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陌上花开(二)

洛琬圭坐在大红的喜床上,盖头下如花的脸不知何时已被泪水悄然濡湿。突然盖头被人挑起,洛琬圭惊愕地抬头,俊朗的面容闯入眼中,一如她梦中温柔的眉眼。他的脸色还是如那日有些苍白,但染上了三分醉意,大红的喜服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烟火气。洛琬圭就这样定定地望着他,忘记了言语。望着那张挂着泪痕却依旧动人的小脸,苏清醨展颜一笑,

“姑娘就这么不愿嫁予在下吗”

洛琬圭方从他的话语中回过神来,甜得发腻的浪潮翻涌而来,填满整间居室。她低下已红的脸,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了那方锦帕,递了过去。苏清醨一瞬的讶异闪过,眼角眉梢的笑意更甚,暖的如盛夏的初阳。他牵起洛琬圭的柔荑,饮下交杯之醨,引着她坐到妆镜前。苏清醨修身而立,用轮廓分明的手指把她秀发上的珠冠金钗一一卸下,和田暖玉般的温润笑容映在铜镜里,醉了芳心。

“琬圭”,他唤着铜镜里明媚的女子,“你若一直这么低着头,我这张脸要给谁看呢”,不等她回答,苏清醨将她头上的最后一支金钗卸下,瀑布般的长发倾泻,遮了嫁衣上的金丝线。

两人执手到了床边,只觉得屋内越发燥热,一股袅袅的香气传来,让人难耐。随着苏清醨的靠近,熟悉的药香气充斥在鼻间,才将这蠢蠢欲动的感觉压了下去。苏清醨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他想,他一定是喝多了,不然他怎么会觉得他的姑娘这般,撩人。细密的吻落下,落在姑娘轻颤的睫毛上,如含朱丹的唇上,却不再向下,带着隐秘的克制,汗水顺着细腻的皮肤纹理来到半敞的胸膛。这屋里香气的玄机可瞒不过和药打交道的苏清醨,他极力的忍耐,不想他的姑娘日后知晓误会自己,可若是......,反而会让作为新妇的她遭人耻笑。洛琬圭用雾蒙蒙的双眸看向苏清醨,“夫君”,这一声夫君,生生斩断了苏清醨的左右为难。

烛影摇曳,一夜缠绵。只是没人注意墙角下的那抹鬼祟的身影。

岂不闻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钟鸣漏尽之时,洛琬圭勉强睁开了眼,腰间的手动了动,灼热的温度从后背传来,苏清醨如清酒的声音染上几分沙哑,“不急,再躺会儿也是够的,过会儿起了,去父亲那儿照个面即可。夫人,可还有不适?”。洛琬圭听得这话,羞得转身要同他说,“我原以为你这谪仙似的人......”,半句之后,突然顿住。洛琬圭抚上苏清醨的脸,热得异常。

“怎的红的如此严重”,洛琬圭想起身给他拿个帕子,却被苏清醨拦着,但看着自家夫人那气鼓鼓的小脸,苏清醨也就随她去了。洛琬圭穿了外衣,浸了帕子,叠好放在他傅粉般的额头上。

“可用我去找个大夫?”,苏清醨看到新妇眼中的担忧,拉过她的手,似要告诉她无事。缓缓开了口,

“琬圭,你可知多久没人关心我了,你可是这五年来的头一个。”,若不是那带笑的眼,看苏清醨的表情,云淡风轻的仿佛是别家的事般。

洛琬圭愣了一下,随即绽开一抹笑容,“如若卿愿,便是关心一世,也如得饴之喜”。

听此,苏清醨也展颜一笑,面若桃花,清酒似的声音响起,指尖泛红的手将她垂下的青丝绾到耳后,

“吾以康健换此良人,乃一生之幸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手臂上的翅膀手臂上的翅膀沃尔夫李特|短篇这是我做的一个梦,我把它整理后写了出来;但这是我看了N年小说后自己常试写的第一个小说,可能会写不完因为我只是一个学渣,至于更新吗……开学后一周有一章就很好了。这里讲的是一个被改造成翼人的侦察兵逃出实验室后和他救出的小伙伴战斗的故事。
  • 我们的五行故事我们的五行故事光样年华炫阳|短篇五行力量自上古时期被人们发现就从未中断传承,如今来到21世纪,五行力量再次被强制唤醒,一群少年,一段故事就此展开……
  • 贞观长歌行贞观长歌行山隐老人|短篇谱一曲盛世华章,奏一曲贞观长歌。一段早已被岁月遗忘的往事,让我们拨开层层雾霭去见证吧!
  • 黎平说故事黎平说故事黎平.CS|短篇有你听到过的故事,有你没听过的故事;有的故事本来就有,有的故事从我这里才生......
  • 晓月留洁晓月留洁龙月七少|短篇《晓月留洁》是我多年的心血,它承载了我很多很多,包括我的爱人,情感,生活。谢谢大家,希望大家多多的支持我的作品,这个诗集,我想写到520章,来给我喜欢的人表白,我希望大家给推荐票,求收藏,觉得好的读者可以给推荐一下。
  • 女儿信札女儿信札燕如来|短篇自从女儿出生以来,我常常会有莫名的感动。是她让我重新认识了世界,认识了自己,也认识着不同却又相同的她。写下的这些文字,是一个父亲内心要对女儿说的话语,也是对她成长的记录,更是对未来美好的祝福。
  • 我的校花是神探我的校花是神探蓝小火|短篇如果有一个人死在你的面前,你要做的不是跑,而是把你的女朋友找来一起看……
  • 每周一侃谈每周一侃谈三叶v草|短篇每周一调侃,每周一杂谈。生活中的琐事与大家分享!
  • 心理患者心理患者胡仕毅|短篇嫉妒让人拼命想出头,虚伪让人在困难面前也微笑。负能量有时候带来的动力是无穷的,其实我们都踩着阴暗的自己在往上爬。 生活如此这样,我好像和“抑郁”做了很久的朋友。
  • 李依白,你只能依靠我了李依白,你只能依靠我了大米粒很小|短篇我一直以为初恋可以到最后没想到依旧可以戛然而止,白晰,我们就此留步吧,别再向前,也别再退后。李依白,你只能依靠我了,别再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