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絮叨

沉默良久,白之珩抬眸看向坐在床上的顾云曳。

她眼睑微垂,漆黑的瞳因为没有焦距看起来很空,瓷白的皮肤在床幔阴影下增了一丝冷致,面无表情的样子似乎很平静,却又显得那般孤寂寥落。

“我能帮她?”白之珩知道容澈找他必定是有事,关于顾云曳的事,也算是明白了之前他口中那句“不忍心”为何意。

曾经的莫灵宁蠢笨花痴,他随意一个要求她就把钱眼巴巴送上来,毫无生趣。

但不知何时,她突然变了,设计毁了与苏岚慕的赐婚,一个个将他们送出去……从胸无点墨到精通六艺,便是骑射稍有逊色,她也在学习、提高,尤其是在算数上的天赋,就这么死了,着实可惜……

白之珩清浅的褐色瞳孔沉暗下来,唇角的微笑不自觉浅了些许。

不过——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她?”他含笑看着容澈问道。

的确,现在的这个顾云曳很聪明,可聪明的人很多,他毓风堡更是不缺人才。

何以见得,他会帮她?

他可是一个,商人啊。

容澈虽说是神农谷谷主的嫡传弟子,可从他宁愿找自己这个外人也不愿找谷主一事就能看出些许苗头,譬如——

连自己亲女儿都下得了手的如止清在得知自己徒弟背着自己随意带着外人进来还提醒了破阵之法后,至少,会断绝师徒关系吧。

那样,失去了身份的容澈又有什么资本,跟他谈条件?

容澈轻轻扬了扬唇,笑出了一个浅浅的酒窝,声音清清淡淡,玲珑翠珥般清越:

“利益啊。这不是白少主最喜欢最重视的东西吗?为了利益,甚至可以委曲求全地去给当时毫无亮点甚至满身劣迹的她做夫侍,这该是何等伟大。”

他唇边的笑容含着淡淡的讽刺,继续道:“白少主不是在跟她合作吗?赚了不少吧,正因为你与她有合作关系,所以我才找你。”

“我可以医治她,而你所需做的,不过是带走自己的合作伙伴。神农谷外阵法的名字,是白少主来此一趟的小礼物。”

白之珩目光在容澈与顾云曳身上转了一番,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徐徐垂了下眸,下一秒,唇角笑容掀开,和风般怡人:“听起来我稳赚不赔,真是个不错的交易。”

虽然来的时候是抱着与神农谷合作的心思,不过……算了算了,虽无奸不商,但神农谷隐世多年谁知道如止清究竟会不会同意合作。

他倒不如帮一下目前正能为他带来利益且潜力无穷的合作方。

白之珩又瞥了眼顾云曳,啧了声。

他答应了。

容澈扯了下唇角,意料之中。

*

顾云曳现在看不见也听不见,眼前一片黑暗,耳边满是寂静。

仿佛身处无垠的虚空,周围只有她一个人。

好在,她还有触觉。

眼盲耳聋真的很不好受,即便知道自己时间已不多,她还是尽力地让自己习惯。

咯血的频率越来越高,原本还能闻到铁锈般的味道,近几日却什么也闻不到了。

甚至,她的身体各部分功能好像都在衰退。

然后,还有容澈。

未失聪前,他说他会救她。没说怎么救,可留在竹屋的时间变短了——越来越短。

曾体验过死亡的感觉,顾云曳很平静,事实上这个世界也没有让她留恋的东西。

除了个别她不知道也不是很想知道的可忽略之事,她觉得这个世界勾不起她太大兴趣。

没有视觉,没有听觉,没有嗅觉,时常咯血。

比上一世临要死的她还要没用,容澈啊,为什么要救她?

