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49.安身之道

从庙街到造物司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路程,紫岫带乔梨梨在路边租了一朵“乘风云”,二人踏上这朵乘风云往造物司去,速度不急不缓,好像骑自行车一样,十分惬意。

通往造物司的这条路十分清净,笔直平整的路像一条丝带,绵延在两侧花草芳菲的绿野之中。绿野之上的花草都没有经过修剪,任其自然生长,然而放眼望去,磅礴的绿浪之中却没有一株杂草,所有奔放生长的植物都是芳草佳卉之属。

芍药、百合、茉莉,鸢尾、海棠、锦葵……高低错落,姹紫嫣红,组成了一片梦一样美丽的花海。花海的边界接着瓦蓝色的晴空和绵绵的云朵,乔梨梨一路欣赏着美丽的风景,觉得如同置身梦幻之中。

走过了一段清幽的长路,远远地,乔梨梨就看见前方隐隐出现了一片高低错落的建筑,由远及近,只见是一片大小不同的楼宇。乔梨梨觉得这地方大概就属于丸宇里的工业产业园,园区门前有一块大石头,上面凿刻着“造物司”几个恢弘磅礴的大字。

二人驾着乘风云进了园区,乔梨梨好奇既然是造物司,这一路怎么都没见到来这里领任务的人呢?紫岫解释道:“申领任务都是每天上午才可以办理的,所以下午基本没有人到这里来。”

乘风云在一座小楼前停下,二人下的地来,就将那云停在路边。紫岫领乔梨梨进了小楼,只见里面是一家又一家的店铺:什么金禾米店啊,稻馨面点啊,一看就是做主食的;珍蔬园,瓜豆苑,一看就是产蔬菜的;芥姜斋是做香料的,梨奈园是产水果的,三江源是做水产的,珍禽坊是卖鸡鸭的……乔梨梨一看,原来这里整个一“农贸大厅”啊!乔梨梨随着紫岫上楼,在二楼的一间小门面前停了下来,乔梨梨抬头打量,只见门楣上挂着一块原木色的小匾,上面写着“芝麻斋”三个字。

这家小小的店铺取芝麻斋为名倒也十分有一语双关的趣味,“芝麻”既是店里的出产,又是店铺小巧的写照,名副其实,很有雅俗共赏之乐。

因为已经是下午,“农贸大厅”里的各个店铺基本都忙于闭门生产,芝麻斋也不例外,紫岫轻轻敲门,只听里面一位老者应到:“来了。”

过了一会儿,芝麻斋的小门吱吖一声开了,一位瘦小矍铄,长着一把金红色胡子的老人出现在门内。

乔梨梨望着老人那一把颇有特色的胡子,心中明了了秋髯公这名字的来历。

“秋髯爷爷!”紫岫亲切地叫道,乔梨梨也赶紧跟着问候:“秋髯爷爷好!”

“是紫岫带了新朋友来呀!哈哈,快进来!快进来!”秋髯公是个十分热情的小老头,让人一见之下就生出三分亲切感。

秋髯公将二人让进屋内,说这是一间斗室毫不为过,屋子里宽不过七八尺,进深不过六尺,左右两张货架上堆着一包一包的芝麻。除此之外就是屋角上摆着一张小小方桌,桌上三两只杯盘,桌旁一只靠背椅。乔梨梨觉得这张靠背椅就算是这小屋中的庞然大物了!

除了这小小的外间,屋子还有一进里间,门上挂着半截深蓝色的布帘,从光线上来看里间应该也不大。秋髯公掀开布帘,从里面拿出了两张小巧的凳子,让紫岫和乔梨梨坐下。紫岫道:“秋髯爷爷,中秋节快到了,我给您带了几块月饼来,是今年新作的口味,石榴桂花馅的,不甜不腻,您老人家吃正好!”说罢从小包袱中取出那十块月饼交给秋髯公。

秋髯公开心道:“好好好!谢谢你了,待我这么好,总是想着爷爷!”

