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6688网站

第7268章 宣传奖励

女子看着自己调皮的女儿离开的方向轻叹道:“哎,这孩子还真拿她没办法”。说完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美极了的微笑。然后低下头看着佩奇柔声的对说到“孩子,你是佩奇吧,过来让阿姨看看”。
   佩奇见识了这漂亮女子的手段,知道面前的女子是贝儿的母亲,战狼的配偶,也是这城堡的主人之一,不敢违背的上前走了两步,恭敬的对着女子鞠了一躬看着女子说道:“是的夫人,我是佩奇”,不亢不卑回答。
   女子看了看面前的孩子,这孩子身子挺的笔直一双空灵没有杂念的眼睛面无表情的也打量着自己,女子微微一笑,十分满意眼前的小男孩,女子抬起手朝着佩奇伸了过来想和佩奇握个手,显然并没有把佩奇当做一个孩子或奴仆而是把他看做一个平等的存在,说道:“你好佩奇,我叫汉娜是贝儿的妈妈,以后贝儿如果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佩奇看到眼前这女子这样平等的对待自己心中一热,在自己的印象中除了妹妹,还从来没有和其他女性这样握过手,自己一愣顿时不知所措,无意识的刚想抬起手,但又猛地一下把手抽了回来,有些脸红语无伦次的对着面前的女子说道:“夫人,我手脏.。。额不是不是..我是男的”。说完佩奇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脸红红的像熟透的小苹果一样。
   听到佩奇这样说,面前的女子和杰诺也是一愣然后才回过神,捧着肚子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杰诺一手扶着门一手捧着肚子哈哈笑的都有点岔气了。
   佩奇看到他们这样哈哈大笑,脸更加的红红的低下头,就像一个放了错的孩子面对家人的责备一样,敢都不敢把头抬起来。
   两人笑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平静下来,汉娜意识自己有些失态,顺了一下刚才自己在狂笑过程中弄乱的头发甜甜的一笑,对着佩奇伸出一根白皙的玉指在佩奇的头上轻点了下,有些好笑的说着;“你这小鬼头,乱想些什么呢”。说完看到这脸红红的小男孩也没在为难他,转过头尊敬的对着杰诺说道;“杰诺,你带着佩奇去他房间吧让他休息吧,明天将会是他新的一天”。
   杰诺听到汉娜的吩咐,微微的对汉娜点了点头,回到:“是,夫人”。说完杰诺拉起佩奇的手就朝着城堡里头走去。
   汉娜看着离开的佩奇,狡黠的的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孩子还真有意思,小贝儿今后要有伴了”。看着佩奇他们消失在路的尽头,她也离开了。
   佩奇被杰诺拉着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在路上四处观看这城堡里的一切,在他的眼里这样豪华的城堡还是第一次见到,四处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工艺品,一副挂在墙面上巨大的人物画像,一大颗结着蓝色果实的植物,或一套锈迹斑斑摆在架子上的盔甲,在他的眼中都是那么的新奇。
   不一会佩奇就被杰诺带到了一个房门面前,杰诺松开牵着佩奇的小手打开了房门,走进房间里面,对着门外的佩奇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佩奇看到杰诺向他示意进去,他也走了进来。
   才进门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张能够容下几个人一起躺下的大床,一床洁白柔软的被褥好似那洁白的天鹅绒,月光从床头一扇打开的窗户照射到床上,让这个房间充满银辉,显得安静唯美。“这就是你以后的房间,怎么样还满意吗?”。杰诺向身边的佩奇问道。
   佩奇惊喜的点了点头,走过去用手触摸了一下那洁白的被褥,手上传来丝滑的触感,嘴中感慨:“以前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能睡在这样的床上,比起我在奴役区的帐篷好上太多倍了”。
   杰诺听到佩奇的话心中有些酸楚,他知道奴役区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在贫穷脏乱坏境中,每天都有人因饥饿而死亡,这样一个罪恶的土地上一个孩子能靠自己生存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杰诺知道奴役区是违背人类道德文明的存在,但是也毫无办法,毕竟这个城市就这么一点不可能承载过多的人口,而且奴役制度是最快最有效的生产制度,在这人类文明即将结束的时候,奴役制度的生产力无疑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想到这杰诺替奴役区的人叹了口气,伸出手抚摸佩奇的脑袋说道:“孩子,我知道奴役区对你来说是你的伤痛,我和很多人都很反对这种制度的存在,但是他的存在必有它存在的道理,曾经我和很多人都试图为奴役区争辩过,但是我们都失败了,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代表我自己对你和你奴役区的朋友说声对不起”。
   佩奇虽然很讨厌贵族区高高在上的人们使用了这种制度,但是他知道就凭自己无能无力改变什么,就如杰诺所说他的存在必有他存在的道理,尤其是今晚听到杰诺说的故事,知道为什么长久以来没人取消这种不人道的制度,人类为了大部分人的生存,总是会放弃一部分人的权利,只恨自己没有能力不能改变自己和身边人的命运。不过还好这噩梦般的制度就快结束。他心中很感激战狼和盖尔给他们带来了希望,知道美好日子终要来临。
   佩奇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凭借自己的力量掌握我自己的命运,不在受人左右。转过头对着杰诺鞠了一躬,对着杰诺说道;“谢谢杰诺爷爷你和所有为了奴役区做出过贡献的人”。
   杰诺看到佩奇郑重的道谢心中一暖,微微一笑的对着佩奇说道;“不早了,休息吧孩子,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说完就要转身就要离开。
   刚走到门口后面传来一句:“杰诺爷爷。我以后也能变得和你一样强吗?”。杰诺并没有回头背对着佩奇站在门口静静的说道;“你的体质有点特殊很难觉醒,以前出现过几个你这样体质的人,但是只有一人成功,不过我很看好你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强者”。
   听到杰诺并没有正面的回答,佩奇继续追问着;“我的体质很难觉醒吗?那个人是怎么成功的?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杰诺抬起头眼睛看向远处,就像缅怀着什么,慢慢的吐出几个字;“我只能告诉你他的名字叫南天,曾经的猎灵者会长,也是我今天故事中所说的那位弟弟”。说完杰诺没看佩奇一眼带上门走了出去,只留下一脸惊讶的佩奇呆呆站在原地,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心中暗想今后我一定也要成为一名像南天甚至超越南天这样的强者。
   之后佩奇爬上了柔软的大床打算睡去,躺在床上静静回想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因偷药被抓被带到了狼家做了奴仆,这过程中感受了许多在奴役区的时候难以接触到的人和事物,从那个有着一张恐怖脸的战狼,到和蔼可亲的杰诺,再到那个有些刁蛮的贝儿,最后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汉娜。他知道自己的命运轨迹已被改变,就像杰诺所说“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想到这佩奇又想到了那无依无靠的妹妹,妹妹醒来后会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哭泣?休会不会把自己的妹妹照顾的很好,没有了我他们以后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想着想着佩奇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