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老狐狸

“一个小屁孩就敢大言不惭的要见皇上?”

“要么怎么说是一个小屁孩呢,能懂什么!”

“看着吧,一会儿肯定把他的屁股打成花儿!”

萧瑀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陈祎要见李渊?

“娘亲找不到可以慢慢找不是,你着急找皇上也没用不是?”萧瑀赶忙的劝道。

陈祎闻言,知道萧瑀误会他要告御状,摆摆小手道:“国公爷,就求您帮小子一次!”

萧瑀感受着陈祎目光中的坚定,心里莫名很奇妙的想要答应下来,只是这事儿的确不符合常理啊。

“胡闹,拦老夫的轿子也就算了,现在又想冒大不违见皇上?”

“来人啊,把此子给本官抓起来!”

魏征大呼小叫的,顿时把陈祎给惹怒了。

他娘的,老子又没有让你陪着去见皇帝,你着急个蛋啊!

砰!

陈祎心随意动,火球术擦着魏征的官袍便开始燃烧了起来。

这还是他有意放过魏征,不然的话肯定跟长孙胖子一样,屁股烧成一朵鲜红的花。

“魏倔驴,你屁股着火了。”陈祎大声笑喊道。

“你?”魏征一听陈祎喊他倔驴,气的咬牙切齿。

刚想命令金羽卫把陈祎抓起,却感觉屁股上面传来了一阵暖暖的感觉,回头一看?

奶奶个熊的,屁股还真的着火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赶忙找地方灭火去了。

“好了国公爷,没人打搅咱们了,还请您带小子进宫面圣啊!”

陈祎就跟没事一样,继续的问道。

萧瑀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心里还在纳闷魏征这屁股怎么就着火了呢?

一旁的金羽卫将军,一看萧瑀想要答应,赶忙出来阻拦道:“国公不可答应!”

陈祎看了一眼这跳出来的将军,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说他娘的,老子又不知道你叫什么,当这个出头鸟是为毛呢?

砰!

“那个......那个什么将军,你屁股也好像着火了......”

金羽卫将军一愣,随即想到自己穿的乃是铠甲,怎么可能烧得着。

只是屁股下面暖暖的感觉让他脸色大变,回头一望,这还了得,连盔甲都烧着了。

“国公爷,这一次是真的没人打扰了,咱们进宫吧?”

萧瑀晃了晃脑袋,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不禁想到,是不是老夫不愿意的话,屁股也要着火呢?

他不敢赌,魏征还年轻烧烧更健康,那金羽卫将军本就是军人,皮厚实,烧烧也无所谓。

可他一把年纪了,这要是烧上了,那还了得。

赶忙回答陈祎:“走,老夫现在就带你进宫!”

“多谢国公爷了!”

陈祎笑着搀扶着萧瑀一同出了齐王府。

留下了一干人等全都傻了眼,你说这都什么事儿啊,谁阻拦谁屁股着火?

众人纷纷猜测,却没有人敢试试,那家伙的,是谁也不会跟自己的小屁屁过不去的。

--

--

陈祎和萧瑀两人出了齐王府便上了一匹快马,朝着皇宫的方向行去。

走完朱雀大街,便到了朱雀门。

在这里有金羽卫守军,萧瑀下马拉着陈祎继续朝里面走去,过了朱雀门不能策马是早有的规定。

进了朱雀门,一个宽达四百多米的广场映入眼帘。

“这里是本朝重大朝外活动举办之地,就如改元、大赦、元旦、冬至大朝会,以及阅兵和受俘等等!”

“那时候,陛下都是登上承天门,文武百官群集广场,场面非常的雄伟壮观!”

萧瑀拉着陈祎,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陈祎点了点头没有在意。

因为他的千里眼一直没有关上,一直都在追着刘寡妇和亦菲的去处。

也正巧在这个时候,刘寡妇和亦菲被带到了一个小型的宫殿前,仔细看去上面写着:“两仪殿!”

“国公爷,两仪殿是什么地方?”陈祎出言问道。

萧瑀很是意外,仔细的打量了下陈祎,结果并没有看出什么,索性也不看了,反正陈祎身上神奇的地方太多了。

他也说不清楚,猜不透彻。

“两仪殿,就是俗称的内朝!”萧瑀没有隐瞒,解释道。

闻言,陈祎愣了下,内朝他是懂的啊,就是皇帝跟自己的几个亲信商量国家大事的地方啊。

“怎么会把娘亲和亦菲带到那个地方了呢?”陈祎眉毛微蹙,想不通。

萧瑀偷偷地看了一眼低头思考的陈祎,心里不禁猜测道:“这小子难道来过皇宫?”

两人心里虽都有疑问,可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下,很快的两人来到了一座宫门前。

承天门!

“国公爷,您怎么又来了啊?”

