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9章 终章

夏子晴借着火把的光寻找了一圈,到处都是刀剑的碰撞声和惨叫声。这时两个人影忽上忽下打的特别激烈,虽然看的不太清楚,但从身形上能确定是秦昊宇和慕容景。夏子晴想过去阻止他们,她刚走几步又被逼着倒退了几步,幸好潇风将她拉住,夏子晴又往前走潇风只好跟她挡着身边打抖的人,夏子晴心急天又黑刀剑无眼伤了谁都不好。左躲右闪终于离两人近了,看到夏子晴两人同时让她躲到一边去,慕容景看了一眼护在夏子晴身边的人顿时失神,就这一眨眼的功夫身上就被秦昊宇的剑刺中,只看到慕容景捂着胸口连退几步,夏子晴惊呼道:"你们不要再打了。"

秦昊宇收回剑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没想伤你刚刚是你自己走神了,子晴我今天是一定要带走的。"

慕容景捂着胸口朝前走了几步道:"打不过你又如何,这是联的地盘想带人走也不会那么容易。你和她的婚约早就解除了,她现在的身份是联的皇后,你想把她带到启月去吗?启月的皇帝会容得下她。"

"容不容的下她是我的是,只要你肯放手,我就算豁出这条命也会护着她。"

"真的感人啦!师父当初真是瞎了眼把一身绝学教给你,当初你可是当这他老人家的面答应过好好照顾师妹的。"

"你也说是照顾吧!照顾她就一定要娶她吗?师傅知道我对师妹只有兄妹的感情,所以临终前没有逼我答应娶师妹而是说照顾她。你口口声声让我不要辜负师妹,其实是因为你内疚,因为师妹喜欢的人是你,你却以师傅的遗言为借口拒绝了师妹。"此时虽然看不到慕容景的脸,但他的头却低了下来应该是有些伤感。

夏子晴被秦昊宇的话吸引了,连有人偷袭她都没查觉,等她反应过来潇风已经倒在地上了,匕首深深的插在他的胸口上只剩下手柄在一起外,夏子晴手足无措的将他抱在怀里,鲜红的血让她惊恐万分,胸口上嘴上都在流血她不知道该捂他哪里好,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只感觉到要失去他了嘴里一个劲的喊着:"老天爷不要,老天爷不要??潇风抓拄她的手道:"不要怕,不要哭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时说我长得像你一个很重要的人?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重重喘了口气接着道:"每次你提到他都很难过,我好羡慕他能住进你心里,也好想取代他照顾你,可你身边的人都太优秀我没有勇气说出来,下辈子我要变的比他们都优秀,让你的眼里只看得见我一个..……他的手垂了下去。夏子晴撕心裂肺的痛苦起来。最后抬头看向天空大喊道:"老天爷我再也不问你为什么了,也不要你用这么残酷的方式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补救,我们做错了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们两世。"

夏子晴只让人将潇风抬进了她的帐蓬之后就不准任何人踫了,很平静的给他擦着身上的血。秦昊宇走到她身边愧疚的道:"那个凶手是太子的人,他是想杀了你挑起天宇和蓝越韵关系,是我的疏忽让人有机可乘,慕容景答应我不会再对你怎么样了,天马上亮了我要先离开,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不会让潇风兄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夏子晴只是愣愣的站着,好像他说的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临走说了句:"保重身体。"

慕容景亲自给夏子晴送来了早餐,夏子晴就那样默默的吃着,慕容景坐在她对面静静的看着她,思量了良久还是将憋在心里的话问了出来:"你和潇风前世就认识,这么说你爱的人是潇风,可我在蓝越时你们也没什么交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我虽然答应秦昊宇不逼你嫁给我,可你喜欢的人已经死了就答应嫁给我吧?"

夏子晴放下筷子抬头看着慕容景道:"不管我爱的人在不在我都不会嫁给你,有的人做朋友比做爱人更合适,我和你就是比较合适做朋友的那种。其实找个知心的朋友比找一个爱人还难,知心的朋友可以无话不谈,高兴的难过的都可以分享,对爱人顾虑还要多。谈话到此结束,做为朋友该说的话这些日子都说了,不说用心良苦也算苦口婆了。"

"别呀!我还有话没说完呢?秦昊宇让我照顾你一段日子,他把事情安排好了来接你,他说启月不会向天宇开战了,他这次回去会好好收拾那个太子。"

"挺好啊!老百姓不用受苦,但我不会留在天宇更不会和秦昊宇走。这天气太热,我不可能把潇风这样带回蓝越,你帮我把他火化了吧!我带着他的骨灰回蓝越多。"

慕容景瞪着眼睛道:"你要把他烧了。"

"在我以前那个时代叫火化,那里人死后都会火化的,明天我就回蓝越去。"

夏子晴再三拒绝慕容景的相送,可他非坚持送她到安将军的营地。抱着潇风的骨灰刚坐上马车,慕容景就收到了宫里传来的消息,脸色很是难看向前走了几步又传身朝马车走去。掀开车帘满脸愁容的道:"蓝越皇宫出事了,皇后连同国师造反,皇上驾崩景王登基。"

夏子晴怀疑的道:"消息准确吗?皇后怎么会连同国师造反,她能得到什么好处,这说不通呀!"

