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哈利波特之空间魔法师

第26章 要开学了

凯尔他们从对角巷回来,韦斯莱兄弟一路上都有点沉默,不再是活跃,还时不时看一眼凯尔。

凯尔他们回到凯尔家的以后,凯尔不管两个沉浸在包包喜悦中的两个妹子,拉着韦斯莱兄弟到了一个屋子里面,面对面坐着,凯尔:“好吧,韦斯莱,我们来好好谈谈。”

韦斯莱兄弟对视一眼。凯尔继续说:“别想多了,家族之间的事不会因为卢修斯一句话能够挑拨的。看到你们也是小事而已,你们完全不用担心。”

韦斯莱兄弟犹豫了一下,弗雷德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说:“凯尔,要知道根据邓布利多所说,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人还活着。”

“而且即将回来。”乔治接着说。“你这次的行为已经相当于摆明立场支持邓布利多教授了,而你们家族的态度……”

凯尔笑了笑,有朋友真的为自己考虑的感觉还不错,而且能够在家族意愿都不同的情况下,还能够为朋友考虑,真的不容易。

凯尔张口说:“放心吧,我们家族的消息可不比邓布利多教授的少,而且我的每个行为都是家族允许的。”

在凯尔再三解释之下韦斯莱兄弟才放心离开,凯尔看着离开的韦斯莱兄弟拿出来信纸,开始给在国外的不靠谱父母写信。

凯尔自己知道自己家的情况,别看自己家族是不多的几个在过去伏地魔恐怖统治下不受影响的家族,但是自己家族付出的代价也是不为人知的,自己家族因为在伏地魔和邓布利多的战争中没有选择任何一方,虽然保全了自身,但是自己家族的地位已经淡出了魔法届了。

而现在的情况是伏地魔肯定没死,这个已经被所有的魔法家族统一认识了,不管是亲近伏地魔还是支持邓布利多的家族都确信,伏地魔还活着,但是根据消息而言,伏地魔已经中了不可能逃脱的魔咒阿瓦达索命咒,但是却还活着,没人知道伏地魔是怎么活下来的,而活下来的伏地魔还是之前的那个伏地魔吗?还能够称为人吗?这是所有家族考虑的问题。在伏地魔重伤,还在隐藏自己的行踪的时候,这是给所有家族的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而凯尔自己的陶乐家族,已经决定不再逃避,决定插手伏地魔和邓布利多的争斗,这次借着凯尔进霍格沃兹学习的机会,陶乐家族决定和邓布利多取得同盟,而上学期,邓布利多能够为陶乐家族提供霍格沃兹校董的职位,这也是陶乐家族和邓布利多的交易。不过没想到这么早就遇到卢修斯了,不过对于家族来说影响并不大,但是还是要和父母说一声的。凯尔写完信,叫来伊丽莎白,梳了梳伊丽莎白的的羽毛,让她去送信了。凯尔看着只剩一个白点的伊丽莎白,想起了父母这次去美国的任务,不由得叹了口气,父母去美国就是为陶乐家族找一条退路,虽然已经决定支持邓布利多了,但是家族的延续才是最重要的,退路就是为了当邓布利多输了以后,凯尔还能大洋彼岸好好活着。

剩余的假期已经不多了,韦斯莱兄弟,安吉丽娜,还有凯瑟琳在凯尔家又住了两天以后,也都回到了自己家,凯尔也恢复他的魔法实验。

目前为止,凯尔的空间转换术已经算是成功了,能够达到凯尔的想象,在一瞬间把飞出去的魔咒怼到别人的脸上去,这样一来,凯尔的已经敢说他能够再和所有的同年级斯莱特林来一场较量,他还是能够把那些斯莱特林放倒在地。