承天门前的守卫一看到萧瑀,赶忙的上前见礼道。

“老夫这是向陛下复旨来了!”

萧瑀撒了个慌,这也是为官中的技巧所在。

“国公爷,您请!”

金羽卫守将刚说完就发现了不对:“国公爷,这是您的?”

要知道进承天门,官员可以进,家眷是不允许进入的。

“这是陛下给老夫的旨意,所以不便透露啊,见谅!”

那守将一听,赶忙附和着笑了笑,开玩笑的,陛下的事情他不敢知道的太多。

再说了,一个娃娃而已,行刺那更是不可能的了。

“国公爷,您慢点!”

就这样,金羽卫守将打开大门,萧瑀领着陈祎顺利的通过了承天门。

“小子,这一次老夫是坑蒙拐骗差不多都用上了,要是陛下怪罪下来,你得替老夫兜着!”

进了承天门,萧瑀拉着陈祎说道。

“国公爷,小子只是一个娃娃,哪里兜得住啊!”陈祎装可怜道。

“哼!”萧瑀笑着哼了一声:“别以为老夫看不出来,你戏弄魏征和那将军的时候,老夫看了个真切,你虽没有念咒语,可嘴角都动了一下!”

纳尼?

陈祎顿感失策,他娘的,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还真的不能小看呢!

本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呢,谁曾想这老狐狸观察的这么细致。

“国公爷您就放心吧,这皇宫是小子自己跳墙进来的,跟您老没关系!”陈祎笑着回了句。

“你放屁,朱雀门和承天门的守将都看到是老夫带你进来的!”萧瑀难得的爆了句粗口。

陈祎眼珠子一转:“那就说是小子挟持您老还不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无敌空灵决无敌空灵决l六安老农民|玄幻暴死残存的一缕魂魄,意念超强的精神灵力。游走在天地之间,谁说身死道就消,世事无绝对。凭借一部强大的神功,借用魔兽的血肉凝聚法体再聚真身,一身正气满腹才华,持天地之正义秉人间之纲要。几经生死,终功震寰宇,成就宇宙巅峰。
  • 苏服苏服十八里|玄幻得五行本源,化阴阳两仪,融天地万物;修内外城府,战天下强者,令天地颤抖融身自然,借天地灵气,吾亦冠绝天地;天荒天绝,筑万世城府,吾颜万古长青妖娆红粉,倾城佳人,冰冷刺客,吾愿化一炷香,烟绕乾坤,愿知己好梦永存。
  • 碧落星空碧落星空胡叶落风|玄幻柳宸从资质聪慧,年仅九岁便要成功凝元的天之骄子;到突破失败,天露异像,就连修为之路也被大能设下屏障,从此不能突破识灵三级的废物。历经人情冷暖的他,终于在五年后的某一天,迎来了人生的重大转机。重新打通修为之路,五年来承受各路讥讽,坚持不懈修行的柳宸。究竟会是,厚积薄发,从此踏上青云?还是会依旧萎靡,继续做个一事无成的废物?时遇星辰,碧落星空,术士有云:“天下有变,龙气东升!”虽为蛇莽,但!凭谁说?不能腾越苍穹,渡劫成龙!
  • 清恶之名清恶之名我喜欢冰淇淋|玄幻玉灵元年,出现一种神秘生物,名为鬼清,《青天传》中了解到,鬼清食血肉三魂,人类的社会混乱不堪,为了避免牺牲,人们发明利用灵力来和鬼清战斗。
  • 少年穹少年穹神秘的丹顶鹤|玄幻我可是拼了命去做的,不要用天才两个字来抹杀我的努力
  • 浮殇乱世浮殇乱世钧凡|玄幻祁皇遗孤祁环,可叹生在帝王家,荣华富贵似乎只属于他出生之前,他要改变这一切,他走上一条不归路,可这到底是欺骗??是天意??强者之路,又该如何走???
  • 一只老不死一只老不死一壶甜茶|玄幻假如一成不变的生活发生了改变,而过激的改变就像脱缰的野马,消失在无垠草原。
  • 听窃听话听窃听话念牵|玄幻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一个多姿多彩的时代,在加上一个活人多姿多彩的一生……(他凝视着身前的她,柔和的声音温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我…只想牵着你一直走一直……走…而已……”) 鹤传情: “我有一世情话 以寄于纸鹤 待你遇后 它会缓缓诉于你听。”
  • 海贼王之冰凤沧月海贼王之冰凤沧月少说话呀|玄幻海军总部上空冰凤从天而降,那一拳被挡住了,那一刻感觉世界都安静了 艾斯,活了下来 她是谁
  • 剑逆寰宇剑逆寰宇烟柳画人|玄幻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逆剑来,武耀闪寰宇。《剑逆寰宇》,一遇风云便化龙,书写一代王者之歌,留下一段不灭神话。以剑奴天,以丹覆地,从陵川镇一步步走向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