"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是信使说千真万确,还说因为皇后是天宇的公主现在要天宇给蓝越一个交代。雪儿的处境很危险,我现在要赶回宫去商量对策不能送你了,你一路保重。"

夏子晴木若呆鸡的点着头,此刻心痛的快不能呼吸了,能释放情绪的眼泪也流不出来了也许是流光了吧!她只能将潇风的骨灰紧紧抱住,好像这是支撑她不倒下去的力量。可能是抱得太紧腹部隐隐有些抽痛,夏子晴摸着肚子道:"孩儿,你爹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吗?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把我也带走吧?肚子越来越疼夏子晴额头冒着冷汗,她想叫马车停下来可外面的声音太大,把她那有气无力的声音都淹没了。当她的意志模糊时马车终于停了,接着她感觉有个熟悉的怀抱将她紧紧搂着,还是死了好啊!多么温暖的怀抱。

"晴儿,晴儿你醒醒不要睡。陌你快救救晴儿,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上官陌去拉她的手腕,她抱着一个白瓷罐不松手,用了些力气才把那罐子从她怀里拿走,把过脉后脸色有些难看。潇寒急的眼睛通红担心的问道:"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呀?"

"她身体很虚弱,可以说精气神都散了,是什么事让她伤心成这样,连求生欲望都没有了,而且肚子里的孩子也因为她极度悲伤的情绪引起流产的征兆。"

潇寒激动的抓住上官陌的胳膊道:"晴儿怀孕了。"

"是的,已经三个多月了。两个月前我就知道了,她不让我告诉你,可能是不想你因为孩子做出后悔的决定吧!"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你一定要救活她,没有她我还活着干什么。"

"你不用威胁我,她身体的病我能冶,可她心里的病我就无能为力了,她一心求死我能怎么办,这种病人最难冶了,这是一种假死状态,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已经死了,她把自己的意识跟外界隔离了,只有多跟她说话,比如她喜欢的琴音这些可以刺激她醒过来。"

"那要多久她才能醒过来。"

"这个说不准,也许三,五天,也许三,五个月甚至更长,这要看她自己了。

一个月后,潇寒一边替夏子晴揉着腿一边跟她说话,这一个月来他每天都会把他们相处的经过说一遍。这时上官陌抱着潇风的骨灰进来道:"寒,晴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我们让潇风入土为安吧?"见潇寒不理他,继续和夏子晴说话。上官陌突发奇想的打开瓷罐,里面有一只玉笛,他一眼就认出是潇风的宝贝。拿出来递给潇寒道:"晴晴以前跟潇风合奏过的笛子,潇风的死对她打击也很大,你吹笛不比潇风差,不如你吹一曲吧?也许能唤醒她呢!"

上官陌还狗腿的擦了一遍递给潇寒,当优美的笛声响起,夏子晴朝着笛声的方向走去,越靠近笛声越亮,直到光刺的她的眼睛有些痛了她才看见眼前的人。眼前吹笛的人居然是潇寒,她想喊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这时上官陌侧头看了过来,看到夏子晴微眯着眼睛看着潇寒。他顿时惊呼一声,潇寒也侧过头来看到夏子晴醒了,他满眼泪光的走到床边握着夏子晴的手道:"晴儿,好久不见。"

上官陌哼道:"你是不是太高兴了语无论次,什么好久不见,你不是天天守着她吗?"

