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此去经年不应有恨

第47章 此去经年,不应有恨

鹏城早已把婉婷带到了“光头山”,这所谓的“光头山”上除了满山的大石便是小石。鹏城选择这里也是有缘故的--因为这山头没有任何隐蔽之处,便不会像上次在“梅山”一样被人暗中拍照了!真是用心良苦。此时已经进入冬季,山上的杂草都已经枯萎,寒风刺骨,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阿荣押着婉婷,等得有些不耐烦,以为鹏辉少爷估计不回来了。但鹏城却很有自信,就算鹏辉没有拿到胶片,也会为了他的女人而来!不知不觉天又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冰冷的雨飘在脸上,更让人感到加寒凉。婉婷穿得较少,在这风雨中不禁颤抖,鹏城见了便把阿荣随身携带的大衣为婉婷披上了,婉婷被鹏城突来的举止,莫名感到有些温暖,对鹏城说道,“其实,你并不是很坏!”鹏城听后,笑道,“你可是我弟弟的女人,我可不敢让你受到委屈。我宁愿让天下人恨我,我不会让鹏辉恨我!他可是我唯一的亲人!”听了鹏城的话,婉婷方觉他们兄弟情深。

当秋生一个人出现在鹏城面前时,鹏城感到非常吃惊,意外!感到意外的还有婉婷,她也没有想到来的人居然不是鹏辉,而是郑秋生!然而对鹏城来说是谁来,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所要的东西是否带来?鹏城忙问是否把东西带来了?郑秋生渐渐走近鹏城,从怀里掏出一封黄皮信封,在手里晃了晃说道,“把婉婷放了吧!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鹏城,一把抢过秋生手中的信封,倒出来一看,这哪里是胶片,全部都是白纸!鹏城还没来得及责问,黑洞洞的枪口

抵住了他的太阳穴,婉婷没有想到秋生会拿出一把枪来,一颗心顿时被提到嗓子眼!然而鹏城不但没有被吓坏,反而笑道,“秋生,你这是干什么?”

“把婉婷放了!”秋生愤怒命令道,“快吧婉婷放了!不然我可不客气了!”鹏城隐隐感觉到秋生的手在颤抖,真担心他会一不小心走火,立即向阿荣挥了挥手,此时阿荣还解开了绑在婉婷身上的绳索,解开绳索,婉婷便跑向了秋生,秋生见婉婷跑了过来,立即对婉婷吼道,“婉婷,你快离开这里!快!”然而婉婷哪里忍心抛下秋生一人离开?见婉婷不离开,秋生又对婉婷吼道,“你快离开!我不会有事的!你快走!”婉婷几次想说话都被秋生打断了,婉婷此时还依依不舍离开。

见婉婷渐渐远离,鹏城笑道,“你也很爱她?”秋生听后说道,“这不关你的事!”鹏城听后继续说道,“如果你不喜欢她,为什么会这样在乎她?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秋生听后不言,鹏城继续说道,“只可惜,她的心里爱的是我的弟弟!”秋生不愿与鹏城继续对这件事纠缠,他怒斥道,“少废话!这一切都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鹏城听后,哼了一声,说道,“秋生,你可知道今日你这样做可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秋生听后,笑道,“我知道,我今天来这里就没有打算回去!我要和你同归于尽!不再让你伤害我的朋友!更不让你再伤害婉婷!”鹏城没想到秋生会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救婉婷,心里不免有些害怕,问道,“你这样做值得吗?”秋生听后笑道,“值得!为了婉婷我愿付出我的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说完,他缓缓扣动扳机,口里默默自语,“再见了婉婷,我们来世再见!”

“砰--!”从婉婷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她知足脚步,转过身去,只见秋生缓缓倒了下去!她最不愿看见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秋生--!”婉婷的喊声穿透了这蒙蒙细雨。原来秋生以前从来没有使用过枪支,加上一时紧张,所以被站在鹏城身后的阿荣抢先开枪,一切被这细雨笼罩,如此朦胧,又如此清晰。

随后又传开了几声枪响,原来是司剑他们匆匆赶来了!司剑被人发现晕倒在巷子里,待司剑醒过来时还发现自己身上的胶片及配枪都不见了,便知大事不妙!于是便集合了几位同事一同赶往“光头山”,没想到在途中又碰到了晕倒的鹏辉!得知来龙去脉后,司剑便马不停蹄赶到这里,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鹏城见司剑他们来了,便匆忙逃窜。

