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神话烘炉

第70章 鬼狱罪鬼

下一刻,王真灵就飞出道场。虽然离开道场,元神迅速变小,再次恢复到半寸上下。

却是道场之中种种,投影幻化,元神才能变成生人大小。

而出了那道场,回到阳间世界,这元神就只有真实尺寸了!

转眼间,这元神就已经没入到了王真灵的头顶之中。

那黑水社神已经被诛杀,三天之内,当然没有雨水下下来。

那些百姓却也无奈,再加上胆气一失,就再也不敢闹事了。

不过这就已经不再重要了,事实上,王真灵早已经就把事情解决。

事实上,像是黑水社神这等区区鬼神,本来也都没有能力降雨。

便是勉强降雨,也不过只是施展法力,裹挟个几千斤水汽,下一场聊胜于无的毛毛雨而已,估计连地皮都打湿不得。

三日不下雨,百姓们都失望透顶,却再没有人维护那黑水社。

被王真灵罢了黑水社,以后不允许有人在那里祭祀。

接着,就让啬夫等人出面,开挖沟渠,导出黑水潭的潭水灌溉着附近的农田。

原本黑水潭周围有着数百亩田地,虽然干旱,然而也没有人敢动那黑水潭的主意。

这时候,开挖沟渠,灌溉农田,却是让这数百亩农田得了极大利益。

自然是让大樊乡的百姓们感恩戴德,对于王真灵也一改当初的态度。

只是消息传回县城,被那城隍知道,却是愤怒之极,连砸几个玉杯。

“谁不知道我和那黑水神的关系,而这王真灵居然敢如此作为,分明是故意和本神君为敌!”

那城隍咆哮了半天,自知想要对付王真灵却也不容易。

他虽然法力强大,捏死王真灵也不费什么力气。

但是王真灵却是朝廷官吏,若是被他打杀了,那么接下来就要轮到他给王真灵抵命了!

官府虽然辖制鬼神,然而对于鬼神的力量去也十分忌惮。

为了避免神道凌驾于官府朝廷之上,更是处处防备神道。

一个神灵杀了官吏,这等事情肯定要闹大。

尤其是王真灵背后的靠山陈不识还在虎视眈眈的,他要是敢鲁莽动手,怕是到时候,他就只有给王真灵赔命的下场。

城隍身娇肉贵,如何敢做这等无脑之事?

就算是命令手下出手,最后查出来,情况也是一样!

只是,他如果不动武,想要对付王真灵,还真没有多大的办法。

还是那句话,官府忌惮神道。

因此,他不管怎么针对王真灵,都不好用!

当然了,王真灵想要动他,却也不容易!

“哼,王真灵这厮总是要回来的,到时候他如果再次盗取官气的话,只要我抓他一个正行,看他还有是什么话好说?”

说是这么说,然而想到了王真灵占据了那黑水潭灵脉,怕是就用不着盗取官气修行了啊!

如此一来,还怎么抓王真灵的把柄?

“有了,派一个人去那黑水潭接任社神……”

这念头一生,黑水社神顿时冷笑,当即就把那上次那个鬼吏从事叫过来,道:“你跟我这么久,这次本神君给你一个造化。

你带着人去黑水潭接任那处的社神吧!”

那鬼吏从事听闻之后,顿时大喜过望,拜倒在地:“神君恩德,下吏感激不尽!”

城隍冷笑,道:“你多带一些人去,万一有人阻拦你上任,你也有话好说!”

那鬼吏从事心领神会,知道城隍说的是王真灵。

不过他不在乎,上次本就已经得罪了王真灵了。

更不要说,一个成神机会那么难得,谁挡他的路,他就要和谁拼命!

拿着城隍发下的令符,这鬼吏从事并没有多做耽搁,直接就来到城隍司的最深处。

这里也是整个城隍司守卫最严密的地方,到处都是高大的围墙,狭窄的道路,还有就是一层层的守卫。

那些守卫一个个沉默寡言,身穿铁甲铁盔,除了泛着淡淡幽光的眸子闪烁在外之外,其他怎么看也都像是死气沉沉的傀儡机械一般。

不过,他们身上的气息却都是强大,再加上这等装备,却是要比那些县中鬼卒都还要厉害几分。

就算是这鬼吏从事手中拿着盖着城隍大印的令符,却也经过了五六层的关卡检查,方才最终走入这大狱之中。

单单只是如此,就可以见此地的守护之严密了!

“吾奉城隍之命,需要提出三十个罪鬼,另有用处。尔等还不快快奉命!”

随着鬼吏从事高举令符,令符之上的城隍大印就发出淡淡的光芒,射在了沉重的鬼狱大门上。

厚重如同城池大门一般的鬼门缓缓开启,虽然只是侧边的小门开启,然而却依旧有着一股浓厚的黑气扑面席卷而出,伴随而来的却是无数惨叫和呻吟。

即使是那鬼吏从事听着,却也不觉被冲击变色,差点向后退去。

也幸好,那城隍令符上面的光芒一闪,护住了这鬼吏从事,没有让他出丑。

须臾,就见一队身穿黑色甲胄的狱卒,押送了那三十个怨气冲天的罪鬼出来。

这些莫不是因为罪大恶极,而被官府处死,死后却也不肯消散,化为怨鬼,最终却被镇压在了鬼狱之中。

此时被一连串的绳索给捆住,虽然看起来老老实实,没有丝毫动弹,但是他们身上的怨气,阴气,煞气却是肉眼都能够看到。

“好强的煞气,这些罪鬼当真厉害……”

心中满意,鬼吏从事清喝一声,令符再次举起,来自于城隍神的神力,如同龙卷一般卷了过去。

押送的狱卒们纷纷后退,那些罪鬼们却都开始骚动起来,然而被那神力一卷,都自是动弹不得,一个个眉心处,都被印上了印记。

转眼间,那些罪鬼就安静下来!

然而望向那鬼吏从事,眼神都是闪烁不定,显出一种不怀好意的模样。

鬼吏从事上前一步,口中喝道:“尔等现在已经被城隍神君打下烙印,生死寄于吾手。若是老实听话,那还罢了,若是不听话……哼……”

随着一声冷哼,转眼间那些罪鬼尽数都是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跪倒在地,身上冒起熊熊的火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