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9章 边境外

艾文奇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难道遇到端虹相关的剧情,就会出现谋反的套路吗?或者说,如果现在的君主不是自己想要追随的,就一定要把他们搞下来吗?

艾文奇觉得,柳华堂这种人算是聪明的那种。如果真要去搞事的话,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地暴露计划。但,艾文奇毕竟没怎么研究过心理学——

如果自己是柳华堂的话,为什么要说这么危险的话呢?如果是的话,那应该是要套路自己吧。但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看艾文奇进入了“请等待”的死机状态,柳华堂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阶段的仙术学习部分,是由我来指导的。具体的缘由,日后再说。”

说着,她又向和自己拉开距离的艾文奇莞尔一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缓步离开了。

艾文奇叹了口气,回到房间里。他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端虹修士文明发展历程简解》,坐在了桌子上,却没有看的打算。

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这里是哪里,鳞亚人使用的魔法是什么原理,鳞王表现出的奇怪的地方,还有那个看上去挺顺眼却不知道在操作什么的柳华堂。

“艾文奇艾文奇,快来帮忙放牙刷毛巾啊。”

现在又这么多事要做,还是布置洗漱用品的时候吗——艾文奇本想这么说,但让终末一个人做家务实在是不靠谱。她虽然不会和自己吵起来,但之后肯定会时常提起这件事,让自己多买点小吃漫画或者昂贵的作品周边,或者少管她熬夜看连环画。

“啊,这……好吧,我来了。”

卫生间的阳光很充足。感叹鳞亚人竟然也有先进的自动冲水坐便器之余,艾文奇也真切地感受到,阳光对人类的积极作用是多么巨大。

这些困扰中,除了“以现在的信息解决几乎不可能”的问题,就是“知不知道对当前的进程没有什么影响”的问题。以大化小,一个一个解决,不要考虑这么多。

“好了,艾文奇你出去吧,我要拉-屎了。”

虽然终末这么说,但她就和真正的黑帮一样,“在说出‘拉屎’这种话之前,‘脱掉连袜裤’的行为就已经完成了才对”①。

艾文奇觉得自己之前的豁然开朗染上了咖啡色的黄昏。

“好的,大↘小↘姐↘。”艾文奇把毛巾挂在镜子旁的贴壁挂杆上,悻悻地关上门。

“对了艾文奇。”

“嗯?”

看到艾文奇打开门,她才开口:“刚刚那个大姐姐和你说了什么啊?晚上有约吗?”

艾文奇即答:“是明天学习的事。”

……

整理好心情,艾文奇坐在阳光正好的窗前阅读这本“作者总是觉得自己很幽默但行文枯燥”的流水账。

不过,好像这里和厕所的房间规划中,采光的能力都差不多啊,为什么自己感觉厕所那么亮呢?

冲水声后,艾文奇觉得这个空间内亮了一些。

“哈……艾文奇要上厕所吗?”

“不用。厕所开窗通风。”

“那我睡了。”

不到半小时,艾文奇就把这本书看完了。

什么啊,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这本《端虹修士文明发展历程简解》还真是“简解”啊,里面对什么都提到过一点,但,其中提到的绝大多数内容都艾文奇早就知道的。

艾文奇叹了口气,把书塞回到书架上。

这一走动,他才察觉到了“自己感到环境变亮”的秘密。

终末的呼吸声似乎和这房间外的流水融为了一体,而她的头发却不甘平凡,和月一样反射日光,让所在的空间“亮了许多”。

不过,这种现象应该只有自己能看到吧。

艾文奇找出了《纯阳系武术全解第二版》和《瑞金流木》,又拿了一本《从武术到修真》,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了窗边。这样平静的读书生活应该是他所期望的,但为什么越是期望,给他一个人看书的时间就会越少呢?

=

晚饭是火锅。大概就是,人们按照艾文奇不清楚的人际关系各自围在各自的火锅周围吃饭聊天。

应该说,不愧是“亚人”吗?除了外表的特称,多了条尾巴,多了点鳞,虽然出身端虹,他们却以肉食为主,而且肉食还大多是蛙形的。怪不得某些人也会蔑称她们为“蛇人”。

霖因为身体缘故没有出现,和艾文奇一桌的就只有柳华堂和旺生堂了。结束时,艾文奇提出去“看望一下霖”,但果然被拒绝了。

柳华堂表现地很自然,就像完全没有和自己说过那些话似的。

“哈……”

洗完澡后,终末竟然没有直接在床上躺尸。她换上了经典的第一章装束②,但又想了想,把棕色的装饰去掉后才开始穿那层膝盖处比较薄的连袜裤。

终末要出去吗?