婉婷转身跑回到秋生的身边,扶起倒地的秋生,痛哭喊道,“秋生,秋生……”秋生吃力伸出手,擦了擦婉婷脸颊上的泪水,有气无力说道,“婉婷,别哭,别哭,只要你平安就好了!”鹏辉见秋生如此,他的心里一阵难过,伤心说道,“秋生,你怎么可以这样!”秋生了听后,缓缓说道,“你也不必难过,你终于可以和婉婷在一起了!你应该感到高兴,不要因为我而伤心难过。”没想到此时此刻秋生心里想的还是婉婷的幸福,突然他又问道,“婉婷,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时光吗?”婉婷早已泣不成声,她抽抽噎噎回道,“记得,记得!我一辈子都记得!”此时,那一段段美好的往事,似一幕幕无声的电影在他们的脑海里回放,越来越清晰,又越来越模糊。

“我也会记住的!”秋生痛苦露出一丝笑意,说道,“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听着这痛心的话,婉婷的泪水再次流出。

“鹏辉,”秋生喊了一声,对鹏辉说道,“也许我不能看见你和婉婷成亲了,但我会真诚祝福你们!”鹏辉不愿听到秋生这句话,伤心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秋生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婉婷能与你在一起,她一定会很幸福!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这样我也就无悔了……”说到这里,秋生渐渐闭上了双眼,他的一生为了这份爱画上了句号。

“秋生--!”婉婷伤心喊道,然而秋生再也没有醒来,秋生也许是幸福的,至少他为了自己所深爱的女人付甘愿付出生命。

几天后,婉婷和鹏辉来到秋生的墓前,两人久久不肯离去,默默无言,空气中弥漫这香烛味。面对着青冢,鹏辉还对婉婷说出秋生心里一直都爱着她的事。听了鹏辉的话,婉婷突然想到她与秋生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天她和鹏辉在台下看戏,秋生一时分神把演戏的绣球抛下了台下,正好被婉婷接住了。现在想起来,方觉得自己与秋生之间注定有一段情缘。听着鹏辉继续说着秋生以前对鹏辉所说的话,“他曾说过,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她,只要能远远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幸福快乐便心满意足了!他对你的爱是默默付出。”婉婷突然想到当初父母反对自己与鹏辉交往时,而秋生却充当了他们之间的“红娘”,那时秋生的心里是何等矛盾,痛苦?如今知道这一切,仿佛自己愧对秋生太多太多,她的眼泪缓缓流出,伤心说道,“秋生,我现在终于知道你的心,我会永远铭记于心!”

婉婷终于平安无事被救出来,所以司剑便把那些胶片全部通过报社刊登出来了,并重金悬偿,甚至全城各个角落都贴满了鹏城的画像,只要有人知道鹏城的踪迹便可去警局通报。这可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全城人都知道鹏城背负了四条人命的杀人犯!所以全城人都在关注鹏城的一举一动,此时的鹏城真的是孑然一身,犹如丧家之犬--上次在“光头山”,阿荣为了掩护鹏城逃离,已经中弹身亡。看着这些通缉自己的报纸的鹏城心里即是愤怒,却又无奈!

然而一连过了好几天都没有鹏城的消息,不知道鹏城会躲在哪里?此时已经进入冬季,他也不可能总躲在山里,难不成他在山里为非作歹?真让人感到担忧。正当司剑一筹莫展时,突然有人跑进警局说他在城西发现了鹏城,闻言,司剑便立即跑了出去。

司剑急匆匆来到城西,果然看见鹏城正在路边的小摊吃东西,鹏城吃得狼吐虎咽,看来真的是饿极了!连司剑来到了身边都还没发觉,司剑掏出配枪,用黑洞洞的枪口抵住了他的头,“艾老板,跟我回警局吧!”鹏城没想到司剑会突然出现,他吃饭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他趁司剑毫无防备时突然用力一推,把司剑推到在地。司剑立即爬起来,追了上去,并大喊鹏城不要负隅顽抗了!甚至鸣枪示警,鹏城也立即掏出手枪还击,好在鹏城只顾为了逃命,并没有瞄准。蜿蜒曲折的巷子偶尔里传出一声声枪响。对于司剑来说,今日将鹏城绳之以法是势在必得!

鹏城只顾逃命,没想到却慌不择路跑进了一条死巷子,鹏城顿时不知所措!司剑立即追上来,笑道,“让你现在往哪里逃!”鹏城立即举起手枪,司剑连忙躲避,然而并没有听见枪响,原来鹏城的手枪里没有子弹了!此时鹏城还觉得自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司剑举着枪渐渐向鹏城走近,“看来老天爷都不帮你了,你就认命吧!”鹏城听后却一副大义凛然,“少废话,要杀就杀!”司剑没想到鹏城还如此“大义凛然”,说道,“你以为我不敢吗?如今你可背负了四条人命,就算你死了,也是死有余辜!”

