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惠群堂和惠群中学 小点点父子的星星之火

在苏州观前街的中段,玄妙观正对的巷子里,有座光绪年间,由美国传教士创办的基督教堂。

米黄色的粉墙,正立面三间,中辟拱门,左右有券窗。同旧苏州的不少建筑一样,门面毫不起眼,精致却藏在里面。

红色十字架顶下的“基督教惠群堂”门额和彩色玻璃镶拼出的窗子是这儿的标记;一点也没有奢华的感觉,占地不大,里面可以容纳几百人,也许是属较小的基督教堂了。

沿街是大教堂,后面有小教堂及供牧师议事、休息的地方,包括有三幢楼房。

平时很安静,星期天做礼拜却很热闹,或唱诗班唱诗,或祷告,或牧师讲道,或证道、读经,众信徒伴随着深沉、优美音乐的颂主拜唱,强烈地震撼洗涤着人们的心灵。

会堂除举办短期圣经学校等宗教活动外,还办些社会事业,如办诊疗所、理发室、浴室,以及英文、缝纫、会计、女子家政、烹饪等补习学校。

为生计,振琴在这儿跟洋人学会了织毛衣;她会织很多花样,而当时织毛衣还是件新鲜事。

她接送调经的经线,要从住处小王家巷,穿过娘家所在的皮市街,再经此巷到十梓街。每经过时,有空就要拐进教堂补习班里,哪怕只能听片刻,也是收获。

她还听过缝纫课,洋人教新式服装的裁剪缝纫方法,正好提高了她做女红的技术。

这儿是苏州的中心,也是闹市区,咫尺是观前街、玄妙观和北局;百年老店云集,绸缎店、钱庄、饭店、小吃店、旅馆、戏院、影院等。

虽然战后萧条了不少,因战火毁家、破产,使穷人变得更多了,他们衣食无着,无力消费。而消费的都是些有权有势有钱的人。

庆官和他的两位结拜弟弟:小麻子和小点点战前常来这儿玩。如今他们都从苏北避难回来了,庆官很高兴。

但他们忙着,不如以前贪玩了。小点点(郑天星)帮他爸爸做下手,走家穿巷,婚丧、宴请、开业、庆典等鼓乐吹打;而小麻子(朱旭元)成天钻在家里,如饥似渴地读着从苏北带回来的进步书藉。

庆官因为战乱没了书读,百般无聊。他坐在玄妙观三清殿前面,宽阔场地周边的雕刻石栏杆上,对着四角用竹杆挑起的黑蓬布下,有简易木桌和条凳的卖桂花赤豆糖粥的小摊。

边上有长年设在这儿,一个铜板看西洋景的摊位,它吸引着孩子们;所谓的西洋景,是把头探进有红黑布遮着的,支在架子上的暗箱镜头前,看里面灯光中的一幅幅手动插片画。

这儿还有练武卖拳头卖伤药的,有玩杂耍的,时时博得围观者的喝采;有卖止咳嗽的苏州特产梨膏糖的。

就在三清殿出口处,还有卖玩具刀枪剑戟和各式人物和动物的假面具;卖各式造型,点蜡烛的手提灯笼和兔子拉灯的;有卖风筝,卖桃花坞木刻年画;卖拉线可响的皮老虎和万花筒、洋画片等小玩意的。

庆官回忆小姨依筝在世时,他去玄妙观东脚门的巷子里看她和雪囡表妹的情景,如今一切烟消云散。而边上皮市街上,以前最爱去的大舅妈处,因逃难见人心,心中有积怨,再也不想踏进门去,就象恨着不去使父亲失踪致死的五姨夫时家一样。

庆官身无分文,只是看着热闹打发时间,有时肚子饿得咕咕叫,看着美食直嚥口水。

“庆官,你怎么在这儿?”背后传来振琴的声音。

不等他回音,急忙拉着他走到附近开放评弹书场茶馆店边上的饼摊上,抖抖擞擞地从贴身衣袋里掏出刚刚拿到,还没温热的工钱,咬咬牙从中取出一个铜板买了个大饼,塞到庆官手中,千叮万嘱,不要告诉蓉芬和小龙官(美芬)。她无力再买几个,她自己现在正饿着。

