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玄苍域

第33章 你真可爱

看着景莫寻冷漠的眼光,说实话赵焚心里还是怕怕的,但是为了不让自己丢面子,说什么也不能怂:“碰她怎么了,不就是一个青楼女子吗,老子有的是钱!”

楚陌听到他说的这话,手都气的发抖,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招惹她,看样子他可定是一个家世还不错的世家子弟,她本来性子就弱,根本就不经吓,眼眶都憋的通红。

景莫寻感受到楚陌拽住自己的手变紧了,他知道她心里害怕,手不自觉的抚在楚陌的手上,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

然后看向赵焚,说:“谁告诉你她是青楼女子,嗯?”

赵焚:“在青楼的女人不是青楼女子难道还是客人……啊……”

赵焚话才说一半,他的左手瞬间扎心的疼,然后疼痛蔓延,疼到他的左手完全没了任何知觉。

赵焚此刻说话脸都是畸形的:“你……你,对本少爷……做了什么?”

景莫寻:“你说呢?问你什么你答什么不会呀,嗯?哦!不对我刚刚记得你好像是这只手碰的吧。”

话刚落音,赵焚有事一声惨叫:“啊~——”

“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等着,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景莫寻:“你爹是谁?”

“我爹是当朝三品大员,四皇子……”

赵焚话还没说完就被珉玺捂住嘴巴,真是的,就说带这个废物就是个累赘了真想不懂主子为什么非让他跟来!

景莫寻笑着看着赵焚,好像看一个跳梁的小丑:“对不起,我不知道啊!”

“你!”赵焚气的快说不出话来了“你……”

“你什么你!你爹很厉害吗?嗯?”

珉玺拉着赵焚将他帅到自己的身后对景莫寻说:“打扰了,对不起认错人了。”

但是景莫寻并没有理他。

珉玺知道眼前这个人来历不明,但是自己却看不清他的修为,他既然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废了赵焚的两只胳膊,就已经说明,他绝不是寻常人,况且他又护着楚陌,自己还是小心点好。

然后珉玺就转身下楼了,赵焚立刻跟了上去,景莫寻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他们到楼下时景莫寻对楼下喊了一句:“那个谁,需不需要我自己去你家让你爹给你找回场子?”

“有本事你就来……唔……”赵焚话没说完,就被珉玺捂住了嘴,该死的蠢货,你丫的能不能闭嘴!

“好哇,你晚上在家等着哈!”

看着他们出去,景莫寻才放心的将楚陌拽紧他衣袖的手掰开,安慰道:“好了,他们走了,不怕不怕啊。”

说着,手还顺势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楚陌抬起头,两眼憋的像个小兔子似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低声说:“我没事了,谢谢你。”

“没事,那你你刚刚有没有伤到?”

楚陌戳了戳她那白皙的手说:“没事,只是刚刚吓到了。”

景莫寻叫人给地上的碎渣清理一下然后把楚陌送回了她自己的房间:“你是去找我有事吗?”

“没,没,我只是觉得新买的茶很好喝,想给你泡一些。”楚陌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

景莫寻低笑着,这姑娘为什么正么喜欢脸红呢!真可爱!

景莫寻:“你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好,不用特意去我那的,我会受宠若惊的。”

楚陌:“你……”

现在楚陌都不敢看他的脸了,不过即使不看,她都能想到他脸上现在的一种轻浮式的得意。

赵焚出了醉意阁,珉玺就把他一个人丢在了大街上,也许真觉得他很丢脸吧,然后赵焚就得一个人回家。

回到家后,他爹赵殃看到自己儿子这副模样,心里难过的不得了:“哟!儿子,你这是怎么了?谁弄得,告诉爹,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赵焚看到他爹的那一刻眼泪就崩了出来:“爹~,你要替孩儿做主啊,疼死我了!”

“好好好,焚儿不哭,到底怎么了,你跟爹说。”

赵焚哭着把醉意阁的事说了一遍,赵殃听后把身旁的一张桌子都给锤烂了,他没胆子说四皇子的不是,只有把所有的责任都退到醉意阁,看着这醉意阁是不能去了,上次去回来吓得魂都没有了,这次去回来又成这个鬼样子。

“儿子,你放心,这次爹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们。”

赵殃自从回家就一直待在他儿子的房间里,看着儿子那痛不欲生的模样,心中异常暴躁,太医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每一个都一副很惋惜的样子对着赵殃摇了摇头。

赵殃:“废物,废物,你们都是废物,要你们何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其中一个太医上前,不怕死的安慰赵焚:“大人,这至少是一个圣者以上的人用灵力活生生的掰断的,现在只有用灵力一点一点的修复,否则根本好不了的!”

赵殃一脚踹了上去:“废物那是你们没本事。”

那个太医被他踹的不敢在说话了,连忙拎着自己的医药箱离开了,到门口还跟几个一起来的太医讨论:“也不知道这赵公子是得罪谁了,竟能让人活生生的断两个胳膊,也算是他倒霉了,谁叫他平时都那么嚣张的了。”

“这个赵殃,他也活该,儿子成这幅熊样,要还好意思说别人是废物,他不是废物,他自己治好自己的儿子啊!”

旁边的一个太医拍了拍她的胳膊,低声说:“你们小声点,看清楚地方,再说,赵殃好得也是一个三品大员,你们也不怕被他听到然后……”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其他人都闭嘴了。

赵府上的人忙了一大晚上,赵焚还是疼的死去活来,一晚上不知道疼晕死多少次了,赵殃守着他的宝贝儿子一刻也不敢松懈,赵夫人早就吓晕,被下人送回了房间,到晚上房间里只剩下赵焚父子两了。

赵殃趴在儿子窗前,昏昏欲睡整个屋子被一种蓝色的光覆盖住着,形成一个结界,景莫寻进去的时候他们丝毫不知情。

景莫寻弯腰看着躺在床上的赵焚和床边的赵殃,收了扇子,在赵焚眼前晃了晃,轻声道:“喂~醒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