“我就怕你不敢杀我!”鹏城很有把握,激怒道,“就算你有有这个心没有这个胆!”

“你……”司剑气得说不出一句话,他用手枪抵住了他的脑袋,说道,“你就试试我有没有这个胆量!”听了司剑的话,鹏城闭上双眼,司剑缓缓扣动机扣,正在这时,突然从他身后传一声,“不要!”司剑转过身,原来是鹏辉,婉婷和美琪他们。

“不要杀我哥哥,好吗?”鹏辉请求道,“放过我哥哥吧!”司剑听后,愤怒说道,“难道放了他,让他继续为非作歹吗?”鹏辉听后,伤心道,“我相信我哥哥会改的!”司剑听后生气回道,“我们相信他实在太多了!更何况他身上还背负了四条人命!就算我放过他,老天爷也不会放过他!”听了司剑的话,鹏辉知道司剑是不会放过哥哥,只听“扑通”一声,鹏辉跪倒在司剑面前,伤心请求道,“司剑,我为你跪下了!求求你放了我哥哥吧!他可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见弟弟为了自己而下跪,鹏城心里一阵难过,愧疚。

“司剑,放了他吧!”婉婷走了过来,说道,“就算你杀了他也不能让死去的人复活!假如你放了他,让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司剑没想到姐姐居然也会为鹏城求情,只听婉婷继续说道,“其实鹏城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不然,那天在山上他也就不会为我披上大衣了!”原来婉婷是为了那一瞬间的温暖而替鹏城求情,“他还有一丝良知,我们为何不能给他一次机会?”

“一切都是仇恨,贪婪惹的祸!被这些仇恨和贪婪蒙蔽了双眼!”美琪缓缓说道,“为了这些仇恨与贪婪而争来争去,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美琪继续说道,“司剑,你就给表哥一次机会吧!我相信表哥经历了这些事,会丢掉仇恨,抛弃贪婪,重新做人!”

听了他们的话,司剑还能说什么呢?他举起手枪朝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开个一枪,随后矛盾而伤心说道,“你走吧!”鹏城听后,迟疑了一下,他没想到司剑会真的放过自己!他缓缓离开这里,此时教堂的钟声响起,仿佛在宣布这件事:仇恨蒙蔽双眼,贪婪吞噬心灵,然而宽容就像天上的细雨滋润着大地。它赐福于宽容的人,也赐福于被宽容的人。

次日,各家报社都纷纷报道同一件新闻:昨日晌午鹏城被迫无奈跳崖自杀了!鹏城看了这个新闻,第一次流出了眼泪--司剑他们以和善的态度宽容了自己,让自己洗心革面,再次重生!鹏城拒捕被迫跳崖自杀,有关他的通缉令都撤销了,鹏城也恢复了自由。

不久以后,一年中最寒冷的冬季便来到了,整个冬季司剑他们都没有看见过鹏城,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其实鹏辉也在暗地里寻找哥哥,然而都一无所获。有人说鹏城在寒冷的冬季被冻死了;也有人说看见鹏城出家为僧了,借此忏悔曾犯下的错误;更有人说鹏城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了别的城市重新进行经商,并频频参加各种慈善活动。对于种种说法,鹏辉他们更加相信最后一种说法,因为他们也希望鹏城会好好活着,也不枉大家对他的深深希翼!

翌年。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看那漫山桃花吐出粉香花蕊,还有红艳艳的杜鹃花也尽情开放着,引来蝴蝶蜜蜂丛间飞舞。其它花儿也渐渐放出花朵,引来蝴蝶蜜蜂在其间来回舞蹈。这还有熬了一个冬季的杨柳也吐出绿色,为这个美丽的季节增加一丝绿意!当然春天可不止这些,还有归来燕子,为这个春季更是增加了喜庆!

此时教堂里热闹非凡,原来今天还是一个大喜的日子,只见鹏辉与婉婷;司剑与美琪;杨骁飞与杜青青这三对有情人正在举行婚礼呢!双喜临门已经不易,而现在却是三喜临门,连暖洋洋的阳光也送出金灿灿的祝福。周家更是喜上加喜,又是嫁女儿,又是娶儿媳妇!所有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真心祝福他们新婚快乐,恩恩爱爱,白头偕老呢!

多年以后,婉婷问鹏辉是否还记得自己当年赠给自己的那首诗,鹏辉一年幸福说,他当然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情愁已逝魂梦锁,岁岁幕幕年复年。

沉睡千年终不悔,盼续来世未了缘。

恒古系念遥牵引,镂心醉吻唤红颜。

千年等待偿宿愿,两世鸳盟永结心。

有情人终成眷属,此《此去经年,不应有恨》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