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4章 养鬼庙

尘寒同几人分别之后直接奔着北桥而去,几乎是片刻不停,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好像在叫嚣一般吵得他心烦意乱。

右手拿着寒霜稍加运行一下,可灵力却像静止的湖水一般,丝毫用不上来。

“果然。”尘寒紧皱着眉,这下可是棘手多了。

雾城确实和青丘秘境一样,是一个相隔出来的世界,只不过雾城比青丘小上许多罢了,而且不同的是,青丘并没有限制外来者的灵力。

雾城……则是夜风创造出来的一个牢笼!

至于他为什么创造这样一个地方,尘寒也不清楚,总不可能是为了齐家人特地打造的吧?夜风这个人野心很大,他如果有实力创造雾城这样一个地方,肯定不可能把它放在魔界,必然会选择人界的某处。

尘寒啧了一声,足尖在屋檐上轻轻一点,慢慢落了下去。越往北走,人烟越来越稀少,尘寒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基本没了房屋的踪迹,只有些许庙宇零零散散地建造在四周。

不远处能隐约看到一座桥的踪迹,这应该就是北桥了,尘寒又在四周看了看,心道奇怪,怎么不见那两小子的身影?

尘寒又在四周走了一会儿,发现这些庙宇的坐落居然有着些许规律。

“一横四落三点移,三围二尺两相对……”尘寒喃喃自语,目光又落到了角落的一处三层楼阁之上,这亭台建的可真是奇怪,如果寻常城池是这种布局的话楼阁最多不会超过两层,这里为何偏偏有这样一座三层亭台?

一横,横的是庙宇白墙;四落,落分别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驱邪白观;三点,点的是中心庙宇上的天中地三个虚无的法点。这样的庙宇设计是普遍被人们接受的,据说能将意愿传递到天上,让仙人听到,便有了祈福的意思。

至于这‘三围二尺两相对’就是附近其他副庙宇的排布了,意思都是和福相符合的,但唯一忌讳的就是建造三层的副庙了。

这里正中央的主庙只有两层,而四周的三个驱邪白观却有三层之高,这就根本没了驱邪的意思,反而成招鬼的了。可以说,这种庙的建造根本就不是为了祈福,而是来养鬼的!

尘寒紧了紧手中的戒尺,贴着围墙旁绕过这奇怪的寺庙,这么明显的凶庙那两小子肯定不会傻头傻脑地闯进去,如果真进去了那死了也是活该。

刚这么想着,庙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奇怪的声响,类似于指甲划着木头的吱吱声,让人头皮发麻,尘寒顺着声源望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是想抽人的心都有了。

覃月水墨居然在庙里打了起来,两人谁也不让谁,好像杀红眼了一样,下的还都是死手。

这下尘寒那里还站得住,直接一个飞身越上围墙,轻轻一点落在了两人中间,一手抓住了覃月的脚,又一手则挡住了水墨的掌。

水墨覃月如梦初醒,同时甩了甩头,一脸懵地看向尘寒,又看了看对方。

“师父?您什么时候来的?”水墨率先开口,同时又收回了自己的手,很是恭敬地行礼。

尘寒冷哼一声,拿着戒尺就招呼上两人的脑袋,厉声道:“我若不来,你们是不是打算把自己的同门掐死?”

“什么?”覃月一惊,目光立马落在了水墨身上,确认对方没什么大碍之后又笑嘻嘻地看向尘寒,“这怎么可能呢?我们两怎么会打起来啊……”

“少给我嬉皮笑脸。”尘寒又狠狠地在他头上拍了两下,转头冲着水墨又是一记冷眼。

“这庙宇的布局是很明显的凶庙,为何还闯进来?”

水墨低着头,紧抿着唇不肯说话,但表情里还是有些些许的不甘。

尘寒见水墨是如此表情,于是转头又厉声质问覃月:“覃月,你说!”

覃月挠了挠头,又瞟了一眼水墨:“我们那时候看到梦貘钻进这里面了,所以就……”

“所以也没头没脑地进来了?”

