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命运系统的位面之旅

第62章 暗流涌动

苏越在收获了白蛇心脏后,一直派人找寻着另外一条白蛇的踪迹。

另外一边,大卫等人在苇名废弃地牢中遇到了一个七面武士,在和道顺交易之后,依靠神之飞雪的加持,在死了三人后,终于击杀了七面武士。

七面武士死亡,大卫获得了一个B级的支线剧情,但是任务依然没有完成。

获得了奖励,大卫认为自己的方向并没有错,于是开始追踪起无首。

弦一郎处理完平田宅的事件后,汇报给了苇名一心,苇名一心决定正式接见龙胤之子九郎。

九郎的真正身份除了苇名一心,苇名弦一郎和永真之外,就没有人知道,在武士大将们看来,九郎是平田家家主的养子,是平田宅幸存者中地位最高的一个人,苇名一心接见他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苏越接到了苇名弦一郎的邀请,也准备参加集会。

进入的望楼,苏越坐到了苇名弦一郎的下位,苇名一心左边是苇名弦一郎,右边则是九郎。

苏越坐下后,感觉背后有一道目光,于是转头看了一下,屏风后有一个身穿黄褐色服饰的男人,他是九郎的忍者,叫做狼,他的养父是忍魁枭,师傅是蝴蝶夫人。

狼没想到苏越的直觉竟然怎么敏感,连忙低头表示尊敬,然后退回来屏风后。

苏越也没有在意,将目光移到了主座上。

苇名一心将武士刀放在了一旁,首先开口说:“前几日,山贼趁着平田宅的男人抵抗内府大军的机会,攻破了平田宅,平田宅被焚毁了,对于这件事我非常伤心。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伤心就放弃抵抗!这次的事情,让我不得不注意内府的人是不是已经渗透进了苇名国?否则平田家的防御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攻破了!而且内府的军队的举动明显是拖住苇名的军队!”

武士大将纷纷点头,平田宅的位置位于苇名国的内部,是苇名国抵抗南部内府的一个要塞,现在平田宅被毁,苇名国的南部一下子就没有了防御。

苇名一心咳嗽一声,武士纷纷安静了下来。

“这次的事情是我的失误,没有保护好平田宅,所以九郎,你就安心住在苇名城里,平田家的其他人我都会安排好的。”苇名一心鞠躬。

九郎连忙站了起来:“多谢一心大人!”

九郎看着只是一个孩子,但是为人处世非常的老练,一举一动都符合礼仪,苏越看到就觉得九郎比自己强了不少。

苏越很明白,自己一直只是一个平常人,礼仪这种东西离自己太远了,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从小处就能看出苏越不通礼仪。

宴会结束,苇名一心将苏越留了下来。

“越,刚才的宴会你有什么感谢?”苇名一心坐下,永真跪坐在一旁,帮苇名一心把脉。

苏越盘腿而坐,想了一下说:“虚伪。”

苇名一心一听立刻大笑着说:“不错,非常的虚伪!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对于死去的人来说都是不够的!而我还是舔着脸的说着补偿,真是虚伪!”

“一心大人,请您不要激动,保持平静!”永真拉着一心的手腕。

一心呼吸了几下,平复了心跳,撇了一下苏越的坐姿说:“越你的样子太失礼了!”

苏越要了一下身体说“:跪在实在太难受了,我还不能适应,以后就应该适应了。”

“以后是多久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估计是几百年以后吧!如果我能活到那时候。”

苏越无赖的话让苇名一心脸一黑:“看来,我应该给你加上礼仪的课程了。”

苏越摇头:“礼仪不应该是被人教的。真正的礼仪是一个人的修养,是一个人的内在,那些礼仪让我觉得太虚伪了。”

苇名一心仔细一想,点点头:“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还说出这么一段歪理来。算了,你回去吧!弦一郎……”

苇名一心停了一会,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弦一郎的房间,大将鬼刑部雅孝跪在在下首。

弦一郎面对着一面画着雷云的屏风发呆,许久之后,弦一郎的眼神变得锋利,手掌死死的握着武士刀。

“老师,为了苇名国,哪怕是异端之力,我都会去使用!您还会想现在一样继续支持我吗?”弦一郎的语气有些迷茫,但是其中包涵着决心。

弦一郎已经做出了决定,只是有些担心。

鬼刑部雅孝是弦一郎的七本枪枪术的老师,非常了解弦一郎,点头说:“弦一郎,你不用这么担心,一心大人还在,内府是绝对不敢真正进攻苇名国的!”

