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6章 九(40) 黑白道(3)

九(40)

“看来你们那一位亲爱的小学妹,说起话来还是挺有意思的吧,如果真的有一天我跟他见面的话,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也可以擦出一些火花吗?”

“你就是一个破灵魂,你就是一个破影子,好好的吃吃你的苞米花,可着你的瓜子,看看这一场好戏就行了,我们不要参与进去,如果说真的有一天参与进去的话,我也不希望我是那一个参与者呀。”

“你害怕进入到那一个圈子里嘛,如果说你真的害怕进入到那个圈子里的话,我只能说你太怂了,有的时候你怂到爆哇。”

“算了算了,我不管你说什么了,反正我就是这样子的人,我就是这样子度过。”

“好好看戏比什么都好吗?如果说好好干诶比什么都好的话,那我们看戏就好了吧。”

“你不看心你还想干什么呀?”

黑白道(3)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说这些不正经的事情了,我们说一些正经的事情吧。”

“小马哥,我可跟你说,我们一直在聊一些正经的事情,是你把我想的不正经了吗?是不是你认为我这一个小学妹现在就是在和某些大款在交往呢?是不是你认为我一直在从事着这样的勾当呢?我觉得你可能是想错了吧,如果说你把我想的那么龌龊的话,我真的有一天我觉得我不想跟你继续待下去了。”

“嗯,算了吧,咱们两个人还是说枪王的那个事情吧,你说那一个枪药卖给你们那边的军统部,我知道军统部的一些事情,但是有的时候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们那边军统部到底是做什么的。”

“你也知道我们那边的政府有一些没有力气来销毁那样的一个部门儿,你也知道那样的一个部门儿,以前是存在的,你们这边也存在着那样一个部门,但是你们这边的那个部门就政治部,政治部解散了,但是我们那边的军统部就像是一个黑社会,从政府里面脱离出来了。然后我就在想为什么军统部从政府里面独立的,出来之后搞得这么乱七八糟的,就像是一个黑社会一样,但是我觉得他好像本质就是一个黑社会,要不怎么北方把什么保安局,保卫局啊,什么政治部,我策划专门部,都给取消了。”

“我真的很好奇,你现在到底是一个商人还是一个正直专业户,你要是是一个伤人的话,我觉得你有点跨专业了吧,如果说你是涉足政坛的话,我觉得你适合去当总统,因为你太了解我们这边的政治了,北方的你也了解东北的,你也了解南方的,你也了解我去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你到底是谁呀?你不会是一个神仙吧。”

“马局长,你一个无神论者,为什么说我是一个神仙呢?上学的时候很多人说让你去信神仙,让你去信神仙,你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神仙,这个世界上最不相信的就是那些闹鬼的神仙。”

“那我以前可能是说错话了,反正我觉得你现在是神仙,你继续说你们调查的。”

“没有了,我们调查的关于枪王的就这些了。”

“其他的呢?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赶紧说说完之后,我们好去逍遥快活呀。”

“行吧,接下来就是杨德春的事情呀,都穿的事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这个故事有一些太黑暗了,而且这个故事有一些太恶心了,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想说我认识杨德春这样一个人,有的时候我也不想说杨德春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但是有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杨德春存在的话,可能我们都活不好吧。”

“那你们到底对杨德成做了什么样的调查,感觉你也对他这样的一个人特别恐惧啊,是不是他以前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这倒是没有,但是经过我们的调查,他八岁就去当兵了然后一直当兵到汉阳事件发生之前,他都一直在做政府的工作,有一段时间他从政府离开了之后,海洋世界发生了,他从政府离开那一段时间,她去了我们那里,他做了很多很多的案子,他和那边的军统部一起杀了很多很多的人,但是那边的军统部认为他们杀的都是一些坏人。”

“那你的意思就是杨德春做的很多很多事情都是不对的事情,要投身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错的事情,杨德春不应该做那样的事情,但是那的事情真的出现了,杨德春是真的做出来的,那样的事情。”

