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2章 你是炎夏的微风,寒冬的暖阳(二十四)

二十四·你是炎夏的微风,寒冬的暖阳(二)

2015/9/5 周六天气:晴

亲爱的日记本:

这是开学以来的第一个周末。好像高三和高一、高二也没什么不同。

好像唯一的不同是碰到那个死学理的的时候少了。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执着地去刻意“偶遇”那个傻子……

好吧,确实是我忍不住嘛……

暑假提前问了支书才知道他过十八岁生日要找他们一起庆祝庆祝(真是个老男人,都十八了),虽然说很不要脸,但还是“偶遇”着去吃了个饭,也给他买了礼物——一个日记本。

当然怎么可能仅仅只是一个日记本呢。日记本是一个外壳而已,事实上是我自己写的一篇小说啦……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高中女生幻想的某个甜甜的故事,然后加上了我加上了他而已。一共写了十章,一章包了一个信封也没数多少字,反正每次写都要写到手有些疼。

本来想提早去奇珍屋的店里买个专门有这种装其他东西的小机关的本子,然后再让老张给我好好包装一下,哪知道在公交车上无巧不巧碰到了那个大傻子——还和一个老奶奶吵架哩!别看他平时一本正经,说道理一套一套的,还是什么校辩论赛的最佳辩手,碰到个老奶奶还真就不知道怎么讲话了哈哈哈哈哈!

不过说起来奇珍屋……希望我攒够买头绳的钱的时候还能找到它吧。

最近也很少和冬玥、彤彤过去找老张聊天了,希望他能撑住。

……

沈芮芮放下笔,深吸一口气,她突然想去那个小破楼看看,牛山路上马上要送去维修牌子的那里。

抬头看看桌边的闹钟——16:35。

距离奇珍屋关门还有25分钟,应该能赶到。

念及至此,沈芮芮起身冲出房间,飞速地穿好鞋,从玄关上的小盘子里拿出钥匙挂到脖子上,向厨房里的妈妈喊着:“妈我出去一……”

连那个“趟”字都还没有说出来,就“嘭”的一声被防盗门关到了门外,在楼道里回响着。

沈妈妈在厨房里一边切着肉馅,口里一边哼着小曲儿的调子,旁边的油烟机轰隆隆地响,似是在给厨房歌星打着节奏,也将沈芮芮匆忙之中喊的话完美的掩盖掉了。

下午四点多快五点的时候,恰好是小学放学和大人下班的高峰期,即便是旁侧单独隔离开的自行车道上也是有些堵,来来回回的车子,总有一些逆行的人,让沈芮芮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减速。

沈芮芮着急地看了看手表——16:55。

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她好不容易地从家门口转弯的国道上“杀”出一条路,却被堵在了牛山路的那最后一小段路上,缓缓蠕动着,反观步行的人们就轻松了很多,有时候甚至能反超几辆自行车。

第一次碰到老张,也是在某个周六的下午。

那时候顾冬玥约了沈芮芮和其他一些同学在这边吃烧烤,马上要高三了,不少同学也在暑假报了大大小小的辅导班,她也不例外,这天下午刚好在住在牛山路上的老师家里上辅导课。

约了六点的时候在店门口集合,刚下课的时候是四点半,出来老师的小区,沈芮芮索性就推着自行车在步行街上逛了起来,牛山路上的店面大多都很普通,多是些买衣服的小店铺,还有五金店以及批发雪糕的小卖铺,这些不知道见过多少回,逛了半天逛得沈芮芮有些疲惫,顾冬玥适时地给她发消息,问她何时出发,得知她已经在牛山路逛了老半天之后表示立刻来找她,于是就约到了半个小时之后达到街角的华菜士汉堡店集合。

约完之后沈芮芮才意识到,华菜士汉堡店在牛山路的另一边,她要穿越两三个街区才能到。无奈之下,调转车头,哪知道刚刚转过头来……

一个大屁股映入眼帘。

“大屁股”穿着卡其色的裤子,卡其色原本是一个还蛮好看的颜色,但不知道为什么穿在“大屁股”身上就像均匀涂抹了人类某种排泄物一样——看着有点恶心。

“大屁股”在摆弄着门前的一个牌子,不知道是想把它拿下来还是套进去。沈芮芮想绕开那人将自行车推到车行道上,刚深吸一口气,耳中便传来了恶魔一样的声音。

那一口气沈芮芮吸的极其用力,原本想要把自己的肺装得满满当当的,然后一鼓作气绕过那“大屁股”的,哪知道才吸了一半,从不远处传来了相当响亮的屁声!可以感觉到放屁的那人是在克制的,表现在屁声细密绵长,原本一下子就能解决的事儿,硬生生那调子是被拐了九曲十八弯,还格外富有节奏。

