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从坟墓中爬出的大帝

第203章 吧唧就是一口

萧尘从云端回到地面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让萧尘非常意外的是,天地中的灵气还在不停的增长,甚至这灵气的浓郁程度,已经超过了万物生长的界限。

萧尘放眼望去,满眼的绿意,地上的小草,远处的大树,那墙角的爬山虎,都狠狠的长高了一大截。

而且看这趋势,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依照这种灵气增长的速度,要不了多久,甚至可以赶上浩然大世界中的灵气。

就连狱龙也觉得这实在是太过于诡异,灵气浓郁的程度实在太高了。

浩然大世界,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所有修行者心中的圣地,广袤无边,灵气充足,各种匪夷所思的大机缘层出不穷,

所有有能力进行虚空行走的大能,最大的梦想就是去浩然大世界走一遭。

但是地球现在的灵气浓郁程度,居然快要赶上浩然大世界了,这让狱龙心中有些不安。

萧尘伸出手指在空中划了划,一颗乳白色的灵气小球出现在指尖。

萧尘摇摇头,这种程度的灵气,人们修行已经不需要灵石了,先前想用提取灵石中的灵气,赚上这么一笔的计划自然也就落空了。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看来要自己亲自出动,去世间寻找火属性和金属性的天材地宝了。

萧尘一屁股躺倒椅子上,有些无奈的叹口气,灵气复苏之时,是修行的最好的时光。

不光能够洗涤身体中的杂质,运气好还能获得各种想象不到的机缘。

但是这一切跟萧尘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灵气对于现在的萧尘来说毫无用处。

而且因为灵气复苏的关系,人们的寿命必会大大增加,那么死气的来源,将会大大的减少,所以灵气复苏对萧尘来说,毫无用处,甚至还阻碍了萧尘的脚步。

“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萧尘的沉思。

萧尘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再度出现时已经到了母亲身边。

萧尘母亲拿着锅铲,指着窗户玻璃之上东西,吓得面色惨白。

萧尘看着玻璃上趴着的东西,有些头大。

刚才那声尖叫,应该是自己母亲起来做早餐的时候,被这玩意给吓得。

这就是灵气太过于浓郁的后果,一只二十公分左右的花蝴蝶趴在窗户上。

蝴蝶大到这种程度,那就不是美丽了,而是惊悚。

浓郁的灵气会让生物突破自身的界限疯狂的生长。

就如浩然大世界中,那些动不动就大如山岳的怪物。

萧尘敲了敲窗户,蝴蝶受惊飞走,萧尘母亲这才松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锅铲。

萧尘看着母亲,又看看外面的世界,萧尘知道是时候教家里人修行了。

萧尘回到庭院的时候,院子中已经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光脚少女。

少女头上插着一朵白色的小花,晶莹圆润的脚踝上,满是泥土。

少女那祸国殃民的容貌上带着一丝娇憨,这样反而让她更加的具有诱惑力。

狱龙站在院子中,冷冷的看着少女。

以狱龙的眼光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名少女是刚刚化形的小妖怪而已。

这种小妖怪,狱龙打个喷嚏估计都能喷死一片。

对于这位冒然闯进家中的小妖怪,狱龙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动手打死,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少女。

因为少女头上顶着的那片金色气运实在有些扎眼。

少女跟狱龙相对而立,少女好奇的打量着狱龙,对于一身冰冷气质的狱龙居然没有丝毫的惧意。

少女可爱的鼻尖不停的耸动起来,似乎在闻着气味。

闻着闻着少女突然开心的笑了,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少女朝着狱龙跑去,开心喊道:“姐姐身上有爹爹的味道。”

少女凑到狱龙身前,小鼻子不停的在狱龙身上闻过。

左闻闻,右闻闻,像条小狗,可爱极了。

狱龙看着天真无邪的少女,皱着眉头,明明是只花妖,怎么像头小兽一样。

少女哪里知道狱龙的想法,贪婪的闻着狱龙身上的味道,最后居然凑到狱龙脸庞上。

“吧唧。”

少女居然趁着狱龙不注意,狠狠的一口亲在狱龙脸上。

“真香。”

少女亲完,砸吧了一下小嘴,又把脑袋凑了上去,看这样子是想来第二口。

狱龙一脸的懵逼,这小花妖是失心疯了吗?

眼看着第二口就要亲上,狱龙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少女脑门上,让她不能靠近自己。

少女也是一根筋,脑门被狱龙的手指抵住,还非得朝前凑。

他一个小小的花妖怎么比得过狱龙的力气。

少女卯足了劲,小脸憋的通红,硬是前进不了半步,急的她手舞足蹈,双手在空中乱晃。

狱龙一根手指抵住少女脑门,一只手狠狠的擦着自己被少女亲过的脸蛋,一脸的嫌弃。

要不是少女头上那明晃晃的金色气运,估计狱龙已经把少女给拍死了。

这有些滑稽的一幕正好被从屋中出来的萧尘看见。

看着狱龙那一脸嫌弃样子,又看看那手舞足蹈的小妖怪。

萧尘乐呵呵的问道:“小龙儿怎么回事?”

听见萧尘的声音,少女突然停下了动作,向后退了一步,离开了狱龙的手指。

看着萧尘,少女鼓起腮帮子,像个生气的河豚。

“呼……”

少女长长呼出一口气,猛的奔向萧尘。

“爹爹,爹爹。”

听着少女的称呼,萧尘也变得一脸懵逼。

“爹爹?”

“卧槽,这不会是我爸的私生女吧?这他娘的都找上门了?”

萧尘一阵恶寒,左顾右盼,却并没有没发现别人,院子中除了自己就只有狱龙了啊!

“砰!”

少女狠狠的撞在萧尘怀里,像个人形挂件一样,吊在萧尘身上。

少女的鼻子不停的在萧尘闻过去,闻过来,看那模样开心的不知道怎么表达一般。

萧尘一脸茫然的看着狱龙,狱龙眼神怪怪的看着萧尘。

“小龙儿你别误会啊,凭你的本事,不可能看不出来,我跟这货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爹爹,爹爹。”

少女开心的吊在萧尘脖子上,然后吧唧一口亲在萧尘脸上。

“耍流氓的老子见多了,但是敢来非礼我的,你丫还是头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