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心跳! 水

黄跃升的事情算是全部了结了,徐晃不在大门口。恐怕已经有新的命令走了,陈子谦双手插进了外套口袋里收回了视线,慢悠悠的往前走。

回到家陈小浩还没有回来,陈子谦感觉疲累的躺在了床上假寐,任由脑子变得一团乱麻然后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咔嚓声钥匙咬着锁眼一圈一圈转动细微的声音,有人开门陈子谦翻身坐起来。

推门走进来的陈小浩半干的头发贴在头上,眼睛发红瑟瑟发抖,狼狈的神情委屈的看着陈子谦。

想也知道这肯定是跟着任雪樱倒霉了,陈小浩走一步叽湿透的鞋子冒水,然后地面出现湿答答的鞋印子,书包随便的扔在了角落里。让开了位置陈子谦才看着后面跟着任雪樱,原本扎的利落的头发全部散下来,西装里面套的衬衣透视的贴在身上看到了内衣的形状,衣服也贴在身上比起陈小浩的好一点,陈子谦抬抬眼够狼狈的。

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外面下暴雨了没带伞成落汤鸡了,任雪樱动动发青的嘴唇,最后还是转身了,眼神变得混浊了,很明显是有话要说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陈子谦看着陈小浩道。

陈小浩把门关上了,脱掉外套扔在地上气冲冲的走到了自己的床边。从下面拉出来一个大收纳盒,从里面挑衣服,着急往身上套。

“还能怎么回事,还不是因为那个女生。我算是知道了,她还真有本事,也不知道怎么跟房东先生交代的,居然拿着压力水枪对着我们滋水赶我们走,这要不是夏天恐怕非得让我们进医院不行。”陈小浩火大的道。

“房东?你们怎么碰上他的?”陈子谦道。

“没错就是房东,你是不知道那一栋楼总共就那么大,里面的人都趴在窗户恶狠狠的看着我们。只差吃了我们,最重要的是你是怎么惹着那个头脑简单的姑奶奶了。站在楼下眼睛也不眨,人家从上面泼黑水她也不躲,这要不是我在,恐怕她就回不来了。”陈小浩越说越生气。

他们去的时候可是连一句话也没说,就走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就跟提前知道了他们会去的样子,都是在哪里等着的。还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等着的,一看他都被吓傻了。

陈子谦捏捏眉心,这件事恐怕说起来应该还是早上带着任雪樱去过一次,进了那个学生的房间。那里肯定是有人看到了,不过一个学生真的有那么大本事,一栋楼都会帮她的忙。

这种事情说起来不合理吧,更何况陈小浩一个学生校服他们总不可能不认识。难道是任雪樱,这就解释了陈小浩为什么这么惨了,恐怕大部分都是因为任雪樱了,如果不是他还真不能保证里面的人除了泼水,别的就不会做了。

“就这些?还有别的没有?”陈子谦道。陈小浩说的信息有用的东西不多。

“有,你知道我们怎么出来的吗?是一个女人拉我们出来的,她跟我们说谢谢你,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是我们不知道的。”陈小浩奇怪的说道。

女人,陈子谦抬抬眼。还说了谢谢,陈子谦能想到的就是晚上莫名其妙送钱的那个女人,她去那里干什么?这是巧合还是专门去看看他是不是去过了,陈子谦一个翻身又躺下来,没有回答陈小浩的话。

“不说算了,不过哥…我告诉你。她告诉了我一个有意思的事情,这个肯定会用的上。”陈小浩边换衣服边说。

“说完。”陈子谦道。

“那个女学生的背景,她是个孤儿。你应该不知道吧,那个女人可是那个女生的养母,三年前她就叛逆期一个人搬出来住一直到现在。她说她是不久前找到她的,本来想进去看看的,结果哪里的人根本就不待见她,她根本就进不去,说是跟我们的情况一模一样。”陈小浩说完若有所思的看着陈子谦。

“什么也没有跟我说,倒是全部跟你说了。别用这个眼神看着我,这一次你必须正常上课,你出来帮不上忙。”陈子谦道。

“哥…”陈小浩不满的瞪着陈子谦。

陈子谦耷拉着眼睑不理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就是这个人本身就是有问题,另外就是又想跟着他到处跑不上课了。还有陈小浩的话从头到尾没说过女人女生的名字,不是不说是根本就不知道。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一个上着学的女学生就算是叛逆期,真的敢一个人在那种地方租一个房子住,还兼顾学业,房租水电费这些琐碎的东西,也就是钱都是哪里来的。

