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烹饪美食 瑞博体育官网

第1779章 你告诉他,我是谁

汪秀林从宋伟泽离开后,跟着也一起离开了,她这次回来是想跟刘奇涛再一次合作,坐车来到了安远集团,正要走进去,就看到宋伟泽抱着王凌菱从里面走了出来,着急的走到了一旁的车子边,身子蹲了下来,让车子的身子挡住了宋伟泽的线视。
  等他们坐车离开后,汪秀林才从车身走了出来,双眼瞪着远离的车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往公司里面走去。
  这一次,汪秀林没有去前台询问,而是直接往顶楼走去。
  来到总裁办公室,看到门口还是原先的秘书,汪秀林走了过去,礼貌的开口道。
  “陈秘书,刘总裁在里面吗?”
  陈秘书抬起头,看着这个陌生的小姐,她从来都不从认识她,她怎么会知道她姓陈,好奇的问道。
  “小姐贵姓。”
  “姓安。”说完,才想起她现在的名字已经不是叫安雅旋了,而是叫汪秀林,赶紧补充一下。“我姓汪,是刘总裁的一位朋友,听他讲,他有一位能干的秘书,想必就是你吧!”
  陈秘书听了汪秀林的话,双额通红,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见笑了,那是总裁他看到起,但是,小姐有可能会白跑一趟了,总裁他不在了。”
  “不在了,他去了哪里了。”不可能啊!公司是他的,他怎么可能不在了呢!
  “总裁他前几天出车祸死了,所以,小姐你还是请回吧!”陈秘书一脸伤心的道。
  其实刘奇涛是一个好老板,好总裁,为人又很好,对他们也不苛刻,有时心情好,会一天笑脸迎人,但是,这么一个好总裁就这么说没就没了,真是好可惜了。
  “出车祸了,他是怎么出车祸的。”死了,那不就是她的计划不可能会成功,不,一定要成功,这一次不管怎么样,都要怀上伟泽的孩子。
  “我们也不清楚。”陈秘书摇了摇头,他们只是在送总裁的那天才知道总裁出车祸了。
  “那好,谢谢你,我先走了。”汪秀林现在一定要去弄清楚,刘奇涛是怎么死的。
  走出了安远集团,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去了一个地方,一个能让她明白,刘奇涛是怎么死的。
  宋伟泽把王凌菱送回了刘家,就开车回到了公司,正要走进办公室,看到秘书桌后没有汪秀林的人影,皱着眉,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拿起桌面上的电话,拔了一通人事部的电话号码,响了几声,电话被人接起,宋伟泽语气带着怒气道。
  “汪秘书呢!”
  人事部经理听到宋伟泽的声音,颤抖了一下,才开口回应。
  “汪秘书说今天下午她要请假,我看到总裁你不在公司,所以就批了她的假。”
  “那她的工作,你来做好了。”说完,宋伟泽怒气的把电话给挂了。
  背靠在皮椅上,双眼紧闭,此刻的心很是烦躁。
  安雅旋失踪了,这一次她会不会回来,要是,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回来的话,那凌菱怎么办
  宋伟泽想着安雅旋会什么时候回到这里,又会用什么手段来伤害凌菱,想着想着,下班的时间也快到了。
  这一次他没有急着要走,因为他回到家里,也没有热腾腾的饭菜等他,继续一脸沉思的坐在皮椅上,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喂。”
  “伟泽,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风打过来的电话。
  宋伟泽听到风要去喝酒,想了一下,好久没有去喝一杯了,今天凌菱又不在家,心思又没有放在工作上,干脆去跟风喝一杯解解闷也好,想到这里,宋伟泽一口就答应了风的请求。
  “好,老地方见。”
  宋伟泽开车来到了酒吧!走进了他们以前喝酒的包厢,早来的风已经坐在里面等着他了,看到他的到来,赶紧为他倒了一杯酒,待他坐定,把酒杯递给了他。
  “怎么样,安雅旋的下落有线索了没有。”宋伟泽一坐下来,就急着问道。
  “还没有,我叫了兄弟们去安雅旋所在的地方找,过几天有可能会有消息。”举起杯,跟宋伟泽碰了一杯,一口饮完杯里的酒。
  “多叫几个兄弟去找找,要尽快把她找到。”找到了,他的心就会放心许多。
  “好。”风为宋伟泽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才开口说道。
  “以前是三个人,现在只有二个人,还有一点不习惯。”
  宋伟泽也有同感,以前他跟刘奇涛两个拼酒,不拼个你死我活他们觉不放下手中的酒,只是,现在没有这个机会了。
  “是啊!以前我们两个都醉了,都是你送我们回去的,那一天,你是最累,最辛苦的。”宋伟泽笑了一下,道。
  “还好你记得,我还以为你不会记住我有多么辛苦送你们回去呢!”风一脸得意的说道。
  “噗,有那么辛苦吗?”宋伟泽笑着摇了摇头,道:“过几天,念泽要上学了,你叫几个兄弟暗中保护他。”
  “好,我会叫帮里的雨去当念泽的班主任。”风点了点头,反正雨也是一名老师,只不过,她是一名大学的老师,让她来教小朋友实在是有点委屈她了,但是没有办法,谁叫帮里只有她一个人是老师呢!
