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截天之剑

第59章 为了自由

“林中没有发现!”

一柱香后,探查的弟子回报。

“嗯.....不可能的,刚才看群鸟惊起,分明是有人作怪,难道来人是我们同辈?”

一名中年男子御气凌空而立,对着身边另一位青年男子道。

他们俩便是炼仙宗前去驰援的那两名玄元境,中年人名为周宏英,成就玄元境已经八百余载,玄元中期境界,是炼仙宗最高战力之一。

青年男子名为王孝杰,成就玄元境两甲子有余,玄元境初期境界。

王孝杰见周宏英说话,便也答道:“灵剑派难道还有人?他们已经倾巢而出了,除非他们也能请来其他援手!”

“这不无可能!我们要小心了,不要被人偷袭成功。”

王孝杰点点头。

“我们继续上路!”

周宏英手一摆,队伍继续向前。

然而没有行出几十里,下方山脉山林之中又传来动静。

周宏英再次神识扫过,还是什么也没有。

不过这次的动静终于让一些普通的元丹境弟子也明白了,似乎有人盯上他们了!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更加警惕起来。

“何方鼠辈?敢不敢现身一见?”

周宏英高声叫道,声音洪亮,乃是用了功力的,声音在山林中回荡,然而却丝毫动静也没有。

“周师兄!看来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对抗我等,否则他们不用如此施为,直接冲杀上来便是。”

“应该如此!”

周宏英点点头。

“我们继续走!不要理会!”

队伍继续前行,果然一路上,他们行进的队伍周边总是传出各种动静,这些动静开始时还让他们越来越警觉,然而发现这些动静并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之后,这种警觉又慢慢的趋于平静,而当他们的队伍距离栖霞派不过百里的时候,他们内心就彻底的放松起来。

就好像他们的的任务就是到达栖霞派而已了这么简单,浑然忘记了他们来栖霞派的目的,个个心想只需要在赶上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要到达栖霞派了。

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时间已经接近傍晚,本来按他们的时间来说,应该是在天黑前赶到栖霞派的,但是被那些不明动静一搅扰,他们的时间慢了下来,以至于天色渐暗却还要赶上近一个时辰的路,不过他们不是很担心袭扰了,毕竟即便对方实力再强,他们也是很容易得到生机的,栖霞派就在眼前,栖霞派的护派大阵就是他们最好的庇护所。

就在这种炼仙宗弟子心中既放松又战心之时。

忽然!蒙蒙的夜幕下,队伍的斜后方,一银一红两道骇人剑气突兀的升起,对着人群就是一斩。

“贼子你敢!”

周王二人大喝一声,想要阻挡已然不及,两道庞然剑气已经斩落人群之中,一瞬间血雨纷飞,破碎的尸体如雨落下。就这两剑之威,元丹境就增添了十数亡魂,伤者更多。

周王二人怒火中烧,瞬间冲上去与出剑的两人激烈战作一处。

“是你!叶流光!高云海!你们不是因为叛乱被镇压了吗?”

激战中周宏英怒道。

原来出手截杀他们的两位玄元境竟是前几年因为叛乱而被灵剑派辛鸿老祖亲手镇压的天星天剑两脉脉主叶流光和高云海。

“怎么可能?难道你们被镇压是假的?”

周王二人在那一瞬间好像觉得炼仙宗和栖霞派落入到了一个陷阱之中一般,心中一股寒意升起。

“当然不是假的,这不拿你们的人头,换我们自由来了吗?”

面容如同少年模样的叶流光嬉笑一声道。

“大言不惭!就凭你们两个?不!不对!你们还有一人呢?还有邵如霜!”

两人突然想到灵剑派被镇压的人有三人,有些惊恐的回头看去,只见不知何时,队伍的去路竟被一片极淡的粉红色云雾给挡住了去了。许多弟子却丝毫感觉不到危险,粉色云雾缓缓将他们吞没,被吞没的人瞬间如同陷入了迷障一般,开始四处胡乱攻击或是乱飞还有的一脸痴迷之相,不知道他们此刻到底在经历什么。

“小心毒雾!”

周宏英大声喝道,想要弟子们注意毒雾,然而所有的弟子完全不知道毒雾在哪,一脸茫然。

“呵呵!毒雾?你以为真的是毒雾吗?”

一道戏谑的女声响起,一道紫色的身影从粉色烟障后御空而来。

赫然就是昔日叛乱的天香一脉脉主邵如霜。

她模样像是一个美妇人,然而她的年岁其实早已是千岁以上的老怪物,天香一脉善于用毒,俗话说医毒不分家,用毒的人多少精通医术,所以她看起来就好似不过三十几岁的风韵少妇的样子。

“果然是你这老妖婆邵如霜!”

