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武侠夜穹剑

第53章 背叛(三)

余云听罢,疑惑道:“我与你有什么交易可做的。”

楚峰轻笑道:“你的连花师姐是因周围人背叛而伤心,且认定他们是被我蛊惑,你不想知道如何让人们回心转意吗?我可以把方法教你。”

余云有些激动,又有些迟疑,自己身无长物,又没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有什么值得交易的?于是问道:“我有什么可以给你的?”

楚峰道:“不过是让你带一句话罢了。”

说罢虚弱地朝他招招手,余云心下一宽,不疑有他,自上前去,俯下身来。

老人瘦骨嶙峋的手轻轻放在余云肩膀上,哑声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是被人重伤的吧?我要你,带一句话给他……”

余云正凝神等待下文,一股冰冷的气息顺着老人的手漫延到余云肩上,余云身体骤然一寒,那股寒气瞬间冲着心脏部位冲去,只打了个激灵,那寒气又已消散无踪。

余云惊得朝后大退了一步,朝楚峰狂喝道:“这是什么东西?”

楚峰脸上淡淡的忧愁转眼化为止不住的笑意,就像捉弄连花时那般,如卡着痰的嗓子发出古怪而快意的笑声。

“咳咳咳……”楚峰好不容易停下,望着余云道:“我刚说过,不要对敌人心慈手软,你怎么就不听呢。”

余云又惊又怕,又惧又怒,前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眼前这个人明明已经快咽气了,却怎么还是一心想着祸害别人。

他摸向自己胸口,刚刚的寒意早已没半点痕迹,让他甚至怀疑刚刚只是幻觉。、

“不必找了,那是我体内残余的一丝寒毒。”老者笑道:“你可能明日就会死。”

余云心中一凉。

“也可能那不是什么寒毒,只是我用真气制造的假象,对你没有丝毫影响。”迟缓的语气夹着戏谑的气息。

余云如坠冰窟,他虽然不大,但也是在死门关前走过几回的人了,原本以为对生死远比其他人要看淡,但遇到这样捉摸不定又无恶不作的老者,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他手中揉捏一番,他心里渐渐生出一丝惧怕来。

这不是人,而像是一个徘徊于人间的恶魔。

楚峰道:“怎么样,交易还继续不继续了?”

余云沉默半晌,冷漠道:“继续。”

与整个老人已无半点感情可以沟通,那一丝同情也早就飞到九重天外,但这件事对师姐或许至关重要,却不能不进行下去。

余云离躺在地上的老头几步远,再不愿靠近。

楚峰有些惊讶,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快从打击中恢复过来:“那我来教你怎么驯服这些村民。”

余云冷笑道:“你不怕我听了方法,却不将你的话带到那人耳中吗?”

“你不就是那种,哪怕别人杀了你的父亲,烧了你的房子,你也只想着把他抓住送押官府,交给公平的律法审判的那种信奉教条的老好人吗?”楚峰讥讽道。

余云道:“我不是。”

楚峰嘲讽之色更深,道:“那我加害了你师姐,现在又伤害了你,你倒是动手杀了我啊。”

余云早已想到他会千方百计刺激自己,淡然道:“我杀不杀你,你都必死无疑,又何必浪费我的力气呢,将办法告诉我,我们早些了结,我好去找师姐。”

语出他自己也有些惊讶,这种傲慢与冷淡,根本不像平时的他自己,又仿佛是刻在骨子深处,只是一直未能察觉。

楚峰道:“方法简单得很,我看你武功不错,你只要把剑一拔,出门大喊一声:‘楚贼已死’,然后谁不服想替我报仇的,统统杀了了事,保管他们第二天就变成良民,匍匐在你脚下,听你吩咐了。”

余云道:“这么多人,倘若都替你不服,我又怎么可能杀尽他们?”

楚峰淡淡道:“杀得两个,自然没人不服了。”

余云心头一惊,这么邪魔歪道的话,也只有面前这人能这么淡然地说出来了。况且真按他说的做,自己岂不是就成杀人魔头了。

余云摇头道:“这个不成,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楚峰冷哼一声:“妇人之仁。”

思考片刻,朝外唤了一声:“牛儿。”

声音夹着些许内力,轻轻穿过厚重的雨幕。

丘大牛听见仙师的传唤,忙不迭地冲进屋子,将头重重磕在地上。

“从今日起,你们不必叫我仙师了。”楚峰道。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大牛讷讷不知该说些什么。

“哼,你们是不是很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楚峰冷眼看向他。

大牛连忙磕头道:“不敢,不敢……”

余云看着眼前这幕场景,既震惊又好笑,没想到现在连只鸡都杀不掉的楚峰,居然还有人怕他。

“不过我告诉你们,你们的好日子还没有到头呐。”楚峰冷笑道,“时隔几年回来的连花,你们也看到了,她的武功这几年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恐怕连我也不是对手。”

“什么?!”大牛惊骇地抬起头,长大嘴巴,直着眼睛看向楚峰。

“你们若惹她不高兴了,后果可比现在惨多了。她要杀你们,不过是像杀鸡屠狗一般。”楚峰装作轻描淡写,“为师临死前给你们个忠告,最好不要招惹那连家的姑娘了。”

“是!是!”想起自己所做,大牛的瞳孔微微颤抖。

“退下吧。”楚峰看向余云,“怎么样,小朋友,你需要的我帮你做到了,你是不是也要听听我的请求呢?”

“说吧。”

“我要你去见一个人,然后亲口把我的话带给他。”楚峰咳了两声,道,“那个人叫,叶予,是太清派的人。”

余云忽地如遭雷击。

难道伤他的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前不久刚在摘花大会有过几面之缘的南刀叶予?

这是什么情况?

楚峰笑道:“你知道他?那更省事了,他是掌门,或许你没那么容易去他的山门求见于他,但带上这个,他一定不会不见你的。”

说着从怀里掏出个什么物件,扔到了他脚边。

余云暗想自己还和叶予最喜欢的徒弟陈尘关系不错,想见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掌门人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事情,但还是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是一块小小的木雕,用绳子穿着,有些地方已经被磨得漆黑。

“我要你告诉他。”楚峰盯着余云的眼镜,像是盯着千里之外的叶予,“他迟早,会被他身边那个年轻人害死。”

天空一道惊雷划过,让余云难以忘记这掷地有声的话语。

他看着垂死老者眼睛里忽然放出难以言喻的光芒,也无暇猜想他和叶予到底有怎样的瓜葛。

只道了声:“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