“杨墩村曾经杀害了两个县里面的高层领导,一个是警察局的部长,一个是保安局的部长。那个时候保安局还存在着,后来他杀了镇长奇一家,而且镇长一家的实践报告显示,都是心脏病突发,而且他好像用了什么药材,让镇长家的素人都心脏病突发,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那个药到底是什么药,我们也在调查中。”

“妹妹,我想跟你说的事情就是我们镇子上的镇长,前两天全家都死了,全家都是心脏病突发,如果说你们那边有什么调查出来的好结果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我们真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我们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事情。是不是一个大阴谋,如果说是一个大阴谋的话,我想向政府投诉,因为杨德春在我们这里真的就是称王称霸了如果说真的我们不把杨德春消除的话,我们这个政府是没有好的。”

“我接下来想跟你说的就是杨德春在我们那里建了一个军火库,名义上真的就是军火库,然后里面装着他的所有的财产,有几千个亿的现金,然后还有很多的黄金,然后还有很多的烟草,你也知道现在烟草全国都是硬通货,除了那些之外,那里还有它保养的很多很多的女人。”

“那个军火库是政府的军火库,还是说是他自己建立的军火库?”

“是军统部的军火库。但是应该算得上是杨德春自己的军火库,孙晨阳的村自己在我们那边的一个家,而且那个家比总统府还要豪华。”

“妹妹,你去过杨德春的家采访过吗?难道说你曾经作为特务去过杨德春的家里面。”

“没有没有没有,马哥你真的是想多了,马哥有的时候我觉得你吧,想的特别的多,你为什么不去做警察的,你做警察不是做的特别好,她好吗?我觉得你应该回到你原来的那个岗位上去。其实杨德春那天请了很多的记者,因为他的新家刚刚的装修好,所以说让很多的记者在外面拍照,所以说我们觉得真的就是富丽堂皇,真的就像是比总统府还豪华,你就自己想吧。”

“说说其他正经的事情吧,有没有什么关于杨德春做什么不正当行为的调查。”

“那个时候你们这里发生了汉阳事件,有很多很多的人都不认为,为什么杨德春在那一个时间段跑了,为什么杨德春要去南方谋生,为什么杨德春从政府离职了然后汉阳世界结束了之后,杨德春又从南方回来了,又坐上了政府的高层。”

“是啊,这也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但是有的时候我真的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走了之后她还要回来,而且他回来之后直接就坐上了特别高级的位置。”

“还有时间可能就是杨德春主导的,然后抢王卖枪的那个案子,可能也是洋头村主导的,你就自己想想要都穿到底是不是好人,如果说杨德春是一个好人的话,我们可以把它养起来。如果说杨德春真的是一个坏人,真的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他给抓起来呢?”

“但是我们现在我们这里的人真的不敢动他,而且我没有执法权,如果说你们那里的人过来的话,也是不敢动他的,因为你们不可以跨境执法呀,如果说跨境执法的话也不能拿枪了,不能拿枪的话,你们就很危险了,因为她身上配备了一把手枪,一把军刀,你知道他可是政府界的高层,如果说他死了的话,整个政府都断了。”

“所以说这也是让我们很头疼的一点,而且我们没有关于他的呈堂证供,以我们也没有他的更多的资料,我们只是自己亲自去调查,所以说我想问问您有什么看法?”

马局长能有什么看法呀?马局长都被这个杨泽春要给烦死了,而且让都穿,一直说马局长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马局长总觉得杨德春好像说的确实是有一些道理,但是杨德春说的到底有没有道理,马局长就不知道。

“晚上住什么地方呀?要不要去我们家里住哇。”

“我们先聊正事,晚上去什么地方睡觉再说,晚上的事情,我先跟你说,这个杨德春,我们一定要调查到底,如果说你不调查的话,我就真要拍南方的人,过来和你们这边的政府谈判了,因为不谈判的话,可能我们真的很难把那个真正的凶手给抓回去了,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不能再乱下去了。”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知道现在政府我也说的不算,以前我还是一个警察局局长,以前我还能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我现在一点儿权利都没有了一点政治色彩都没有了,我什么都做不了了,我就是一个废人,而且你不可能和我这样的一个废人合作吧,如果说你和我这样一个废人合作的话,传到南方是不是真的和丢脸了。”

