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4章 养鬼庙

尘寒同几人分别之后直接奔着北桥而去,几乎是片刻不停,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好像在叫嚣一般吵得他心烦意乱。

右手拿着寒霜稍加运行一下,可灵力却像静止的湖水一般,丝毫用不上来。

“果然。”尘寒紧皱着眉,这下可是棘手多了。

雾城确实和青丘秘境一样,是一个相隔出来的世界,只不过雾城比青丘小上许多罢了,而且不同的是,青丘并没有限制外来者的灵力。

雾城……则是夜风创造出来的一个牢笼!

至于他为什么创造这样一个地方,尘寒也不清楚,总不可能是为了齐家人特地打造的吧?夜风这个人野心很大,他如果有实力创造雾城这样一个地方,肯定不可能把它放在魔界,必然会选择人界的某处。

尘寒啧了一声,足尖在屋檐上轻轻一点,慢慢落了下去。越往北走,人烟越来越稀少,尘寒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基本没了房屋的踪迹,只有些许庙宇零零散散地建造在四周。

不远处能隐约看到一座桥的踪迹,这应该就是北桥了,尘寒又在四周看了看,心道奇怪,怎么不见那两小子的身影?

尘寒又在四周走了一会儿,发现这些庙宇的坐落居然有着些许规律。

“一横四落三点移,三围二尺两相对……”尘寒喃喃自语,目光又落到了角落的一处三层楼阁之上,这亭台建的可真是奇怪,如果寻常城池是这种布局的话楼阁最多不会超过两层,这里为何偏偏有这样一座三层亭台?

一横,横的是庙宇白墙;四落,落分别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驱邪白观;三点,点的是中心庙宇上的天中地三个虚无的法点。这样的庙宇设计是普遍被人们接受的,据说能将意愿传递到天上,让仙人听到,便有了祈福的意思。

至于这‘三围二尺两相对’就是附近其他副庙宇的排布了,意思都是和福相符合的,但唯一忌讳的就是建造三层的副庙了。

这里正中央的主庙只有两层,而四周的三个驱邪白观却有三层之高,这就根本没了驱邪的意思,反而成招鬼的了。可以说,这种庙的建造根本就不是为了祈福,而是来养鬼的!

尘寒紧了紧手中的戒尺,贴着围墙旁绕过这奇怪的寺庙,这么明显的凶庙那两小子肯定不会傻头傻脑地闯进去,如果真进去了那死了也是活该。

刚这么想着,庙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奇怪的声响,类似于指甲划着木头的吱吱声,让人头皮发麻,尘寒顺着声源望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是想抽人的心都有了。

覃月水墨居然在庙里打了起来,两人谁也不让谁,好像杀红眼了一样,下的还都是死手。

这下尘寒那里还站得住,直接一个飞身越上围墙,轻轻一点落在了两人中间,一手抓住了覃月的脚,又一手则挡住了水墨的掌。

水墨覃月如梦初醒,同时甩了甩头,一脸懵地看向尘寒,又看了看对方。

“师父?您什么时候来的?”水墨率先开口,同时又收回了自己的手,很是恭敬地行礼。

尘寒冷哼一声,拿着戒尺就招呼上两人的脑袋,厉声道:“我若不来,你们是不是打算把自己的同门掐死?”

“什么?”覃月一惊,目光立马落在了水墨身上,确认对方没什么大碍之后又笑嘻嘻地看向尘寒,“这怎么可能呢?我们两怎么会打起来啊……”

“少给我嬉皮笑脸。”尘寒又狠狠地在他头上拍了两下,转头冲着水墨又是一记冷眼。

“这庙宇的布局是很明显的凶庙,为何还闯进来?”

水墨低着头,紧抿着唇不肯说话,但表情里还是有些些许的不甘。

尘寒见水墨是如此表情,于是转头又厉声质问覃月:“覃月,你说!”

覃月挠了挠头,又瞟了一眼水墨:“我们那时候看到梦貘钻进这里面了,所以就……”

“所以也没头没脑地进来了?”

