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8章 花灯会(十二)

天边明月高悬,林慕白踏着皎洁的月光来到了他和萧凰羽方才放河灯的地方。

此时,熙攘的人群早已散去,街道上摆摊的小贩也一个个回了家。

林慕白望着河水中飘着的那些五颜六色的荷花灯,脚步轻盈一掠,踏在水面上开始寻找萧凰羽放的那盏荷花灯。

顺着水流一路往下,他终于找到了。双手轻轻捧起荷花灯,落到了岸边。

幽幽的灯光下,他看到了萧凰羽那盏荷花灯上写着的名字——

李泽。

一听就是男人的名字。

而且这个名字,他从来没听过。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萧凰羽与他又是什么关系?

想到那时萧凰羽双手捧着荷花灯脸上温柔虔诚的表情,林慕白的一双手突然握紧,手里的荷花灯也跟着变了形。

深邃的一双狐狸眸盯着那个名字,本来平静的一颗心也跟着起了一丝波澜。

他微微一用力,手中的荷花灯立刻化为齑粉。

他从衣袖里掏一块雪白的帕子,擦了擦手掌。

一阵风吹来,他随手将脏了的帕子扔了出去,随着轻风飘到了河里。

一个时辰之后,萧凰羽从昏迷中缓缓醒来。他睁开眼睛看到屋子的四周,这里似乎有点熟悉。

萧凰羽眼睫轻轻一眨,突然间想起来了,这里不就是醉仙居后院的翠竹轩吗?

这时一个轻微的脚步声伴随着外面猫叫蝉鸣声缓缓走了进来。

“你醒了?”林慕白目光温柔地看着从床上坐起来的萧凰羽。

萧凰羽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问道:“唔——,我记得好像是中了那两个流氓的迷魂散,然后跟着昏了过去。是你救了我?”

林慕白微微点头,说道:“让你受惊了。”

萧凰羽道:“那两个调戏我的流氓呢?”

林慕白道:“那两个流氓在迷昏你时,我正好赶到,他们见有人来了,于是吓得赶紧溜了。”

林慕白脸色不由一沉,向萧凰羽问道:“对于那两个流氓,皇上您想如何处置?”

萧凰羽悠悠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想那两个流氓就算我不处置,他们早晚有一天也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萧凰羽从床上缓缓起来,“时候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宫了。”

林慕白将手里拿的那身男装递给萧凰羽。

萧凰羽看了下自己身上穿的淡蓝衣裙,又想到是林慕白一路将自己抱回来的,心里不由紧张道:“那个……嗯……你救我回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我……什么?”

“什么?”林慕白眨了眨眼,一脸迷惑的样子,关心道,“皇上,你是有哪里感觉不妥吗?”

萧凰羽见林慕白脸上的表情,知道他应该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之谜,立即松了口气,微微笑道:“没什么。嗯——,回宫吧。”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什么言语,在到宫门口时,萧凰羽忽然转过身,对林慕白道:“谢谢你救了我。”否则的话,他这次不但面临着生命危险,连自己的身份都会暴露。