“小马哥呀,可能你在这个地区生活时间长了,你就会认为面子真的很重要,脸面真的很重要,但是我们南方那一片地区都认为面子不重要有,没有钱也不重要,有的时候政府真的会给那些穷人发方面包,发放牛奶,而且我们需要保证那一些穷人都有自己应该的生活,因为人生下来就需要互相帮助的。”

“我知道,你当初,毕业的时候写了一篇毕业论文,就是互帮互助,但是互帮互助,到底是不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的,我其实真的不知道,你也知道我们这里有钱的人,真的就是特别有钱,没有钱的人,真的就是穷的要死,而且政府也不会帮我们,政府也知道缺钱,政府也知道钱应该留给那些洋人花。但是那些洋人在租界地里面花天酒地的,而我们在外面受着各种各样的侮辱,受着各种各样的压迫,受着各种各样的屈辱,我们都不敢反抗。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人给我们出头了,以前我还可以给普通的百姓出头子,但是到现在立法会里面出现了很多很多的地方,就比方说保安局就比方说保卫局,这些东西都是不合法的,这些东西都是不可以存在的,但是到现在,有些人还钻着这样的空子。就比方说杨德春。所有人都反感杨德春,但是没有人真正敢做出来,没有人真正敢说出来,因为我们很害怕。因为我们很害怕这个社会,我们开始拖,被我们开始逃避这些责任。我们需要一个就是主来帮助我们,我们需要一个救世主,来让我们认清这个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不应该生活在这样水深火热的地方,但是这个就是主已经消失了。”

马局长说的这个就是主是不是他自己呀,那把局长真的就是有一些不要脸了,因为很多人都不可能说自己就是救世主,很多人不可能说自己就是为这个社会来拯救百姓,而是生活的,比方说佳佳,佳佳就算是在南方做的特别多的好事情,也不能说他是为这个社会而生的,他就是过来拯救这些北方人的。

对不起,这里也算是南方,但是对于那些西南地区的人,或者是东南地区的人来说,这里还算是北方,因为我这里离他们那里的南方来说确实是比较白,因为在地图上来看他们也是在北边的。

