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历史三国之项氏天下

第66章 步练师的求情!

“我们现在的军队比去年增加了三万大部分都是塞外三族贡献的精壮子弟组成的骑兵,步兵则主要是刚刚训练成功的六万名的西楚锐士,再加上我们驻扎在右北平郡的一万镇北军。我们的总兵力达到了八万左右,但是现在确实出了一个大难题!

“那就是新兵比老兵多,战斗力在持续下降。”项琨一扫左边的文聘,张辽,高顺,黄忠四位参加这次会议的一方统军大将不由得严肃异常地说道。

“末将有罪!请主公责罚!”四个人看着低着头心中愧疚的出列对着面前的项琨抱拳拱手地说道。

“我说这番话不是要治你们的罪!我只是要给你们提个醒,你们回去都要让这些训练场上的精英们领略一下战场和训练场的不同之处。”项琨对着面前的四个军中心腹一脸大有深意地说道。

“主公意思我等不明白!还请主公为属下们解惑!”四个人听完项琨的话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作为镇北军资历最高,品阶最高的文聘对着面前的项琨一脸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

“我看还是我来给你文仲业解惑吧!”一身淡绿色粗布长衫,头戴儒士帽的郭嘉郭奉孝信步走了进来对着面前的项琨遥拜一礼,然后对着面前的文聘等四位将领微笑地说道。

“祭酒大人!”四个人看着面前这个虽然岁数不大但是不可小嘘的青年人不由得躬身行礼。

“看来奉孝外出一年多!肯定有不小的收获吧!”项琨看着面前的一脸老神在在的郭嘉不由得一脸微笑地说道。

“幸得主公庇佑,一年的时间嘉走完了荆,扬二州并且不负主公的所托将所有大大小小的自立为王的势力都清楚的以地图的形式记录在了这张地图之上各位请看!”郭嘉从袖子口里拿出一份绢布平铺之后就是标识着密密麻麻信息的荆扬二州山川地理图。

“凡是在荆扬二州大大小小占山为王的都在这幅地图上,尤其是这个锦帆贼甘兴霸的名声最响;”

“其次是广陵人柳絮明和张建民两人占领蘅芜山并且手上聚集了万余人马;

“再有就是主公的老对手黄巾余孽葛彼龚顺聚集了一千旧部另外吞并了一些散落黄巾人数达到了八千左右还有六百骑兵也是一支不可忽略的势力。”郭嘉在地图上一边指点一边介绍道。

但是项琨却在郭嘉口中听见了一个让自己亢奋的名字,那就是水贼草寇出身的甘宁,甘宁甘兴霸那可是水战陆战大师级人物,尤其是百骑截营更是一员智勇双全的猛将啊!

“甘宁,甘兴霸!嘿嘿嘿嘿!”就在郭嘉给一众文武讲解这些山贼势力分布的时侯,项琨看着地图锦帆贼上的标记突然间发出了一种“癫狂邪恶”的笑声,而一旁的文武看着自己主公这个样子根本就一点都不害怕反而一脸微笑相视了一眼,因为他们都知道都知道即将又有一位猛将跑不出自家主公的手掌心了。

“启禀大将军,外面有一个姑娘自称叫做步练师要面见大将军!”一名西凉士兵走了进来对着面前项琨一脸恭敬地说道。

“步练师!她怎么来了?快快有请!”项琨看着面前的西凉士兵后不由得一脸有些奇怪但是随后就释怀了一脸激动地说道。

“你们四个统军大将共同凭借这份地图然后商议制定一份剿匪练兵大纲给我!公与还有公台你们代表你们两个部门也制定一份明细然后交给给我。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散会吧!”项琨站了起来对着面前的文武一脸严肃地说道。

“步姑娘请稍等,大将军现在正在开会!”只见一名西凉士兵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对着面前貌似天仙,款款大方的步练师一脸恭敬地说道。

“你们家大将军总是这么忙吗?”步练师看着面前西凉士兵不由得一脸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大将军经常批阅军务到达很晚!田大人劝谏了大将军多次但是根本就没有用啊!”西凉士兵看着面前的步练师不由得一脸微笑地说道。

“项琨见过步姑娘!”不一会儿,项琨就走了进来看着面前的步练师瞬间眼前一亮。

在项琨的眼里,步练师那略施粉黛清秀面庞且身穿普通棉布织造而成棉布更好的衬托出那丰韵的黄金比例的身材略施粉黛的清秀面庞仍然没有影响那绝世容颜反而给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秀美颜,朴素的棉布长裙更是衬托出那内在的书香气和华丽的内涵。

“不好意思!让步姑娘久等了啊!琨实在是对不住姑娘啊!”项琨对着面前的步练师不由得一脸彬彬有礼地说道。

“大将军军务繁忙,是练师打扰了大将军啊!”步练师看着面前的项琨轻轻的打量着项琨不由得一脸微笑地说道。

“没关系!步姑娘请坐啊!”项琨对着面前的步练师一脸礼貌地说道。

“不知道步姑娘来到这里为什么事啊!”项琨看着面前的步练师不由得一脸好奇的问道。

“大将军,我是为了您的宿卫将领典韦,许褚两位将领而来的。准确是说我是为了两位将军来求情的。”步练师看着面前的项琨不由得一脸有些局促的说道,脸上一脸平静但是心里确实十分希望项琨不要怪自己多管闲事的好。

“不知道这两个莽汉怎么冒犯步姑娘了啊!您不能我说一说啊!”项琨对着面前的十分有勇气的步练师一脸微笑地说道。

随后步练师就发生在今天早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项琨说道,但是言语之中一直在为典韦和许褚两个人辩解,虽然知道面前的步练师不是这个意思,但是看着自己的美人这个样子为别的男人求情不由得有些酸酸的。

“原来如此!这样吧!既然有步姑娘为那两个莽汉求情,我就暂且绕过他们吧!”项琨看着面前的这个心地善良的步练师一脸微笑地说道。

“那就多谢大将军给小女子这个面子了!”步练师看着面前的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不由得好感蹭蹭的上涨露出那罕见的迷人微笑道。

“来人典韦和许褚两个人给我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