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剑灵的为父之路

第905章 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房间当中,拉上窗帘,白左手右手两个等身抱枕,电视播放着昨天刚买的BD。

突然出现的空间波动让他皱起了眉头,还没等他反应,面沉如水的那月已经出现在沙发边,看到屏幕上的画面,空气突然变得压抑起来。

交了退学申请之后就急匆匆从学校离开,就是为了回来看动漫?

真当她是好脾气了吗?

白的意见当然是要看动漫啊,他只有这么多的时间,不用再看番上还要做什么?

所以他完全不懂那月生的哪门子气。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无语。

这个问题应该他来问吧?一句话不说把他的电视不知道移动到哪里去了,他还要看番的好不好。

“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吧?”

白的声音透着些无奈,对于这种事情,他又不是铁石心肠,拒绝也只能尽量温和一点,想要决绝的话他基本做不到。

但是做不到也得做啊。

真的,这种事情特别烦的。

……

雪菜现在同样苦恼。

她从兰兰那里得知,原本剑燧至少要等到她有了打败那月的可能才会离开的,但是因为雪霞狼改造好了,并且依旧认可她,剑燧也就没有延长停留期限的必要。

换言之,剑燧之所以会在昨天同意白离开的请求,和她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对不起,夏音酱。”

“没有,”

夏音摇摇头:“雪菜酱不需要说对不起的,又不是雪菜酱的错。本来就会是这样的,我和老师交易的内容早就完成了,是我一直厚着脸皮住在这里……”

雪菜的手,轻抚过银色的发丝,感受到顺滑的同时心里有些难受。

她想起了半年前,第一次见到剑燧三人的那一天,引以为傲的身手在兰兰面前什么都算不上,雪霞狼被轻而易举地夺走,为了能够拿回雪霞狼,她不得不开始和剑燧兰兰居住在同一屋檐下。

初到弦神岛的她,有了住在一起的人,每天还有人给她做便当,回家之后就有热腾腾的饭菜,还交到了不少的朋友……

从明天开始,这些都要少掉一大半,刚来弦神岛时候认识的朋友,一下子少了五分之三。

有点,不甘心啊。

……

“八云白!”

为了防止被提前发现从而被躲开,纱矢华猛地一把推开了房门,然而看到的却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再一转头发现墙上的超大屏幕电视也不见了。

这怎么回事?

他带着电视躲起来了?

房间里面没有找到白,纱矢华有些失落地坐到沙发上,感觉自己压到了什么东西,扯出来一看,原来是个等身抱枕,再仔细看了看,她发现这个好像是白最喜欢的人物之一。

“记得好像是叫做奈……奈良?不对不对,应该是……奈奈美?”

好像也不是。

到底叫什么来着?

她怎么有点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好像以前白还因为这个人物车祸死掉生气了很久,然后给监督寄了几百斤的刀片才缓过来。

“呐,奈奈美,你说,他离开的时候会不会带上你一起?应该不会吧,如果全都带上的话,怎么也要一辆卡车才够,那个样子可没办法走。”

话是这么说,如果白离开的时候连这些东西都不带上,她突然觉得有点可怜。

“如果他不要你们的话,奈奈美,要搬过去和我一起住吗?”

跟在她后面进来的拉·芙利亚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她从来没想过纱矢华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和等身抱枕聊天,还带着一本正经的表情。

实在是太好笑了。

“哈哈,纱矢华,你现在这个样子……呵,呼——真是太有意思了。”

强行忍住笑的拉·芙利亚,在走近之后看清了抱枕的样子之后,直接忍不住,一连串笑声笑得纱矢华俏脸发黑。

“王女,你……”

做人不能太过分啊王女,小心以后自己出事被报复回去。

“不,现在能开心的话当然要现在开心,以后就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虽然没听过“今朝有酒今朝醉”这样的话,但是道理她是知道的。

平时纱矢华表现得都挺成熟,作为舞威媛来说算是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

但是相对应的,这样的景象就难见到了,好不容易见到一次,当然要笑个够,不然以后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好机会,可不就浪费了吗。

至于说会不会被报复回去,拉·芙利亚觉得,自己的脸皮应该比纱矢华要厚,就算她报复也可以泰然待之。

不虚,不虚。

“不过,八云哪去了?”

拉·芙利亚有些奇怪起来。

刚才剑燧是说,白就在房间里,没有去别的地方,但是她们过来就找不到人了。

难道说在剑燧说话,到她们过来的这段时间里,白溜走了?

就这三四十秒的时间,未免太巧合了一点,很难让她不产生怀疑,是白故意躲着她们的。

如果白知道她们在想什么,一定会满头黑线地反驳,不是他要躲,而是真的发生了意外,他也不想的。

他还要尽可能抓紧时间多看两集动漫呢,哪里有时间玩捉迷藏。

只是有时候世事不能尽如人意罢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看着那月,白的脸黑了。

他没有防备,一时不慎就被全力以赴的那月拖到了这里。

好似城堡,又像是圣堂,那月就坐在那个宽大的座椅之上,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站在身前不远处的白。

“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地好好谈一谈。”那月这么说道。

“开诚布公?”白摇摇头,“我记得我已经和你说清楚了,该说的事情我都说了,剩下不该说的,你没有必要问。”

“为什么不该说,有什么不该说的。”

“不该说,自然就是不能说。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不能?”

那月从座椅上站起,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

就算她是弦神岛的攻魔官,也改变不了她是魔女的事实。

可以和恶魔签订契约的存在,可都不怎么单纯。

“不要逼我,八云白,弦神冥驾逃掉了,监狱结界中又空出了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