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被看上不是件好事

“不是和君家二小姐有关系吗?”叶云生笑了笑,说的。

难道真是自己多想了?欢喜松了口气,那最近那股感觉是怎么回事,分明是有人在调查自己。

“其实,沈川我认识。”欢喜摇摇头,说的,“沈川是不是惹到叶公子了?”这个沈川,真的一刻也不安稳啊。

“公子,谁在调查沈小姐?”

福叔给叶云生盖了衣服,好奇的说的。

“我知道是谁了。”叶云生冷冷的说的。

“谁?”

“还有谁?”

福叔一激灵,难道是夫人,看来只有夫人会调查沈小姐的背景了。

“福叔,你调查的沈川和那件事有关系吗?”叶云生突然问道。

“查了,这个沈川和沈小姐还真有关系。”福叔点点头,说的,“都是沈家的人。”

叶云生皱了皱眉,看来这个沈川还是很有问题的。

“沈家的事情还挺复杂。”福叔皱了皱眉,说的,‘’沈家和君家很早就闹掰了,自从君家的大小姐,嫁给沈家后,君家老夫人就再也没理过沈家,后来大小姐不在了,沈小姐才来的京城。”福叔把这些说了出来,都是查到的沈川,然后搜到了沈小姐身上。

“那和沈川有什么关系?”叶云生奇怪的说的。

“那天追出去,遇到的就是沈川。”福叔摇摇头,说的。

“派人监视一下沈川吧。”叶云生眯了眯眼睛,说的。

“是。”

”这不是沈川嘛,怎么有钱了?”

这边,沈川打了酒,出现在赌坊里。

有人认出沈川,笑着问道。

“没钱就不能来看看啊”沈川不屑的说的。

“上次欠的赌债啥时候还?”有人哎呀呀的说的。

沈川抿抿唇,说:“快了。”

“就知道你还不起。”有人鄙夷的说的。

“谁说的,我沈川是谁。怎么会还不起。”沈川提高声音说的。

出了赌坊,沈川突然回头,回头没人,不由得皱了皱眉。

“有人跟踪?”

坐在书桌前,欢喜合上书,好笑的说的。

“是他是这么说的”蜜桃点点头,说的。

欢喜哑然失笑,沈川搞什么,有人跟踪?说什么屁话。

“沈小姐,二小姐在外面,说是要见小姐。”门外,丫鬟说的

“她来干什么。”蜜桃不悦的说的。

“让她进来吧。”欢喜看了眼蜜桃,摇摇头,说的。

君南枝进来看着看书的欢喜,皱了皱眉。

“要是说沈川的,就免了。”欢喜头也不抬,翻着书,说的。

“你怎么认识沈川的。”君南枝皱眉。

“你不会以为我认识他会和你抢他吧。”欢喜淡淡的说的,“在沈家他就是个烂人,蛀虫。”

君南枝抿了抿唇,说的。

“我没空和你说他,我现在要去找老太太。”欢喜站起来,拿来几本书籍,说的,“反正你和沈川还是不要接触了。免得被骗。我可是提醒你了。’欢喜看着君南枝纠结的样子,无奈的说的。

欢喜去的时候,老太太刚起床。

“沈小姐。”荣毓掀开帘子看到外面的欢喜,抚了抚身子。

“老太太起来了?”欢喜淡淡的说的。

“嗯。”

欢喜进去,在外面候着,等着几个丫鬟伺候老太太起床。

“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老太太伸了个懒腰,问的。

“找了几本古籍,不知道思睿用不用的到。”欢喜摇摇头,说的。

“先放着吧。”老太太抚了抚头,说的。

“是。”欢喜说的。

“过几天,有个宫宴。”老太太说的。

“嗯”

“君家受邀请去。”老太太端着茶杯,说的。

“嗯”

老太太眯着眼,看着欢喜,说:“你一点也不惊喜啊。”