因为这些钱是全家的生命钱,兵慌马乱中,一个穷苦寡妇要拖大三个孩子实在太难了,每个铜板都得计较起来;再下来还不知道有没有活可做,今天不知道明天。

好香!庆官大口地吃着饼子,心中暖暖的。不知今朝娘亲怎么偏坦起我来。连亲戚都知三个孩子中,她最喜欢的是蓉芬,因为是她的骄傲和希望。

而振琴自从失去心安后,更感觉到独子今后身上的担子沉重,看着瘦瘦的,正在长身体而营养不良的庆官,心中悲惨可想而知,他开始要护着他。但手心手背都是肉,雖拼命干活,连多买两只大饼给女儿吃的钱都沒有,不禁使她眼泪汪汪。

有书可读的好消息传来了,惠群社要办补习学校,这使蓉芬,庆官兴奋不已;隔壁时家欢欢也来找蓉芬,商量去考试的事;因为惠群中学暂时免收学费,要进去的人很多,但场地、师资有限,所以要择优录取。

教会办学校的经费一般是靠社会和教友捐助,当时社会两极分化严重,教友中既有赤贫,也有大富大贵的,出于对神的崇拜和敬仰,遵照基督精神:仁慈、博爱、人道、平等,大家有钱出钱,无钱出力,一心办好学校,让战后失学的贫困学子有书可读。

庆官赶紧去告诉小点点,教会还要办崇德小学,这对小点点来说,是天大的喜事。

小点点很高兴,眼睛都放着光,但转而沉寂下来,犹豫半响说:“大哥,我现在还不能去。”

庆官说:“为什么?你那么渴望上学,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要抓住。”

“不行,我还得跟我爸一起做事,做重要的事,上学的事可以等明年或后年再说。”

小点点对放弃上学,难掩依依不舍的神情。庆官没明白他要做什么事,问他却吞吞吐吐地只说他爸近来生意很忙,一定离不开他,其它没说半点。

庆官无奈劝不动他,但保证说:今后你的自学仍包在我和小麻子身上。

庆官和小麻子一直在教小点点(郑天星)识字算数,常以地为纸,树枝为笔,蹲地授受。一起出去时,常拿路牌,巷名,店铺招牌上的字考他。小点点天资聪颖,酷爱学习,学得很快。

小点点回家后把能上免费崇德小学的事告诉了爸爸郑汉,之前他爸已听说,只是怕小点点去不成而心中难受,所以没有告诉小点点。

郑汉自己文化低,仅能一般地识些字,他是多么希望儿子能进学校,但现在还不行。

辛劳了一天的郑汉在油灯下,把以职业为掩护得到的紧急情报:日本守备队的驻地岗哨的增加、兵力、人数,线人告知的日伪新的“清乡”“扫荡”行动计划,敌伪组织的分布地点等,详细标记在图上,并作了说明。

他对天星说:“明天你赶紧把此图送到交通点任叔手中,让他急送到芦苇荡中的太湖抗日游击队那里。路上切记安全。”

郑汉的老家在苏北盐城农村,全家回去避难时,正值当地中共地下组织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力量,为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创造条件。

郑汉在同乡好友的影响和介绍下,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和募捐活动中,带着天星,跟随文艺宣传队,深入城区和田间地头,吹弹说唱打快板,演出抗日剧等。

淮(阴)海(州)、盐(城)阜(宁)两个地区,是联结华北八路军和南方新四军的重要枢纽,是华中敌后抗战最有利、最能发展的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后来成立了苏北抗日根据地。

当时在苏南,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新四军的直接指挥下,开辟了太湖的苏西、锡南、马山等游击根据地,游击队辗转出没于苏州、无锡、常州等敌人心脏地区,配合主力部队,与兵力和装备数十倍的凶残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战斗。

郑汉回苏州后,由组织安排,跟苏州的地下党和新四军方面的太湖支队接上了头。

郑汉一直对天星说:“现在大敌当前,国家沦陷,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中,各地纷纷进行抗日。我家贫穷,且社会地位极低,但位卑不敢忘忧国,要为抗日出力,哪怕牺牲自己的一切。”

又说:“这是个什么社会,劳苦大众受压迫、受剝削、受饥饿、受战争災难,挣扎在死亡线上,为了生存,必须起来革命。”

