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背叛(三)

余云听罢,疑惑道:“我与你有什么交易可做的。”

楚峰轻笑道:“你的连花师姐是因周围人背叛而伤心,且认定他们是被我蛊惑,你不想知道如何让人们回心转意吗?我可以把方法教你。”

余云有些激动,又有些迟疑,自己身无长物,又没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有什么值得交易的?于是问道:“我有什么可以给你的?”

楚峰道:“不过是让你带一句话罢了。”

说罢虚弱地朝他招招手,余云心下一宽,不疑有他,自上前去,俯下身来。

老人瘦骨嶙峋的手轻轻放在余云肩膀上,哑声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是被人重伤的吧?我要你,带一句话给他……”

余云正凝神等待下文,一股冰冷的气息顺着老人的手漫延到余云肩上,余云身体骤然一寒,那股寒气瞬间冲着心脏部位冲去,只打了个激灵,那寒气又已消散无踪。

余云惊得朝后大退了一步,朝楚峰狂喝道:“这是什么东西?”

楚峰脸上淡淡的忧愁转眼化为止不住的笑意,就像捉弄连花时那般,如卡着痰的嗓子发出古怪而快意的笑声。

“咳咳咳……”楚峰好不容易停下,望着余云道:“我刚说过,不要对敌人心慈手软,你怎么就不听呢。”

余云又惊又怕,又惧又怒,前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眼前这个人明明已经快咽气了,却怎么还是一心想着祸害别人。

他摸向自己胸口,刚刚的寒意早已没半点痕迹,让他甚至怀疑刚刚只是幻觉。、

“不必找了,那是我体内残余的一丝寒毒。”老者笑道:“你可能明日就会死。”

余云心中一凉。

“也可能那不是什么寒毒,只是我用真气制造的假象,对你没有丝毫影响。”迟缓的语气夹着戏谑的气息。

余云如坠冰窟,他虽然不大,但也是在死门关前走过几回的人了,原本以为对生死远比其他人要看淡,但遇到这样捉摸不定又无恶不作的老者,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他手中揉捏一番,他心里渐渐生出一丝惧怕来。

这不是人,而像是一个徘徊于人间的恶魔。

楚峰道:“怎么样,交易还继续不继续了?”

余云沉默半晌,冷漠道:“继续。”

与整个老人已无半点感情可以沟通,那一丝同情也早就飞到九重天外,但这件事对师姐或许至关重要,却不能不进行下去。

余云离躺在地上的老头几步远,再不愿靠近。

楚峰有些惊讶,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快从打击中恢复过来:“那我来教你怎么驯服这些村民。”

余云冷笑道:“你不怕我听了方法,却不将你的话带到那人耳中吗?”

“你不就是那种,哪怕别人杀了你的父亲,烧了你的房子,你也只想着把他抓住送押官府,交给公平的律法审判的那种信奉教条的老好人吗?”楚峰讥讽道。

余云道:“我不是。”

楚峰嘲讽之色更深,道:“那我加害了你师姐,现在又伤害了你,你倒是动手杀了我啊。”

余云早已想到他会千方百计刺激自己,淡然道:“我杀不杀你,你都必死无疑,又何必浪费我的力气呢,将办法告诉我,我们早些了结,我好去找师姐。”

语出他自己也有些惊讶,这种傲慢与冷淡,根本不像平时的他自己,又仿佛是刻在骨子深处,只是一直未能察觉。

楚峰道:“方法简单得很,我看你武功不错,你只要把剑一拔,出门大喊一声:‘楚贼已死’,然后谁不服想替我报仇的,统统杀了了事,保管他们第二天就变成良民,匍匐在你脚下,听你吩咐了。”

余云道:“这么多人,倘若都替你不服,我又怎么可能杀尽他们?”

楚峰淡淡道:“杀得两个,自然没人不服了。”

余云心头一惊,这么邪魔歪道的话,也只有面前这人能这么淡然地说出来了。况且真按他说的做,自己岂不是就成杀人魔头了。

余云摇头道:“这个不成,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楚峰冷哼一声:“妇人之仁。”

思考片刻,朝外唤了一声:“牛儿。”

声音夹着些许内力,轻轻穿过厚重的雨幕。

丘大牛听见仙师的传唤,忙不迭地冲进屋子,将头重重磕在地上。

“从今日起,你们不必叫我仙师了。”楚峰道。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大牛讷讷不知该说些什么。

“哼,你们是不是很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楚峰冷眼看向他。

大牛连忙磕头道:“不敢,不敢……”

余云看着眼前这幕场景,既震惊又好笑,没想到现在连只鸡都杀不掉的楚峰,居然还有人怕他。

“不过我告诉你们,你们的好日子还没有到头呐。”楚峰冷笑道,“时隔几年回来的连花,你们也看到了,她的武功这几年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恐怕连我也不是对手。”

“什么?!”大牛惊骇地抬起头,长大嘴巴,直着眼睛看向楚峰。

“你们若惹她不高兴了,后果可比现在惨多了。她要杀你们,不过是像杀鸡屠狗一般。”楚峰装作轻描淡写,“为师临死前给你们个忠告,最好不要招惹那连家的姑娘了。”

“是!是!”想起自己所做,大牛的瞳孔微微颤抖。

“退下吧。”楚峰看向余云,“怎么样,小朋友,你需要的我帮你做到了,你是不是也要听听我的请求呢?”

“说吧。”

“我要你去见一个人,然后亲口把我的话带给他。”楚峰咳了两声,道,“那个人叫,叶予,是太清派的人。”

余云忽地如遭雷击。

难道伤他的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前不久刚在摘花大会有过几面之缘的南刀叶予?

