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报恩

山神,既有可能是有功德的善人死后受封赏,也可能是山中精怪修成道果升仙。

显然,黄龙山的山神是一只得道的妖仙。

老道士三人神色僵硬,震惊的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场景。

这还真让这小子把山神喊出来了?这不科学!

穿着华裳的山神身上自有一股神明的威严和出尘的气质,让人不敢直视。

在山神面前,陈一凡无疑显得普通而渺小,但那山神偏偏对他带着些恭敬的神色,让人怎么看怎么怪异。

“你可知道,黄龙山范围内,哪里有穷神神像?”陈一凡直接对山神问道。

“山中确实有一个老乞丐拜穷神,不过,那老乞丐性格怪异,实力高强,连妖王黄陆也不敢招惹他。”山神微微一笑,答道。

陈一凡眼睛一亮,龙口村土地蒋军说人人都拜财神,他自己一想也是,谁会拜扫把星啊?

这心里还有些没底儿,没想到倒还真有人拜穷神的!

“多谢山神,还请为我指明位置!”陈一凡连忙感谢道。

“如今山中精怪甚多,不识帝君真颜,未免它们无礼冒犯,我让玄孙带帝君您去吧!”山神淡然一笑。

随即,喊道:“琰,还不出来?你报恩的时候到了!”

一只到人大腿高的黄鼠狼从山神神像后蹦了出来,对着陈一凡抱爪子鞠了几躬。

随即,在陈一凡惊讶的目光中,这只黄鼠狼化作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年,长得跟山神有三五分相似,头上两只黄色耳朵抖动了两下。

陈一凡惊愕的张着嘴,随后回神儿,指着这穿着褐色印黄鼠狼图案的T恤的少年道:“我认得你!你就是昨晚那只……”

“参见帝君!”少年嘴角一抽,脸色一红,连忙向陈一凡叩拜道,打断了他的话。

没办法啊,那是黄精成妖的必经之路,他才不是女装大佬。

“帝君请,小妖为您引路!”琰本来也不识陈一凡真身,只是随便找个凡人求封而已,此时祖爷爷一说,他才知道,心里这叫一个复杂。

难怪他一成妖,便有五百年道行,比正常黄精成妖凭空多了四百年的道行。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倒也罢了,这恩情,他随意帮几个忙就算报了,比如让恩人发个横财什么的。

但偏偏是一尊大神,这下可算是把自己搭进去了,以酆都大帝这等神职的大神点化之恩,多是要成为其神座下童子,鞍前马后,恩情一生也报不完的。

当然,就算如此,这样的点化,也是一般的妖怪求之不得的。

一生报恩又如何?至少,到了这样的大神手下,它们的道果算是稳了,只要不犯下什么天条大错,基本是稳得道,成妖仙的,只是时间问题。

可琰有些纠结,他可是新时代小妖,还没能去那花花世界走一遭呢!

这要是就随大神回道场修炼去了,那不是得郁闷死?

更何况,这位大神还是下面的,那修炼环境,不可能是什么山清水秀的仙境。

他早就想去外面的花花世界闯荡一番了,只是没成妖不能化形,本体下山太危险了,祖爷爷不让它去。

“咳!哈哈!”陈一凡怔了怔,随即大笑两声:“真有意思!”

此时,他心里忽然有一层隔阂释然了,看了眼前的山神一眼,又看了琰一眼。

仙、妖、人,不过都是世间生灵罢了。

“走吧!走吧!”陈一凡看向琰道。

“是!”琰恭敬的应了一声,从自己纠结的思绪中回过神儿来,向着庙外走去。

走到门口,陈一凡脚步一顿:“对了!幼时,我曾迷路山中,最终找到了这座山神庙,是你帮我回家的吗?”

“陈年旧事,没想到帝君却还记得,当时不识帝君真颜,冒犯了。”沉渊正往那歪斜破旧的神像走去,一听,淡笑道。

他成黄龙山山神已有四五百年,七八年前的事,恍如昨日。

陈一凡只是问了问,得到预料之中的答案,淡淡说了声:“谢谢!”