"滚"潇寒连骂带踢的。

完结

上一章第238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王菲有点毒王菲有点毒没吃药的猫|古言蛋糕盒方法和各单位是的法规的水电费的地方
  • 彼岸花开倾世皇妃彼岸花开倾世皇妃Lisa菁瑶|古言古代皇妃,现代的可爱女孩……回国的路上飞机跌入穿越漩涡,到底是古代皇妃?还是现代的女孩?到底选择前世,还是选择今生?异国的穿越,为何穿越到皇妃身上?到底选择做人,还是选择做一个争霸天下人的强者……一代天骄,又被称为红颜祸水?强大实力的背后,又会隐藏怎样不可告人的真相……关注微博:3877936858@lisa菁瑶
  • 我家娘子有异能我家娘子有异能奔跑的橡树|古言末世异能女明眉穿越到一个古代傻妞身上,不仅继承了傻妞的离奇身世还继承了她的丈夫,局面有些混乱,明眉准备装傻到底。 可是这个相公真的很可人疼啊,从没有嫌弃她傻不说,还各种对她好,为了拒绝各种烂桃花还惹下滔天大祸。 明媚很痛快的将他划到自己的地盘,开启了她在古代的护夫模式。某人为报答她的大恩坚决要求以身相许 看着俊美无双的某人,明媚很为难,是直接开吃呢,还是扮猪吃老虎,慢慢来呢。
  • 盛宠之郡主本色盛宠之郡主本色三生风|古言【本文乃亲妈所制,穿越重生一对一,始终坚持男强女强虐渣路线不动摇】 二十二世纪叱咤黑白两道的神偷穆芷沅因摊上坑货师父,悲催地被传至东洲舜华成为丞相府嫡孙小姐,穆芷沅。这是她家坑货对这坑徒弟行为的解释:“乖徒弟,这是免费送你回家”。对此,她只想怒嚎:“老秃贼,特么你给老娘滚,马不停蹄地滚……” 作为“舜华第一傻”,即使被人取笑配不上太子殿下,穆芷沅没觉得不好,反正等她找到三元八卦仪,她就拍拍屁股回去继续过自己江洋大盗的生活去,这里爱咋整就咋整。只是,对着一个个真心待她的人,心狠手辣卑鄙无耻坑你爹坑你娘坑度无下限的神偷郁闷了纠结了。 他与穆芷沅从相看两相厌到追情相爱相知,为了天下都有十分地,任其展翅,不受人限,他脱下慵懒,如一柄出鞘利剑,气若流星,势破如竹,挥斥苍穹。辱她、诽她、谤她、阻她、害她、肖想她者,二选一,死或生不如死,嗯,不用怀疑,他向来是好说话的人。 【精彩片段之一】 “沅沅,还不快过来?” 某男的语气云淡风轻,但若细瞧便能发现其如玉的脸上露出不正常的红色,身上的衣襟也已被汗水浸湿。 某女瞧着他,心下畅快,忍笑,“人白素贞还一千多岁才下来谈恋爱呢,你说,年轻人,你急什么……唔……”急啊? 某女死瞪着突然在眼前放大的人,张口就咬,特么咬死你这没节操的人。 某男放开她的唇,躲过某女式狗啃,蓦然伸臂抱起她,快步走向床边,“我若不急就该你急了,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寝吧……” “滚开,老娘和你不……唔……”熟啊…… “苍天啊,给道雷劈了……唔……”他吧…… 看着气喘吁吁的某女,某男忍无可忍,“废话真多,堵上算了。” “啊……唔……”特么说好的仙风道骨,不易近人呢? 某男独白:嗯,堵上了。
  • 快穿之我的同桌是皇上快穿之我的同桌是皇上顾黎月|古言她不就是和他同桌开了句玩笑吗?怎么就成真了呢?一朝穿越,没想到,她那同桌也跟着穿越了,但是凭什么他是皇上她是不得宠的小妃子?!
  • 凤凰圣母之凤凰斩凤凰圣母之凤凰斩陈禾必|古言前世的自己是一个没人要的孤儿,在孤儿院的时候被人领回家,可是不到一个月那一家人总是会发生意外受伤或者就意外死掉,久而久之自己就被人认为是一个灾星,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只有自己。可是一次在马路上走着走着就不小心晕倒了醒来时发现自己抱在别人的手里,成了一个小孩子,成了南宫家的不二小姐。
  • 穿越之我的帅气皇上穿越之我的帅气皇上南宫茜萌|古言“哇!这里是战场?”凌晨曦感叹说道。怎么有点不对劲?好像我站在中间?凌晨曦头冒冷汗,咋办呀?没杀过人?呜呜呜,真倒霉!
  • 盛世岚华盛世岚华昭柒|古言嫡庶夺位,纷争乱世,她是异世的一缕幽魂;清冷淡漠,闲适安然,他是隐忍的病弱皇子;梵家千金,倾城之姿,她是上京第一美人;杀伐果断,勤政爱民,他是盛世的冷酷皇帝。当她一朝入宫为他嫔妃,后宫诡变,前朝风端,他为她遣散了整个后宫,紫薇树下,他幽静如古潭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情:“卿卿,生死契阔,与子成说”,她怔愣片刻,走上前去挽起他的手,花瓣擦过她的发他的肩,红唇微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许诺来生不及携手今生许诺来生不及携手今生殊陌|古言大雪纷飞之迹,镜湖边上你曾许诺来生我们还在一起。经年后,大雁南飞,枫叶凋零。镜湖面上,孤舟飘零。斯人却无缘再见。
  • 浮华转身倾我一生浮华转身倾我一生东方孝丽|古言她是京城曲家大小姐,倾城倾国,优雅大方,饱读诗书,从小到大都是乖巧懂事! 他是民国败落家族的公子,从小流落街头,剑眉星目,身躯伟岸,气宇轩昂,用拳头称霸一方凌爷,转身成为上校。 一次街上的转身让不相干的两人命中相遇! 傅凌寒:“夫人,我~我错了” 曲玲珊:“别在我门口站着,我看着心烦” 傅凌寒看了眼周围然后跪在门口,“别生气了,快点让我进去吧!” 曲玲珊:“谁让你喝酒回来的!等你没酒味了再进来吧!” 傅凌寒赶紧起身跑进厕所把自己喝的吐了出来又让厨房准备漱口的浓汤!洗了澡换身衣服又跑到卧室门口跪着。 都知道京城的凌爷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确不知道疼夫人疼到骨子里了,喝了点酒就被夫人关在门外罚跪了。 一篇又极甜又有点虐的小文章,不过身心干净,眼里只有对方,没有别人,始终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