紫岫道:“爷爷,您对紫岫有再造之恩,紫岫怎能忘怀呢!您就像我的亲爷爷,紫岫只愿能多多孝敬您老。”

秋髯公笑道:“过去的事不要放在心上了,只要现在过得好就可以了。”秋髯公指着乔梨梨问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紫岫道:“她是乔梨梨,刚到丸宇来的,我跟她投缘,所以让她先去我家住一段时间。”

乔梨梨十分恭敬地向秋髯公施了一礼道:“很高兴有机会认识秋髯爷爷,今后请秋髯爷爷多多关照。”

秋髯公笑道:“好好好!我孤老头子别无所长,你要是喜欢吃芝麻,今后尽管到我这里来拿就是了!”

乔梨梨道:“秋髯爷爷,我听紫岫姑娘说过,您的芝麻是您自己依心而造改良得到的,梨梨听了非常敬佩!我初来丸宇,今后还不知如何安身立命,我想,假如能学会依心造物的技能,在这里也足以养活自己了,因此,我想斗胆提个请求:梨梨想跟您学习依心造物之法,不知道秋髯爷爷能不能收下我?”

紫岫没想道乔梨梨才决定留下就已经在考虑今后的出路了,心里十分敬佩她,便对秋髯公说:“爷爷,当初您本想教我这个本领的,无奈我没有这个天资,梨梨虽然刚来,我却已经把她看作我的好朋友了,况且乾坤签已经给了她不错的身份,足以拿到文曲阁塾生的资格,既然她有这个机缘,爷爷就收下她吧!”

秋髯公公听了紫岫的一番话捻须而笑,乔梨梨也诚恳地望着秋髯公道:“秋髯爷爷,求您收下我吧!”

秋髯公道:“好吧!既然你想学,我也愿意教你,只是你刚来丸宇,还不知你有怎样的资质。反正不论学什么,你总是要先到文曲阁去一趟的,不如你明天先去文曲阁领一锭心香来,我先教你焚心香,看看你的资质,到时候再定学什么也不迟啊。你看好吗?”

乔梨梨一听大喜过望,连忙站起来给秋髯公行了个大礼道:“多谢秋髯爷爷!我明天就照您说的去办!”