这本身就是问题,再者说领养的女儿不一定是以前不知道她在这里,又是什么理由让她突然现在跳出来了,这本身也是问题。

怦怦…敲门声响了,陈小浩别扭的去开门。任雪樱走进来,不过就是那个看人的眼神让陈子谦没办法忽视,任雪樱看着陈子谦直入主题道:“我明天回趟家,把她的资料找出来包括她是谁,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帮她。”

“帮她?”陈子谦抬抬眼,又道:“说什么话之前先想清楚了,今天的事情还不是一个教训是吗,非的那些人手里的水变成了转头块一类的凶器才行,死人就高兴了。

跟我这里犯傻,看不出来那些人都是护着她的吗,别自欺欺人了,你是真的觉得哪里不安全吗,还是说害怕那个女孩子会变成你认为的下一个李微微,你是想用钱帮吧。”

陈子谦你敏锐的看着任雪樱,不说她的话太天真。就说她的行为处理不当也是会害人的,钱财利益一旦给一个人起了蒙,接下来的走势她根本就控制不住。

看着她的脸色开始发白,低垂着头身体都在颤抖。攥紧了拳头,都能想的到遮住脸的长发的表情,估计又是红着眼眶要哭,这已经是她的属性了。

一个凌厉的眼神飞到了陈小浩的身边,陈小浩头皮发麻。还是硬撑着站起来了,解释道:“我哥不是…”

“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一次,就算我是这么想的那又怎么样。也是你不用理解我,你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陪着你,你也根本就不喜欢我看不惯我。”任雪樱打断了陈小浩的话越说越刻薄。

白天看到的事情她根本就没办法无视了,他对待她的时候可以像石头,那个女人可以巧笑嫣兮的挽着他的手臂。嫉妒不嫉妒的她不管,她就是没办法就这么忍下去过了自己的这一关。

陈小浩一愣,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陈子谦听明白了,明白了不代表他就要照单全收压低了声音道:“那种不该有的期待你比我清楚,我不会回应也不会理解你。我们不是一类人,不要再让我提醒你了。”

说的话跟和着冰块的一通冰水从头到脚给任雪樱浇的透心凉,感觉自己是被扒光了没穿衣服一样光溜溜的站在陈子谦面前。在她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情况之前,浇灭了她的心里的火苗。

一步一步后退,任雪樱是低着头撞出门的,没人看的清楚她的表情。

陈小浩看的心惊,就算是他什么也不懂,这么一次一次的下来,他感觉真的是过分了。就算是明白为什么,也不代表完全认同。他不是看不出来陈子谦的态度明显的变了,包括冷天玉的那一巴掌,他是同拉开两个人莫名其妙的挨打了的。任雪樱的事情也是,已经用了他的办法护着了。任雪樱不明白,陈子谦不明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哥…你真的是那么想的吗?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放弃,这样对待她你是真的过分了。”陈小浩说道。

“我们不是一类人,有那个时间操心我们不去操心操心你的学习。”陈子谦敷衍道。有什么样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就跟一次性把所有的酸甜苦辣咸全部吃进了肚子里,五味杂陈根本没法说。

这一晚上睡得是谁都不安稳了,第二天一早没想到的是这么快就碰上了。任雪樱还是一身黑色的小西服高马尾,不过她直接走人,没有跟陈子谦打招呼。

“我去找资料。”任雪樱用后背对着陈子谦,说完就走。

陈子谦没接话,跟着陈小浩一起走。

分开行动,半个小时后陈子谦又在学校门口见到了两辆车,抬抬眼看不合情理的排排站的两辆车。一辆警车,一辆豪车那种微妙的感觉就说不出来。

说白了这些都是他不想见到的人,徐晃的脸色发白的难看,身边跟着一个他昨天刚刚见过的人,那个律师。一看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再看门口许晨曦慢慢的从学校里走出来。

脸上也是冷漠无情的冰霜,不过还是去了豪车那个位置。黑色的豪车,后座车窗玻璃慢慢摇下来,赵舒云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子谦。

徐晃挪到了陈子谦的身边,压低了声音道:“他们不打算放弃,看到了吗。当事人一起去,这是准备当面对峙的,你想想怎么办?”