覃月扁着嘴点了点头。

尘寒深吸了一口气,指关节都捏的咯吱作响,刚想抬手再给两人来一戒尺,动作却又生生地僵在了半空。

覃月刚闭上眼准备接下着一戒尺,可半天没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又将眼睛张开了一条缝。

尘寒举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打下去,冷哼道:“回去再收拾你们,先出去。”

庙里摆放的东西和别的地方没什么两样,香炉烛台一应俱全,即使如此尘寒也没有多看,把脸别开半分,尽量不去注意其中的东西。

红木大门敞开着,尘寒很是轻易地垮了过去,而身后的两人却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尘寒。

尘寒在门外看着两人,又皱起眉头:“怎么?还想在里头过夜吗?”

覃月将手贴在半空中:“不行啊师父,你得把门开开。”

尘寒疑惑,回答道:“门开着。”

覃月又虚空做了个敲门的动作,一阵清脆的声音随着他的动作响了起来,居然是敲击木板的声音!可是他分明什么都没碰啊!?

尘寒心里浮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又抬脚走进了庙里。

水墨覃月皆是一愣,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师……师父,您,还会穿门术的吗?”覃月用手戳了戳尘寒的手臂。

“什么穿门术?”尘寒一把拍开他的手,狠狠地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覃月一边大叫一边撞在了门上,可在尘寒的视角里覃月也是被一堵无形的墙给拦在了庙里。

“师父,您那边是不是没有门?”水墨发现了异样,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关键问题,“我们看到的和您看到的不一样。”

“我们看到的这座庙里,到处是红色的纱帐,一连十几条,全挂在您现在站的这个位置上。”水墨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似乎在诉说什么恐怖故事一般。

尘寒一愣,转头看了看四周,还是没有发现水墨说的什么红色纱帐,看来这庙里有什么古怪的东西能扭曲空间。

覃月所在的空间应该与尘寒的不同,所以这两人才会被困在里面,而刚刚两人大大出手的原因应该也和这个特殊的空间有关。

尘寒以前也遇到过这种东西,施术者会将一个空间分割为两个不同部分,一部分称为阳面,就是平常和现实连通的一面,另一部分则是阴面,是虚幻无有的一面。

它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困住闯进来的人,危害并不算不大,只要找到阵眼就能将它破除。

现在这阵法在鬼庙里,覃月水墨又是完全没有灵力的两个普通人,别说找阵眼了,就连一个普通的小鬼就能要了他两的命。

尘寒一咬牙,抬手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液立马喷射出来。

覃月水墨皆是一愣,吼道:“师父!”