而且,很大可能还是用莳芈花来救她,何必如此。

容澈每日三餐过来喂她,喂完就走。

顾云曳有心劝他——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失去声音,她想趁着自己还能说话,劝一劝他。

所以每次用饭时,她都抓着他的胳膊,絮絮叨叨劝解着。

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但说话是本能,加上容澈似乎挺倔强的,她话说的很多。

有善良论。

——我就是因为莳芈花变成这样,我不希望别人也是如此,何况那人与我是血亲。

事实上,顾云曳对这具身体血亲不是很重视,说这话就是为了劝他别浪费时间了。

还有失望伤心论。

——其实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和美的家庭,这辈子已经这样了,我想早点去投胎也是好的……

此番话说出口,顾云曳感受了一下被亲人背叛那种愤怒失望的情绪,做了一个差不多的黯然失神的表情。她如今看不见听不见的,看起来应该挺可怜吧。

所以何必让她活着去面对生父弑女的事呢,别浪费时间了。

顾云曳也不能明着说自己死过一次,对这个世界没什么想法无所谓,更何况的确可以投胎,让她没有记忆地重新投胎不好吗?

顾云曳不知道容澈有没有说什么,因为她听不见。

她所言都是偏柔和的,人家想救她,她也做不到用冷言相对来逼他放弃,虽然相处不多,但可以猜测一下,如果那样,容澈可能会更坚定决心?

别人大多想,能活着最好。

她却是真的没这个想法,多累啊。

如止清与容槿一看就是经历了各种狗血磨难,也就是——得罪了不少人。

譬如华贵君。

或许女帝也算一个。

说不定她来江南就是个套。

君不见,昭悦为什么从南浔到乌镇?为什么她会武功?

不想细想罢了。

甚至,她在坐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还怀疑过容澈救她是不安好心。

因为,以她来看,她跟容澈的关系并没有好到那种程度。

她是容槿女儿,容槿是女帝的姐妹,跟她有血缘关系,那就是皇亲国戚。

大梁如今三代以内的皇族,可只有女帝那一脉,没有什么王爷。

真是用莳芈花来救她的话,势必……抓一个皇女或者皇子。

还有就是……茭湲和如止清。

这,应该不可能。

顾云曳微微闭了闭眸,轻轻吐出一口气,不可避免地又咳嗽起来。

刚开始,她只是觉得喉咙痒,忍一忍也可以不咳出来。

到现在,咳嗽越来越剧烈。

白之珩默不作声地坐在桌子旁,看着顾云曳克制不住的咳嗽出声,忍不住蹙起了眉,难以言喻的烦躁。

她应该是知道容澈想救她,这几天抓着他的手臂絮絮叨叨。

他严重怀疑容澈就是不想听这些才把他带过来的。

真是想不到,平日里看着冷冷淡淡的,话匣子一打开,让人头疼。

说的都是什么屁话。

什么不希望用同样的方式让别人也受她这样的苦。

恕他直言,她看起来真没这么善良!

