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3章 宗政易主一念成魔(一)

萧落对机枢阁并不了解,宗政王征战天下的野心人尽皆知,作为四国之首的云国是最大阻碍,如此逼迫云烨交出令牌,看来机枢阁真是云国命脉。

她不管天下如何变动,只晓得云烨是她很重要的朋友,常年受连心蛊折磨身子纤弱非常,还要遭受白术折磨,只怕云烨命不久矣。

眼下她作为御迟夜的妃子,宗政国一方,也不好出面替云烨开解,事情棘手难解。

御迟夜那头恨不得杀了云烨,估计也靠不住。

流苏知道萧落为难,垂头丧气道,“萧姑娘若是觉得麻烦就别掺和了,殿下在意姑娘,自是不愿让姑娘有危险的,姑娘快走别让人抓了把柄。”

萧落皱眉,“殿下与我为生死之交,我怎可为一己私利弃他不顾?这事我们需得从长计议,待殿下醒来再说。”

流苏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又顾及云烨那边,虽有愧疚却还是压下去了。

等到日落时分,昏黄的夕阳光洒进冷落的宫中,塌上晕厥的人儿才悠然醒转。

萧落听到塌上动静,快步过去坐在塌边,伸手摸到云烨手腕给他号脉。

云烨目不转睛地看着萧落,一刻也不肯移开视线,生怕眼前的人儿眨眼功夫就消失了。

确认云烨身体状况有所缓解,萧落才将他的手放进被褥里,抬眸看着云烨惨白的脸庞,三月不见,向来儒雅清俊的谪仙人儿也结了胡渣,样子疲倦而沧桑。

“落落,你回来了。”云烨措辞许久,最后磨出一句淡如清水的话。

萧落软了目光,“嗯,我回来了。你起来收拾一下,丑死了。”

云烨一愣,举手拂住自己脸庞,指尖划过下颚的胡渣,星眸小心翼翼地望向萧落。安静须臾,顾不得身上的鞭伤,掀开被子起身下榻。

流苏忙过来扶住云烨,“殿下小心。”

萧落笑了,“躲什么,我都看了你一下午了。”

云烨伸手挡住自己的脸,躲躲闪闪地往屏风处走,萧落看了只觉好笑。

既然云烨如此介意她在此看他狼狈的模样,那就暂时离开,待云烨收拾好了再过来。

在廊下等候半个时辰,寝殿门开,流苏从里头走出来,“萧姑娘进来吧。”

萧落颔首,跟随流苏进去,绕过帘子逢上窗前束发的白衣男子。因手臂受伤,动作略显僵硬,连续挽了几次发都没成功。

流苏正想上去帮他,萧落伸手挡住,轻轻踱步过去握住云烨的手,感觉到云烨身子明显地僵了一下才放软。

拿了发带,萧落拢起黝黑的长发细心轻柔地挽发,系好发带,捡起桌上的檀木簪子将垂下的青丝归拢簪好。

铜镜中的君郎面如冠玉,星眸流光溢彩,又是几月前风度翩翩的谪仙人儿了。

“殿下,云国那边知晓你的处境么?”萧落双手搭在云烨肩头,垂眸低声询问。

云烨低低笑了,“宗政王早已断绝了我与叔父的往来,就算没有断绝,叔父知晓了我的处境,也不会有半分动容。”

萧落想到罗丹显的话,神采奕然,“殿下,此次姜国一行我带回一人可助殿下解除连心蛊。”

云烨沉思片刻,才问,“可是罗丹显?”

萧落挑挑眉,“殿下知道此人?”

云烨道,“在云国时,我虽为落魄皇子,却也通晓天下变格。罗丹显曾为姜国摄政王,权倾朝野势力庞大,早就成了幼年姜国国主的眼中钉。其毒术了得,仅次于鬼医鬼无殇,但有一点是鬼无殇比不上的。”

“殿下所指莫非为蛊术?”萧落问。

云烨微微颔首,星眸望向窗外,“作为擅蛊术的姜国人,利用起毒虫蛇蝎总比旁的得心应手些。”

萧落道,“殿下应该早回云国,夺回母蛊,解了身上的毒才是。”

云烨摇头叹息,“宗政王早就将我盯得死死的,出不去了。”

萧落垂眸思忖须臾,才蹙着眉尖道,“殿下不妨用机枢阁与宗政王做筹码。”,说到一半看到云烨晦暗不明的星眸,萧落失语一笑,有些紧张地问,“我身为宗政人,对殿下说这番话,殿下可觉得我是宗政王派来的说客?”

