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神鼎魔主

第114章 114登到山巅

当牧巴把四级丹药都吃完了过后也看到了山顶了,但是牧巴仿佛自己身体里面的鲜血都要吐完了,他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次,还有他的手臂都被尝试去山顶的时候被罡风给击成了齑粉。

牧巴直接将一颗五级丹药扔进了嘴里,瞬间磅礴的灵力会充满了全身,但是丹药的效果才刚刚开始,毕竟五级丹药可是尊者境食用的丹药而牧巴的修为才元府境,足足跳过了两个等级。

“啊……”牧巴感觉自己的内脏,经脉都被丹药的灵力摧毁掉了,牧巴拼命的阻止灵力四处乱穿,三天过后牧巴如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除了还在呼吸外骨头全部都断掉了,内脏也被灵力崔坏了很多,但是重要的内脏还是被牧巴护住了。

牧巴又使用回阳真水恢复着伤势,又这样时间在悄然的过去了,很快三天的时间又过去了牧巴的伤势也好了很多但是他那断掉的手臂就没有这么容易恢复了。

很快牧巴来到了山巅,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牧巴还以为山巅上的压力和罡风会更加强大结果发现压力和罡风都消失不见了。

牧巴看见了山巅上唯一的那一个光团,牧巴走过去触碰那个光团,瞬间从里面就飞出两道金光,牧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两团光团进入了身体,瞬间牧巴就感觉浑身发热,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自己身上的伤势都恢复了就连那断掉的手臂也重新长了出来。

牧巴现在并不关心,他现在关心的是在原地的那一个光团,因为这可是他不知道话了多少时间才爬上来的,想想也激动,牧巴走了过去用手触碰着那个光团一瞬间那个光团就显现出一个老者的样子。

“哈哈哈,终于有人来到这里了,我先做个自我介绍,额……还是算了,时间太长我连我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这把琴就给你了,它可是跟着我杀敌无数,它叫天殇琴,我原本是一方霸主但是因为他们我受了重伤,害我逃在此处,我希望你以后可以为我报仇”那位老者一边说一边抚摸那把天殇琴然后就消失不见了,就留下一把琴在原地。

“我去,你要我报仇也要告诉我他们的名字宗门呀,你这样要让我怎么给您报仇呀”牧巴抱怨了一声就去接过那把天殇琴就退了出来。

牧巴一退出来就感觉睡意涌来,瞬间就睡了下去,在牧巴睡觉的过程中那把天殇琴中射出一道光进入牧巴的脑海里面,这一道光就是要报仇的那些人的名字和宗门地址。

“你们说少主前段时间去干什么了?突然不见了好几个月现在一回来就倒在床上睡觉也不起来,而且一睡还睡这么久”小金他们在外面讨论着屋里的牧巴。

牧巴从元府境里面出来后时间已经过了半年了,他也睡了半年了。

“就是,如果不是阁主和魔山他们都说少主没有什么事我都怀疑少主已经……了”小墨在一旁也说到。

“小金,孙慧,小金,孙慧”突然牧巴不断的喊着。

“少主你终于醒了”小金他们来到屋里看着牧巴说到。

“我要吃东西,我要喝水,快”牧巴有气无力的说到。

很快小金他将自己虚空戒里面的食物取了出来,但是牧巴一瞬间就吃完了,小金和小墨他们也将自己虚空戒里面的食物取了出来,但是还是不够牧巴吃,牧巴就好像要把这半年没有吃到的东西全部吃回来一样。

小金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去找来食物,一时间牧巴直接将一个里魔林最近的郡里面的酒楼的食物吃完了。

“舒坦”牧巴吃得满嘴是油拍拍肚子说了一句但是小金他们已经惊呆了。

“少主,你的修为!”因为牧巴在吃东西的时候修为节节攀峰,并且直接突破了元府境而且成为了一个中期天罡境的修士。

“咦!我的天呀!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这样?”牧巴发现自己的情况过后比小金他们的吃惊更大,因为牧巴知道如果修为提升过快会导致根基不稳而且灵力不足但是牧巴发现自己的灵力无比浑厚而且无比精炼,根本不会出现根基不稳的问题。

