剩下一堆灰。一个黑衣人携着一条蛇出现在她面前,笑着告诉她:“其实你不姓赵,确切的说你应该和我一样姓墨。”倾落言,英俊秀气,德才兼备,是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可惜在他十七岁那年与人厮杀不小心毁了容貌,从那以后性格突变得淡然冷漠,并且整日以面具示人。他不想一人承受独孤,另外又为了寻一人真心相守,十年来倾落言娶了十七位新娘,但是前面十六位新娘,则在新婚当晚瞧见他的容颜,都被吓得惊慌失措落荒而逃。赵乐灵是他娶的第十七位新娘,但也是最后一个,倾落言本来对她没有抱太大希望,可她是唯一一个见了自己容貌却不逃走。甚至扬言道:“倾落言,你想要恢复容貌是吗?我帮你,纵然白蛇难遇,我一定要给你捉来,不管你长什么样,我也不会嫌弃,我一定要爱上你,并且成为你的两味药。”
  • 狂帝追妻:爆宠小萌妃狂帝追妻:爆宠小萌妃洪荒之力|古言高考理科状元,一朝穿越,成了墙角蹲的小傻姑。路上捡了个小乞丐,结果是流落民间的太子爷。抓了一只大鸟来烤,竟然是神鸟凤凰。包扎个伤口,却撕了王爷的底裤。本来买块地要当个小财主,最后万民拥戴成女王。她咆哮:你们古代人真会玩!!她真的只想很低调。
  • 劣等夫君劣等夫君长臂猿的夫人|古言——新书《嫁匪》在隔壁—— 地主家有个宝贝儿子,儿子不傻,但丑,体弱多病,冷漠孤僻,还喜欢在背地里下黑手。 但凡得罪他的人,不是被打死就是被弄残。 劣迹斑斑,恶事做尽,人们避之唯恐不及。 族长家收养了个女孩,善耕,纯善,还好看,就是傻。 不傻,能看上地主家的丑儿子? 慢热追夫文。
  • 重生之女丞相攻略重生之女丞相攻略吃我一颗糖|古言每日上午10点两更,晚上不定时加更,感恩每个小仙女的支持哦。 前世的江玥十四岁那年,被人陷害毁容失贞,青梅竹马急急来退了婚,一时间成为淮京笑柄,而后远离淮京,习得一手好医术,全家却突遭陷害抄家灭门。 欺她之辱,灭门之仇,不可不报。 十年筹划,她一跃成为权倾朝野的女右相,洗冤江家,但却被女帝猜忌怀疑,落得个跳崖而死的下场。 一朝身死,重生又回到十四岁,斗倒渣姐恶妇,休掉渣男,整顿内宅,又步入心机后宫,沉浮庙堂,步步为营,道道算计,终大权在握,一手颠覆天下,庙堂最高处,她又成为那个睥睨天下的女丞相。 本来以为诸事皆在掌握之中,世上偏有不定数,同样重生而来的前世政敌左相,死而复生改名换姓的大夏宁王,哪一个都令她头疼不已。 大雪纷飞,檐前廊下,俊美无双的男子问她,平生所愿乃何。 “家财万贯。” “嗯。” “权倾朝野。” “嗯。” “面首无数。” “不,这句错了。”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如若要相离,必得先断气。” “嗯,对了,乖。”
  • 孤本性凉薄孤本性凉薄暗夜幽妃|古言她是王,他是她的男宠,他们有了一个萌宝。 他在双重夹击下,诈死而逃。 再见,他是南燕之皇,她是大雍女皇。她依旧无心,他却是深情。 他说:“天下与她,皆是寡人囊中之物。” 她说:“朕之所愿,为天下耳;尘世之百媚千红,不过过眼云烟耳!” 萌宝:“谁要孤的父皇母皇分开,孤就跟谁玩命!”
  • 娇妃缠情娇妃缠情水上漂的龟|古言她是身份尊贵的富家大小姐,但他不过是一个深山中的小山贼。两人的身份如此悬殊...... 你说的爱,我怎敢倾心以付。 然世事扰人,纷纷扰扰,早已定下的姻缘线牵扯着两人。 鸳鸯枕上,许下生生世世。 既然爱了,就绝不会放手!
  • 倾城王妃之嫡女惊华倾城王妃之嫡女惊华乔女姐姐|古言一睁眼,便换了个世界换了个身份,本想好好过活,奈何一场宫宴让她看清形势,心中无比清楚当前环境,只得步步为营,一寸寸谋划。世人看不清她的皆道她是来自地狱的魔鬼,魔鬼便魔鬼吧!不过是不相干之人。遇见他时,他是战无不胜的墨王爷,是三国中排名的第一公子,他三番五次的接近,让她怀疑别有用心,从一开始便设下心防,漫天的桃花林里,他抱着她在她耳边说道:“没关系,你不会爱,我来爱你就好了,”她模糊了泪眼,终于,她还是幸福了!
  • 情泪无殇情泪无殇姚小言|古言初遇,他为她所打动,容颜,品行。 再见,她为他所感动,奋不顾身。 熟知,他懂她…… “流氓!”他涨红了脸。 她笑了,妩媚非常:“那不如,你从了本流氓。” …… 一朝倾覆,层层面具下,她冷血,她残暴,都掩不住她的柔弱,掩不住他的心疼。
  • 重生之倾世毒妃重生之倾世毒妃玉玲溪|古言前世,她屈辱的活着,不争不抢,却仍然最终惨死,今生,她要把以前失去的都加倍讨回来,却不曾想,她重生在与那个霸道无情的他相遇的晚上,怀了他的孩子,又被他缠上,当与前夫和离的她遇上身份尊贵强大的他,她居然被当成礼物送上门去,好吧,礼物就礼物,反正那男人乖乖听话就好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到异世去打架穿到异世去打架雨是水|古言她天生神力,奈何却一直无用武之地。 一场意外的穿越,让她在异世大放异彩…… 某日,某男心血来潮:“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你会哪样?” “哪样都不会。” “那你会什么?” 她扬了扬拳头,笑颜如花:“我会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