沈芮芮脸色铁青,一下子破了功,疯狂地咳个不停。

不远处的“大屁股”僵了一下身体,随即就开始继续拆着那个破破烂烂的牌子。

“大屁股!!!”沈芮芮忍无可忍地冲着还在摆弄牌子的“大屁股”发出了内心愤怒的吼声。

“大屁股”一愣,回头看了一眼因为咳嗽而满脸通红的沈芮芮,然后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

没错,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就是叫你呢!”沈芮芮龙行虎步,抬脚迈到那人身边,一脚踩住牌子下面的那个石墩子,化身恶龙一样,狠狠地盯着他。

那人的头发很长,像是个艺术家一样,只不过……亮得反光的特质让人一见便知是已经至少三天没有洗头发了。在这个小城市里,即便是已经过了夏天,气温最高仍然能达到恐怖的30℃。

“大屁股”最终还是抬起来了头,他缓缓站起身来,原本掐着腰俯视着他的沈芮芮,看着他的海拔一点一点地升高,升高,升高……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堪堪达到了一米九多的个头,在普通人之中已经算是个“巨人”了。

上身只穿了一个简单的纯白T恤,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虽然头发好久没洗,这件T恤却干净得很,配上那条肥大的工装裤,别说,还真有那么个艺术家的意思。

“大屁股”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面前这小姑娘的的确确是在和自己讲话之后,从手腕上扯下来一根头绳,拢了拢披散的头发,简单地绑了个马尾:“你是跟我讲话吗?”

沈芮芮在看清他身高的那一刻就有点怂,但随即又想一定要给自己出了这口恶气,于是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废……废话!”

“怎么啦?买东西嘛?”那人的京腔有点重。

“不……不啊……”沈芮芮的声音弱了下来,打量了一下这人,问道,“你是……老板?”

“诺!”那人甩了一下飘下来的一绺头发,嘴巴朝着刚刚摆弄的那个牌子努了努。沈芮芮循着望过去——“奇珍屋”。

……好土的名字。

沈芮芮心里腹诽着。

“不买东西你叫我啥事儿啊?”那人有些不耐烦。

沈芮芮一想起刚刚自己的遭遇,不由得又是一阵火大:“你还好意思问!以后放屁能不能克制一下啊!?”

“大屁股”愣住,好久才回过神来,似是怒极反笑一般,笑道:“有趣了有趣了,老话儿说‘你再管天管地,管不住别人拉屎放屁’吧?怎么,放的声音不好听,碍着您耳朵了?”

虽然“大屁股”语气很横,但沈芮芮看到他的耳朵明显地红了起来,于是胆气又足了起来,一掐腰,气从丹田出,正气凛然:“你不仅仅碍着我耳朵了,味道还很刺鼻!”

“怎么着!你还特地闻了闻啊?”那人梗着脖子,脸都涨成了红色。

“我不单单闻了,我还吸进去了!”

一语掷出,声震四野。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了。

沈芮芮也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身为女孩子冒出这些词汇当真是……

“牛,牛X!”那人竖起大拇指,“我服了。”

……

“你说说你,开店能开在居民楼里也真是朵奇葩了。”沈芮芮吐槽着,看了看墙上贴着的“奇珍屋”的标识,推开了面前402的门,“谁能找到这个地方,你说……”

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现在五点多了,原本回来都准备关门下班儿了。”那“大屁股”心有不满,跟在沈芮芮屁股后面碎碎念,“现在还得回来找个东西当赔礼。”

“这是……你的店啊……”沈芮芮声音中满是震撼。

“怎么样,还行吧,嘿嘿。”大屁股走到门口玄关的地方,现在被改成了收银台,一拉凳子坐下来。看他眼中满意的神色,这家店的装潢应该属他的得意之作。

大概沈芮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装潢,天花板没有吊顶,而是涂成了天空一样的蓝色,空出几许空白,点缀上云彩,墙壁两侧是温黄色的灯光,直直地打向天花板,顶上正当中的圆形的日光灯罩上了两层柔光罩,颇有几番初暖洋洋的太阳光的意思;墙里内嵌了几个烛台,应该是放了香薰,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和眼前这个“大屁股”的形象和气味真的是有点格格不入;不同于其他小饰品店的金属网格货架,一格一格挂着头绳、手链,这里的货架却极其的……“厚重”,像是进入了上世纪欧洲的图书馆,两个货架之间有一颗圣诞树,上翘的枝丫上居然还挂着几串手链,被环绕着的LED灯照得发亮。

店里不大,但是来来往往的人着实不少,大多都是豆蔻年华的少年少女,还有更小一点的小学生,周末让爸妈领着来逛逛小饰品店,淘点儿自己喜欢的物件,看到领小孩来的妈妈们眼里冒着绿光,也不知道是真的带小孩来买点他们钟爱的,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还没认识一下呢,大屁股,你叫啥。”沈芮芮转过头来。

“干嘛?”大屁股没好气地问,“以后方便来‘寻仇’啊?”