  “好,要是她不愿意去,也不要强求,毕竟她是一名大学老师。”宋伟泽知道一个大学老师有多么不容易,叫她放弃美好的前途去教小朋友,任谁都不会同意,但是,他小看了暗门的人,在他们的心里少主是天,是暗门是地,只要少主有什么需要,他们一定会去做。
  “好。”风点了点头,其实在他的心里明白暗门兄弟的心,但是,他不会跟宋伟泽去讲。
  两人一直喝,宋伟泽喝了三瓶红酒下去,脸上带了一点微红,风只喝了一瓶红酒,意识还是很清楚,只有宋伟泽意识模糊双眼迷漫,看着风,就好像看到了二个风一样,倚在沙发背椅上,看着风。
  “风,你爱过人吗?是那种爱到骨髓里的爱,而不是单纯如水的爱。”
  风听了宋伟泽的话,双眼暗沉,思绪已经飘走了,飘到他跟琪琪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那一天下着大雨,风正好走在马路上,对着这突然其来的雨有些无语,四处的找避雨的地方,看到一家超市门口站了很多的人,正要过去,就碰到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身材高挑,脸长的很一般,但是,那双精神奕奕的双眼打动了他,正要弯身去扶她,但是她一下子坐地上爬了起来,往路边的马路跑去,拦了一辆车匆忙的离开了。
  从那以后,风每天都要从哪里过路,有时还会在哪个地方等一个钟或者是半个钟,希望能再一次的见到那名女子。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那名女子就好像从没有在宋伟泽生活中出现过,再也没有在哪个地方现过身。
  “没有。”风摇了摇头。那样的感觉算不算爱。
  “真是太可惜了,爱能让你快乐,能让你伤心,也能让不流泪的你,流泪,爱它是一个好东西,也是一个坏东西,只要你好好的去珍惜它,那它会给你一辈子的快乐跟幸福,要是你残忍的去伤害它,那它只能给你一辈子的后悔。”宋伟泽傻笑的说道。
  “是吗?”此刻的风,心里总想着那天急忙的背影跟那双精神奕奕的双眼。
  “对啊!刚跟凌菱结婚的时候,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心里只想着这么平静的过完一生,但是,这种平静的日子,很快就感觉到了烦躁,跟安雅旋在一起,只是为了一个方便,其实那时候对她们两个都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从凌菱发现我跟安雅旋在一起的时候,说要跟我离婚,我的心才会感觉到害怕,那时候,我只想着不许她离开我的身边,没有想到她已经在无行中住进了我的心里。”
  “那时候,我一心想要凌菱原谅我,但是她的心已经被我伤透了,不会那么轻易的说原谅就原谅。”
  宋伟泽边说,风在一旁就认真的听着,虽然他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但是,他从来还没有感觉到爱是什么滋味,从小在暗门长大,身边又没有亲情没有爱情,长这么大了,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但是,女人他多的事,只不过,都是玩玩而已。
  宋伟泽一边说,风就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过了一会,风没有听到宋伟泽的声音,抬头看去,看到宋伟泽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过去,扶起他,拿起桌面上的帐单,往门口走去。
  结了帐,走过吵闹的大厅,走出了酒吧的大门,往他的车走去。
  只是,当他把宋伟泽放进车里,正要关门的时候,酒吧门口出现了一个亮丽的人影,只见那人影一闪而过,消失在了酒吧的大门里面。
  风看到那人影,心情激动了起来,那不是他一直在等待的人儿吗?她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正要重新回到酒吧,想起了还在车里的宋伟泽,只好停下了脚步,他不敢冒这个险,把宋伟泽一个人留在这里,双眼只好深深的看着酒吧的门口,走到另一边车门,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希望把宋伟泽送回家,再次来到这里,能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