他虽然是酆都大帝,但那是前生的事了,现在也还只是一个空负神职,身无长物的凡人而已,实力比起山神来还有不如,更没有什么宝物,要说报答,是谈不上的。

还不如,将这份恩情放在心里,等有能力了再来报答。

琰的手里出现一把黄色油纸伞,站在神庙门口等着陈一凡,陈一凡跨出庙门,他便恭敬的将油纸伞递了过来,撑在陈一凡头上。

“那家伙……不是人!”秋予仙从小有个道士爷爷,对什么神仙妖怪的传奇志异看得不少,就《聊斋志异》就看了几十遍,此时回过神儿来,喃喃道。

山神看了他们一眼,秋予仙和秋羽两人方才的记忆便被消除。

以他们的道行实力,还不配知道这些。

只有秋元老道士,法力高深,在山神看来,已经有资格接触这些事了。

“请问山神大人,方才那位尊神是……”秋元忙正跪磕了个头,询问道。

黄龙山的山神,不像什么泰山、黄山的山神在天庭亦有几分地位,只是一个小神。

但就算只是小神,也不会对任何凡人、妖怪假以颜色,刚才那少年,只能是“神”!而且是神职比山神高的神!

“以你的修为,不会不知道天下有几位帝君吧?至于那位是谁,他不说,我又岂能告诉你?”沉渊摇头,身影融入神像之中,消失不见了。

“爷爷!您在说什么?怎么突然拜起山神来了?”秋予仙两人扶了下脑袋,晃了晃头,对着跪在山神神像面前的秋元问道。

秋元没有理会,却是抓起桃木剑,看着陈一凡还未走远的背影,对秋予仙两人道:“快!我们得跟上那位……前辈!”