“艾文奇,我要出去康康,你也要来吗?”

“啊……算了吧。注意不要迷路啊。在这里就不要用比较大的魔法了,实在找不到回来的路就用【传心】……你还记得那个东西怎么用吗?。”

虽然艾文奇觉得终末的曝光度已经挺高的了,自己两人初来乍到,被搞的可能性极其微小。艾文奇只是习惯性地说一些没有意义的话,让自己觉得“自己比较体贴”。

“诶?好吧。”

终末似乎有点失望。她还没有化妆的习惯,调整好装着的位置后,就直接出门了。

=

“啊。”

霖的下巴又掉了。她端起袖子,把筷子放在玉质筷枕上,然后把假下巴装了回去。本来,不让这种东西掉下来就是个技术活了,现在下巴还要移动,这更是难如登天。

她又叹了口气。她到这个身体里只有两个月,幸亏在今天之前,没有什么大型的聚会,不然自己早就露馅了。不过之前那个人,是怎么让这东西固定在脸上吃饭的?

不过,果然还是改变一下固定方式比较好——

这么想着,她又给这东西加装了肉色的扣带,调整好位置后,又夹起一片纯白的肉片。魔法确实便利,这桌饭菜从下午放到了晚上,现在还是跟刚出锅似的。

虽然扣在头上有点蠢,但假发待在这外面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确实很难受,但这样也可以控制嘴的大小,算是一举两得吧。

“打扰了。”

嗯?

感到微妙的亮度变化后,霖听到陌生的声音。听上去是小女孩,但却感受不到其中的感情,确实有点恐怖。

况且,这个地方的唯一通路就是自己走过的魔法阵,业一还是刚刚顶替业二,现在也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是是是是,困在封闭房间的小女孩的怨灵?这可是魔法世界,怨灵什么的……

想到这点,霖便觉得身后异常寒冷。尽管这个房间是“变亮了”而不是“变暗了”。

“嗯,你好?”

处于僵直状态的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呼叫护卫。现在她心理很清楚“自己想要做”的欲望,但身体却无法实行。看来这具身体是有问题的。或许这是先天的,或许是在自己附身之前——

不过,看到是谁,她才放心了。这经典的金发和白皮肤,不就是今天见到的那个看起来像是重要角色的原住民的侍从吗?

这种金得发光的头发,应该给这个人设添了不少彩。看来,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重要角色了。

如果这个世界是一个作品的话。

“哈啊,这不是,终末吗?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诶?你怎么知道我叫终末的?”

她似乎一点也不见外,直接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

“啊,你吃吧。”

“真的可以吗?哈哈,谢谢了。”

虽然这么说,但这个终末一点也没有和自己客气。如果自己没有说的话,她应该也会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吃起来吧。

霖挥了挥手,然后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看来,至少这个人出现在这里不是为了杀自己。而且,她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谁。

“真是神奇的宫殿啊,反着戴生日尖顶帽的大姐姐,这是哪里啊?”

“这不是生日尖顶帽啊,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个假下巴像生日尖顶帽啊kora!”

这个人吃完自己的一碗肉,又凑近了些。

“你……你想干什么”

“嗯……似乎还真的不像。”

她和自己的距离突然缩短,这让气氛有点橘里橘气的。霖虽然忘记自己叫什么了,但她确定,自己生前绝对不是姬佬。

不过,这个世界也有薰衣草吗?

“啊,抱歉。”

她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轻轻地缩了回去。

“不过,你也觉得晚饭很少啊。竟然在这里开小灶。”

“啊……哈,确实啊。”霖微微错开视线,“不过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地方是分配的时候特意选的,我的房间里应该只有前面一个出入口啊?”

“哼哼,这个你就不清楚了吧。”终末昂起头,摆出了很得意的样子,“在那个柜子旁边有一个隐藏传送阵,和其他的不一样,是隐藏的哦!”

