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8章 前奏:新的战争,即将降临(下)

牡丹方士应声而倒,但是他的身躯却化为了一朵毫无光彩的牡丹花,转眼间便没有了踪影。

“这个······”上官太傅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正不知该怎么和乾太子说,乾太子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变戏法的能耐倒是不低啊!但是这么一来,你为自己算的卦不就不灵了?那么你为孤算的卦还灵吗?”

“殿下!”牡丹方士悠远的声音忽然传来。

“人想要预知自己的命运,不正是想要改变它吗?预言毕竟只是预言,未来有千百种可能。而现实,只有你自己能够去创造!”

牡丹方士的声音消失,乾太子眼中那股惊疑不定的情绪却又升了上来。不单单如此,这股怀疑与不安正逐渐上升到暴戾与肃杀。

当晚,太子大殿之中。上官婉儿跟随着上官太傅一起商议宴会一事,她躲在暗处偷听,却眼睁睁的看着早上见过的牡丹方士公然走了进来。

“殿下你这么想要预知自己的命运,难道不是真的想要改变它吗?”牡丹方士笑道。

“刚才没杀你,你是真觉得我不敢吗?”乾太子又一次抽出宝剑指着他道:“你是暗示孤没有好下场吗?不要以为自己有些名声就可以为所欲为!”“殿下可不要误会。”牡丹方士道:“在下其实是想帮助殿下解决心中的烦恼。”说着他面色一沉,道:“比如说,陛下会不会因为偏心二皇子,而不让殿下顺利继位?”

乾太子和上官太傅听了这话都吃了一惊,而躲在暗处的上官婉儿却有些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

“好!”乾太子说着将宝剑插在地上,道:“不愧是长安闻名的神算子。”转而有些颓丧道:“父皇有三个儿子,我虽为太子,却不得父皇的喜爱。根据最近的种种事情,父皇明显偏爱二弟,我担心······父皇想让二弟取代我······之前是我太心急了,还请先生不计前嫌,为孤指引一条明路吧。”

“多谢太子如此坦诚。”牡丹方士道:“那我也说句实话吧,人需要将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单单是自己的命运,还有力量。”

“力量?”乾太子听了,有些疑惑,却也带着兴奋。

“不错!”牡丹方士道:“有一种力量,甚至大到可以撼动长安城!屹立了千年的长安城!如果殿下你能够得到这样的力量,无论殿下的兄弟做什么,殿下都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殿下。”上官太傅看着乾太子眼中冒出贪婪和欲望的光芒,有些担忧的想要提醒他。乾太子却眼中精光大放,振臂吟道:“哈哈哈哈哈哈!孤或许真的得不到长安城,但是若能撼动它,将来被它永远的记住,不是也不坏吗?哈哈哈哈!”

上官太傅看着宛若癫狂的乾太子,再也不敢发言阻拦。因为他知道一切都已是无用,皇家子弟心中的欲望,一旦被发掘出来,势必宛如滔滔江水般无穷无尽,再也没有收住的可能。而他自己身为太子太师,无论如何都将与太子共进退,太子赢了他跟着赢,太子输了,他便与太子一起毁灭。

“那后来呢?后来到底怎么样了?”李元芳听了上官婉儿的故事,更加急切的问道。

“后面的事实,世人都知道了。”狄仁杰叹道:“乾太子听了牡丹方士的话,在长安城附近建立祭坛,召唤太古的力量,便可撼动长安。没想到后来太子之事被人揭发,先帝派人捉拿太子,太子因为行巫蛊之事,被囚禁下狱。群臣都请求诛杀太子,而先帝心善放过了自己的儿子,改为流放,并且长安之后再也与乾太子无关。乾太子成为了前朝的废太子,并且几乎被世人所遗忘。这些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

“那告密文书······”李元芳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字条。上官婉儿接口道:“告密文书就是这个。因为上面的字是我祖父的,所以乾太子认为是我祖父告密,从而痛恨并诅咒我的祖父。先帝也怨恨祖父没能阻拦太子的不孝,结果我们上官一家几乎因为此事全毁。男丁流为奴隶,女子沦为宫女。祖父被终身囚禁,或许是因为东方贪的原因,直至病死都没能说出事情的真相。我小时候不知是因为受到了刺激,还是中了牡丹方士、东方贪的招数,忘记了许多的记忆,直到不久之前才回忆起来。在世人眼里,牡丹方士死在了乾太子的剑下,而我却记得清清楚楚,后来又发生了怎样的事情。高密乾太子谋反一事,我觉得和牡丹方士脱不了干系。”

“牡丹方士······”李元芳想了想,道:“这么说来,当初的牡丹方士和现在的牡丹方士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这个现在还说不清楚。”狄仁杰道:“明世隐一出现在长安城,我就觉得有些不太对,所以一直注意着他。明世隐行事低调,与曾经的牡丹方士大有不同。他究竟想要什么,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敌暗我明的情况下,想要调查他,非常的不容易。”

“那就让我们来吧。”李元芳自告奋勇道:“凭借我们京师御动队,外加上婉儿姐,要调查明世隐也没那么难嘛。”

“恐怕不够。”狄仁杰摇头道:“明世隐在长安城绝非孤身一人。不要忘了当初我们和东方贪、西门嗔决战的时候,那些前来相助我们的人都和明世隐有关系。他要做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都需要我们调查清楚。现在长安本来就不安定,东方贪和西门嗔还不知道躲在哪里伺机行动,你们几个顾不过来的。”

“那该怎么办啊?”李元芳道:“难道除了我们,长安城里还有人能和明世隐相匹敌吗?”

