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章

在陌汐的要求下,封殇再一次“搂着”她飞跃到了半空中,并在她指定的区域不断的变换位置。

她在三个位置上来回转了好几次,从空中落下后,又绕着三点沉思了半晌,最后还是没有选定,而是在三点都做了相应的标记。

陌汐没解释,封殇虽然有些好奇,但是看她眉头微皱的样子,也没有在此刻询问。

在原地站了片刻,陌汐没有急于进行下一步,这半天的折腾,此时太阳已经西下了,她盯着地上的三点良久,最后还是摇摇头,转身向后院走去。

“明天早上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还麻烦封先生再带我看一看。”

陌汐边走边说,言语很客气,却并没有将姿态放低。

封殇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陌汐没回头看就自顾自的道了句谢谢,仿佛不用看就知道他不会拒绝。

“还有明天正午时分。”

走到后院后,陌汐数了数石像数目,一共十六座,这数字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殊。

石像形态各异,雕刻的有人类,有动物,甚至还有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各个栩栩如生,不仅看起来像,更充斥着一股灵气,仿佛只要将最外的石皮去掉,他们便能破壳重生。

陌汐仔细观察了位于西方,与“大葫芦塔”正对着的一男一女石像,他们的眼神都凝望着“大葫芦塔”,眼神充满期待,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陌汐站在两座雕像身后,看向他们凝视的地方,却愕然发现他们关注的并不是一个点。

陌汐又站在他们前面试了试,结果相差无几。

其他十四座石像就没什么特殊了,所有动物都以臣服的姿态或跪或卧,陌汐在其中甚至看到了狼族,让她想起了如风和小九的种族。

她绕着葫芦塔走了几圈,做了几个标记后便要往出走,封殇却突然叫住了她。

“你看这个是什么。”

封殇站在墙角,指着地上一株奇怪的植物,抬眼看向陌汐。

陌汐定睛一看,顿时一惊,快步走了过去。

地上的植物状似艰难的生存着,它的身下并不是松软的土地,而是坚硬的岩石,它从两个岩石的缝隙中“爬”了出来,身板却挺得笔直。

它全身呈火红色,不高,约有两尺,主干也不粗壮,反而显得很纤细,叶子长得最为奇怪,整株植物只有六片叶子,叶子细长,长到一定长度后,便由向外延伸的趋势开始回旋,逐渐向主干靠拢。

最后像是黏在了主干上,叶稍又微微向外弯曲,整体来看,整株的主干,单个叶子,合在一起像个倒R,六片叶子皆如此生长,而主干的顶端挺的笔直,即使此时毫无动静,但是陌汐却知道那是为花朵留的位置。

她看了看这棵奇怪的植株,又回头看向立在女石像左侧的石雕,那是个石像雕的就是一棵植物,与眼前的一般无二。

据说这后院的石像和葫芦塔是在这里还是宗祠的时候就有的,这些雕像所代表的的必然是很久远的,就像狼族的雕像,即使是小九所在的种族,也是它们最古老的祖先了。

那么眼前这棵植株,也是那个雕像的子孙辈?

一模一样的外观,即使是子孙辈,那也是纯种的。

陌汐觉得捡到宝了,能被珍而重之雕刻成石像放在这里的,绝对不是凡品,虽然不认识,但是翻找一下巫族典籍也许会有线索呢。

她用手手指轻轻碰触植株的顶端。

“小心!”

“嘶!”

封殇的惊呼和陌汐的痛呼几乎同时响起,陌汐赶紧看了看如触电般收回手指。

封殇有些懊恼的皱了下眉。

这植物虽然长相特别,但是其实在最开始并不足以让他唤住陌汐,他只是不经意的用手拂过,手便像是被灼烧一样疼痛。

要知道,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一般的火焰对他造成的伤害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能引起这种剧烈疼痛,又毫无伤口,他便留了心。

刚才叫住陌汐,见她一脸震惊,还以为她认识,后来看她将目标移向那座石雕,才知道她为何那副表情。

接连的走神让他忘了提醒这植物的危险,等他看到陌汐的手伸出去,再阻止就已经晚了。

一阵锥心的疼痛感袭来,陌汐没忍住痛呼出声,却发现手指一点被灼烧的痕迹也没有,她抬头看向封殇。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显然,我刚才也中招了。”

陌汐按了按袖口,窝窝从刚才开始便一直不安分,如果不是陌汐警告过它不允许出现在被人面前,估计它早就滚了出来。

疼痛感来的突然,却没有太多持久,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就没有大碍了,只是陌汐却头疼如何将这植物弄走。

不能碰这点简直犯规有木有。

摇了摇头,“还是先走吧,我还要去相邻的几处阵门看看,这个院子,我目前只能确定一个阵门,其他两处都有几种可能,想要确定,至少要一天的功夫。”

言下之意,她此时没有时间处理这棵植物。

“等我救出阿爹娘,再查下典籍,这棵植物,也许会有药用价值。”

封殇微微颔首,他对植物很在意,就是因为有很多植物都有药用价值,虽然他自己不知制药,但是他有搜罗所见珍惜药材的习惯,希望能有人制出他需要的药。

说罢,陌汐率先像院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遇到了从外面进来的陌苏。

“陌汐姐姐!”

陌苏一脸惊喜,快步跑了过来。

因为事先得到过陌威的叮嘱,陌苏并没有将上午发生的事告诉陌汐,只是兴奋的说了下大家的近况。

他是真的想跟在陌汐身边与她一同出去。

陌汐摸了摸陌苏的头,嘴角噙着温暖的笑。

“小苏,姐姐还有要紧的事要办,回头再陪你说话可好?”

