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5章 可爱的男孩子

“鹿澜,你还不知道吗?据说叶迦蓝的领地叶城被叛军攻陷后,她为了承担这个责任,将领主之位归还陛下,返回军营来了。”

“你说什么……?!”

鹿澜对于叶迦蓝的领地叶城被叛军攻陷的事情是有耳闻的。

同时,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叶迦蓝的腰间竟然挂着两把剑。

鹿澜不明白叶迦蓝携带两把剑的意义,不过他也并不去多想了。

因为在他眼里,叶迦蓝是个非常奇怪的女人,如果对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去在意的话,那么就太傻了。

这时候,鹿澜还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值班室内,同军队的战士们望着叶迦蓝的目光中都蕴含复杂的感情。

他想,这也难怪。

以前,叶迦蓝与他们一样,同是禁军中的一名战士。

但是行为却和其他战士们完全不同。

她有时候会突然放弃本来的任务,好几天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四年前在黑色森林解决了绑架太子殿下的暗杀者,受到皇室家族重用,因此,即使在军队内没有完成任务,却也不受上级军官追究。

甚至可以说,不论叶迦蓝在军队做什么都不会有人追究她的责任的。

总之,军队的大家都嫉妒叶迦蓝受到特别关注。

但是,另一方便,大家却是无法忽视叶迦蓝强大的实力。

如果她没有那种实力的话,就不会在剑术马术比赛中胜利,更不会年纪轻轻就被破格提拔为将军了。

曾有很多战士向叶迦蓝发起挑战,但是结果都是惨败于她。

禁军中的大家,对叶迦蓝的评价就是:这个是不好打交道的女人。

而此时,令鹿澜惊讶的是,叶迦蓝的身后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比较著名的,她的贴身下属小矮人嘉怡。

另一个则是一名美少年。

当看到那位美少年一眼后,鹿澜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竟还有如此漂亮的男孩子,比女人还要美,比男人还要帅。

这样的美少年在他二十年的生涯中从未见到过。

那漆黑如墨的灵动眼睛,那白皙精致宛如瓷娃娃的脸颊,那高高的鼻梁,那泛着淡粉色泽的樱唇,那纤细的腰肢,那一头闪耀着明亮光泽的银发,那一身华丽的白色神官制服,无一不彰显着少年的魅惑力。

这样漂亮的少年,令值班室内的几名战士都心潮澎湃,在军营中,男人喜欢男人是常有的事情,而且,在雪国,这种事情也比较常见。

显然,这些战士们已经对少年有了倾慕之意了。

叶迦蓝向大家点头致意,带着贴身属下嘉怡和那位少年走向值班处的深处房间,少年也学着叶迦蓝的样子,有模有样的向大家点头致意,小跑着跟在叶迦蓝身后。

“……喂,那个少年的身份是什么啊?”鹿澜问值班室的大家。

“明显的能看出来吧,是叶迦蓝的专属神官。”有人回复他。

“我当然看出来了,我想问的是叶迦蓝那个怪女人怎么会带着那么可爱的少年?”鹿澜挑眉问。

“谁知道啊,该不会是叶迦蓝的爱人吧。”

“喂,胡说什么,刚刚你看到了吧,那个少年学着叶迦蓝向大家行礼时,脸颊微红,那样子可爱极了,我从来么有见过那么可爱的男孩子,不,甚至也没有见到过像他一样的女孩子,那么可爱的那孩子怎么可能是叶迦蓝那奇怪的女人的爱人。”

“你喜欢他?那就尝试着去勾引他呗。”

