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3章 宗政易主一念成魔(一)

萧落对机枢阁并不了解,宗政王征战天下的野心人尽皆知,作为四国之首的云国是最大阻碍,如此逼迫云烨交出令牌,看来机枢阁真是云国命脉。

她不管天下如何变动,只晓得云烨是她很重要的朋友,常年受连心蛊折磨身子纤弱非常,还要遭受白术折磨,只怕云烨命不久矣。

眼下她作为御迟夜的妃子,宗政国一方,也不好出面替云烨开解,事情棘手难解。

御迟夜那头恨不得杀了云烨,估计也靠不住。

流苏知道萧落为难,垂头丧气道,“萧姑娘若是觉得麻烦就别掺和了,殿下在意姑娘,自是不愿让姑娘有危险的,姑娘快走别让人抓了把柄。”

萧落皱眉,“殿下与我为生死之交,我怎可为一己私利弃他不顾?这事我们需得从长计议,待殿下醒来再说。”

流苏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又顾及云烨那边,虽有愧疚却还是压下去了。

等到日落时分,昏黄的夕阳光洒进冷落的宫中,塌上晕厥的人儿才悠然醒转。

萧落听到塌上动静,快步过去坐在塌边,伸手摸到云烨手腕给他号脉。

云烨目不转睛地看着萧落,一刻也不肯移开视线,生怕眼前的人儿眨眼功夫就消失了。

确认云烨身体状况有所缓解,萧落才将他的手放进被褥里,抬眸看着云烨惨白的脸庞,三月不见,向来儒雅清俊的谪仙人儿也结了胡渣,样子疲倦而沧桑。

“落落,你回来了。”云烨措辞许久,最后磨出一句淡如清水的话。

萧落软了目光,“嗯,我回来了。你起来收拾一下,丑死了。”

云烨一愣,举手拂住自己脸庞,指尖划过下颚的胡渣,星眸小心翼翼地望向萧落。安静须臾,顾不得身上的鞭伤,掀开被子起身下榻。

流苏忙过来扶住云烨,“殿下小心。”

萧落笑了,“躲什么,我都看了你一下午了。”

云烨伸手挡住自己的脸,躲躲闪闪地往屏风处走,萧落看了只觉好笑。

既然云烨如此介意她在此看他狼狈的模样,那就暂时离开,待云烨收拾好了再过来。

在廊下等候半个时辰,寝殿门开,流苏从里头走出来,“萧姑娘进来吧。”

萧落颔首,跟随流苏进去,绕过帘子逢上窗前束发的白衣男子。因手臂受伤,动作略显僵硬,连续挽了几次发都没成功。

流苏正想上去帮他,萧落伸手挡住,轻轻踱步过去握住云烨的手,感觉到云烨身子明显地僵了一下才放软。

拿了发带,萧落拢起黝黑的长发细心轻柔地挽发,系好发带,捡起桌上的檀木簪子将垂下的青丝归拢簪好。

铜镜中的君郎面如冠玉,星眸流光溢彩,又是几月前风度翩翩的谪仙人儿了。

“殿下,云国那边知晓你的处境么?”萧落双手搭在云烨肩头,垂眸低声询问。

云烨低低笑了,“宗政王早已断绝了我与叔父的往来,就算没有断绝,叔父知晓了我的处境,也不会有半分动容。”

萧落想到罗丹显的话,神采奕然,“殿下,此次姜国一行我带回一人可助殿下解除连心蛊。”

云烨沉思片刻,才问,“可是罗丹显?”

萧落挑挑眉,“殿下知道此人?”

