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8章 顾峰

夜色朦胧,周围渐渐黑暗起来,黑得像是被一头饿狼一口吞下,没有任何希望。

钱坤一个人站在原地,睁着眼睛却伸手不见五指,四肢百骸都散发着隐隐地酸痛,他的脚底隐隐作痛,像是被什么手腕般粗细的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他的脑袋发蒙,想不起来自己现在在哪里,经历了什么,自己要干什么。

“钱坤。”他的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他想瞬间回过头去,可是他能做到的只有缓缓转身,可等他缓缓转过身子,眼前也只有一片黑暗。

“你是谁?”钱坤先要大喊,但是自己喉咙发出的声音像是一个枯渴将死之人临死前的悲叹,“谁叫我?我这是在哪儿?我为什么什么都看不见?”

“人生无常,如果事事都能看见,就不存在无常这一说了,”黑暗中那个声音说道,那大概是个白发白须的老人,“就像一个人,一件事,你不知道他在背后做过什么,你只能靠着你的感觉来判断,可你能确定这个判断是真的吗,是正确的吗?”

“你什么意思?”钱坤想要努力地理解这个苍老的声音说了什么,可他怎么也听不明白。

“每件事都有其两面性,而人的视野却是有限,你能看见的,或许只有一部分,但你并不能凭借着这一小部分就去定性整个事物,你说对吗,”老人说罢,语气和蔼地呵呵笑了起来,“就像现在,你觉得你身处黑暗,可你就真的是身处黑暗之中吗?”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钱坤有些不耐烦。

“或许你现在不理解,但是不久之后,当你见到一个医者,你便会懂了,”黑暗中一个光点突然明亮,像是在黑夜中有人划了一根火柴,光线由远及近,带着巨大的能量冲向钱坤,“做一个世间的旁观者吧,你会参透很多道理的。”

钱坤想要抬手抵挡,但这股能量狠狠地抵住他的身体,那是一股涓涓的细流,但又像磅礴的江河,他感觉有无数的液体流进自己的身体,全身的骨骼肌肉被反复冲刷着,那阵阵的酸痛感在渐渐消失,光流渐渐滑动,然后一阵无比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至,他感觉自己的嘴角一阵液体流出来,然后光芒退去。

……

“顾先生,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您。”张凌涛微微躬身,“还望您不吝赐教。”

“请讲。”顾峰说道。

“您来到这里造福百姓多长时间?”张凌涛问道。

顾峰愣住了,在他现在的脑袋里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他也不明白时间是什么意思了。

他只能静静地看着张凌涛,手指轻轻指一指张凌涛手里的书,一句话也不说。

“我明白了,那我还想问,这里这些丧尸是怎么来的呢?”张凌涛又抛出来一个问题。

很显然,顾峰好像知道这个问题所指何意,他那墨绿色的瞳孔忽然地闪出一道光。

“我一生治病救人,穷尽医者之道,治过很多疑难杂症,可是这个病我确实是无能为力,”顾峰低下头,默默地说,“很多人在我面前渐渐变得不像自己,我治不了这种病,它比天花还凶猛。”

顾峰急急忙忙一把夺过张凌涛手里的医书,匆匆翻到最后几页,展示给张凌涛看。

张凌涛看着顾峰的所作所为,接着接过书来仔仔细细地看起来。

……

“……余至此十二年,足步遍及村落之山,寻遍各式草药,所为只是解一方黎民之苦难,救百姓于水火,村民感恩圣上之恩,遂将村中鼎盛之屋舍给予余,余悬壶于其中,称为‘顾氏草堂’,”书中记载着文字,都是类似文言文一般,“村镇百姓若有不适皆趋而往之,所幸家传之艺精湛,余不辱家门,所到之处皆药到病除,然近日听闻村外邻郊疯病肆虐,所染者门面发黑,全身抽搐,静脉寸断,头脑不醒,且有疯狂嗜咬之状,被咬之人三个时辰内皆同之,某深感震惊,如此方知家中医书虽经几世修订,但仍不能全,不能治愈万病,余即出城,欲采观病人以医之……”

“这也算得上是一方良医,有医术,又有医德。”张凌涛不禁感叹道,顺带给书翻了一页。

“……城外密林恐怖阴森,深邃不可见底,常有痛苦呻吟之声伴随未知吼叫传来,余一路行来未见一人,隐雾迷茫,所知不知为何……”

“挺神秘的啊,后边怎么没有了啊,”张凌涛说道。

“我……被病人……咬了。”顾峰战战巍巍,不知道怎么了,可能他是一想起当时的情况心有余悸,也可能是因为他现在根本就记不清楚了。

“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有什么可以治疗的办法。”张凌涛还想要试图让顾峰回忆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些遗憾。”顾峰低着头,他那脸上轻轻一层的薄皮微微震颤,“我做过治疗,也试图通过清洗来防止病毒的传播,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治疗?”张凌涛继续问道,他只能从这个还存有一丝丝神志的丧尸嘴里获取一些或许没那么重要的,甚至没什么用的情报,“你想要治疗什么,你说的清洗又是什么意思?”