“确实,我很有兴趣,那么可爱的男孩子,没理由放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暗香袭夜暗香袭夜离歌倾城|古言她一直都只是想平凡的活着,不过这一切在救了那原本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丞相夫人之后有了千般变化,同时也有万般的无奈!在那一刻,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原来平凡如她也有那般高贵的血统。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活着寻找自己的位置,可是是凤凰总有一天是会浴火重生的,尽管一直卑微的活着,但只要浴火回归之后,她依旧是暗夜中最不可忽视的那一抹香!(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瑜依斐而盼兮瑜依斐而盼兮无诟|古言卷依墨而浓兮雀依枝而啼兮凤依凰而浴兮自出生时起,她便不同于常人。因始祖国师一句“百年后楚家兄妹乃转世凤凰”她与哥哥备受瞩目,因其他人对她的七分客气,她自小就喜欢着自己的兄长。在她及笄时,面对着他的沉着冷静,她开始苦笑。是他,亲眼目睹着她上了花轿,拜了礼堂,她从出生喜欢到现在的斐郎,如今亲自目送着她投入他人怀抱。三年宫闱禁,十年望红杏。她终逃不过帝王的一杯酒,等待她的却不是一碗孟婆汤,而是重生后的她。如今的她未嫁,他亦未娶,是要弃心上人另寻佳郎,还是把握机会未两人谋个未来?瑜依斐……望瑜依斐,兮能盼之。
  • 白捡一个相公白捡一个相公斛昑|古言文案一: 某迟和某术日常: 1. 某迟:不要惦记其他男子! 某术:我没有…… 某迟:你有为夫就够了!” 某术:我只是觉得他与你长得有几分相似…… 某迟:与为夫相似的也不能惦记! 2. 某迟:下次若遇上这男子,你也要躲得远远的。 某术:为何?那人挺好的,上次我给你买的那件白衣裳还是他帮忙试穿的咧。 某迟:哦?那件衣裳呢? 某术无比痛心:掉河里了,你不是看见了嘛。 某迟:嗯,掉得好! 某术:…… 3. 某迟把某术困于马车角落,俊脸离某术只有一寸。 某迟:方才你说我与谁般配? 某术:红……红陈姐姐…… 某迟:嗯?你说我同谁般配?好好说! 某术:酒……曲酒! 某迟的脸又压进一分,某术红着脸心慌意乱大喊,“啊!不要杀我……唔……” 文案二: 师父说,“术儿,第一式要绝!” 我剑未出鞘,横扫武林盟。 直接把自己“绝”成武林公敌,差点把自己给“绝”死。 我才十五岁,我还是个孩子哩。 师父说,“术儿,第二式要狠。” 仓卿剑饮血,一发不可收。
  • 越古逾情越古逾情宸珺|古言他工作沉重,生活窘迫,内心满是懊恼与沮丧,为生计却无可奈何,唯从书中思“颜如玉”,寻“黄金屋”……偶然穿越明末,仍做原职,以仁心结交帝王将相,以修养相识文人雅士,原本隔空异世,却命运交织纠缠。虽身处乱世,仍未改赤子之心,竟使貌美倾世名妓为之侧目,他亦倾己一世为红颜……
  • 食在人为食在人为巫小夜|古言刚失恋就穿越了,穿就穿了,还附赠包子一枚。什么,什么,还父不祥,天咯咯,这要让人怎么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抽丝记抽丝记万胥|古言她,一个主攻犯罪学的研究生,师从国内有名的足迹鉴定专家,竟魂穿到一个废柴小姐身上,还回到了异世界的十五年前,重生流还是穿越流? 帮你复仇?行!替你洛府申冤?行!既然来都来了,不如顺便扶植一个皇帝上位,将这异世界的荒唐秩序改一改! 既是先知,又智商在线,除恶尽,扶贤能,不要太爽——等等,这厮又是谁,凭她的主角光环加持,竟还能遇到敌手? 呵呵,有意思,就喜欢这种有挑战的!
  • 重生之凰妃不可欺重生之凰妃不可欺楼兮月|古言前世,他踏着她的尸体登上帝位。今世,她重生风华归来,定要毁他计划,灭他帝位。他,工于心计,只为帝位,冷血无情。他,生性冷淡,心思敏锐,帝位征战之下,却能凭着一丝温柔护她周全。当王权争斗,她双手染血,倾尽所有只为布下一场逆天改命之局,前路漫漫,谁可与她执手偕行,看尽这场盛世繁华?
  • 契约今世:心有梦君魂牵绕契约今世:心有梦君魂牵绕阡陌言尘|古言首次见面,他是她半个师傅。她用六年时间,建立强大势力,令他为之震惊。他们不知不觉爱上对方,他有凤护未婚妻,却不知那人竟是她,她上一世被爱人背叛,这次却放开了爱他。她助他得皇位,带着势力助他夺回梦君之位,发现自己真实身份,他以梦君之名护她。他们世世相爱,他是紫梦君,她是紫月君,他们的故事,一世又一世......
  • 客官请回吧,小店打烊客官请回吧,小店打烊错失玻璃球|古言她是一个穿越的小白领,励志要在古代做好各行各业,体验一下另一种生活。他是一位闲散王爷,游历天下只为寻找别致的另一半。当这样的他遇到了这样的她,又会蹦出怎样的火花。。。。。这是一个喜剧,因为球球只喜欢从一而终的小说,励志一辈子只找一人,只谈一场恋爱,结一次婚。所以无论男二是高富帅,是嫡仙类型的,还是霸道型的。我们的女主大人通通不会多看一眼。
  • 邪王作妃邪王作妃陌笙烟|古言前世为了逃避相亲,她嫁给了一个根本不爱的男人。再次醒来她成了王妃,而王爷居然还是前世的丈夫?前世离不了婚,这世一定要王爷休妻!为达目的,她拼命作!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