云烨道,“在云国时,我虽为落魄皇子,却也通晓天下变格。罗丹显曾为姜国摄政王,权倾朝野势力庞大,早就成了幼年姜国国主的眼中钉。其毒术了得,仅次于鬼医鬼无殇,但有一点是鬼无殇比不上的。”

“殿下所指莫非为蛊术?”萧落问。

云烨微微颔首,星眸望向窗外,“作为擅蛊术的姜国人,利用起毒虫蛇蝎总比旁的得心应手些。”

萧落道,“殿下应该早回云国,夺回母蛊,解了身上的毒才是。”

云烨摇头叹息,“宗政王早就将我盯得死死的,出不去了。”

萧落垂眸思忖须臾,才蹙着眉尖道,“殿下不妨用机枢阁与宗政王做筹码。”,说到一半看到云烨晦暗不明的星眸,萧落失语一笑,有些紧张地问,“我身为宗政人,对殿下说这番话,殿下可觉得我是宗政王派来的说客?”

云烨看向萧落,面上挂着温柔的浅笑,“落落待我如何,云烨心里都明白的。只是机枢阁事关云国安危,云烨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云烨眼角眉梢的决绝令萧落一震,就算自己在云国受过多少屈辱与欺压,甚至本该属于自己的王位也被叔父剥夺,他依旧不会作出叛国之事。

他的胸怀宽广无边,又或者说是悲悯天下之人,将来上位或许是位兼济天下的仁君。只可惜仁君向来是适合太平盛世的,在这乱世之中唯有武力尚可达成天下霸业。

流苏走到一边,看着两人,小声道,“夜深了,萧姑娘快些离开,莫要让司翎太子起疑。”

萧落沉默良久,将包袱里配好的药放在桌上,“殿下定要坚持住,落落定会想办法救殿下出去。”

云烨起身,微弯下腰搭住萧落的肩头,望着萧落姣好的面容,云烨眸子里划过一丝微光,叹息一声才无奈道,“我信你,万事小心。还有,你放心,将来云国定不会与宗政为敌。”

云烨此话给了萧落一记定心丸,本来犹豫着是否背着御迟夜救云烨的,现在她不犹豫了,云烨是她非常重要的人,就算豁出性命,萧落也要护他安然无虞。

萧落走后,伫立在窗边的白衣人微转头瞥着身侧的流苏,眼帘半合着,“流苏,你觉得我是不是做错了?”

流苏道,“殿下没错,这宫中唯有萧姑娘才能助殿下重返云国!”

“呵…”云烨苦涩地笑了两声,复看向窗外婆娑的竹叶,凉声道,“可我还是利用了她。”

流苏想说说话宽慰云烨几句的,最后还是憋在心里,陪着云烨看窗外摇曳的绿影。

在心里他觉得云烨是对的,此番不过是拉着萧落下水而已,要是司翎太子真心对待萧落,定不会让萧落出事。若是司翎太子只是贪图一时新鲜想与萧落在一起,萧落出事后二皇子也有能力护住萧落,届时还能让萧落对司翎太子死心,好好跟着二殿下回云国,如此岂非一石二鸟之计?

