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0章 教训

看着姜后一脸不屑的上辇还宫,弋无忧在感慨姜黎的愚蠢之余,也不得不赞叹这位苏美人好运气。

再好的队友,也比上猪一样的对手!

这位苏美人上辈子做了什么,居然会有对手这般神助攻?

今夜,姜后肯定是输家,这赢家应该算是这位娇滴滴的苏美人,还有那位远在漠北草原的尚天恒。

御座上的帝辛胸廓剧烈的起伏,回想起姜皇后刚刚的一番言语,顿时又是一阵恼羞,怒火中烧。

他一把掀翻面前的案几,吓得在场众人大惊失色跪倒在地。

“这贱人不识抬举!朕着美人歌舞一回,与她共乐,反被她说三道四,若不是正宫,早让人用金瓜击死,方消我心头之恨!”

他也不管此时三更已尽,大声吩咐道:“美人,再舞一曲与朕解闷。”

苏妲己起身莲步轻挪,走到玄辛帝面前再度跪下,“妾身不敢。”

“为什么不敢?”

“适才姜皇后深责,妾身不敢以歌舞酒色误君误国,况皇后所见甚正,妾身蒙圣恩宠眷,不敢暂离左右。倘娘娘道贱妾蛊惑圣聪,引诱陛下不行仁政,使外庭诸臣离心离德,妾虽百死不足偿其罪!”

苏妲己娓娓说罢,泪下如雨。

玄辛帝本有些醉意更添几分怒色:“美人只管侍朕,万事朕为你做主,不必忧虑。”

玄辛帝心中暗想果然弋无忧说得对,东夷女子不可信!

这些年的夫妻和自己一直以来最大限度的尊重,竟不能换得她和自己同心同德。堂堂帝后,枕掖之人,若是心怀异志,为祸之大不可想象!

难道,自己真的需要另立更适合的帝后么?

废后的心思,在帝辛的心中一闪而过。

第二天,正阳宫一片安宁祥和,波澜不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弋无忧知道,平静之下正是暗流涌动,他感觉一场大变似乎正在酝酿。

此刻,他顾不了那么多,正急匆匆回宫复命。

一大早,宫禁刚刚打开,弋无忧就到了武成王黄飞虎的府邸。

昨夜玄辛帝突发奇想,居然动了要启用尚天恒的心思,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尽快落实此事。