陌苏单纯的崇拜和喜欢,让陌汐感到很温暖,所以她不介意将温暖同样传给他。

只是那笑意,晃了封殇的眼睛,让他有刹那的失神。

也许,自己需要闭关修炼了。

封殇如是想。

同类热门
  • 十二星座之镇魔十二星座之镇魔妖醉月|幻情十二个星座,十二盏灯,十二道光束,十二个人……一首流传已久的老童谣,一个隐藏在大城市之中的小杂物店……一切看似和平。殊不知,一场大战即将来临。六对少男少女,一个千古谜局……传说……现实……时间之轮再次转动,他们的命运何去何从?
  • 三十三世烟熏妆,遮不住的殇三十三世烟熏妆,遮不住的殇慕容陌初|幻情一千年,她一袭红衣尽毁天下;他一身白衣为爱的人再覆天下,可是那又如何?得到的不过是一场又一场的骗局,最后一滴眼泪流下,再去守护她爱的人。我一世为仙,几世为魔,不知何时才能够换你回眸一笑。]三十三世烟熏妆唯你不爱
  • 灵妖之歌灵妖之歌宇若晗风|幻情废柴之上是天才,那作为一个不是天才也不是废柴的山野小丫头,又算什么?在这片人、妖、灵共存的希伦大陆,故事,一个接一个地发生着…… “看,丹炉又炸了,这女的怎么回事?” “我的老爹,你怎么成天捕杀不符合自己属性的灵兽?” “你……” “救命啊师父气晕了!” 古怪的山野丫头的艰难奋斗史,为您带来不属于废柴逆袭的奋斗之文。
  • 辰落惊弦辰落惊弦琏玥|幻情坠落神坛的仙灵少女,被世人视为天神的神秘少年,相爱相杀,携手成仙。却不知已然陷入一场阴谋,身份的间隔,前世的爱恨情仇,又如何当做视而不见……
  • 找遍全世界也要找到你找遍全世界也要找到你御浮有画眉.|幻情百仙草,是龙族皇室特有的一种救命草,又被称为许愿草,只要得到它,轻到治病,重到起死回生,然而想要难道百仙草,必须经过龙族陛下的亲自点头,并且要说明理由。 偷了百仙草的人,下场会很惨——轻者被贬到历史中,重者当场死亡甚至株连九族 而她为了得到百仙草,一朝成为了他的王妃,与他朝夕相处了一年,得到了他的喜爱,某天夜里,她偷到了百仙草,却不料响起了警报,惊扰了陛下,那夜她甘愿接受任何惩罚,却要只想要活着,一怒之下把她贬到公元前9年,来到普通世界…那次他恨她,他恨她的背叛,他恨她的心机,想要她永远消失! 而她永远不知道,这一年来,他对她的感情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了,而是一种无法自拔…… …… 这一贬,就是三千年, 直到二十一世纪,他疯了似的满世界找她, . . . 后来,“老婆,走,我们回家吧!嗯?”“老婆,我错了,求原谅嘛,老婆~”“老婆~要抱抱,要亲亲,”
  • 三途河旁倾彼岸三途河旁倾彼岸倾衣谣|幻情“咳咳....”她清了清喉咙“如此,神尊可是同意了?” “唔....”他转过身垂着眼看她,瞧见她明媚的小脸上闪着一抹动人的神色,他顿住,愣了几秒才回“本座收徒向来严谨,至于你.....” 倾迟眨了眨眼,努力憋住内心那股嘚瑟,尽量把自己装得矜持一些,温文一些,瞧着神尊这神情,可是觉得她是一个可塑之才,所以她一提要拜入师门之时,神尊并未反对,没反对是不是就代表着同意? “不符合”神尊直说。 倾迟又是一愣,呆呆的问“为什么?”她唐唐一个地宫少主,为啥不符合,因为仙魔不两立? “因为....”顿了一下“年岁太大”
  • 逆天画骨之我道女王当如是逆天画骨之我道女王当如是豆瓣猫仔|幻情她,披荆斩棘,浴血而归,等待她的是泥槃还是重生?浮笙:【浩瀚的宇宙中,你我走在两条平行线上,相遇则是违天,你问我怕不怕?我给了你两个字,不怕。】他,窥姻缘薄,守忘川河,屹立在雷海之上,只为等她,守她,护她和爱她。帝玄筱:【若天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便搅碎这天;若地不容我们在一起,我便踏烂这地。天命?我若是天,你就是我的命。】
  • 第一豪门嫡女第一豪门嫡女浅灬灵|幻情上官凝儿打小就是个任人欺凌的千金嫡小姐,生母死得早,姨母上任,本应该是表姐现在成了庶姐,幸好姨母只是个姨娘,为了守住母亲的嫡母(主母)身份,上官凝儿现在要斗的是亲姨娘,亲庶姐······
  • 圣女妖娆:倾权天下圣女妖娆:倾权天下凰冰柚|幻情今生没能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遗憾。来生和你白头偕老是我最大的心愿。
  • 风雪之吻风雪之吻aurora北极光|幻情她一个平凡的大学女生,却承担了不平凡的责任,有着不平凡的经历,并且遇见了孤傲绝美的他,惊鸿一瞥,便深入骨髓,从此便深深陷入感情漩涡,不能自拔。即使命运并没有垂帘他们的爱恋,命运本有自己的轨迹安排,他们却不顾一切的与此抗争,并以生命爱着对方,在这雪国之地上演一场惊世骇俗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