林慕白道:“这是臣应该做的。

在萧凰羽一脚踏进宫门之前,林慕白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凰羽,我之前对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流云破流云破紫色羽毛|古言那时……她本想留在他身边做他一世的徒弟,静静的陪着他,伴着他,不成想,兜兜转转他和她终究还是到了那一步!那时……他本想将那丝丝情感化了朋友之意,暗暗的守着她,看着她,不成想,机关算尽还是错失了缘分。那时……那一袭黑衣高高在上,眉目清冷,语气深沉对着下面仿若蝼蚁般的他们说道:这个孩子本座要下了,若有异议来流云岛要人便是……”那时……她一袭白纱娉婷的站在他身边,看着阶下众人,神色淡然“师父说的话,徒儿怎会不从?”那时……也只是那时,可如今到了这时,他们又该如何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萌妃也腹黑:王爷,请节制萌妃也腹黑:王爷,请节制清婼|古言影坛天后一朝穿越,变成丞相府不受宠的小可怜。姐妹们很凶猛,她只好抱上那只主动伸过来的金大腿,所谓大腿在手天下我有……某女表示:大腿有三好,俊美、多金、品味好。唯一不好的就是——爱爬床!某大腿表示:爱妃有三好,身娇、体软、易扑倒。爱妃没有不好!PS:本文是——宠文宠文宠文(重要的事说三遍)!喜欢虐文的妹纸就别跳坑了。女主属于扮猪吃老虎型的,喜欢霸气侧漏型和面萌心善型的也别跳坑了。
  • 第一毒妃:绝色冷王宠妻无度第一毒妃:绝色冷王宠妻无度妖桃子|古言【女强男强宠文一对一】第九行动处特工‘云’一场爆炸魂穿洛水云家嫡女云夙歌。她,辣手摧花,睚眦必报,只为一人交了心。他,冷傲霸气,威慑天下,却对一人宠尽爱。“本王要把你身边的男人一个个的铲除干净。”“那你算不算我的男人?”“你来试试,本王,是不是?“家有宠妻冷男,陈醋乱翻,此乃一大乐事还是衰事?且看风云际会,二人携手,共覆天下!
  • 君长安之子夜歌君长安之子夜歌莫白璃|古言古书记载:引魂盏,以鲛人膏脂为芯,龙绡为身,引魂做引,可破忘川。族人被灭,失去声音,她每日子夜伴随歌声出现,为人编织一场缥缈虚无的梦境,代价便是自愿将一魂一魄入灯为引。她笑,歇斯底里,一缕青丝滑落,“你我犹如此发,恩怨两清,此生不复相见。”“阿若,若是能就此放下,杀了我!”谁即使为妖也要痴痴守护;谁执着半世只为一声许诺。是劫是缘,早已在那一瞥一笑间变得不再重要,放下年少气盛只愿一朝陪她看尽长安花。
  • 青藤门下江湖青藤门下江湖北辰酒|古言阿婆像是想起什么开心的事,笑着道:“我们小佑啊,是个小机灵鬼,常常把人逗的团团转,连枫公子拿她也没法。” “那她会怕什么呢?” “她什么也不怕,可偏偏最怕蓝叔叔,因为蓝叔叔赶走了比她厉害的财狼,把她捡了回来。” “蓝叔叔是谁?” “百越蓝氏之主,蓝枫之爹,她的义父。”
  • 草包嫡女:王爷盛宠大小姐草包嫡女:王爷盛宠大小姐 然梅|古言前世,她是豪门弃妇,每日被拳打脚踢,眼看丈夫情人上门欺辱。今生,她魂穿古代将门,成为人人践踏的痴傻嫡女,差点被陷害致死,成为无人问津的孤苦魂魄。两世为人,她发誓要改天逆命,绝不再受人半点欺凌。重生任务一,闷不吭声虐姨娘。重生任务二,低调奢华打庶妹。重生任务三,废掉渣男三条腿。重生任务四,赚钱、打怪、嫁首富!他是星月的闲散王爷,自小收敛光芒,躲开暗箭,只为等待利剑出鞘,夺这天下霸主之位!自小撞见,他发现她的狡黠,欣赏她的聪慧,恨不得将自己的心都掏出来摆在她的面前,只为有一天,能在取得天下之时,许她并肩治理天下的尊荣!
  • 江妃妆吟江妃妆吟滦潇|古言第一年,为了江家,她想方设法接近于他,他却将她扔下龙床,高傲的说她低贱。 第五年,他寻到她时,她说:“李隆基,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曾经真的想要掐死我,你手中还沾染着我在乎之人的命,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待在你身边。” 她笑得凄凉面上淡然,不见一丝动容,她不恨,也不敢恨,她只是不爱而已。 也许她从未爱过他,也许她对他有过一丝真心。她无心,他倾心。 他苦苦等待她的转身,她无情推开他的深情。 毋庸置疑,那一眼惊鸿已经注定最终的结果。
  • 非卿不可:这个宗主太黏人非卿不可:这个宗主太黏人乱乱大人|古言一入江湖深似海从此安和为路人一丸痴心蛊,她忘却许多痴心人为父母所弃,为夫婿所弃,她却又重过一回人生只是这冤家,又是怎么个缘由,纠缠个不休呢
  • 穿越之绝世妖妃穿越之绝世妖妃苏门小七|古言本是豪门望族千金,穿越到痴傻大小姐身上。两人相似的遭遇,以及琴忆之在琴府上受到的待遇,让她决定崛起再不受人欺凌。此后化身琴忆之智斗后娘与蛇蝎姐妹,将现代的经营理念贯彻到古代,垄断四国女性消费品,店面遍及四国。造火药,改兵弩,四国大战大展风华。
  • 思倾城思倾城颜月溪|古言坊间看来,位高权重的齐王府一派父慈子孝、妻妾相安的峥嵘景象。嫁进去才知道表面上越是平静的湖水越是暗流汹涌。这一个魏晋版高干家庭,谁是省油的灯?看尽了勾心斗角、人心难测。王妃的光环早已变得黯淡,惟余真情一缕始终萦绕心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