“我反复参验了各种药方和药材的疗效,试图找出能够治疗这种让人变成丧尸的病症,”顾峰缓缓地说道,“我把每一样药材的功效全部都熟记于心,可还是治不好这种病,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这种病的起源或者是病理,所以我想的是既然从根本上我解决不了,那就通过人工手段清除传播源,这样也可以防止病毒的继续入侵,所以我组织了清洗计划,发动乡勇来猎杀这些感染病毒的人,但是最终还是失败了,我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正常的人类了,我的脑子也是时好时坏,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现在也没法继续研究这个病了,所以没治好这个病是我的遗憾。”

同类热门
  • 瓦罗兰之暗影传说瓦罗兰之暗影传说酒涩茶香|奇幻遗忘的暗影之岛,无尽的征服之海,邪恶的巫毒之地,凶险的灾难丛林,冰封的费雷尔卓德,神秘的恕瑞玛沙漠~~他至黑暗中苏醒,灵魂在沉睡。无尽的历险如同浪潮汹涌澎湃。只是为了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记忆。他自称暗影,他将带来一段传说!
  • 异海妖仙异海妖仙想念思无邪|奇幻一只鱼妖穿越成异界海族的故事。全新设定,不一样的异界。异海妖仙书友群:2924250(目前只设次一个群,其他书友群名称不变,仍为异界仙莲群)
  • 幽灵武装幽灵武装杜路|奇幻“我愿意献上任何祭品,请赐予我复仇的力量!” 少女对着祭坛低首祈求。 “让我看看你出得起什么样的价码?” 未知的黑暗中传来质疑,像是在评判这笔买卖是否合算。 “唔,尘世的美貌转瞬腐朽,凡人的灵魂脆弱愚昧,你似乎一无所有。” 估价者有些意兴阑珊。 “不,我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有未来,我以生命为代价!” 少女的抗辩惹来黑暗中旁观者的一阵讥笑。 “有人愿意为这个生命签订契约么?” 估价者仿佛想尽快结束仪式,草草问到,等待少女的是一片沉默,接着是一阵更大声的哄笑。 “我接受!”一声男子的嘶吼,让喧闹戛然而止。 “一个恶魔降临了?”估价者意有所指。 “那是个傻子!”讥笑者们冷嘲热讽。 “希望他会是个英雄。”少女轻声祷告。
  • 旧神王座旧神王座海猫树|奇幻当我坐在书桌前,执笔记录,昏黄的灯光下,黑暗中的低语就萦绕在我耳边。超越时光之影,穿越银钥之门,隐秘与历史之河遥相对望。 从第阿瓦拉克废墟到亚特兰蒂斯,从无名之城到死海走廊。文明的王座传承薪火,旧日的神祇从未远离。 这是一个‘调查官’的故事。 …… 我从不作死,我只是有点好奇——马林。
  • 大陆悠歌大陆悠歌绰醒|奇幻狼人仰天长叫,数百个,他们在寒冷的冬天来临之时,出现在边境城的学冬关隘前面。他们狼叫着,手拿盾牌,碎锤举起,敲打着盾牌,声音盖过了整座关隘。而学冬关隘前面站着许多守卫,他们穿着黑色战甲,黑色绒毛外套披在身体。手上的长剑与身体一样长,盾牌背在身后。举起长剑立在半空中,亮丽的剑锋在白雪覆盖中,变得更加锋利。头上的面具掩盖了严峻的面孔,他们不害怕狼人,因为在一千年以前,他们的先人就曾经把狼人赶出边境。今天他们不会让狼人跨过学冬关隘。关隘上一面旗帜在寒风中飘着,白色的底,一个狼头人身的物体,手拿一把长剑。战争开始了。新人小说,多多支持
  • 法术研究者法术研究者辉佬芒|奇幻魔法博士、毁灭之王、魔法帝、永恒塔主、法杖之父、魔素的发现者、魔法的开拓者、全能法师、东陆之王、魔兽清洗者、元素之主——这些都是世人对一位魔法界的传奇人物的称呼。 魔法的本质,魔法的无尽探索,寻求世间唯一的真理,超越人类的魔法极限,当一位来自东大陆的大家族的少爷诞生于世,魔法界的历史动向悄然改变。 ——————————————————— 没有系统,没有穿越,没有异能,有的只是主角自己的天赋与背景。
  • 最后的种族最后的种族乱我浮生者杀|奇幻断了。
  • 魔创之心魔创之心克里斯D冰刃|奇幻世界由核而生,灵由心而生,核生万物,心生万灵,不相干扰,若核有心,则世界颠覆,直至心之消亡,若灵有心,则万灵归一,直至灵之消亡。维持世界平衡本是神的职责,却无端端把凡人牵扯其中,暗之心流落人间,将世界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战乱过后,暗之心也不知去向。平静过后的12年,人类国度南方的一个小镇上再次出现了端倪,遵循魔法涌动而来的法师,和流落他乡的魔族少年,将逐渐解开困扰自己千年的谜题。
  • 私人防务承包商私人防务承包商瑬金|奇幻从冷兵器到热武器,从中古世纪到星际时代,从神话到黄昏,从天堂到深渊…… 克斯塔姆的王城,奥克斯的圣山,塔洛斯的平原…… 疯狂的战争野狗率领着祂的军队在每一个世界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
  • 骑砍风云录骑砍风云录鲜花和辣椒|奇幻这个夏天,李察离开家乡,成为一名开拓贵族。彼时,前有土著环伺围攻,后有勋贵杀机暗藏。 他所能依靠的东西不多,其中有一样叫做……骑马与砍杀系统。 ps:没玩过游戏也可以无障碍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