“交个朋友。”沈芮芮笑眯眯道。

同类热门
  • 等待一个生命的奇迹等待一个生命的奇迹空尘龙啸|现言平凡的生活,一场不平凡的虐恋。跟随作者,走进平静的校园。感受学生们那没有杂质的爱情,细想他那儿时的誓言对错与否,感叹浮躁的世界,别样的坚守
  • 回忆和天使的邂逅回忆和天使的邂逅腾拓海|现言她和他本没有交集,只是在哪个夏天,因为一个意外,他和她相遇了,爱情在他和她直接因为一件件琐事和愈加凸显的淋漓尽致,最后幸福生活在一起的两人会告诉所有人,天使和凡人真的曾经相爱过
  • tfboys之恋爱手记tfboys之恋爱手记乐开妍|现言一次错恋,失去一人;爱错一人。只剩一人的爱情,是否会顺利?(三人小说)
  • 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种子|现言那一年,在我最彷徨无措的时候,我遇见了陆逸尘我曾以为,他是我的救赎,不曾想,却是他推我入最无尽的深渊我哭着说:“陆逸尘,我再也不要当任何人的替身,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陆逸尘笑着说:“放了你,我怎么舍得?我们,死也要一起......”仓央嘉措说: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我说:这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再也不要与你相见遇见陆逸尘是一场意外,也是我最刻骨铭心的无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青春的对白青春的对白陌上千熙|现言从小青梅竹马,因车祸失去记忆,被养父养母收养,收养她才不到1个月,养父养母也相继逝世。当她明白真相时,耳边想起这句话:对不起,我爱你……
  • 绝代兵王绝代兵王唐不晚|现言刘紫杨,一个很普通的女孩,除了开朗热情和好看之外,没有什么优点。她没有什么亲人,只有阿娘一直在她身边。直到她四岁,家里面来了一些人,她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只是,从那天以后,她被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听那里的人说那里是巴蜀军区,国家最为隐秘的一个军区。经过十二年的杀戮,她离开了巴蜀军区,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高三生。她以为,她的一生注定与血相伴,将没有爱情与友情。但,有那么一群人闯进了她的世界。
  • EXO:心动亚洲EXO:心动亚洲星与心动|现言SM公司预备练习生——吴瑾萱她是EXO-M队里鹿晗的超级粉丝一次偶然,误闯EXO的练习室,碰巧与十二个花美男相遇,十二人与平凡少女的故事,也因此开始了……温柔美男、冷酷萌男、伪冷队长、开心病毒、眼线美男,哪一款是你菜?
  • 驻爱星河城驻爱星河城阮妹子|现言她是民国的一位小姐兼裁缝,内心纯净,不染红尘,甚至会读心术,却被善妒的姐姐杀害,不甚重生穿越。他是现代的豪门阔少,富甲一方,只手遮天,无数女人的心之所向,却独独遇上她,把心给了她一人。“先生,我会读心,所以你骗我也没用哦”她眉眼弯弯,像是不染尘埃的天使。“那你读出来了么?它在说我爱你。”他邪魅一笑,把她的手放在胸口。新人开坑,卖萌打滚求包养
  • 101次错吻,甜甜娇妻狠狠爱101次错吻,甜甜娇妻狠狠爱悠光|现言房间里,苏叶郁闷的坐在床上,精致的脸上因为通红而变得十分可爱。她家老爹带个后妈回来就算了,反正她把那个老女人当空气,可这次他太过分了!她才十八岁好吗?刚成年好吗?那位便宜老爸就急着把她嫁出去,据说对象还是一个老头。要她嫁?当她傻是不?所以,她要反抗!
  • 木棉树下木棉树下萧柔|现言木棉树,那灼灼盛放的艳丽,犹如她嫣然笑语。大雨倾盆,浇灭了他的梦,伤尽了他的心。当真相揭晓,他们是否能够携手同行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