同类热门
  • 重生:乱世清歌重生:乱世清歌沈素问|古言她本是北朝的将军,兵锋直下,剑指南楚。意外身亡,再醒来时,竟成了南朝的贵族小姐?!两国征战,身份殊异,她该怎样在两朝之间抉择?青梅竹马,一眼万年,感情中她又该何去何从……一曲乱世清歌,一代巾帼红颜问情之路。
  • 人比娇花人比娇花躺在床上|古言生了场病就穿越了。好的吧,有好吃的我忍了。夫君明明看起来那么兔子为什么还可以那么历害!麻麻qwq古代一点都不保守,我想回家。
  • 菊心动君心菊心动君心闲淡秋光|古言十三岁那年,秦家惨遭灭门,忠心的家仆以女儿的性命换取了菊心的生还。才学美貌冠绝天下的她,为了逃命,甘心做了他的丫鬟。不敢接受他的爱,因为她有着血海深仇要报。邵玉宸,富可敌国的邵府的少爷,精明睿智,武艺超群,却对身为小女孩的她一见钟情。怎奈她一直逃避,他唯有痴心相守。岂料当她已动情,却出现了另外一个‘他’。
  • 后妃之卿言一世嫁君后妃之卿言一世嫁君槡末|古言一次悄然的遇见,促使两人相识。一次注定的入宫,促使两人相爱。一次固定的误会,促使两人相恨。晓风秋月,花落,情浓,往事如风。再聚首,人相惜,恨别离,大道如长歌。
  • 弃妃归来:邪王追妻慢弃妃归来:邪王追妻慢笑淡浮华|古言“王爷,不好了,王妃把雨阁给烧了!”,帝漓轩听后拍案而起,随后上好的玉檀桌碎了一地,一旁的影一忍不住颤抖,上一次王爷的好友宫煜因为毁了雨阁的一本书就被王爷发配到边关守了三个月,哎唉!王妃您自求多福把把吧!夏怡溪正走了过来“帝漓轩,我把你雨阁烧了”“怎么回事,万一伤了你怎么办,下次让下人干,听到没有!”说完,帝漓轩一把把夏怡溪抱到腿上检查他有没有受伤。(影一:我去,王爷你以前不是这套路!)(宫煜:呵呵,友尽吧!)
  • 盛世世子妃盛世世子妃白安宁|古言前世,她是一卧底,当她看见同伴的死去,她愣住了整整一个星期吃不下饭,当她知道真相,可已不在这个世上,当她穿越了她发誓不管前世如何,她今生因该为自己而活。他无情冷血,可只为一人融化他的冰,他不知道怎么就被她吸引,可他无悔今生遇到,他只想为她袖手天下。
  • 不会推理断案的王妃不是好军师不会推理断案的王妃不是好军师旌鹰|古言她特种兵退役后成为商界奇女,却在同一天痛失双亲、遭到好友和男友背叛。他神秘冷情,不管前世今生却只对她情有独钟,他对她说你生我生,你死我死。穿越到另一个时空的她,智计无双,谋略天下。穿越到另一个时空的他,盖世战神,权倾天下。穿越到另一个时空的他和她,并肩携手,谱曲另一个时空的精彩。最后,她对他说:治理好天下。他对他说:留下的才是最痛苦的。
  • 女权天下—琼蓝国女权天下—琼蓝国寂寞的海蓝星|古言“各位同学们,我刚刚发明了一个手游叫做《女权天下》,你们回去玩一下呗!”“是关于什么的游戏啊?”窈窈问道。“想知道,那你们就快去玩吧!至于游戏的人物设定嘛,那都是按照你们每个人的性子来制作的。中途会有惊喜哦。”范范说。“好的,范范。我们可以回家了吗?好累啊!”露露说。“好吧,你们回去吧,记得一定要玩哦!”范范说。同学们回到家中,都看了一下这个游戏,发现这个游戏如果不一次性打完,就无法退出,于是都准备先睡一觉,明天起来再玩。结果,他们一觉醒来,记忆全部消失了,而且身边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而代之的都是古代的各种人物,并且他们身边还出现了陌生人。一场穿越之旅就此展开。
  • 邪王之绝世宠妃邪王之绝世宠妃月泪曦|古言浮华不过虚缈,轻笼水烟飘。再世一生扶华,眼过一盏昙花。他言铿锵不过碎刀把柔婉缠绕,若非倾城不美细石问灼艳飞梢。此生不爱华贵牡丹,但愿只求江南轻叹。十年少,不过弹指云烟一笑,四年醉,再满拥怀烟花一场。扶华世间难求,芳菲生死依旧……
  • 我的夫君叫尊上我的夫君叫尊上白白的阿呆|古言21世纪普通小职员,七夕魂穿越古代。收获爱情的故事。美男哥哥怒道:“阿照,你长本事了是吧!都来逛醉梦楼了嗯?”抱着美男哥哥大腿的阿照:“我不敢了,我下次不来了嘤嘤……”美男哥哥:“嗯?下次?。”阿照冷汗:“没有下次,我发四,我发四。”美男哥哥:“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