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章 初之安然

入了夜,这镇子便清冷了许多,小翠在房间内守着凤云溪,不敢离开半刻,生怕她家女公子那里需要她。

夜入过半,凤云溪昏睡的突然不安稳起来,额头上起了层层冷汗。

睡梦中她站在了一处荒原,荒原之上满是战争留下的创伤,她无力的向前走着,口中不停喊着魏晨光的名字,她不知走了多远多久,只知道自己快要走不动了,眼前便突然出现一人,身穿银色铠甲背对着她站着。那个人的身影她特别熟悉,那是魏晨光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她唤他他却依旧一声不响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急了,便快走几步上前伸手扯他,结果刚一碰到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便直直的向后倒了下去,她看见他胸前布满了金色的羽箭,她惊愕的看着他看着他倒在地上的身躯渐渐布满鲜血。

“啊……!”惊恐的叫声在午夜时分听到甚为恐怖。

小翠惊跳起来,看着自家女公子一头冷汗的惊座起来。她家女公子醒了,终于醒了!

“女公子……”

“发生何事了……”

还不等小翠高兴的唤她家女公子,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撞开,皇甫羽真便就那么闯了进来。

而此刻的凤云溪像是丢了魂一样,愣愣的直直的座在哪里,脸上布满了惊恐,身边发生的事像是和自己无关一般。

“她这是怎么了?”人是醒了,可看起来却十分奇怪!

“奴……奴俾也不知这是怎么了,只听见女公子一声尖叫,便这样了!”对于凤云溪现在这个状况她也不是很清楚!

凤云溪从初醒的木讷变的情绪激动起来,口中呢喃着魏晨光的名字泪流不止。

“女……女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小翠啊!”她家女公子从来没当着任何人的面哭过,此时此刻的样子让她措手不及惊惧不易。

小翠上前想扶一下凤云溪,刚一靠近便被凤云溪一把扯住。

“晨光……晨光一定出事了,他在哪他现在会在哪?”还没从噩梦中回神,凤云溪的眼前依旧是一片猩红,而小翠看着她的眼眸中也充斥着红色血丝。

“女公子,将军不是在国都吗,怎么会有事。”小翠依稀记得她们走时魏将军还在都城之内。

“不……不他一定是出事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见他!”凤云溪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全无了往日的从容淡定与雍容华贵,此刻的她披散着头发泪流满面,神情恍惚中带着几分惊恐,让人看了便觉心惊。

“女公子……女公子!”小翠拦不住穿着中衣赤脚下地就往外跑的凤云溪,若这般出去见了人以后她家女公子的名声便不好了。

一声闷哼想起,皇甫羽真一个手刀将凤云溪击晕,平息了这一阵的错乱。

“她口中之人是谁?为何让她如此?”皇甫羽真抱住她,将她放回到床塌之上,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冰寒之气。

“那是我们女公子的心上人,女公子说过这次出使回朝太子婚事大成了便会辞官回家待嫁,可谁成想成了这个样子。”小翠慌了神,也忘记这般的话说与外人听对她家女公子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心上人……”这三个字皇甫羽真说的极重,像是要把什么咬碎一样。

“嗯……我家女公子向来是个稳重的,如今这般这是怎么了呀!”人醒了,却心智大变,也不知要她如何是好。

“本殿下将她击昏,不知什么时候还会醒来,你且在边上看顾着,今夜不可贪睡了去,若有事便让人唤本殿下。”因着小翠口中的心上人三个字,皇甫羽真心内十分不喜,他没想到她心内以有了别人。

小翠听了皇甫羽真的话忙点头,她家女公子这般她那里还敢贪睡。

因夜过半,皇甫羽真不宜就留,便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小翠一夜也没干合眼,这一夜她家小姐睡的极不安稳,冷汗一直在流,小翠怕她着了寒气便寻了热和帕子为她擦拭,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她家小姐才真正的醒过来。