欢喜坐在老太太对面,淡淡的说的:“不。”

“那是什么意思?”老太太哦了句,说的。

“这种宫宴皇室子弟多,平常小姐们一定是很期待的。”欢喜笑了笑,说的

“是的,被看上了,就无比荣耀了。”老太太吹了吹茶水,说的。

“被看上不是件好事。”欢喜淡淡的说的。

“你知道吗,本来你娘可以嫁的更好。”老太太突然说的。

“嗯。”欢喜嗯了句。

“可惜她嫁给了沈家。”老太太哼了哼,说的。

老太太还是第一次谈论自己的母亲。

“她完全可以嫁给那些皇室,偏偏不听话。”老太太没好气的说的。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王者归来绝傲公主王者归来绝傲公主吴畏|古言她曾是先皇最疼爱的小公主,战场上消息传来却不知去向,同胞皇弟无奈替她瞒天过海。她女扮男装混军营,三年后边疆一位大将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又三年,曜王的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是敌国的太子,邪魅的眼神是死神的呼唤,冷酷的话语无人反抗,厮杀的身姿是死神的镰刀。战场上无一败绩的他却接连多次被她戏弄,他发誓要她受尽百般酷刑方可出出尽心头气,在她失踪三年重新归来后……一次四国间交流,他当众以皇后之位求娶;而她双手作揖无所谓道,“皇兄,皇妹的王府还缺一个曜王妃……”
  • 蝶怜花蝶怜花三王为姓|古言记忆被尘封的封小勺,在好友燕云霄、守门人的相继到来后,所有的记忆逐渐清醒,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布局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中,一方面恩师被师兄软禁,自己的一切被褫夺,另一方面双亲被州牧胁迫,威逼她借古岚枫之手为其夺取天下。三年后,昔日的恋人成为了自己的师娘,往日的蓝颜知己成为了背叛自己最深的人,在道德理性与情欲本性之间苦苦挣扎,她究竟该如何面对这解不开的情锁,理不清的感情?软弱,迷茫,痛苦,绝望,这些于事何补,反而使得身边人不断遭险。大师兄的死亡真相,三师兄的叛变背后,二父的失踪之谜,看被步步紧逼的人儿,最终会如何抉择?亲情,友情,爱情,交织纠结的背后,谁能发现那颗不善表达的赤诚真心?
  • 星落满汀州星落满汀州拾顾|古言又名《大哥的脸黑日常》 慕家有女,年方十五,生得灿如春华,皎如秋月。云裳会上更是以一件东邻襦裙得魁,回眸间惊鸿一瞥,旁之粉黛黯然失色。湖溪的青年才俊一见倾心,纷纷遣人上门提亲。 远在平城守铺的慕家大哥听闻此事后,瞬间脸黑如墨,随即扔下手中账本,这店,不开了! 连夜奔赴回家,将府中一众媒人赶出门外。 嘴上:“承蒙厚爱,只是小妹自小孝顺,现下还想在祖母和父亲身边多侍奉几年。” 心里:滚滚滚! 媒人散去,皆夸赞三小姐一片孝心。 闺阁内正春心萌动的阿星听说后心下暗沉,秀眉微蹙,又不是亲大哥,凭什么替自己做主?
  • 嫡女有毒:特工神医大小姐嫡女有毒:特工神医大小姐白千寻|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女特工,一朝穿越,成为萧府的废材大小姐。太子退婚,娘亲病重,姐妹欺凌,受尽世间欺凌?柔弱不堪,天赋愚笨,废柴草包,看尽天下白眼?命运由她,不由天!又岂能任人欺凌?她,闯天牢,逛妓院,刺探各国情报,降服各路高手,一朝崛起,成为新的势力。他,天之骄子,霸气凌厉,掌控着天下的一切,却偏偏遇到了无法掌控的她。棋逢对手,是纠缠不清?还是相爱相杀?且看妖精对腹黑。