没想到黄飞虎居然也非常赞同,毫无异议的敲定了细节。

看着弋无忧乘坐的牛车渐渐远去,黄飞虎长吁了一口气。

漠北草原这块压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搬开了。

黄飞虎在内心深处反省,都是贪念惹的祸。

如果不是自己有了贪念,就不会被巫贡和子启说动,就不会去趟草原的浑水,黄翔也不会惨死军中,自己还要处心积虑把这件事的首尾按平。

现在的这个结果,黄飞虎觉得是可以接受的。

帝国重新启用尚天恒,所付出的不过是一纸文书。

至于人马粮草就只能让他自筹了,毕竟征北大军全军覆没的事情不能拿到朝堂和帝辛面前说,只能给尚天恒一个节制漠北草原帝国军队的虚名。

就这,还要算是自己念及当年那点情分的厚道。

漠北草原。

自卫军独立纵队的营地。

还不知道自己被帝国重新启用的尚天恒正在兴头儿上,他手里捏着一封信报。

他嘴角忍不住的笑意,此刻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被任命为征北大将军。

信报是秋涛送来的捷报,自卫军第二纵队成功阻击了赤发犬戎从天都峰派出的运输军团。

这是为解决赤发犬戎大本营越冬困境,桑通斯公爵特意以组成的物资运输军团,携带了大量的在天都峰和王庭城堡的缴获。

这支由两千名赤发犬戎和六千特悍部民壮组成的物资运输军团,北上跨过阴山,沿着南下军团当初东进的道路长途跋涉十余天,遭遇了早已等候在这里自卫军第二纵队。

桑通斯公爵原计划通过运输军团这次行动,彻底解决大本营族人越冬的物资困难,解除自己南下作战的后顾之忧。

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彻底落空,桑通斯谋划漠北草原的战略算是彻底被打乱。

八千人的运输军团走在荒芜的阴山以北,又是赤发犬戎的地盘,居然会被伏击,大大出乎赤发犬戎指挥层的意料。

秋涛率领第二纵队以逸待劳,胜得干净漂亮,两千赤发犬戎几乎全军覆没,六千特悍部民壮也死伤惨重。

尚天恒相信等再过两天消息传来,桑通斯一定会乱了方寸,急着和自己决战,以便打通从白木城向北的运输线。

毕竟寒冬降至,留给桑通斯的时间不多了。

自己这边的战前准备也基本就位,看来一场决战即将到来。

这边尚天恒准备亮出实力给赤发犬戎一点教训,在帝都正阳宫姜黎也打算显示一下威风,给人一点颜色。

朔日,太阳城。

正阳宫。

每逢朔望,都是各宫宫妃朝拜帝后之日。

往日姜后将玄辛帝整个后宫料理得服服帖帖,对这朔望的朝拜就不是那么不太在意。每逢时令不好气候酷热或苦寒之时,还隔三差五地免除朝拜,广收人心,在后宫上下赢得了宽厚仁德的贤后名声。

今日却是不同!

日前玄辛帝在寿仙宫出言维护苏妲己,当众扫了自己脸面,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最近几天,后宫上下都开始窃窃私语,一些闲话竟然传到了自己贴身女官姒喜的耳朵里面!

再不整治教训一番,她们怕是都忘记了谁才是真正的后宫之主了!

肃言端坐在正阳宫帝后宝座之上,姜后心中暗忖,眼光扫过身侧的黄、杨两位贵妃,心中冷笑。

馨庆宫杨贵妃出身帝国七大家族的杨家,向来滑不留手,从不和自己正面交锋。

面上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是心中未必没有旁的心思,今日须得杀鸡骇猴,震住她那些不该有的小心思!

西宫黄贵妃是武成王的妹妹,武将世家的女子,心思直白简单,在自己的刻意交好下关系一直不错。

今日之事,还是要着落在这位黄贵妃身上,必要把这苏妲己牢牢摁住!