周宏英便与叶流光战斗,边大声骂道。

邵如霜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的年龄确实比这里所有人都大,但是却也听不了别人骂她老妖婆。

她脸上一片冰寒,冷冷喝道:“全部都出来吧!给我杀!”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一群黑衣人从丛林中杀出,足有数百人之多,他们杀气腾腾,腾空就向一群毫无战心慌乱的人群杀去,顿时惨声大作,黑衣人犹如虎入羊群,几乎没有什么阻力,几乎是屠杀的局面。

周王二人见此情形,知道此战应是必败,所以他们也有了退意,大声对着众弟子下令道:“栖霞派已经不远了,向栖霞派全力突围!”

说完便想抽身而走,没想到却受到了叶流光与高云海二人的拼死纠缠。

“你们疯了!”

“我们不疯,只是留不下你们两个,我们得不到自由,你们就认命吧!”

“放你娘的狗屁!要拼命谁怕谁?”

周王二人怒道,见叶流光二人几乎是不要命的打法,是以也不敢再有抽身的举动,四人战斗渐趋白热化,威能一提再提,动静惊动方圆十几里。

而在邵如霜的带领之下,那数百黑衣人几乎是越战越勇,伤亡远远小于炼仙宗这边,炼仙宗这边人数虽然更多,但是战败只是迟早的事。

......

再说栖霞派护派大阵之外,上万名修行弟子战在一块,由于是堂堂正正的防守之战,栖霞派做了精心的安排布置,几乎初入元丹境的弟子都被用上了,足有七八千人,人数比灵剑派更多,他们用元丹境后期或半步玄元境的弟子在前做主力,其他人作为辅助,依托提前布置的阵法之力,战力却是非常强大,灵剑派第一次进攻几乎是以失败告终的,损失不小,不过再来他们就看穿了对方弱点,毕竟是加杂太多的低境界弟子,又是防守战,所以机动性十分差,倘若突然击中战力攻击某点,强度若是超过某个极限必定引起栖霞派的防守出现一瞬间的混乱。

就这样双方只见就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消耗之中。

而灵剑派负责布置阵法的弟子也在井井有条的进行当中,栖霞派对此也是有针对性的布置,他们也有相应的精英战力负责扰乱和摧毁灵剑派这边的布置,这些人战力强悍,机动性强,跟灵剑派当初反击虫宗之时一样,对灵剑派这边确实增添了不少麻烦。

江海洋的目光就是随着这些人四处救火,哪些地方岌岌可危,江海洋便要狂奔过去帮忙战斗。

除了这个,江海洋还将目光一直锁定在秦月茵身上,害怕她陷入险境。

江海洋的任务着实辛苦,內元消耗极大,好在江海洋负责的这片区域里并没用真正能与江海洋一战的高手,所以虽然辛苦,但负责的区域却相当稳定,无惊无险,而且随着江海洋杀敌的人数慢慢不停累积,江海洋的战功也是水涨船高。

战斗从开始的小心到白热,再由白热到疲劳,双方战斗持续了近两个时辰,逐渐变成了拉锯战,然而此时灵剑派一方到底是底蕴深厚,一组组法阵逐渐成形,有了阵法的辅助再加上本身战力更加稳定,逐渐开始占领上风。

而此时双方玄元境高手却才刚刚战斗进入白热化,到底是灵剑派这边传承更加完整,即便是上官飞星已经进入半步元极境,以一敌二之下,也是久拿不下,而其他战团更是情况不容乐观。

上官飞星心中一直在想,为何炼仙宗的驰援还没到来。

算算时间应该会在开战之前赶到,却不想,战斗持续了一两个时辰了人还未到。

他心中思索,莫不是出了什么状况,然而现在正在战斗之中,不便联系炼仙宗宗主。

他分心再察看了底下元丹境之间的战斗,情况更加恶劣,灵剑派一方似乎已经掌握了战斗主导权,法阵一个个正在成形,而己方优势正在一点点失去。

上官飞星有种不好的感觉,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灵剑派几乎是倾巢而出了,不可能还会存在其他后手,到底是何原因让炼仙宗援军迟迟未出现。

其实他不知道,他所谓的援军早已陷入险境不得脱身,比他们的情况还要糟糕万分,叶流光和高云海三人为了自由,他们几乎是拼了命在对周王二人攻击,没有丝毫放过他们的意思。

他们三人记得老祖最后之言:“你等的任务便是守在炼仙宗栖霞派之间,不要任何一个援军越过你们驰援栖霞派,无论数量是多少,亦或者没有,只要做到了,回来只要你们发下血誓不作任何针对灵剑派的事便放你们自由!”

想想身上老祖亲自所下禁制,他们唯有拼命,一旦其中任何一个玄元境逃脱,他们的任务就算失败了,在他们眼中这群炼仙宗的援军就是一道他们通向自由的大门,所以他们唯有杀,一个也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