二人又在芝麻斋和秋髯公聊了一阵天,便告辞出来,依旧驾起停在路边的乘风云回芝麻驿去了。

到了芝麻驿,只见萃华正在泡清心饮。见到紫岫乔梨梨二人回来,萃华立刻开心地跑出来迎接,还十分贴心地接过乔梨梨手上一大包衣物帮她拿到里面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世界听见我的呼唤世界听见我的呼唤滟滟水光|现言见鬼的重生,为什么是高三好悲催呀。 既然老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决定把暗恋了七年的对象追上。 但有一天男主对他说,我暗恋了你17年,你说怎么办吧 裴雨烟说“滚,本姑娘才18好吗?我认识你有17年吗” 慕容珏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娃娃亲,从你妈第一次拿你照片说以后她是你媳妇的时候,我就决定这能是你”。 裴雨烟“……”
  • 你是我心中的那道坎你是我心中的那道坎三味梅子|现言15年前的一次遭遇让步爱娣恐婚,没成想遭遇上了同样恐婚的宁愿,两人一拍即合,来个协议结婚。 当假戏真做时,才发现15年前的罪魁祸首却是枕边人...... 爱情该何去何从.......
  • 相信是你相信是你阎妙儿|现言写你所想,用心创作,只是从小的梦想,现在来实现。在我的理解中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必须要经过很多,他们才能刻骨铭心,互相厮守。本文有虐有宠有爱有泪。
  • 和我结婚我超甜和我结婚我超甜沐衣衣|现言(绝世宠文,正文已完结,番外ing)一朝回国,于汐不小心撞见了死对头顾临寒。 从此之后…… “顾少,于小姐大闹寿宴把沈小姐给打了。” “顾少,于小姐不小心把您的公司给卖了……” “顾少,于小姐把家里老太爷新买的机器人给弄坏了……” 顾临寒闭上眼睛默念:自己选的老婆,跪着也要宠完!
  • 沿途,有你沿途,有你木水雨相|现言离开美国快一年了,每当回忆起在那边独自打拼时的无助和寂寞,都会让人心痛.惟独想起那个温馨的夜晚...我们说好不问彼此姓名和职业.转身回到自己的生活。可是,回国后竟然意外相遇....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 萌妻羞羞:凶猛总裁要抱抱萌妻羞羞:凶猛总裁要抱抱断九卿|现言他是权势滔天的S市第一商业大鳄,传闻他为人高冷低调,不近女色。不近女色?楚晴一脸幽怨地被男人压在身下,传闻都是骗人的!明明是契约婚姻,他却把她压在身下吃干抹净,连渣渣都不剩。“你是我的人,我可以横着睡,竖着睡,翻过来接着睡。”她怒,“宋清让,你再碰我一下,我就和你离婚!”他轻笑,将她压在身下继续强取豪夺,“那我就多碰几下。”有人问,“好久没看到宋太太了,她现在过得怎么样?”男人淡淡一笑,“见床发抖,见我害怕”【一个小女人把高冷大叔变成凶猛大野狼的进化史。】
  • 突破世俗突破世俗计小阡|现言在屋内。有一个幸福的孕妇,靠在自己的丈夫身边。身旁依偎着自己的大儿子。大儿子将头靠在了母亲的肚子上。问着母亲:“妈妈,妹妹怎么还不出来呀?”母亲抚摸肚子,回答说:“估计是你的妹妹怕你不喜欢他,所以躲在妈妈的肚子里不敢出来。”母亲转过头对着自己的丈夫说“辰哥,宝宝怎么还不出来?这已经11个月了。”还未等丈夫回答。母亲。就满脸大汗说道:“快些辰哥,我怕是要生了。快!送我去医院。”父亲连忙抱起母亲。大儿子连忙喊道:“管家管家。快开车送妈妈去医院。快通知爷爷,姑姑,叔叔他们。”说着就跟着爸爸妈妈爬上了汽车。
  • 愿你爱之人值得你所爱愿你爱之人值得你所爱岑幸运|现言直到很多年后有人问韩佳言。 遇见雷浩南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想是幸运的,都说遇见真爱都会先遇见几个渣男,还好她遇上了他。不管将来会是什么,我想韩佳言爱都是深爱着他的!
  • 神级明星成长记神级明星成长记伪装的孩子|现言她是兰国最火的明星,她的审美遭人诟病,她的作品为人追捧,她就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混蛋。她的事业一片坦途,但是她的爱情一直波折不断。
  • 前妻归来之邵医生好久不见前妻归来之邵医生好久不见格子虫|现言她,童欣乐,童家最受宠爱的小女儿。 他,邵正谦,邵家最骄傲的天之骄子。 她遇上他,爱上他,都比别的女人晚了一步; 二十岁那年,她抢先一步,让他娶了她。 她知道他不爱她,但是她希望他给她一个机会,让她用三年的光景,让他爱上她。 三年后,她终于明白一个道理,爱就爱,不爱就不爱,努力未必可以。 明白后的童欣乐,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这段婚姻,留下一纸离婚协议,远走国外。 只是,远走国外的童欣乐,不知道她走后的那一年,邵正谦有多疯狂的寻找她。 童欣乐还不知道的是,为了让她回来,邵正谦都在背地里做了些什么。 又一个三年后,童欣乐为了爷爷的病而回国。 回国后,她主动找了他,想要公事公办,不料,他却势要与她没完没了。 【好久不见】 她坐在他办公室,等他。 好一会儿,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她站起来,侧身微笑,平静道:“邵医生,好久不见。” 邵正谦嘴角僵硬,火急火燎的心被这句冷水给浇了一个醍醐灌顶。 邵正谦脚步放缓。 “邵医生,请你救救我爷爷,除了诊疗金之外,我会拿一件我最钟爱的东西跟你交换。”童欣乐用着最平静的语调,说着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不是为了叙旧,就是为了让他答应救人,仅此而已。 “说说看。”邵正谦埋头翻着他办公桌上的病例,他手心都是汗,她并没发现。 “什么?”童欣乐一顿。 “你最钟爱的东西是什么?”邵正谦抬眸,眼神深邃,满是期待。 童欣乐上前,将他们儿子的照片放在上面。 邵正谦眼底的光,黯淡了下去。 放下照片,抬头铿锵有力的拒绝道,“不够。” “what?”童欣乐诧异,直直的看向他。 他,变贪心了。 “……”PS:格子曰:这是一篇宠文,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格子我是深信不疑。此处应该有掌声,啪啪,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