同类热门
  • 吴越争锋吴越争锋翟琳|历史公元前497年,越国老王允常驾薨,勾践登基。次年阖闾南征伐越,范蠡用“敢死队”以少胜多,打败吴军。阖闾在败退路上死于脚伤,遂其长孙夫差登基。夫差为报国仇,于三年后重燃战火。伍子胥和孙武用五行八卦阵法杀死越国大将,将越王君臣逼上会稽山。然而在不知情的情形下,伍子胥的次子伍辛被自己的胞兄杀死……
  • 寒士谋寒士谋坐井观天的青蛙|历史看惯了吕奉先、赵子龙、关云长独武山河,谁说主角就不能有盖世武勇,威凌天下!?
  • 伐元伐元雨落心碎|历史厓山海战后,南宋流亡小朝廷覆灭,宋亡。蒙古铁骑已经席卷天下,大好河山之上只剩余几支殊死抵抗的义军。现代大学生宅男人陈大举,意外穿越为义师统领陈吊眼。是破釜沉舟同百万蒙古铁骑一战,还是漂洋过海,退守台湾保存汉家衣冠呢?无边的黑暗即将降临神州大陆,大汉民族面临着亡国灭种之危。难道让神州沦陷百年?一幅横贯欧亚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看现代宅男陈大举如何破晓?
  • 重生明朝之金融大鳄重生明朝之金融大鳄西贝摩尔|历史一部的经济强国史;一部不单纯的大陆争霸史;一个草根的青云奇遇之术;严树,一个聪明敏锐,预见卓越的巨贾,翻云覆雨的金融界大鳄,风度翩翩,文质彬彬,一副绅士派,一个阴谋家,无奈玩火自焚,随着一声正义枪响,魂魄归于大明最贫瘠最干旱几年后即将成为摧毁大明王朝农民起义基地的陕北。美人,权势,霸道,纷至沓来,铸就又一部小人物的奇遇,飙升,凯歌高奏的神话。而这一切,居然没有使用一丁点儿的暴力!全凭着一张嘴,一点儿精明心思,能哄则哄,能骗则骗,严树总结曰:我最大的功勋是用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办法平衡了贫富差距,缓和了阶级矛盾,实现了和谐社会,挽救了国家民族危机;我最有成就感的是------用物理和化学的皮毛知识把闭门造车的小木匠天启皇帝改造成一流科学家,从而开启了中国的工业文明只路;我最得意的是------用天文和宇宙知识化解了凶残毒辣的畸形大宦官魏忠贤心中的块垒,使之成为正人君子,成为郑和第二。我最解恨的是制造经济危机瓦解了日本----疯狂收购其低廉的黄金,大量地输出铜元,和无耻的西方人一起干的。我最关心的是冲出亚洲蹂躏欧洲的殖民主义强盗们,蹂躏他们的军舰,大炮,金钱和女人。我最盼望的是------收藏能过四千,使这一本书(三易其稿,前后删掉四十万字)能够顺利上架,为大家滋润滋润美丽的眼眶里的星球。。。。。。。
  • 诗与刀诗与刀祝家大郎|历史【历史征文获奖作品】 徐杰穿越而来! 家有老卒百十,武艺在身,却又慢慢凋零。 家有良田几顷,农家门户,却也读起了诗书。 出门遇江湖,当大杀四方,杀尽牛鬼蛇神。 读书看朝堂,当只手遮天,扫尽腐朽悲哀。 一袭青衫,一柄长刀,恣意人生逍遥在世,坐看潮涨潮落,细听风雨惊雷。 身在其中,扶风而起,诗与刀,朝堂与江湖。 君子风范,肝胆相照。美人倾城,佳人怀春! (精品老书《大宋好屠夫》,可往品鉴,必不失望。老祝书友群:6387810)
  • 三国神医三国神医俺叫糖豆|历史医者只可医人,而王者却可以医天下。一个现代男子穿越后来到三国,看他如何作为一个医者医遍三国猛将牛人,又如何作为一个王者救治病入膏肓的大汉民族。不一样的三国,不一样的梦,不一样的穿越,不一样的医者。
  • 殖民大明殖民大明伊凡爱吃糖|历史扬帆!起航!新的征途就在前方!新世界的黎明!
  • 奴利奴利糊涂小思|历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以财为大,以利为先的燕国,什么都是明码标价的。包括感情、良知、自由、理想,乃至信仰……从卑贱奴仆到天之骄子。从一无所有到俯首天下。究竟是时来运转,还是有人刻意安排?看万利如何以奴之身,收尽天下之利。
  • 异世之我家娘子会打仗异世之我家娘子会打仗瓩时|历史简介?呵呵,没有的,自己看吧,作者介绍无能
  • 中国1864—1911:大清最后岁月非官方记事中国1864—1911:大清最后岁月非官方记事谌旭彬|历史1864年,天京陷落,太平天国运动落幕;1911年,清室退位,辛亥革命催生出了一个新中国。前者尴尬地意味着中兴,后者一度被寄望为民族新生。在这似是而非的中兴与新生之间,有一个王朝日趋一日地走向穷途末路;更有一个新时代艰难地萌芽和恣意的生长。洪秀全不满足于只做精神领袖、斌椿努力想用儒家术语把西方“清廷化”、曾国藩深信可以用“以命抵命”的模式处理教案、那些归国的幼童成了有原罪的“思想犯”、维新领袖康有为的作伪成癖……这些历史的细节背后,都潜伏着成败的契机;也唯有在这些细节里,才能窥见那一段历史的真实表情,还原一个真实的“中国从何处来,向何处去”。作为关注“辛亥革命”这一话题的通俗读物,本书另辟蹊径,把探索的目光远眺到辛亥革命发生之前的50年,细致梳理了从1864年太平天国彻底失败、清政府得以乱中求生,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在炮火声中退出历史舞台的过程。作者逐年考查了这一历史进程中清政府寻求变革、寻求国强民富及国家安定的努力,同时着重探究了政治精英群体的观念转型,以及统治阶层面对世界大变局的畏缩、试探、沮丧等心理。同时本书稿以资料扎实见长,对史料的解读很有分寸,并在可读性上作了一定的尝试,每篇文章都以“年度事件”“相关言论”等几部分构成,全书可看作是一部1864—1911年间的简略编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