但是凯尔还是钻进了实验室,因为他还记得在禁林的那一幕,他的魔咒打在巨怪身上,巨怪毫无反应,甚至都没有抖一下。这也算是陶乐家族一贯的情况了,也就像是凯尔的爸爸泰勒说的那句话,他能够在邓布利多或者伏地魔手下不落下风,但是就算邓布利多和伏地魔让泰勒攻击不还手,泰勒也难以打破防御,因为陶乐家族根本不擅长攻击魔法,而强力的攻击手段像凯尔使用过的空间切割术,缺点真的很多,首先就是需要魔力太多,上次使用一次以后,凯尔直接因为魔力透支直接晕了过去,而凯尔在那本斯莱特林的笔记中发现了一个类似的魔咒,切割刃,这个魔法和凯尔家族的空间切割术很类似,而凯尔的下一步计划就是把两个魔法融合一下,研究出一个新的魔法。

对于凯尔来说,研究魔法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在凯尔还在研究斯莱特林的笔记的时候,毕竟斯莱特林的笔记写的太简单了,只有一条魔咒,连任何理论都没有提到,凯尔只能逐字逐句的研究斯莱特林的笔记。

家养小精灵切尔丝“啪”的一声出现在凯尔的实验室,用他尖利的声音说:“小主人,已经到了开学的时间了。”很明显因为提醒这种事情已经让不擅长这种事情的家养小精灵很紧张了,切尔丝两个手指绞在一起,看起来很用力。

凯尔从他的演算稿中抬起头,出了一口气,看了看纠结的切尔丝,说:“切尔丝,别惩罚自己了,给我拿点吃的路上吃,饿死了。”

凯尔看看桌子厚厚的一塌演算稿,还有旁边堆积如山的专业性书籍,凯尔不得不承认霍格沃兹四大巨头每一个简单,单单这么一个魔咒涉及的魔法知识已经让凯尔非常头痛了,甚至有的东西还要查找当年的笑话集,听说斯莱特林可是一个非常严肃,还经常冷着脸的人,但是凯尔没想到传言中非常要去的人,竟然会引用当年笑话集中的经典笑话,不看斯莱特林的笔记没人会相信斯莱特林竟然是一个喜欢笑话的人,所以这也导致了凯尔在研究魔法的时候要查阅许多方面的笑话集,这严重拖慢了凯尔的研究进度。所以到假期结束都没都没有什么研究成果可言。

凯尔带着自己的行李袋,赶到了熟悉的车站,猩红的火车发出长鸣,旁边都是家长和孩子们的告别的声音,一个人来坐车的凯尔看起来有点孤单。凯尔有些烦躁的解开了衬衣最上面的那个扣子,他前两天让伊丽莎白去给父母送信了,想知道他们能不能在开学前回来,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还是很忙。

不过凯尔的思绪并没有多久,韦斯莱一家的到来立马冲散了凯尔的胡思乱想,特别是韦斯莱夫人的拥抱,这让凯尔笑的很开心。

韦斯莱兄弟带着凯尔上了列车,找了一节空车厢坐下就开始说这两天他们家的事情。

“凯尔,你简直不敢相信,查理接到了英国魁地奇队的邀请。”

“但是他拒绝了!”

“是的,他拒绝了,然后他去了罗马尼亚研究龙。”

“妈妈,一直很生气的。”

“还好爸爸一直支持查理,妈妈从同意查理去罗马尼亚,不过让查理每天写一封信,好像随时查理会被龙吃了一样。”

韦斯莱兄弟真的很有脱口秀的天赋,他俩接连不断的说了一路,直到卖吃的推车来了才止住两人的喋喋不休。

凯尔买了些吃的分给韦斯莱兄弟,一人嘴里塞了一个巧克力蛙,还在含糊不清的说些什么“凯尔,今年好像学校有什么活动。”

“是的,上车前爸爸神神秘秘的没有说。”

“凯尔,你有什么消息吗?”

凯尔抽出一张巧克力蛙的卡片看了看,又是他已经有了的邓布利多,摇了摇头,凯尔说:“我不知道啊,这半个月我一直在家做实验。”

韦斯莱兄弟无语的对视一眼,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个朋友的性格,每次一陷入魔法研究就沉迷,根本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