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定风波万里江山谁主

第78章 寂寥

英亲王妃轻轻瞥了夏悠然一眼,冷哼道:“怎么?是瞧不起做英亲王世子的侧妃吗?难不成想要做正妃?”

这一瞬间,内室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夏悠然没有在意英亲王妃的反应,自顾自地摇了摇头,回答道:“王妃娘娘,就算是正妃,我也不会去做!王妃娘娘说的没有错,世子殿下年轻有为,以后还有更远大的抱负,他的前途无可限量。可将来的他还会喜欢上更多的人,宠爱更多的人。但是我的夫君,一辈子只允许娶我一个,一辈子只能爱我一个,一辈子只可以陪着我一个,若是他做不到,也就娶不了我。”

英亲王妃听到了夏悠然的话,愣了半晌。然而夏悠然的脸一步沉浸在光芒中,眉目精致如玉雕成,乌黑的眸子里浸润着闪动的光华,然而却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倔强和坚强。

夏悠然的话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让英亲王妃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竟然还想着你未来的夫君只娶你一个人?你这个丫头!”英亲王妃突然反应过来,几乎勃然大怒,一下子就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她的确是看不上夏悠然这样的女人,可是为了她的宝贝儿子,娶回去给个名分好吃好喝地待着就行,可是她竟然这样不识抬举!竟然连正妃的位置都看不上?

“王妃娘娘。”夏悠然突然提高了声音,“我绝不是看不起世子殿下,恰恰相反,他不是普通的皇室宗亲,王妃娘娘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所以娘娘绝不会任由我这样胆大妄为的女子陪伴在他身边。王妃娘娘要得是能够帮助世子殿下成就大业的女人,很可惜,我没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能力。再说京城里这么多名门闺秀,能够帮助世子殿下成就大业的,恐怕大有人在吧!”

夏悠然的话像是针一样,一字一句地刺进了英亲王妃的心里面,她望着她,竟然有一瞬间的恍然。英亲王妃轻轻张开嘴,想要说话,却没有说,而是眼神震怒地望着夏悠然。

“你简直是太天真了,这天底下,哪个男子没有三妻四妾的?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英亲王妃定了定神,对着夏悠然厉声呵斥道。

夏悠然不是天真,而是英亲王妃口中所说的这条路,她已经走过了,当做了大齐高高在上的国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之后,她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甚至大半辈子的奋斗,她失去了很多她原本拥有的东西。就连最后,自己连那支离破碎的爱情都护不住,任由别的女人将自己原本最心爱的夫君抢走!

原本她不愿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的,只是如果不将话说清楚,难保英亲王妃不会强行让她嫁给武修葺做侧妃。如果去做了武修葺的侧妃,和当初自己铁了心嫁要给高诚有什么两样?无非就是将从前的老路再走一遍罢了。

英亲王妃说的的确没有错,武修葺现在是对她有一丝的好感,可是谁能保证他一辈子都会对自己有好感?自己会变老变丑,然后变老变丑之后那些所谓的爱慕就变成了过眼云烟。谁能够保证自己能一辈子永葆青春,宠爱不衰的?所以,她绝对不能嫁给武修葺!

话以至此,她们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正当夏悠然要退出内室的时候,英亲王妃突然道:“听闻你善通音律,弹一个曲子给我听听吧!”

曲通人心,她是想要通过这个,了解夏悠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夏悠然的琴音的确不同于寻常的名门闺秀,寻常的名门闺秀的琴音太过中规中矩,这和她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一样,三从四德,相夫教子,过父母早就给她们安排好的人生。夏悠然的琴音听起来非常清冷,有一种“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感觉,水天一色,云雾飘绕的雪景中,只看到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岸旁垂钓,看着不断来往的船只。

果真和她的性子一样,这是一首让人觉得寒冷彻骨,凄凉无比的曲子,光是听着这样的曲子,就能够感受到这个少女的心中是有多么孤独而寒冷。

英亲王妃听着,并没有说话。突然,帐篷的门帘突然被人掀了起来,一个婢女神色匆匆地走了进来,夏悠然手中弹奏的琴弦一下子突然断了,她连忙站了起来,赔罪道:“臣女失仪了,请王妃娘娘恕罪。”

夏悠然的瞳孔之内仿佛是有一面明镜一样,隔绝了自己的内心,不愿意被其他人看到,还将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反射了回去。可是在刚才弹琴的时候,镜面突然裂开了一道小口,英亲王妃深刻清晰地望进了她的眼底,一瞬间竟看穿了夏悠然的部分心思,她果真是没有说谎。

英亲王妃不知怎么了,叹了一口气,半晌过后,她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不知是悲伤还是怜悯的神情,“你这样的人,恐怕日后还要走许多路!惜福吧!”

夏悠然似乎是没有听见一样,给英亲王妃行了一个礼,然后慢慢退下了。

望着夏悠然渐渐退下的身影,英亲王妃并没有出手制止,而是自言自语地道:“修葺这一辈子,怕是要受好多苦了!”

掀开了帐篷,夏悠然慢悠悠地走了出去,只觉得外面阳光和煦,还有一点微微刺眼,夏悠然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

“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悠然侧目望去,只见武修葺朝着自己的方向来了。夏悠然冷眼望着她,平时清澈透亮的眸子如今却是一片寒冷。

虽然自己心中是不愿意去惹麻烦的,可是麻烦自己奔到了自己身上,那就不要怪自己将麻烦再次抛回去。夏悠然带着浅浅的笑意对着武修葺道:“世子殿下,请你转告英亲王妃娘娘,不是世上所有人都爱攀龙附凤的!”

“你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是不是我母妃她……”武修葺话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再没有接着说下去了。

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眼前的武修葺,连之前的段权晋向自己表示爱意的时候,自己也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段权晋于她,是有着不一样的感觉,高诚于她,是有着一辈子都还不清的仇恨,而眼前的这个武修葺,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寥寥几面,她更是不会嫁给武修葺了。

英亲王妃绝不是鲁莽行事的人,必定有人在后面撺掇着她来让自己嫁给武修葺,不过她一定会查清楚的,既然有人故意算计自己,那么自己也不会坐以待毙。不过在这些皇室宗亲面前,自己始终是一件东西,可以随随便便决定自己的命运,还需要她感恩戴德。真是白日做梦,即便心里面有多气愤,夏悠然却始终冷冷地对着武修葺道:“世子殿下,臣女告退了。”

看着夏悠然离开,武修葺有一丝不知所措,唇边温雅的微笑也渐渐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