覃月扁着嘴点了点头。

尘寒深吸了一口气,指关节都捏的咯吱作响,刚想抬手再给两人来一戒尺,动作却又生生地僵在了半空。

覃月刚闭上眼准备接下着一戒尺,可半天没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又将眼睛张开了一条缝。

尘寒举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打下去,冷哼道:“回去再收拾你们,先出去。”

庙里摆放的东西和别的地方没什么两样,香炉烛台一应俱全,即使如此尘寒也没有多看,把脸别开半分,尽量不去注意其中的东西。

红木大门敞开着,尘寒很是轻易地垮了过去,而身后的两人却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尘寒。

尘寒在门外看着两人,又皱起眉头:“怎么?还想在里头过夜吗?”

覃月将手贴在半空中:“不行啊师父,你得把门开开。”

尘寒疑惑,回答道:“门开着。”

覃月又虚空做了个敲门的动作,一阵清脆的声音随着他的动作响了起来,居然是敲击木板的声音!可是他分明什么都没碰啊!?

尘寒心里浮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又抬脚走进了庙里。

水墨覃月皆是一愣,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师……师父,您,还会穿门术的吗?”覃月用手戳了戳尘寒的手臂。

“什么穿门术?”尘寒一把拍开他的手,狠狠地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

覃月一边大叫一边撞在了门上,可在尘寒的视角里覃月也是被一堵无形的墙给拦在了庙里。

“师父,您那边是不是没有门?”水墨发现了异样,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关键问题,“我们看到的和您看到的不一样。”

“我们看到的这座庙里,到处是红色的纱帐,一连十几条,全挂在您现在站的这个位置上。”水墨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似乎在诉说什么恐怖故事一般。

尘寒一愣,转头看了看四周,还是没有发现水墨说的什么红色纱帐,看来这庙里有什么古怪的东西能扭曲空间。

覃月所在的空间应该与尘寒的不同,所以这两人才会被困在里面,而刚刚两人大大出手的原因应该也和这个特殊的空间有关。

尘寒以前也遇到过这种东西,施术者会将一个空间分割为两个不同部分,一部分称为阳面,就是平常和现实连通的一面,另一部分则是阴面,是虚幻无有的一面。

它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困住闯进来的人,危害并不算不大,只要找到阵眼就能将它破除。