庆官和蓉芬在1938年9月考进苏州惠群中学读书,开始是补习班,一年后转为正式学校。

蓉芬曾经考进竞争激烈,极难录取的省立江苏省苏州女子师范附属初中,可惜只读了初中一年级,因为日寇发动侵华战争,学校停办而失学。

残酷的战争改变了她和无数人的命运;无数的人连最宝贵的生命都失去了,更无从谈理想;就是侥幸活下来的人,也改变了人生轨跡。

蓉芬原来的计划:上师范高中,再考师范大学,毕业后当名老师,自食其力,並能改变家庭经济困难。

然而这个最简单、最普通的理想却被现实击得粉碎;就象梯子爬到一半,被人从下面抽去,自己从高处摔下来一样。

蓉芬进惠群中学读初二,直至初中三年级毕业。

因为班级多地方窄,第二年学校就搬迁到大公园附近巷口处,专辟一块场地建新校。

具备了初中三个年级的规模和配套设施后,惠群中学升级成了正式中学,並把原址退回给教堂使用。

这是个教会学校,校长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庆官就读的年级还聘请一位英国女教师季小姐教他们英语课程、实习和游戏,这使庆官倍感新鲜、兴趣和高兴。

蓉芬最喜欢上语文课,以古文为主,印象最深的是开学第一课,取自《花间集》中,晚唐文学家温庭筠的代表词作《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蓉芬一念此词,眼前就浮现一幅唐代仕女图:描绘了一位服饰华贵,体态十分娇柔,容貌美丽的新嫁女起床梳洗时的娇慵姿态,以及妆成后的情态,暗示了人物孤独寂寞的心境。

她也喜欢上代数,几何课。最佩服的是叫杭力的男同字,是本教堂一位牧师的儿子;什么难题到他手中几下就解开了,同学们有做不出来的数学题,都去问他,他也很热心地帮助。

她最怕上英语课,是全英文上课。让同学们回家预习下一课,到课堂上一个个被“吊”起来,全由学生们讲解新课文内容和作答。老师除课文中几个难点和关键地方讲一下外,几乎不再讲什么。

比较特殊的是英语课上,老师点名从来不叫学生姓名,让班长把全班同学编成序号,按座位排列成图,贴在讲台一角,由他抽着喊数字号码,让学生起立回答。

这样做,使全班的英语水平提高很快,但也使学生们上课提心吊胆,毕竟回答不上,站在那儿很难堪。

所以蓉芬在英语上花的时间很多。当然她也很喜欢英语,知道英语极有用。她的亲戚中不少英语极好,例如浦凡先三姑夫;还有几个都在外国银行做事的,甚至表姑夫龚新和做到买办;就连比她大几个月的堂哥丙官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对于其它科目,地理、历史等,蓉芬同样认真地学习,因为知道上学读书的不易。

惠群中学跟墙外死气沉沉的严酷社会相比两重天。校园内有了生气,不时传来上课的朗朗读书声和课余师生们的欢声笑语;学校恢复了学生们原受到压抑的天真活泼个性和积极进取的动力,並使入学青少年接受到了较好的正规学习和良好的品德教育。