马局长真的就是不敢了,马局长真的,就是害怕了,但是我们需要这样的不敢和害怕吗?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不敢和害怕,我们也不缺这样的不敢和害怕,我们需要正面面对所有的事情。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中国近现代史论中国近现代史论祝小宁|历史本书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以历史、现实、未来为逻辑主线,研究近现代中国的发展进程和基本国情,揭示近现代中国社会的运行规律和发展趋势。着重展现了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走向民族独立和解放,从贫穷落后走向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的历史进程;着重揭示了中国人民是如何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进程;着重阐明了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
  • 神居处神居处磐石隐莲|历史亲王庶出独子,生来被游行高僧告诫杀戮重,须以仁爱止杀。后与其父云亲王共谋取皇帝宝座。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惊才艳绝、恣意妄为。第二部分:锋芒渐敛。巨大身心变故后,含恨隐忍,与父共谋大业。第三部分:为其父夺得皇位。但他真实身份是蒙冤驱赶、被逼跳了六界外的谭海渊的神,后来万幸离开反获取更大神力。本准备去毁灭报复,被兄长所拦,与其立下赌局,先去人世历练一世。他答允,对自己下诅咒封存了神躯法力及记忆。云亲王新生的儿子命里杀戮极重,刚出生便已死去。他寻息而至,便降在这个婴儿身上,以云亲王儿子的身躯渐渐成长.......
  • 楚汉逐鹿人物正解楚汉逐鹿人物正解冯立鳌著|历史本书分五个部分,上迄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下至前195年刘邦去世的二十多年历史,以议论、史评及人物剖析的形式,对秦汉之际政治运动作了系统的论析。
  • 容斋随笔-容斋续笔(上)容斋随笔-容斋续笔(上)刘阳编著|历史《容斋随笔》之书已写成十六卷,孝宗淳熙十四年八月我在禁中之日,入侍皇帝的清闲之酒宴,皇上忽然说道:“近来看见什么斋随笔。”我肃然而回答说道:“是臣所著的《容斋随笔》,没有什么可称说的。”皇上说:“甚有好议论。”
  • 晚清风云之北洋利剑晚清风云之北洋利剑东城十四少|历史世界顶级佣兵完美完成任务后被人出卖,无意中穿越到另外一个平行时空中的晚清时期。看现代佣兵唐健如何利用现代技术,逆转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强悍高科技武装北洋舰队,玩转晚清,重创日本联合舰队,轰炸日本本土,横扫八国联军的海上壁垒……
  • 有关征服的正确方式有关征服的正确方式螺旋天梯|历史我们的世界,大陆和海洋都呈现出本应如此的形状。一切文明,历史与政治建立在如此的世界之上,我们只能应对。我们的宇宙,物质由分子、原子乃至夸克构成。一切世界,银河建立在如此的规则之上,我们只能接受。但是如果改变了呢?如果大陆被我扭曲成如同柔软的绳索,如同蜷曲的蛇,如同一个标准的英文字母“s”?如果物质的构成被我分离成种种元素,精神的物质的,好像一部正常的奇幻小说?但是这个世界的真相还没有被认识,魔法等等光怪陆离的奇迹还没有被发掘,大家平平常常的进入了平平常常的中世纪。我们要进入的是在这平常,远古的时代行将结束时的世界。这是有关征服与被征服的第一个故事。
  • 红流纪事:汉口人收回英租界红流纪事:汉口人收回英租界主编/武国友著者/刘学礼|历史丛书所选之“重大事件”,只选择了民主革命28年历史当中30件大事,力求通过这30件大事大体上涵盖中共党史基本问题的主要方面。这首先就遇到了选取哪些事件最为合适的问题。就我们的水平而言,很难说就一定能够选得那么准确、恰当。但总体设想是,应以讴歌中国共产党的丰功伟业为主,有的也可侧重总结某些历史经验或教训。
  • 攻约梁山攻约梁山山水话蓝天|历史人生从争生命权开始就是遭遇战。 狂人赵岳逆入北宋末,有爱大宋幸福上进的家,面对的却是急剧转变的历史轨迹,腐烂统治、废物军队、麻木浮华民众、湮灭的血性勇气、凶猛逼近的天倾血洗。 玩科技的精妙双手不得不举刀。充满科技创想的头脑,不得不布控世界......
  • 抗战之未来战士抗战之未来战士魔空|历史他是来自未来的战士,他接受过未来的基因改造,并拥有可怕的纳米生化服,拥有高智慧与强大的能力。为什么德国能举世为敌,并制造出“别隆采圆盘”这种碟形飞行器?为什么日本一个弹丸之邦,每个士兵矮小却都如此强大?而他们为什么屡次要在中华国做“人体试验”?美利坚为什么能制造出核武器?这一切都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 中兴群英传中兴群英传小小太史公|历史成化皇帝崇道佞佛迷信方术,宫廷生活骄奢淫逸,京城内外大兴土木,修建庙宇宫观,国库空虚。宦官专权、大臣无能,有甚者内外勾结侵吞国帑。朝政废弛,贪官污吏遍布大小衙门。鞑靼接连犯边,而四海之内灾害连年,百姓流离失所,皇亲国戚、王府宗室趁机兼并民田。天下莫不期盼英明太子继承大统,清除阉党,整顿吏治,推行仁政,与民休养生息。阉党、奸臣与国之大蠹们又岂肯坐以待毙?我生来卑微,我籍籍无名,我曾经饥寒交迫。我不是正人君子,我不是忠臣良将。我是小小的锦衣卫,我要与乱臣贼子战斗到底,因为我爱九州那辽阔的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