云烨看向萧落,面上挂着温柔的浅笑,“落落待我如何,云烨心里都明白的。只是机枢阁事关云国安危,云烨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云烨眼角眉梢的决绝令萧落一震,就算自己在云国受过多少屈辱与欺压,甚至本该属于自己的王位也被叔父剥夺,他依旧不会作出叛国之事。

他的胸怀宽广无边,又或者说是悲悯天下之人,将来上位或许是位兼济天下的仁君。只可惜仁君向来是适合太平盛世的,在这乱世之中唯有武力尚可达成天下霸业。

流苏走到一边,看着两人,小声道,“夜深了,萧姑娘快些离开,莫要让司翎太子起疑。”

萧落沉默良久,将包袱里配好的药放在桌上,“殿下定要坚持住,落落定会想办法救殿下出去。”

云烨起身,微弯下腰搭住萧落的肩头,望着萧落姣好的面容,云烨眸子里划过一丝微光,叹息一声才无奈道,“我信你,万事小心。还有,你放心,将来云国定不会与宗政为敌。”

云烨此话给了萧落一记定心丸,本来犹豫着是否背着御迟夜救云烨的,现在她不犹豫了,云烨是她非常重要的人,就算豁出性命,萧落也要护他安然无虞。

萧落走后,伫立在窗边的白衣人微转头瞥着身侧的流苏,眼帘半合着,“流苏,你觉得我是不是做错了?”

流苏道,“殿下没错,这宫中唯有萧姑娘才能助殿下重返云国!”

“呵…”云烨苦涩地笑了两声,复看向窗外婆娑的竹叶,凉声道,“可我还是利用了她。”

流苏想说说话宽慰云烨几句的,最后还是憋在心里,陪着云烨看窗外摇曳的绿影。

在心里他觉得云烨是对的,此番不过是拉着萧落下水而已,要是司翎太子真心对待萧落,定不会让萧落出事。若是司翎太子只是贪图一时新鲜想与萧落在一起,萧落出事后二皇子也有能力护住萧落,届时还能让萧落对司翎太子死心,好好跟着二殿下回云国,如此岂非一石二鸟之计?