说着,秋元一踏出庙门,那沉寂的藤蔓突然向着他攻击了起来。

“爷爷!你疯啦!”秋予仙惊叫道。

随即,抓起手中的法铃摇晃起来,一道法力蕴含于法铃的音波之中,如同一道剑气抽在藤蔓之上,击退了藤蔓。

但藤蔓越来越多,秋元手中桃木剑不断挥舞挡掉不少,却还是冲不出去,只能再次狼狈跌回神庙中。

看着走远的陈一凡,秋元有些急了,大喊道:“前辈,还请带上我们一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他就在你身边他就在你身边简阅|悬疑相信很多人都相信这个世界是有鬼魂的存在的,只是我们都喜欢自我安慰减少我们的恐惧,接下来我将会写出我经历过的和听到的真实的故事兴许你曾经也遇到过。
  • 午夜惊情:我的猛鬼夫君午夜惊情:我的猛鬼夫君瑜九歌|悬疑冰冷的唇滑过我的脖颈,诡异的双手掀起我体内的热浪,却在下一瞬间,从里到外,冷彻心扉!我拼命的挣扎,嘶吼,可是身上的身影却充耳不闻,他紧紧的禁锢着我身体,在我身上驰骋,冰冷而带着异香的血从他身上不停流下,将我包裹其中。“颖儿……”他一遍遍的喊着我的名,一遍遍的索取,血淹没了我的视线,满目的红,那诡异的异香绪绕在我鼻尖,让我时而如置身火海,时而如堕冰窖,沉沦反复……
  • 追之追之吴东六|悬疑林佳霖做为一名刑警,她接手了一件棘手的儿童拐卖案,却没想到儿童拐卖案却牵扯出了一个神秘的组织;自己做为一名中国刑警却屡次遇到灵异事件,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应该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吗?她追寻的一定就是真相吗?
  • 尸魂令尸魂令西城鬼鬼|悬疑这个世界上有一条通往冥界的通道。通道的入口就在薛家的陵园里,这是薛家守护了前上百年的秘密,她一生下来面前就能看到鬼,从小到大被鬼怪追来赶去戏耍玩弄。“生在薛家的孩子就是会这么命苦”,薛妈经常跟她这么唠叨她问妈咪,那你为什么还要嫁给薛卿啊!薛灵妈:“因为他是高富帅啊!”薛灵:“…”薛妈的内心:“反正命苦的薛家孩子又不是妻子。”于是,薛灵就无比无辜的成为了薛家第三十七代守陵人。别人家的孩子刚出生会嗷嗷大哭,可她确哈哈大笑故被认为是妖孽,别人家孩子还在玩和尿泥。她已经把世界上各种鬼怪给认了个遍。还蹲在路边和狗尾巴草‘说话’,别人家的孩子开始上幼儿园,她确有个土豪老爸,一堆名人讲师,围着她讲世界文化。
  • 一个都别想走一个都别想走董青叶|悬疑飞机坠毁、轮船遇险、汽车失灵,你还敢出门吗?荒岛探险、暴风雪山庄、密室求生,你能相信同行的人吗?人数在不断减少,现在的局面对谁而言是最好的结局?在真相大白之前,一个都别想走!或者说,你能走得了吗?
  • 偷天玄师偷天玄师行者炎燚|悬疑【悬疑探险,主要走剧情,无cp,无感情戏】 一群十五六岁的高中生相约去旅行,却在路上遭遇了车祸,之后,诡异的事情一直伴随着他们…… 埋藏千年的水下古墓没有墓主人和陪葬品,反而是被各种诡异生物侵占,里面究竟蕴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墓主人身在何方?又是谁,在背后推动这一切?
  • 画皮人偶师:被禁锢的灵魂画皮人偶师:被禁锢的灵魂转角HH|悬疑我是一个人偶师,是制作手技工艺品的传承者。我一个人偶的费用堪比星辰,所以向我订购人偶的人非富即贵,除了达官贵人甚至还有皇族子弟,所以我从不缺钱。但我的名声却不好,不是因为人偶价钱太贵,而是——我做的人偶名叫画皮人偶,它们会吸收身边人的阳气,长得越来越像那人,最终代替那人,窃取灵魂……看!你身后就有一个与你一模一样的人偶……
  • 嘘,请哭嘘,请哭要比妳高|悬疑嘘,请哭。 无论你想要什么,只要付出一点点小代价,就可以获得所有梦寐以求。你将获得专属于你的超能力。 手机中莫名其妙弹出的神秘APP,究竟是飞来横祸还是喜从天降? 顾无沐因种种变故,成为了这款名叫《嘘,请哭》的古怪游戏玩家。而获得超能力的她,却在这场游戏之中……
  • 生死盘生死盘妖小念|悬疑一个术法超群的高冷美女,一个冷酷寡言的幽冥大人,一只拥有两百多岁人类灵魂的加菲猫。命运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地狱的阎王,风情万种的白无常,气死人不偿命的二郎神,纷纷前来助阵。管你是国内的或是外来的妖魔鬼怪,想要打开生死盘,先把命拿来!热血激战,惊心动魄的生与死,温情脉脉的浓情,为您展现不一样的灵异世界!
  • 狐狸大人:腹黑摄政王要嫁人狐狸大人:腹黑摄政王要嫁人亦夏易冬|悬疑(1v1,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他们的废柴摄政王,自从被未婚妻抛弃,便性情大变,一改温柔的性子,变得邪魅冷酷,不近人情,还一跃成为炙火国高手,进军朝廷,在短短数月中成为朝廷重臣,变成夺嫡热门人物。不仅如此,还位居京城闺阁女子最想嫁的男人首榜,而曾经的未婚妻更是悔不当初!就在这位以一箫一狐一红裳为代名词的摄政王大人受女子青睐,男子嫉恨的时候,她却在自家府内被狐狸夜夜爬床!月黑风高夜,她凤眸轻瞪“死狐狸给我滚!”他覆上她的唇“好的娘子,为夫一定在床上好好的‘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