然而殿下实在重视萧落,计划启动后过不去对萧落的愧疚罢了。

同类热门
  • 七国艳华七国艳华七弦之外|古言一睁眼,河水淹没了她的视线。面前妖冶男子救她上岸,却也狠心推她入河。七国乱世,阴谋与诡计,相互争斗相互联盟。曲一映穿越至异时空,成为绝美女子兰芝,发现自己是乱世之中的交际花?南楚驸马爱她如命,却两次抛弃她。魏国四皇子装成护卫为她等候三年,连与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然而第一眼所见,往往不能信以为真。
  • 穿越民国繁华似锦穿越民国繁华似锦打个招呼|古言安意死后魂穿到了一百多年前。 什么鬼? 前世已经走上巅峰的她。 如今成了一个弱女子。 除了那张妖孽到惨绝人寰的脸,穷得只剩下钱了…… 从此只想过上安逸的日子。 未婚夫不良,踢了。 有人想害我,宰了。 嘿嘿哈嘿…… 且看我如何金戈铁马,肆意山河!!!
  • 重生之霁初重生之霁初霁一|古言重活一世,面对那些百般陷害她的恶人,她应韬光养晦还是手着桄榔断蛇七寸?面对江山动荡,如浮萍般娇弱的她又在这时政漩涡中如何自保?风光霁月的晌午,那个白衣飘飘然面若冠玉的他,带着霸道的温情和美好悄然进入她的世界,她坚如磐石的心该如何自处?种种,涅槃重生的她已做出了抉择……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穿越之遇见那个他穿越之遇见那个他溪蒲|古言半夜的地铁变成穿越时空的交通工具,叶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北夏的皇上,ennnn,英俊帅气的将军,还是风流倜傥的茶馆老板,谁能走进叶桐的心?
  • 真假世子妃真假世子妃陆氶|古言古泺安和上官羽容两个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15年前,古泺安的师傅将她悄悄抱走,养在青泺峰,姐姐上官羽容随母亲留在侯府长大。 15年后,泺安再次见到亲生姐姐,才明白,一味沉浸母亲离世的伤痛中的姐姐不仅深居狼窝,竟然还分不清身边的豺狼恶虎。 古泺安暗自下决心,姐姐,母亲在世时,她保护你,母亲走后,便由泺安来保护你好了。 没想到,一向看起来柔弱温婉的姐姐,在她的保护下竟然和心上人私奔了,古泺安欲哭无泪,算了,姐姐既然走了,她也不必再留在此地。 谁知,在古泺安准备离开时,却被姐姐传说中冰冷无情的未婚夫给拦住了, 某男双眼微眯含笑道:夫人,这是要去哪? 泺安甩甩胳膊踢踢腿,假笑道:额,听说南郊风景不错,我去走走。 某男:正好,为夫也好久没去哪里了,今日就陪夫人一起走走。 泺安:你我男女有别,还是不要了,以免惹人非议。 某男:怎么会?世人皆知你我二人婚事,正好提前培养一下夫妻感情 泺安一阵恶寒,再次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未婚妻,一直都是你认错了 谁知某男一张本来含笑的脸转而一脸深情道:本世子的未婚妻一直都是你……
  • 雀圣皇后雀圣皇后爱吃的馒头|古言这不是坑爹呢么?别人穿越都是皇帝妃子,不然也是个达官贵人,最不济穿越成个包子也能来个炫酷逆袭,怎么一到白歌身上就变成了还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乡村无知少女呢?虽然我啥都不会,看我用麻将玩转异世。
  • 君王也有情君王也有情styl兮城|古言只记得,他又一次伏到阿娇耳边,柔和的气息轻轻打着阿娇的面颊。嘴角上扬说道:“睁开眼,看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阿娇慌乱的跪在地上,扯着他的龙袍满面泪水,呜咽着“我还想听你说爱我!”
  • 咸鱼进阶之路咸鱼进阶之路枯羽z|古言谭梦好不容易成了有房一族,却苦逼的穿越了…… 好歹吧是个皇子妃,背靠大树好乘凉。那她也是有钱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了!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流连秦楼楚馆,吊打屁民小人,就算是咸鱼一条……那也好不快哉~ 但是,人命的低贱,蝼蚁的挣扎,女人的地位底下……让她无数次的认明白——这里是封建王朝 谭梦闭目,难道这世界只能这么恶心吗?不!她要反抗!就算是咸鱼,她也要做最咸的那条!
  • 千年之后遇见你千年之后遇见你M子颖|古言千年之约,此生不能永远在一起,忘下辈子能在一起
  • 彪悍娘娘初长成彪悍娘娘初长成凤苑|古言正沉浸在考试结束的欢乐中,为什么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咦?怎么周围的人都穿着古装!一声“娘娘,你不认识我们了吗”?把我惊住,难道自己穿越了,好吧,认命了,看服侍这身体的主人身份挺高贵吧,可是居然是个失宠的妃子,失宠也就罢了,还让我平白无故挨板子,欺负我初来乍到吗?哼!宫心计我看多了,看我如何玩儿转后宫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