“你们先退下去吧,我先看看自己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牧巴对着小金他们说到。

牧巴在内视的时候还发现自己居然拥有异火并且在元府境李曼服用的那些丹药渣子全部都消失不见了,牧巴还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寒晶琴居然和那把天殇琴和为一体了。

是药三分毒,丹药也不另外,所以很多修为都不会选择服用很多丹药除非是无渣子的极品丹药。

牧巴看完这些就开始读取那些记忆了。

“九曲天殇琴?天殇琴的专属功法,一共有九曲,每一曲都有独特的功效,剩下的那些信息都是要报仇的那些人的信息了”牧巴一点点读取着那些信息说到但是关于那个异火的信息就没有了。

牧巴很快就从惊讶中脱离了出来开始认真的打量起那本功法九曲天殇琴了:第一曲咆哮天殇琴,弹奏出来如同上千魂兽同时咆哮之声,乃一次兽潮之时所领悟……。

“咦!为什么就这一曲呢?不应该是九曲嘛?不会是要我将第一曲修炼完成后才可以继续修炼下一曲吧?”牧巴看完第一曲后发现并没有第二曲的修炼方式自言自语的问到。

“算了,这本武技还是留到后面在修炼吧,现在该出去看看了,也该问问魔山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了”

“少主你出来了?你最近怎么回事呀?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消失不见了好几个月,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又睡着了怎么叫你你的不起来,而且一睡就睡了半年的时间……”小金看见牧巴从屋里最了出来过后滔滔不绝的说到。

“什么?我睡了半年?不可能吧,小金你可不要骗我呀”牧巴听着小金说吃惊的问到。

“嗯,是呀,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阁主他们呀,他们都来过看你,但是他们说没有什么事就离开了”小金不以为然的说都。

牧巴点了点头突然想到时候问到“魔山那家伙去哪里了?”

“他好像得知你醒了过后好像就说去给你办后事准备出发了,他也没有和我们说清楚,对了,他好像往关押封家人的那个方向去了”小金指了指身后说到,他根本就不知道要去中六城的消息。

“我去”牧巴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因为牧巴知道魔山肯定是去解决封家的那三个人了,虽然那三个人和牧巴并没有多大的交流但是因为是他的原因所以并不想伤害他们,

“牧巴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的”封冉冉看见牧巴冲了过来后就跑了过去。

牧巴将封冉冉护在身后指着魔山说到“魔山,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他们三个一个也不许动”

“你在想什么呢?我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虽然我修炼魔功但是我并不是杀人魔头,我要的是不愧于心罢了”魔山摊了摊手说到。

“怎么了,刚才他是想让我们回去的,然后说你要杀我们叫我们快走,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封冉冉站了出来一脸茫然的问到。

“哦,没事,那你们自己回去吧”牧巴知道了原由就准备离开了因为他那个不想和封家人有过多的发生关系。

“啊,我可不可以和你们一路呀,我可以洗衣做饭,脏活累活我都可以做只需要你们让我跟着你们”牧巴像没有听见封冉冉说话一样自顾自的离开了。

“小姐,算了,我们回去吧,家族肯定都很担心你呢”封管事关心的向封冉冉说到。

魔山肯定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直接就向封冉冉说到“你也不用伤心了,牧巴那个家伙不要你大不了我要你就是了嘛,再说那个家伙已经把别人弄怀孕了,你还这么在乎他干什么?”

“啊,什么,已经有女人了?而且还怀有身孕?”封管事和封斋听了同时惊讶的问到。

“小姐,这样的男人可不能要呀,你想看他现在才多少岁?”封管事对着还在哭泣的封冉冉劝阻到。

“不,我愿意给他做妾”封冉冉这么一说瞬间将封管事激怒了,带着封冉冉和封斋就离开了,因为真的让封冉冉继续留在牧巴身边可能会为他做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