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霸道老公要宠妻

第36章 又勾搭上了

顾婉如什么都好,可一旦打定主意要做的事,就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顾清城自然是太清楚妈妈的。

只好拿出他的撒娇大法,抱住顾婉如的胳膊晃来晃去,拖着长长的尾音,道:

“妈,你就算为了我,去我那里住一段时间,我才方便带您好好逛逛,然后再给你那些姐妹淘买点小礼品,不好么?您看您一回来,就哪里都没去过,让儿子陪您出去转转吧!”

顾婉如被他这么一摇晃,就立马露出了笑容,给了他一个溺爱的眼神。

“你呀!都多大了,还跟我来这招。我看你和雨朦回来这么久了,你有没有去见见人家家长呀?雨朦这孩子,对你真是痴情,跟着你国内外的跑,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人家一个交代呀?”

顾清城一听妈妈这是要岔开话题,而且他最避讳跟人聊起何雨朦了,一想起他跟何雨朦的纠葛,他的心里就像喝了碗鲜美的鱼汤,却发现里面有只苍蝇那样恶心。

“妈!好好的我们是在聊带你出去玩的事,干嘛又扯上别人,去我那里去住,酒店房间我都还保留着,就怕您这在里住不习惯。”

“嗯?怎么能说雨朦是别人呢,难道你们俩吵架了?还是?你不会告诉我,你又跟沈小溪那个伤风败俗的女人扯上了!我可告诉你啊,当年的事啊,我可是都听雨朦说过了,那种在你求婚当天就给你戴绿帽子的女人,我觉绝对不能接受的,你可不要再犯糊涂啊!”

顾宛如当年听说沈小溪的事后,就气不打一出来,当时非要嚷着回国把沈小溪臭骂一顿才甘心。

那时看儿子感情受打击后颓废的样子,她的心也跟着揪得生疼,后来她发现了何雨朦对顾清城用情不浅,便有意撮合他们俩。

“妈,看您说哪里去了,我跟她只是因为工作的合作才间的面而已......”

顾清城就算对沈小溪有怨气,但是从他人嘴里听到她的坏话,仍是不乐意。

“什么?她还真跟你又勾搭上了?!没想到哇,我这左防右防的,竟然把她给漏掉了,这个女人真是太有心机了,你才一回来就被她找着了。

清城,妈妈可有言在先啊,不许你跟她再来往,更不许再跟她混淆不清搅和在一起,人家雨朦就挺好的,家世好,又对你死心塌地,你可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啊!”

顾宛如没想到他和沈小溪这么快就见上面了,一想到沈小溪跟别的男人有一腿,她就心里膈应的慌,更没法接受他们之间竟然还有来往。

“妈!你又来了,我跟何雨朦,真的没什么!沈小溪她,也许是有苦衷的。

不过你放心,她现在有何氏集团罩着,幸福的躲避我都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来纠缠我呢?”

顾清城说着,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自嘲和辛酸,以及失落。

“你是说,沈小溪勾搭上雨朦她们家的哪位老头子了?我就是说嘛,这个女人果然有手段。”顾宛如感到讶异和鄙夷,没想到这个沈小溪比她想象中还要厉害。

“不是你说的那样,唉,我要怎么跟您解释呢!算了,不说他们,我求求你,跟我搬出去住好不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顾清城见跟顾宛如越来越说不清了,只好将话题再次引入萧家。

“儿子,不是我想惹事,而是就算咱们像鸵鸟一样将头埋进沙子里,别人也未必肯放过你呀?

我们必须正面现实,当年如果我一味退缩忍让,现在咱娘儿俩早喝西北风了!你不要再劝我了,我就在这里呆着,等哪天高兴了,想留我都留不住。

本来以为你住这里还能喝点汤补补身子的,现在看你,都瘦了,就算厨房里还剩有菜,咱也不敢再吃了,你赶紧洗洗睡吧!”

请佛容易送佛难,顾宛如油盐不进,顾清城见劝不动她,只好妥协,道:

“那好吧,妈,既然你执意要留在这里,那就万事小心,您早些休息,明天我还有些事,需要出去两天,有任何需要打我电话。”

第二天一早,顾清城便去医院看望了陈子仪。

她醒了,睁着眼,目光呆滞。当顾清城走近病床前,她像是植物人一样,完全失去意识,对他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萧世杰还是那番清瘦模样,来了这么多人照料他们母子,理应不会让他累着。

管家倒显得憔悴了许多,一晚上没见,黑中夹杂些许白色的胡茬都长出了半截。

这管家还真是忠诚,难怪陈子仪对待他跟其他佣人不一样,明显礼让亲近许多。

顾清城看在眼里,对管家微微一笑。

不管他跟陈子仪是不是合起伙来,做了什么对顾婉如不利的事情,现在人都在这儿了,年过半百,顾清城不免替他们感到唏嘘。

顾清城道:“李叔,辛苦了。你去那边床上躺一会,我们这么多人都在,不会有事的。”

管家望了望痴呆着一动不动的陈子仪,便重重地点了点头,起身走到靠墙边的一个床位躺下。另外两个年纪不大的佣人,一人守候在门外,一人在萧世杰身后站立着,随时等候差遣。

“世杰,阿姨总算是醒过来了,你也不要太难过。”顾清城想让她尽快醒过来,这样她中毒的谜底才能够彻底解开,才能还顾婉如的清白。

毕竟事情是在跟顾婉如单独用餐的时候发生的,就算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事跟顾婉如有关,可是萧家那些都是只认陈子仪这个主母的下人们,恐怕不这么想,悠悠众口,每人一口唾沫星子,顾婉如的日子肯定也不会好过。

“哥,你说,我妈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萧世杰木讷地望着陈子仪,问道。

“我来的时候问过医生,说阿姨是伤到了大脑神经,只要阿姨体内的毒素排干净了,加以康复训练,很快就会好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是么。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这次回来,真的如外面传言的那样,是回来跟我争家业的吗?”

顾清城没想到萧世杰突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他想要弄明白了,不想兄弟间有什么隔阂。

“世杰,在你心目中,哥是那样的人吗?我这次真的是接到爸的电话,说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从前,要我回来帮一阵子。我还以为你还在继续完成学业,你受伤的情况我也是上次到家里才得知的。不管外面人怎么传言,我希望你不要受影响,总之萧家是你的,我自己的前途,会靠自己去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