同类热门
  • 当游戏狂魔穿到古代当游戏狂魔穿到古代四季皆卿|古言一次草率的穿越中,易江南从一个打游戏死啊宅变成了人人敬仰的天女,面对和亲的难题她又该如何做法? 在朝堂与后宫里的阴谋中,她又该何去何从? 【此文乃是沙雕文,勿带头脑观看】
  • 为爱成魔:气煞夫君不偿命为爱成魔:气煞夫君不偿命风尘令|古言“千尘”“嗯?”“你的家乡在哪儿?”“地球”“原来球里也能住人”“......”“千尘”“嗯!”“飞机是什么鸡”“会飞的鸡!”“莫非这世上还有不会飞的鸡?”“呃”“千尘,汽车是什么车?”“马车的弟弟!”“马车也有弟弟?那马的弟弟可是叫汽?”“千尘”“滚!!!”“......”
  • 亡国的公主亡国的公主暝夜鎏光|古言身为公主,她一直知道父母上一辈的恩怨。本是前朝公主驸马的父母,因为父亲的谋朝篡位,晋升成了帝后。而她的母亲,却一门心思的扶持前朝太子留下的遗孤上位,为此,不惜牺牲掉,她的一生......
  • 妃谋天下:隐匿王妃不好追妃谋天下:隐匿王妃不好追千殇zero|古言女主,仙界最小的公主,却有着比所有人厉害的法力。因为女娲的话,被玉帝设计下了凡间,却不知道原因。在人间,找了一个替身,收了一个徒弟,创立‘绝情’阁。最后,遇到爱情的她,是否,能够舍己,放弃自己的一切,为人,保护所以人?在遇到男主过后,她,是否还是那个遇事冷静,不慌张的女子?面对众多陷害,众多情敌,她会怎么做?面对父皇母后的压力,被迫分离,她,将如何反抗?面对……众多危险,危害,压力,情敌,等着她,看她,如何一手遮天,化险为夷吧!【注:孤芸写作速度…请亲们见谅哦,喜欢的捧个场,不喜欢的,请无视走过,亲们的评论,有意见的,请提出来哦,孤芸一定改正】
  • 疏其怀璧疏其怀璧百夜鹤袭|古言很多事我都会忘掉,忘掉,就再也记不起来了。 一扇又一扇大门开启。 一段又一段台阶沉落。 “我坚信那就是他,他一定在。” 跨过那道青石板铺就的桥。 “你等着我,我来了。” 穿过一蓑烟雨任平生。 “我来赴那个,你说等着我的约定。”
  • 恋上依梦恋上依梦星楠的南星|古言蒋依梦,一个潇洒俊逸的伪公子。本以为会潇洒人生,肆意江湖,却不想在救妹报仇的途中不仅得了个千年后的妹妹,更是招来了一个笑面狐狸。本以为是平静的江湖,却暗藏云涌。仇恨和情爱,利益和权势……是螳螂捕蝉,还是黄雀在后?ps:本文又名《大梁录-(下)戚》女主不小白,不圣母。有优点,当然也有缺点。男女主金手指不大。本人向来不喜欢什么要死要活的初恋情人爱恨纠葛,所以一般本人写书男女主,一对一,双处哦!∩_∩ps:本人写书有几点:无系统,没杀手,也没神偷,不会有带球跑的娇妻,也不会有逆天的萌娃,有小情,但不会污,有配角但尽力写的有血有肉不会是一味的白莲花,穿越的不一定是女主,重生的也不一定能报的了仇……
  • 独步天下:一怒为后独步天下:一怒为后意禅|古言痛失所爱,陆知离魂穿异世,成了戴府相貌奇丑的二小姐。世人都说天命不可违,唯她不信天命,偏要与之抗衡。 当皇权更替,当兵临城下。 逆犯余孽如何?乱臣贼子又如何?就是要让这天下人知道,她陆知离既可以在辉煌时载军功荣归帝京,也能在没落时反手颠覆江山!
  • 复仇女将军复仇女将军蒜苔|古言她父亲是前武林盟主,母亲是江湖毒医的女儿人送神医称号,原本一家人归隐江湖,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却意外的卷入了皇家的争斗,家破人亡,自己身中一种奇特的“毒”,为了复仇女扮男装意外的进入了军营,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女将,用自己的努力为父母报仇,拥有一副倾国倾城的面容,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太子,温柔如水的赵子煜,还有柔弱却心思缜密的军师,她该如何选择。
  • 尊少,萌狐又来了!尊少,萌狐又来了!顾画蓝|古言当Q国总统遇上小白萌狐的时候,除了抓狂还是抓狂。某一天萌狐循规蹈矩来到尊少身边的时候:“老公,人家有宝宝了呢。”尊少抬眉:“几个?”“那个……医生说有三个……”小狐不好意思的答道。短篇作品,看人狐之恋如何冲破禁锢,走向滚滚红尘。
  • 农妃天下农妃天下陆筠悠|古言新书《我家农妃已黑化》已上线!欢迎小可爱们入坑! 现代杀手穿越到古代贫穷农家,大受打击,于是她撸起袖子,心中就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赚钱,赚钱,赚钱! …… 小剧场: 某只妖孽殿下看着正在数银票的某女委屈道 “爱妃,你就不能用你那摸钱的手摸摸我?” 正在数银票的某女听到某只妖孽殿下委屈的声音后,抬头,伸出手,抬了抬某只妖孽殿下的下巴道 “现在可以了吗?” 某女问完,放下手,继续之前的动作,数银票。 刚感受到爱的某只妖孽殿下“…………” ………… 欢迎加入筠悠小坞群:673543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