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归去来兮之林栩来袭

第182章 当头一棒

果然,现实给他当头一棒,果真现在便是最坏的结果。

猜想是猜想,即使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但心里总是安慰自己:现实还不至坏于此。

呵,现实还真就坏到了这个地步。

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待到自己的角落,独自品味伤悲。

那时,自己料想这种结果的时候,没有感到悲哀,因为假设,终究只是假设。那时没有是不可能感受到现在这种真实的悲痛的。

只有此时此刻,这些情感才显得如此真实,他也从来没有感受到自己这么真实地存在。悲伤比喜悦更真实,悲伤在人的心里留下的痕迹更为深刻。

叶老将军的目光仍然凝着平静的水面,他保持了沉默,仿佛是在讲述完这些事情之后就失去了语言表达的功能。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而且他的喉头是发紧的,舌头是僵硬麻木的,心里是痛苦的。

季萧明仿佛是做了一个又长又悲伤的梦,在这个梦中,他不曾离开兴雲国,他一直留在家中。

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妻子女儿悲惨的命运,但是他无能为力,不能阻止那些可怕的事情。所以他目睹这她们离自己而去。

他还亲眼目睹了暗域是怎样一步步变为现在这幅模样,他同样宛若是一个局外人,他只能看,不能参与。

季萧明感受到了一种浓重的悲伤和无奈。

这些事情都是在自己眼前发生的,无异于受到凌迟之邢的犯人,必须亲眼看着那锋利的刀刃在自己的身体上刮过。

他只能忍受着刀刃带给他的痛苦,鲜血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地,他的身体一半沉浸在鲜血之中,一**露在等待的冷风中。

这个似梦非梦的想法,让他成为了一个悲惨的遭受凌迟之邢的犯人,他的身心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脚掌已经麻木,小腿已经发颤,但是他不愿倒下,他要笔直地站着。一片朦胧的水光在他的眼中流淌,视线已经是模糊不清了。

流淌的溪水,是这里唯一在动的事物。悲伤能否融入溪水之中,随着水波远去呢?

两人如同雕塑一般,在这凄凉的夜色之中静立良久。

时间不再是衡量时间的标尺,心中的悲痛才是。

待到情绪缓和下来之后,季萧明才说道:“我们回去吧。”

他不愿意坦露自己心中的情感,即使是面对这位胜似朋友的亲家,即使他们之间有一些情感是共同的,但是季萧明还是不愿意与他说出来。

在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会把悲伤拿出来品尝。那十年的生活已经让他成为了一个孤独的怪人,他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已经改变,他习惯于一个人。

叶老将军感到一丝担忧,因为知晓这些事情之后,他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平静了。叶老将军摸不清他真实的想法,也看不出他真实的感情,

有些人经受打击之后,外面表现得与平常无异,让别人看不出他的伤心。叶老将军担心他就是这种情况,但是当下的这种气氛,自己实在不好贸然得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