朱旭元来向庆官和小点点辞行,他要去蚌埠,到父亲当校长的中学去读书。

那儿生活艰苦,但为了理想在所不辞。这次去避战乱,深深被那所学校进步学生的气氛所感染,他向往着激情燃烧的岁月。

他临行透露:虽然父母都是好人,且疼爱他,他却和母亲的封建思想格格不入,在家觉得压抑,他要飞向广阔的天空。

父亲是蚌埠人,母亲是苏州人。

爷爷以前给他母亲娘家做工时,老爷看中了他的儿子,就父母之命成了亲家。

父亲是规矩人,虽然母亲是小脚,思想上亦不合拍,却从未想抛弃过。母亲舍不得离开故乡,不肯去蚌埠,所以只有等放假,一家人才能在苏州相聚。

他走后,由哥哥朱纯元陪伴和照顾着他们的母亲——朱家娘娘。

同类热门
  • 别离亦是相逢别离亦是相逢夜川君|现实符米,一个父母名下有数百万资产的独身女,却在工厂一线苦熬十年,怒打小人同事,折断流氓段长手指,为周高天修理自己的表妹,如此都市侠女却被叔叔觊觎财产,被母亲威胁结婚,她是否就此妥协,还是继续在她想要的世界里继续前行?你我一起走近她,熟悉她......一起开启一段符米的世界。
  • 法门盲路法门盲路蛊枫|现实小说最初定名为《门路》。我们一直都是从一个门走进另一个门,从一条路走上另一条路。循环往复,由生到死。
  • 囚子浪子君子囚子浪子君子野蜂飞飞|现实这是一部励志小说,曾经的我犯下累累罪恶,在炼狱中洗涤,冲刷那不纯洁的灵魂。出狱后,漫无目的流浪,陌生的环境中寻觅,在物欲横流中流离。最终,在汗水和泪水的洗礼下。我把目光投向远方深隧的宇宙,在那里让我平静,忘确,升华。 这里有喜剧,悲剧,闹剧,这是我真实生活的写照,静静地流淌,诉说着带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在这片平凡的神奇大地,有我呼吸的一缕空气,有我沐浴的一缕阳光!聆听大自然的心音,完善角色的转换。
  • 古道西村古道西村王凯宏|现实于是,在后来玉明的生命中就有了这样一种诗意的表达:叶子的心愿是回到树上/在苦难伸出舌尖的时候/信诺在一些不幸的故事中/虚幻地触摸/无法充实,如空濛的雾气/我相信夜莺的歌,充满灵魂/从此,几个世纪/叶子深深懂得这叙述/所有柔情的色泽/还有清婉的乐声/叶子的心愿回到树上/梦幻,爱与童年/都在九月里潜移默化/像花瓣,夹着整个绽放的希望。
  • 沥息记沥息记斑叶络石|现实一位来自纯朴农村小伙的生活沥息过程的故事。
  • 囚子浪子君子囚子浪子君子野蜂飞飞|现实这是一部励志小说,曾经的我犯下累累罪恶,在炼狱中洗涤,冲刷那不纯洁的灵魂。出狱后,漫无目的流浪,陌生的环境中寻觅,在物欲横流中流离。最终,在汗水和泪水的洗礼下。我把目光投向远方深隧的宇宙,在那里让我平静,忘确,升华。 这里有喜剧,悲剧,闹剧,这是我真实生活的写照,静静地流淌,诉说着带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在这片平凡的神奇大地,有我呼吸的一缕空气,有我沐浴的一缕阳光!聆听大自然的心音,完善角色的转换。
  • 囚子浪子君子囚子浪子君子野蜂飞飞|现实这是一部励志小说,曾经的我犯下累累罪恶,在炼狱中洗涤,冲刷那不纯洁的灵魂。出狱后,漫无目的流浪,陌生的环境中寻觅,在物欲横流中流离。最终,在汗水和泪水的洗礼下。我把目光投向远方深隧的宇宙,在那里让我平静,忘确,升华。 这里有喜剧,悲剧,闹剧,这是我真实生活的写照,静静地流淌,诉说着带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在这片平凡的神奇大地,有我呼吸的一缕空气,有我沐浴的一缕阳光!聆听大自然的心音,完善角色的转换。
  • 自由皇城的传说自由皇城的传说打酱游|现实人生百态,每个人都有一样的人生和活法,幻想中的人和现实中的人交织在一起就会产生不一样的人生......QQ交流群:459290076
  • 胡蝶的那些年胡蝶的那些年戴年满|现实这是一本描述当代农村变迁的小说。书中主人公胡中,毕业后拒绝了大城市的诱惑,回家乡小城教书。从最初的不甘心、不习惯,慢慢融入了小城生活,最后还收获了一份美满的爱情。他也通过自身的努力,完成父亲的遗愿,成为胡蝶村村长,带领乡亲们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这又是一本描述人性变迁的书,也是一本当代小城青年的梦想之书。在国家提倡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号召下,众多的小城青年,除了北上广之外,是否更应该考虑把自己的青春奉献在建设家乡上呢?而众多失去的土地,洗脚上田的农民的生存状态,也是国家需要关注的。
  • 世间多么美好世间多么美好.林忆.|现实我们都会经历一个阶段那就是青春期,青春期的我们或许懵懂,或许憧憬,或许为学习而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