  • 倾世帝女乱天下倾世帝女乱天下莫凉心|古言王兄病重,她掩女儿身,被父王送去他国为质,为王兄寻救命之药,一朝十年,生死周旋。母妃离世,他却一跃成为无双太子,权利无双,师傅离世,他却再次成为一军少帅,名扬天下。一个为责任甘愿坠入阿鼻地狱,一个为心中所爱甘愿弃母仇,弃师命。叶浮清篇:若是苍天有眼,便不会让我冥冥之中遇到了白炎,却要不幸拉着他一起坠入这万丈深渊中来。白炎篇:若是遇到你,不幸要你受这万般艰辛,我宁愿我来承受,痛在你身更甚我自己千百倍--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爆笑王妃,腹黑王爷独家宠爆笑王妃,腹黑王爷独家宠冰雪为卿|古言林深深遭人陷害失足落水,再度醒来,发现自己身边还躺着别人。紧急之下将老兄打晕逃走,开始了荒唐的穿越之旅。一穷二白,发家致富,她一路成为月照国第一富豪。谁知某个腹黑的家伙却总也甩不脱。某人登基为帝的那天:“此生只卿一人,这天下你我共有。”
  • 凤舞鸾歌之倾朝帝姬凤舞鸾歌之倾朝帝姬宜酥|古言一朝清风雨露,一夕落霞云归,乱相丛生,乱石飞渡,在这浩瀚的寰宇中,谁能安然置身事外?十二年前一场惨绝人寰的命案,十二年后的一场血雨腥风,卿本佳人,奈何天命不可违。她是江湖上传言神秘的恣逸阁阁主,她是众位皇子苦苦追寻的高人,她在他们的身边翻云覆雨,运筹帷幄,只为扰乱这朝堂,毁了他一手创下的山河。可是,当一切顺着她的心意进行的时候,她又心生伤悲,放不下黎明苍生,忘不了沙场热血,果然,她还是心软了。且看一代佳人,如何扰乱朝纲,力拔山河,创下不朽传说。
  • 跨越千年只为找到你跨越千年只为找到你千语花|古言莫名其妙的穿越,成为丞相千金,父疼母爱,本想就这样安逸的过着小日子,却因为一次偶然认识了那个他,让她从一个乖乖女成为了让人厌恶的残暴女子
  • 我被邪尊大人攻略了我被邪尊大人攻略了萧锦儿.|古言【1对1,独宠甜宠爽文】上一世,拥有绝高修炼天赋的她,却被身边最亲近的人背叛。 重生一世,她觉醒神脉,召唤神兽,打渣男、虐小三,手撕白莲花。 却无奈遇到极品美男。 她那一双医得了死人,毒得了神仙的手更是被他牢牢握在手里:“你是我的,纵使为你倾覆天下又如何?” “你……你究竟想怎样?” “宠你、爱你,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 特工穿越:妖孽魔妃宠!宠!宠!特工穿越:妖孽魔妃宠!宠!宠!幻潇白|古言她本是现代的杀手女王,代号七杀,却因为一场撕心裂肺的背叛,穿越到了一个玄幻的世界里。废物?姐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没有灵气?切,没有灵气姐照样活的精彩!因为姐有的是玄气,比你那灵气牛逼多了!但是,身后这只妖孽算怎么回事?啊啊啊!凭什么姐打架,他看戏;姐杀人,他鼓掌,凭什么这只妖孽要掐姐的桃花啊!哼哼,总有一天姐会让你对姐唯命是从!小剧场:“主上,主母说要用您的千年灵狐做狐袭”某男柳眉一挑,说“准了”“主上,主母说您的银发太耀眼,要亲手给你染成黑色”某男一征,随即说“准了”“主上,主母说要把全天下的美男都绑去主母的后宫”某男终于怒了,咬牙切齿道“来人,把本尊绑好,送去主母的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