然而殿下实在重视萧落,计划启动后过不去对萧落的愧疚罢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城废后倾人心倾城废后倾人心玖兰晓风|古言一代废后,倾国倾城!褪去红脂,才发现这句身体竟是如此的倾国倾城,再次醒来,她以不再是以前那个白痴的皇后,而是二十一世纪的暗杀天后!自古以来,最是无情帝王家!却不知,是谁陷得最深,哼,我可不管什么帝王,什么三从四德,我就是我!纳尼?这个身穿黄衣的人不是说过,最讨厌她的吗?这个真的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左堂主?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皇弟,难道他想乱伦?!【貌似不是亲生的吧】还,,还有,,这个杀手是什么鬼……?本该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消失得无影无踪?苏醒时。它是若离?再次遇见,能否相认?
  • 凤逆九霄凤逆九霄北桐|古言前世,她是战神皇后,为他谋江山,夺帝位,却落得九族连诛,死不瞑目的下场!再世为人,她是丞相府痴哑无能,人人可以践踏的四小姐!二世重生,她心性凉薄,果断狠辣,翻手为云覆手天下!暴君,本宫能帮你夺得天下,也能颠覆它!
  • 玺幽天下之虐爱噬骨玺幽天下之虐爱噬骨苏三张|古言兄弟反目,只为帝位,刀光剑影,血染皇城,阴谋丛生。她的加入是促进还是放缓夺宫的厮杀?她他互伤互爱,现实却总是现实,注定了一生的纠葛。起初不是爱是利用,那么后来只能虐爱一场。
  • 深海林涛里呼唤晴天深海林涛里呼唤晴天龙昭汐晴|古言“从此以后,我就叫司唤晴了么...那么慕之晴是否不复存在...”面容姣好的少女凝眸望镜,喃喃低语。“晴晴,我是林梓涛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喜欢你,一直都是。”少年眉宇之间英气逼人,挺拔的身姿却透着忧伤。“唤晴,跟我走吧,我可以给你自由和幸福。”风明扬的目光如江南的天空一般水润。“好像...她和我真的好像...可是,我才是你真正深爱的人呐...罢了,如果她能替我让你幸福,足矣。“墨清舞眼中闪过复杂的伤痛。可为何穿越后的面容竟和自己如此相像?古代青梅竹马的名字和曾经男友名字如此相似?这冥冥之中究竟有什么联系?一个个谜团在书中逐步上演...
  • 一品嫡女:绝世太子妃一品嫡女:绝世太子妃文殊|古言"相府嫡女,母亲早逝,父亲不理,姨娘伪善,庶妹恶毒。承蒙皇上厚爱,下嫁太子,一朝成为太子妃,却被工于心计的庶妹欺骗,抢了她的爱人,夺了她的太子妃之位,把她关入永不见天日的地牢,自生自灭。一朝重生,立誓报仇。耍庶妹,让所有人看到美人皮下的真实,斗姨娘,揭开所有阴谋诡计。前世深爱的,今世避之不及的男子,对她越来越好;今世出现的,那丰神俊秀的男子,另她惊觉前世她未曾察觉的爱;逆天改命,得以重生,却使记忆出了偏差,命格混乱。为她付出巨大代价的人,究竟是他还是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将军,来一卦将军,来一卦小秃头|古言某年某月某天,她骗了一个大人物。“这位公子,来算一卦?”没想到第三天人家就找上门来了......“令千金倒是很会算命啊......”“小女不知将军在说什么。”换来了一记白眼......“饶命啊,我真不知道您是将军啊!”专情将军对逗比千金要不要来算一卦?
  • 穿越之江湖红颜穿越之江湖红颜忆梦者|古言她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有大把时光享受生活,却在梦里被某人强行扔进了一本书中,她到底招他惹他了,凭什么要她去执行任务,什么医术,武功,地位,金钱,她可不需要,某人却插上一句:“那可由不得你了”唉,还好还好,书中女主也是穿越的,她也不会那么无聊了。
  • 魅世倾舞:废材小姐逆天下魅世倾舞:废材小姐逆天下凌魅颜|古言一个意外,让刚刚相遇的两人再次分离……穿越异世,两人再次相遇。彼时你说要护我一世长安,可是战火却打破了誓言;此时你高高在上,而我低如草芥,你说只要拜入你门便可护我一生长宁……于是,某女轻蔑一笑“想让我拜入你门,做梦!姐一定要闯出一片天下,唯我独尊!”可是,他却紧追不放,咬定不松口。某女一怒:“你丫的几个意思,姐不喜欢腹黑!!”谁知,他不怒反笑:“变态配腹黑不是绝配吗?随为夫回家成亲吧!!”
  • 穿越之傲妃倾天下穿越之傲妃倾天下墨殇璃|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嗜血孤傲,从小练习杀人,多年的杀戮,让她从不轻易信人,再一次任务中,被自己唯一信任的爱人所杀死,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年代,成为宰相府中性格最懦弱,人人欺负,最没有用的废材七小姐身上。他是灵玄大陆的冷面王爷,从不让人轻易靠近自己,如万年冰川一般,天赋惊人,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而他却独独钟情于她,视她为珍宝。看欧阳苏夙怎样玩转古代,与冷面王夜擦出爱的火花
  • 最宠王妃,王爷太霸道最宠王妃,王爷太霸道娜拉嫣|古言为什么我会爱上你?-----独孤南这一生除了你,我从未负过他人,我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为了朋友,却唯独没有为了你。-------安凌雪他说从第一眼就能看到她眼中的悲伤与无奈。她说从第一眼我就看出你的身份。可谁又能告诉她们爱一个人的心情,爱一个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