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师傅叫我白素素

第63章 一触即发

魔教,长盛殿内。

教主雁陌休铁青着脸,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人一样,显得跟照在他脸上的明媚的阳光格格不入,殿下,是跪了满地的魔教众教徒,因不知道面对的是生是死,所以他们都是战战兢兢的眼神无处安放着,

在雁陌休身旁侍立着的冷寂想要灭去他的担心跟怒火,故作轻松的说,

“大公子武功高强,应该是跑出去贪玩所以才彻夜未归的,教主莫要担心动怒,等过会儿大公子回来了,您在训斥他两句便是了。”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重重的拍在了冷寂的脸上。

“你的大首领是怎么当的?!这是为了迎接我出关,特意给我准备的惊喜吗?!彻夜未归,这可是彻夜未归啊!”

“属下无能,这就命人去找,若是今夜之前找不到大公子,不劳您动手,我自己横着来见您!”

冷寂咬着牙,忍着挨着一个巴掌的屈辱,愤恨的走到石头身边,揪起了他的领口,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你是怎么照顾大公子的!怎么就由得他胡来!他去哪里了?他走之前都跟你说什么了!”

他将石头重重的又扔到了地上,用脚踩着他的胸口,逼问着,

“快说!”

石头知道冷寂是因为教主的一巴掌损了自己的颜面,怒从心生,因为不能对教主发火,所以便将怒气冲着自己宣泄下,他理解冷寂,心里并不记恨他,他强忍着自己胸口的疼痛,咽了一口嘴里泛着甜腥味的血沫说,

“冥霄山,八成是去冥霄山了,他走的时候身上别了一把剑,是墨月大弟子江若鸢的。”

他几乎是使了全部的力气说出的话,说完,便脑袋一歪,躺在地上不在动弹。

冷寂放下了还踩在石头胸脯上的脚,然后对殿边一个都快要吓晕过去的侍女说,

“把他带下去,照顾好,他如果要是死了我就杀了你!”

“是,大首领!”

那个侍女几乎是摔跪在地上的,头进近贴着地,可能是吓得浑身酸软了,竟一时站不起来了。

冷寂不在理会这个侍女,而是冲着跪了满屋子的人说,

“全部出去集合!等我命令!”

雁陌休听说了自己的儿子可能被扣在了冥霄山,眉头一下子拧成了两个大旮沓,怒目圆瞪,两只手把自己的骨节攥的嘎嘎直响,野兽低吼似的说,

“若是宣儿出了什么事,我就踏平他整个冥霄山!杀了他们全部陪葬!”

冷寂看着他的意思像是要自己亲去,所以恭敬的退回到了他的身后,

雁陌休走出大殿一声令下,几乎是倾巢出动,一众人等全部随着他赶往冥霄山去了。

冥霄山脚下放出了一枚预警的红色信号弹,这个信号弹冲破天际,然后爆开,像心脏崩裂一样散出耀眼的红光,同时,整个冥霄山也跟着剧烈的震动一下。

在结界内为明羽驱散心魔的墨冰感受到了外面预警的凶险,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要紧的事,但是此刻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平静自己心境,继续静心为明羽运功,因为他知道,此刻若是对明羽心魔的驱散压制一但停止,明羽就会被心魔反噬从而威胁生命。

寒水阁的清羽顿时感到压力倍增,他不由多想,没得选择,看到信号发出后直接领了十几个弟子随自己前往山脚下,剩下的则留阁中墨冰所设结界前把守,

不论发生什么情况,他自己必须誓死保住这个冥霄山,也是为了保全墨冰跟明羽。

上阳殿全然不知魔教今日的行动,墨风发了慌,

“雁陌休究竟耍的什么花样,攻山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提前跟我沟通,刃儿,快去,务必赶在其他三殿之前与魔教碰头之前问清楚是什么情况。”

“是!”

元刃领命直接使着轻功飞了出去。

墨风是有私心的,他没有舍得用元心去试探魔教的心意,便派出了元刃,若是元刃此去没有回来,便是魔教与他上阳殿扯破了脸,从今以后再也不存在什么合作关系了,

元心是知道墨风的想法的,看着元刃飞去的背影,他笑了一下,心里并不感激墨风而是替元刃遗憾,

“师弟啊,你可真是愚笨,你怎么都想象不到你在你敬重的师傅心里居然就是这么一颗可以随意丢弃的棋子。祝你好运吧!”

墨风在殿内点了元心跟门下其中四百余名弟子,随着自己往冥霄山脚下赶去了。

挽香宫中,墨月清楚的知道魔教此次前来的目的。

她轻声的在若鸢耳旁嘱咐了几句,若鸢便出去了,她自己则是不紧不慢的从宫中选了二十余人随自己下山。

屏翠殿中素素当时正在后山练剑,虽不知信号弹为何物,但是感到了大地剧烈震动了一下的她还是预感到了不对头,便飞快的去找墨云,

她看见墨云正愁云满面立在大殿前,便焦急的上去晃了晃墨云的胳膊说,

“师傅师傅,怎么回事,刚才天上出现了一束耀眼的红色火焰,随后地面都跟着震颤了一下呢。”

墨云尽量克制着自己焦急的情绪,一如既往的平静的对素素说,

“这是魔教进攻咱们冥霄山的信号,你留在殿中看守不要出去,我得下山看看。”

素素慌忙拉住了墨云问他道,

“很危险吗?素素陪您一同去吧,”

“不可以,”

墨云一口回绝了她,

“你的功力还差的很,万一下面要真是打起了那你就是找死。你不可出殿,留在殿中等我回来。”

素素一听见打起了,还有死字什么的,更是着急了,她噌的一下跪在墨云身边,眼神炽烈的再次乞求到,

“师傅,你就带我去吧,即使我武功再不济,好歹也能替师傅挡个暗箭不是?让师傅一人独去我实在是不放心,您就带我去吧,好不好?”

墨云拉起了素素,心中甚是欣慰,但是他真的不舍让素素身涉险地,所以坚决的拒绝了。

“听话,在殿中等我回来,”

然后就自顾自的往外面走去了,

素素看墨云如此坚决,便上前紧紧的就抱住了墨云的大腿,不准墨云离开,自己则是带着哭腔对他道,

“要么师傅带着我去,要么师傅就别去了!反正我是不会放手的,我要一直跟着您。”

墨云的心都快化了,他真的狠不下心训斥素素,便温柔的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在自己与素素之间设了一道结界,微笑着拍着自己的胸脯给素素打着保票的说,

“你放心,师傅的身手你还不清楚吗?没谁能轻易伤的了我的,你安心在殿中等我回来,回来了我给你做好吃的。”

说完,她便不顾素素的在结界那头死乞白赖的拍打乞求和哭喊,自己无动于衷的离开了大殿,消失在了素素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