剑圣一心一人的名号,足以震慑内府。

弦一郎苦笑一声:“祖父已经老了,他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所以祖父才会收下越作为徒弟,希望越能够继承他的名号保护苇名。我不能把希望放在一个人身上,如果我能够拥有那种力量…不如果祖父愿意接受那种力量就好了!这样苇名国就可以永远的延续下去了。”

弦一郎的脑海中浮现出丈和巴的身影作为巴的徒弟,弦一郎非常清楚那是什么样的力量,可惜祖父对于它不屑一顾。

“将九郎安排在平田家幸存者的旁边,四周都是我们的人,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无论多么邪恶的力量我都会去使用!”弦一郎已经抛弃了迷茫,坚定了信念。

弦一郎转身对着鬼刑部雅孝说:“老师,看好九郎,他是我最后的选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离开苇名城!”

“是!”雅孝没有问,直接接下来命令。

于此同时,一位老人衣衫褴褛的来到了苇名城中,嘴里咒骂着仙峰寺的僧人。

苏越很快就收到了消息,有人诅咒着仙峰寺。

仙峰寺作为苇名国内著名的寺庙,加上僧人崇高的地位,几乎很少有人会咒骂,特别是仙峰寺的僧人的手段非常厉害,根本没有人知道仙峰寺和小孩失踪有关。

苏越一开始以为老人是不小心知道了仙峰寺的秘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仙峰寺的乱波众可不是吃素的,一个老人如果发现了仙峰寺的秘密,她是如何逃脱他们的毒手?

怀着最大的恶意,苏越跑去见了这位咒骂仙峰寺的老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

“呜呜!该死的仙峰寺和尚!竟然把我赶了出来,他们竟然让我离开了,呜呜…”老人说着呜咽了起来,很快哭声一停,又可是诅咒起仙峰寺。

苏越在背后听了一会,老人一直在哭泣,于是那出了两个饭团递给了老人。

“老婆婆,您一直在骂仙峰寺,是不是对仙峰寺有什么误解?仙峰寺可是苇名国内最大的寺庙,您这样皱眉,是会引来其他人的歧视的。”

老人听到苏越的声音转头看着苏越,在苏越的脸上停留了许久,老人伸手拿走了饭团,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苏越静静的等待,老人吃完了饭团,就看着桥下的河水发呆,隔了一会老人开口:“仙峰寺的和尚竟然把我感出来了,他们不让我照顾那位尊贵的大人,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对大人是多么的忠心,我把大人当做我唯一的孩子!他们竟然把我赶出来了!呜呜,我诅咒那些和尚,他们一点会下地狱的!没有我们的照顾,大人会怎么样呢?”

“大人?仙峰寺里有尊贵的大人吗?是主持吗?”苏越想不明白一个寺庙里,有什么尊贵的人存在。

老人哭泣了一会,回答说:“那位大人,是最珍贵的存在,整个天下,就没有多少人能够比大人尊贵了。”

苏越眉头一皱,想到:“难道是日本天皇的私生子在仙峰寺?”

随后摇头将这荒谬的想法丢了出去。

“尊贵的大人是什么人,竟然敢说没有多少人能比她尊贵?不会是天皇的子嗣吧?”

老人摇头:“大人是神的子嗣,是不死的存在,是这片土地上最尊贵的存在!”

一瞬间苏越想到了从仙峰寺获得的书册上的记载:伪龙胤之子,仙峰寺最成功的试验品。

为了和龙胤之子区分,仙峰寺称其为若子,即宛若龙胤之子。

“若子吗?”苏越肯定的问到。

老人震惊的看着苏越:“你怎么会知道?”

“我发现了苇名国内小孩失踪是因为仙峰寺的人带走了他们,经过调查,得知了仙峰寺的一些秘密!能告诉我一些若子的消息吗?”

老人摇头:“不可能!除非你能带若子大人的米来。”

若子的米?

这是什么鬼?难道若子还种了特殊的水田?是紫米还是黑米?

老人不敢苏越在想什么,摇摇晃晃的走开了。

苏越阻止了暗处的忍者去抓俩老人,站在桥上盯着湖水静静思考。

结合道玄的画卷和仙峰寺的书册,苏越很快就猜出了大概。

对于不死之力,已经见识了附虫者,以及被挖心依然存活的白蛇,现在还出现了一个若子。

“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