现在这阵法在鬼庙里,覃月水墨又是完全没有灵力的两个普通人,别说找阵眼了,就连一个普通的小鬼就能要了他两的命。

尘寒一咬牙,抬手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液立马喷射出来。

覃月水墨皆是一愣,吼道:“师父!”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邪医女皇商邪医女皇商一叶秋水|古言脚踩男人下身,某女使劲地碾了碾,拇指指着自己,傲然地哼鼻,“爷就是特么长得像女人,你他妈的有意见?”苏三,特种部队里专门培训的杀手魔医,救死扶伤不是她的职责,见钱治病是她的底线。上官飞儿,世人眼中的弃妇,某势力下的一颗棋子,身世如迷。当某杀手魔医坑爹地穿越成了弃妇。尼玛,长得胖就算了,还身无分文,这日子还过不过?为了实现她富甲天下的美梦,从此,她女扮男装,走上了一条经商之路。当满身赘肉在不知不觉中耗掉,凸凹有致的身材显现了出来。(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君眸无温君眸无温唐九簪|古言“我希望我们不要重蹈覆辙。”那年锦绣靓丽,她与他一个七岁,一个十岁。千年银杏树下,她秀丽,他俊朗。从此只不过萍水相逢,客路一场。一纸圣旨,重牵两人,今朝相逢,针锋不断。“是否真爱错了人?”她自问。“是否真的看错了你?”他写信。情之一物,俗道伤人一千,自伤八百,却又有谁真的看透。最终情殇,回首盼来,只叹一厢情愿,再不过问红尘罢。
  • 一夜定情:王的女孩一夜定情:王的女孩西瓜如梦|古言一顿啤酒小龙虾,让叶念凌糊里糊涂的穿越了。大草原上没水没电没网络就算了,这要献出初夜的成人礼也太可怕了!还有那个有颜又有型的帅哥,不是都说他对女人没兴趣,为什么要选她?还有还有,说好一夜过去就结束了嘛,怎么还缠上她不放了……霍伽:因为命中注定,你是我的女孩。
  • 一曲纤纤泪几回一曲纤纤泪几回故笙桀|古言彼岸花开花谢,忘川流东又东。花鸟鱼蝶,柳絮绒雪,歌谣咏诵。痛心疾首,相思入骨,万劫不复。泪过苦过痛过也倦了。主神大人,愿我忘你九尘,再许你千年岁月,莫到那时,再纤纤素手提相思。九千岁,令狐流桑莫纤纤,慕绯夜万物皆虚浮,唯初心不改,爱莫能翩跹。写得很用心,委屈你们看一下
  • 绝代双煞:惑世毒女绝代双煞:惑世毒女墨陌陌|古言热血江湖文,复仇文。何为恨,何为仇,何为纠葛。她只愿,红衣骑怒马,仗剑慑江湖。或许!她错了呢?复仇之路己走远,她能回头吗?
  • 冠宠男妃:我的妻主是女皇冠宠男妃:我的妻主是女皇血色双双|古言他,因为,家境中落,成为了一个乞丐,再一次偷了包子,被人抓住,遭到暴打,被她所救,十年后,他进宫选秀,她是一代女皇,他们再次相遇,他们会如何?
  • 医女太子:侯爷轻点宠医女太子:侯爷轻点宠均摇|古言她,现代杰出的军医,一朝穿越,成了人人口中的废柴太子,父皇不亲、皇兄阴险、皇妹恶毒,个个都要置她死地。 他,凤魏朝最年轻的武将,冷若冰霜、心狠手辣,人人闻之丧胆。 不幸受伤,他被她所救,从此,甜宠不断! “皇兄陷害我。” “阉了!” “皇妹给我下毒。” “毁容!” “父皇要杀我!” 某男一惊,立马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走,媳妇儿,颠覆天下!” 【小剧场1】 “靠,穿成男人了?” 某女伸手入裆,取出了一根黄瓜。 呼……原来是女扮男装。 只听身旁“咣当”一声,某男惊呆了:“你是女人?!” 某女也迷糊,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不知道呢。” 【小剧场2】 “媳妇儿,好久没有了……那个那个了。”某男低头看了看自己,抬眸卖萌,“有点渴,想喝水。” 某女手上的东西一砸,大声怒斥:“滚,流氓,昨晚才要过!” 某男继续卖萌,一把将她横抱而起:“媳妇儿,来嘛,再不浇水,该枯死了。” 靠,传说都是假的,什么冷若冰霜骠骑侯,根本就是无赖一个!
  • 倾尽天下之庶女逆天倾尽天下之庶女逆天熊猫盈盈|古言无缘无故的穿越,她再度重生,决心不再去爱,不料却被苦苦纠缠。爹不亲,娘已故,一纸休书,成了天下人的笑话,且看她如何反击!一次次的伤害,一次次的舍命保护,是否会唤醒她再爱的决心?白衣如雪,蓝衣如水,光芒倾泻而下,请听这一曲惊世繁华。
  • 落日潇潇盼君归落日潇潇盼君归姚西|古言姚西出生富贵人家,因盗匪猖獗,全家惨死,唯她一人幸存被一少年将军所救,一见倾心。将军年少有为一心建功立业,不懂情为何物,直到.........
  • 孤王寡女孤王寡女姒锦|古言野史云:她有七段姻媒嫁过三夫十为寡妇,令无数王侯国君为之疯狂,是一个能使正常男人陷入情障却不敢沾惹的女人。墨九说:“一派胡言!”她是墨家传人,命定钜子,懂机关,善巧术,会奇门遁甲,一不小心闯入异世,只做几件事。一教渣男(变处男)二踩悍女(成闺蜜)三拆机关(点风水)四学建筑(修皇陵)五逗小叔(抢老公)六破奇谋(虐情敌)七玩江山(文里看……)*人叫她墨九,叫他“判官六”她道:我俩一起,正好六九。他问:六九何意?她抬头,一脸的笑:“那是一种姿势……不,知识!”*【注①】:本文作者很逗逼,从来只写一对一。【注②】:宠溺无限接地气,架得很空莫考据。【注③】:简介只供参考,以内容为主,敬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