陈子谦抬抬眼回头跟陈小浩交代了一声,“你先去上课,我去解决一点事情。”

同类热门
  • 夜刹白与黑夜刹白与黑陆梦阳|悬疑在白天,他们是A市露依中学的最差班,“2013级14班”都说14是要死,最差就是要死的。夜晚却是神秘莫测的夜色终结者,世人称呼他们为“夜刹人”都说夜刹出手,无人可挡,夜刹的人,无人可识,说夜刹人全是高智商,无人能敌
  • 致命背后致命背后阿墓吃橘子|悬疑险恶足以致命,它如毒瘤中的霉菌,能将周围万物慢慢腐蚀传染,一层一层撕破善良者的细胞外皮组织,黑暗中亮出锋利的匕首,凶猛的插进心脏,只剩下使人恐惧的静谧。用滴血文字雕琢悬疑故事。
  • 萌妻嫁到,鬼夫太难缠萌妻嫁到,鬼夫太难缠尤里|悬疑爷爷说我活不过二十岁,把我强行嫁给冥界鬼王。而冥王帮我续命的方法,竟然是把我吃干抹净!他能力高强又如何,在我看来就是一只善于伪装的老色鬼!“夫人有何不满?”冥王捏着我的脸颊,笑里藏刀。我欲哭无泪:“小女不敢。”
  • 隐约雷鸣隐约雷鸣种树郭托托|悬疑【第一辑】民国四年,我不顾父母反对,任性前往日本留学。本该成为一名军官的我,却选择拿起笔,但这笔又何尝不能变作刀?标志的笑容后,有一张哭脸,我得尽快找出来……—————————————————————ps:分类有误,没有神鬼。
  • 致命阴缘,鬼夫好傲娇致命阴缘,鬼夫好傲娇焚香|悬疑往前一步是未完的人生,往后一步是地狱的新鬼。无处安身的游魂们最爱弱女子高洁,因为她看起来很好上。“喂,拉尸体的,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做交易可以,手拉手不行。”
  • 二次元异闻录二次元异闻录溯世书|悬疑训练有速的蛇群,古老神秘的祭祀,超出他认知以外的奇人异事不断出现在他们面前,危险时刻伴随在他们身边。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 冥婚正娶:我的男神是只鬼冥婚正娶:我的男神是只鬼甜圈圈|悬疑平淡的生活了十八年,迟婉从离世前的养母口中得知了自己的亲生父母的下落。震惊,茫然,无措中她踏上了寻亲之路……原以为平常的一趟寻亲路因为一桩杀人案却变得一点也不平常。甚至最后还知道她从小就与鬼结了冥婚。原来在出生后她就已经被舍弃了。本以为这是命中注定,后来却发现这一切不过是早有预谋……
  • 邪灵序曲邪灵序曲桑离知秋|悬疑命理师告诉她,此生注定孤苦,和她亲近之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一段诡异的钢琴声让她死里逃生,却让她身边的人全部殒命。从此,她行走在黑夜中,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将自己深藏! 直到他的出现,让她明白,那是心动的感觉。 他自信满满告诉她:你注定是我的女人!你若不信,我便带你一起,打破命运的诅咒! 亡灵四散,幽冥深处,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 阎王独宠:阎王夫人别黑化阎王独宠:阎王夫人别黑化青木南安|悬疑那日她惨死于山村,几天后,竟重回山村,杀光全村人。奈何她怨念太深,罪孽深重,地狱容不下她,她只能走向奈何桥。可她不愿过奈何桥,她不想转世投胎。她拆了奈何桥,打翻了孟婆汤,大闹地府。史上最年轻的阎王不但不怪她,反而将她留在身边。“若不想转世,就留下来吧,本王许你。”阴差阳错,西方地狱要东方地府替他们挑选死神。她被他钦点:“她没有挂念,没有感情,漠视一切,让她成了罢。”黑白无常:大王,你这是赤裸裸地秀恩爱!
  • 游妖记游妖记子衿梦|悬疑游走于千年之间,我看尽世间百态,缘起缘灭游走于生死两界,我看尽悲欢离合,阴阳两隔而我,是一个超脱两界的存在,我的存在,只是是一个隐秘的传说,而你的怨气,是召唤我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