“也许······我应该请李白回来对付此事·······嗯还不够,恐怕得把木兰、守约他们一起叫过来才行。”

“哦?叫守约他们来帮忙吗?”上官婉儿眼前一亮,道:“如果长城那边太平的话,叫他们来帮忙的确是不错的办法。”

“喂喂!狄大人!”李元芳有些不满道:“怎么就这么信不过我们啊?”“咳咳。”狄仁杰道:“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疏忽。元芳你要是想对付也行啊,那你每天都得有进展才行。哪天没有新发现,咋们就重新评定工资······”

“啊别别别!”李元芳连忙求饶道:“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叫别人来帮忙比较好。”

三人正讨论着,武庚快步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敲了一下密室的墙道:“狄大人!有最新消息!都和长城有关。”

“长城有关?”狄仁杰奇道:“什么消息?木兰传来的吗?”“是啊。”武庚道:“一个是荣耀联盟的长官传来的消息,说他们在玉城遭遇了一个叫明世隐的人,还动起手来,但是让他们走脱了。”

“什么?”三人一听这话都大吃一惊,狄仁杰道:“明世隐他······他去到玉城了?”武庚耸了耸肩,又继续道:“还有就是,女帝下令,召荣耀联盟集体进京。她要亲自嘉奖他们击败魔种进攻并且收服金庭城的功劳。”

“这个······”狄仁杰和上官婉儿对视一眼,不禁面露喜色:“来得好!现在正好有情况,需要你们来处理了!”

同类热门
  • 我必翻天我必翻天知乐江|奇幻吞噬人类的虫兽,百年倒退的文明,李小风,一个最低级的勤务兵,从人类与虫兽的尸山中爬出,来到了九州大陆的圣地——帝国学院大门前!精通战技的他却发现自己不能修炼术法,成了出名的废柴。面对贵族们的嘲笑,他粗暴地挥起了战斧;面对女人们的纠缠,他同样粗暴地……
  • 生灵大进化生灵大进化乌渠|奇幻战于苍穹,在洪荒中生死一战,人、鬼、魔、异兽、灵族、幽族多个种族血战,血流干了,还有那不灭的信仰,冲破星宇,斗破星空。 纤国,漠国,影国,冰国,明海国,不过沧海一粟,冰山一角,大千世界,从来都是异常的精彩,战于星空,生灵进化永不停止。 灵尊境只是开始,圣灵之境,亦不是终点! 生灵进化一途,看遍星海传说,只为成就不灭信仰。
  • 无尽月潮无尽月潮黑暗之剑.CS|奇幻人类国家内战不断,兽人之王指挥着兽人军队跨越亚赛隆尔山脉,精灵王庭动荡不安,消失已久的巨龙重临这片天空,魔鬼们则在深渊裂缝里窥伺着整个世界。希风出生在这个动荡的年代,他与精灵并肩战斗,与巨龙为友,在血与火中谱写最绚丽的诗歌!
  • 梦之主梦之主Etog|奇幻医生纳特在某次出诊中,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多出了一些此前从未涉猎过的技艺,进而步步探询背后秘密的故事。
  • 光影交错之旅光影交错之旅宁绘|奇幻古老的神袛将走出神国, 深渊的魔鬼己降临世间。 异界的灵魂不甘心平凡, 新的诸王誓为权柄而战。 血脉的传承令龙翼蔽空, 迷茫的行者踏上求真之路。
  • 血统之潮血统之潮超空间|奇幻用古神的眼眺望虚空,以巨龙之翼掀起湮灭之风,精灵的血,泰坦的脊梁是他坚实的后盾,他以凡人之躯一力容纳无数血脉,他是诸神和血统的猎人。 “要做怪物,便要做最伟大的怪物” “我内心的黑暗谁也无法驾驭,但我双眼之中不乏光明” 当他成为凌驾整个虚空的存在时,规则与命运都将向他低头。
  • 深渊历深渊历师难|奇幻深渊中的一切都是都带着一股炙热的气息,硫磺和鲜血的味道凝聚在这片让人恐惧的空间中已经不知道多少深渊历了,生命似乎不应该存在在这片土地上,但恶魔却恰好活了下来,并成为这片禁区的主宰。
  • 艾泽拉斯之救赎艾泽拉斯之救赎君子与兰|奇幻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有人说,战争,是为了和平……可是我付出了一切,却看不到为之奋斗的未来。 我们的敌人是谁?部落?联盟?还是虎视眈眈的燃烧军团?亦或者,是那来自暗影,无休止地萦绕在耳边的低语…… 朋友,如果我死了,请不要闭上我的双眼,让我看看,我付诸所有,换来的,到底是什么…… ———————————————————— PS:讲诉一个伪恶魔猎手拿着萨格里特钥石,降临艾泽拉斯黑门开启前二十年的故事。 PPS:书友群140334103,欢迎各种撩作者~
  • 时空兽大探险时空兽大探险乐雅灵蓝|奇幻传说地球上有两个世界——人类世界和时空世界。有一天,两个世界的交界处开始出现裂痕,代表着末日即将发生。于是,孩子们开始了他们的冒险。
  • 劫中劫之追妻记劫中劫之追妻记冷风煮雨|奇幻一个将军上战场你不让我杀人难道让我去杀鸡啊,还拿着我老婆来威胁,好吧,冥王你赢了,不就是去做个杀人任务,灭国都行。只是为什么完成任务了老婆没见到,倒是接到了一份分手信,怎么回事?于是一场狗血穿越剧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