这是什么情况?

楚峰笑道:“你知道他?那更省事了,他是掌门,或许你没那么容易去他的山门求见于他,但带上这个,他一定不会不见你的。”

说着从怀里掏出个什么物件,扔到了他脚边。

余云暗想自己还和叶予最喜欢的徒弟陈尘关系不错,想见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掌门人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事情,但还是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是一块小小的木雕,用绳子穿着,有些地方已经被磨得漆黑。

“我要你告诉他。”楚峰盯着余云的眼镜,像是盯着千里之外的叶予,“他迟早,会被他身边那个年轻人害死。”

天空一道惊雷划过,让余云难以忘记这掷地有声的话语。

他看着垂死老者眼睛里忽然放出难以言喻的光芒,也无暇猜想他和叶予到底有怎样的瓜葛。

只道了声:“我知道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霸刀天行霸刀天行无名愚者|武侠天武大陆,凶兽横行。 异界军魂误入此间,诞于霸刀传承世家。 霸者,刀也。出刀无愧,收刀亦无悔。 刀者,天行也。自强不息! 天行者,奉义也。 道之所在,义志永存。 韶华易逝,人生转瞬百年。 且看天行究其一生,开创那中古元年。
  • 良辰英雄良辰英雄草莓已种下|武侠主角良辰接下了查探方天画戟的任务,在探查中参加蓉城少年英雄王大赛,并且获得了冠军,成为少年英雄王。但是,却因为在比赛中暴露了自己是良家后人的身份,遭到举办少年英雄王大赛的方家追杀····
  • 江湖初繁华江湖初繁华当年小二|武侠有酒有肉有江湖。男儿不缺意气,义气。女子不差妩媚,仙气。有飞檐走壁的高人,有一语成谶的‘神仙’。有那些年开过的花儿,有那些年唤过的一声小二。当年小二,当年江湖。
  • 藏铭剑藏铭剑友善的花生|武侠东汉末年,宦官外戚争权夺势,天灾不断百姓苦不堪言,赋税沉重难以生存,塞外异族虎视眈眈,时西羌作乱,王越一十八岁匹马入贺兰山,只身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无人敢当其锋;30岁周游各州,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
  • 大周群侠传大周群侠传悲悯人生|武侠大周皇帝昏庸无道,江国大举入侵大周国土,半壁江山都以陷入江国之手。大周王爷狄阎罗勾结江国卖国求荣…… 引起一场大周天下英雄救国起义之事,重明山聚集天下英雄共同推翻昏庸皇帝,狄阎罗野心勃勃派领史文豪,屠杀重明山的英雄。 顾嵊父母被史文豪屠杀,引起顾嵊寻找史文豪的复仇之路,顾嵊得到任武神的传授,身怀《金刚武神躯》《赤焰神掌》八大绝学闯荡江湖…… 一边是国难当头,一边是血海深仇。史文豪为了躲避顾嵊的追杀,在龙华寺出家当和尚,史文豪引起一段武林纷争,栽赃陷害顾嵊屠杀六大门派的徒弟,顾嵊成为武林公敌。 顾嵊被栽赃陷害,将江湖闹了个天翻地覆。 在楚筱离的帮助下洗脱了罪名,也从中得知圆德就是杀害父母的仇人。
  • 天涯孤心天涯孤心在下头很硬|武侠“我太白有三大绝技。”“哪三招。””第一招回风轻吟剑落双燕。第二招剑意无痕雪漫天山““那还有一招呢?”“众人何在速来助我!!!”
  • 风浪王朝风浪王朝奕似谜|武侠雪寒宫藏着一个又一个的秘密据说只要吃了一个雪寒宫的弟子就会有五十年的功力如果是雪寒宫的宫主,则会有五千年的功力据说雪寒宫里有一条灵蛇,体内有八棵灵丹只要吃一棵就会有千年的神功力量,那八棵就是八千年据说雪寒宫里有一个冰蝶谷,每一只冰蝶都能让人起死回生据说雪寒宫里有一个冰池,池里种着冰莲花,每一朵冰莲花也能让人起死回生据说雪寒宫的七位宫主是天上的仙女转世,所以只要吃一个宫主就会有五千年的神功力量据说……雪寒宫里藏着太多的秘密,太多的据说,至于是真是假也引了来江湖人士的偷规,他们都想到这世间最寒冷的极寒之地——雪寒宫因为太多的据说,也埋下了雪寒宫的消失根源。灵蛇被捉,雪寒宫的两位宫主亲自下山捉拿叛徒及以追查背后的真相。到底是谁在背后操弄着皇权?
  • 招生录招生录潇湘摆渡人|武侠他,本来是一位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好青年;她,浑身缠绕着浓雾般的谜题。当他成为了她,当她迈入了江湖,才发现,世间原来有这么多的险恶,人心竟也变化莫测,她的明目如水,却看不透、想不通这发生的一切。在偌大的江湖上,孤身一人的少女,围绕着她的是那么多的无奈。对于他而言,她是谁?自己与她又有什么联系?以及始终缠绕着少女的命运到底是什么?
  • 琴仙剑神传琴仙剑神传幻若一梦|武侠有些故事的结局,本身就没有结局。有些事情的真相,只是人们选择他愿意相信的真相。温如玉会做出的选择,换作是你又该如何抉择?
  • 王拳霸业王拳霸业我叫徐三哥|武侠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十八年前,江南有一没落的拳术世家惨遭灭族。十八年后,随着一本拳谱的出现,一段被尘封的往事就此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