不过这个人应该和自己一样,有什么表达障碍。从见面到现在,她表现过“惊讶”,“害羞”和“高兴”,但语气和表情都没什么变化,看来是一只“二无”属性的萌妹儿。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吃饭,霖的心情好了许多。

等终末吃得差不多,她又开了口:“隐藏传送阵……那也好,带我看看呗?你都吃我这么多东西了。”

“不是免费的啊……”

摘掉倒带的尖顶帽,她给业一做了暗示,让业一和业二在暗中跟上自己,然后“嘿嘿”笑了一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晚餐嘛。”

同类热门
  • 独步神武独步神武中伤|玄幻神武大陆,浩瀚无边,武道九重天,橫挂人世间。一个废柴少年坚信只要刻苦努力,他就是最强,奇遇无字天书,获得惊世传承,从此踏上了一天逆天的道路,在这个世界中,强大的武者能够毁天灭地,翻山倒海,武道的奥秘,独步天下,战苍穹,成就最强武神。
  • 苍穹泪苍穹泪一叶秋.CS|玄幻一个被苍天遗弃的孩子,凝望苍天,然而却看不到希望,只能苦苦的挣扎。在一次意外之后,终成一代大侠,誓破苍穹。
  • 当世界失去独立性当世界失去独立性碧水天下|玄幻一场莫名其妙的能量爆发使得各个世界的独立性被打破,使得各个世界的人到达了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地方,这一切突发的变化究竟会让新的世界成为什么样?混乱的世界该如何找到新的秩序?世界的真正含义到底是什么?一切的一切由我们共同揭晓!
  • 神之逆行神之逆行不吭不哧|玄幻上古菩提老祖说:“别跟你的兄弟出去砍人了,本神仙回报你一个万古逍遥的大神之位。”至高守护之神说:“放弃你的兄弟!那些云神、水神、冰神、缪斯、纳斯等等如花似玉的漂亮女神统统归你。”无上主宰大神说:“…………”神圣光明之神说:“…………”雷电魔狼之神说:“…………”风锋说:“滚!兄弟在旁,生死何妨?神躯可灭,神位可逆,神格可夺!”…………洪义社排名第三十七的副扛把子“夜叉”被上古老神棍阴了一把,转生到了神之位面。天生懒散的他,跟他那些不靠谱的兄弟,无奈、无语、抓狂的应对着位面大神接二连三的威胁、许诺、拉拢、利用、暗杀……
  • 犬神传续犬神传续九流仙人|玄幻冥界深处,轮回之眼,瑶裳仙子正呆呆的坐在那里,一个昏暗的光球正不停的在瑶裳仙子手中旋转,好像在倾诉着什么。
  • 无冕神皇无冕神皇画虫点睛|玄幻宇宙一片死寂,暗藏玄机,危险与机缘并存,一分机缘三分危险。生与死并存,一个充满了神圣的星球,各类生灵齐聚。一个少年崛起于莽荒,斗凶兽、战妖王、灭神魔……
  • 杜娟火杜娟火猫邪王|玄幻乌,带来了改变世界的力量。张牧之背上插着三块折断了的刀刃,一柄不知从哪个死人手里夺来了长剑紧紧的我在张牧之的手中,张牧之半跪在地上,身边是数百具尸体....
  • 不死圣神不死圣神啸无忧|玄幻神奇的重生,离奇的身世。且看神秘少年冥幽,如何历经千辛万苦,复活神王父亲,登上圣神宝座!
  • 赤血神君赤血神君青色小迷糊|玄幻绝世神君坠落神墓崖,死而复生梦方醒,跟随熟悉的气息,一个天大的谜团将被一一解开,看着茫茫的骨山血海,那一抹凄凉来自心底,来自熟悉,从此……一颗倾世红心,一柄朱岩血剑;一代魔尊的讨伐之战,一世神君的崛起征程;是谁,一手执命盘,一手掌己生;是谁,一剑灭诸神,一眼逝千年,一身凌天下……
  • 我的魔女师傅我的魔女师傅雪夜听风语|玄幻这是一个只有剑的世界。每把剑都在追求更强大的力量。他们互相残杀,互相吞噬,只为达到那个遥不可及的极点……李剑剑,某二流大学颓废青年一只,某日意外死亡,却在另一个世界与魔剑剑魂融合,重生异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