“水……水……”一声干涩而沙哑的声音惊醒了依然瞌睡过去的小翠,她猛然一个激灵立刻看向床塌之上的人。

“女……女公子!”小翠神情激动的上千。

“水……”凤云溪干涩的声音再响起。

“好……好马上就来。”小翠忙起身为凤云溪倒了茶水,扶着她起身喝了水。

喝了水后的凤云溪虚弱的依靠在床头上,神情无比疲惫。

“女……女公子,你可吓死小翠了!”小翠激动的流着泪,看见自家主子醒了,别提有多高兴了。

凤云溪低垂着眼睑,有些不适的适应着屋内的光线,因为刚醒头还有些沉,可是思维却十分的清晰起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妖怪丫环是保镖妖怪丫环是保镖这是一个圆|古言南岭是一只丢了宝贝内丹的老妖怪,吴为是一个得了老妖怪宝贝内丹的胆小鬼少爷,并且有随时都会死去的可能,他一旦死掉,老妖怪的宝贝内丹也会被毁掉。为了拿回宝贝内丹,南岭必须让吴为在一年阳寿用尽之前好好活着。于是她来到吴府,做了凡人的丫环。与其说是丫环,还不如说是保镖来的准确。 南岭真的超级嫌弃他的主子的,又胆小,又瘦弱,脑子还不好使,还有那个怂兮兮的张兄。唉,凡人真的好好麻烦。 终于到了取回宝贝内丹的时候了,可南岭的心却……
  • 冷帝邪妃:腹黑特工三小姐冷帝邪妃:腹黑特工三小姐霓月殇|古言她,二十四世纪超级特工,精通世上一切事与物。却在一次偷窃任务中大意中计,被炸死于某建筑。随即穿越成了凌家废柴三小姐;他,是大陆第一魔帝,却从未有人想过其身份是玄沧国那愚笨的七皇子。当她换体重生,就必定要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白莲花?呵,揍!贱渣男?呵,打!当惊世小魔女遇上腹黑大邪帝有会有怎样的火花出现?两人究竟是一见钟情?还是一番你追我赶?
  • 容桓容桓素衣清寒|古言经历数千年的战争,天下被一分为七。四国鼎立,居东的丹国、居西的靖国、居南的商国、居中的连国,而夷国、狄国、莽国三小国则分居于各大国间。独没有居于北的,因那北边是极寒的千年积雪之地,一直寸草不生,人烟荒芜。天下本因着四国相互制衡,已呈现数十年暂时的安定现象。却因连国成立不过百年,竟历了三朝君主。一任君主打下连国的江山,号万历年;一任君主因不足月而生,身体本就虚弱再加上其父先逝而哀痛不已,在位不过两月未改封号便随其父一同去了,先逝前留下圣旨立丞相为皇;也就是连国现今的皇上,邹汮,号安定年。连国频繁改主,又加之连年的天灾横行,百姓疲于奔命,国力剧减。近些年,其它三国常在连国边界寻衅滋事,引发战乱。
  • 冷王的特工宠妃冷王的特工宠妃慰风尘|古言一朝穿越,王牌特工变身废柴丑女,身为祭品且中致命之毒? 看她如何生杀予夺,步步为营! 一纸圣旨,铁血冷王点名封她为妃,情之所至还是权谋使然? 看他如何予求予取,夺美人心! 当倾世之姿的王牌特工对上人神共愤的战神冷王。 狭路相逢,谁胜? 筹谋在心,随卿所愿。 剑指天下,江山不换! …… “今晚,侍寝。”某王爷笑容邪肆。 她吓得差点站不稳。 “本王帮了你那么多次,若要感谢本王,不如以身相许。”某王爷又笑。 “何况,你已是本王正妃。”
  • 红绡香榭红绡香榭貂小貂|古言在新君羽鳥掌权的这一天,安祭爵年仅6岁的嫡女珑樱菲琳失去了嫡亲月华祭妃,随后的生活倍感孤寂随姨母华阳夫人离开了王府,踏上自己的独立坚强的道路。十年后回来,蜕变成了自立且强势的少女,尽孝父亲膝前,君主羽鳥与郡王政辛同时的对其痴恋,不得已封君后,身怀六甲带回流落时的养子却遇情感坎坷与家族宿敌的戕害,绝望的遁走,却听到家族遭陷害危机重重…,为保全家族,秘密回王都后展开权利的斗争与家族宿敌对决,封殷祭爵权倾一时,被王室所忌而退步抽身,最终入主中宫,世称“殷君后”。此卷是菲林挣扎在入宫前夕的文段,整书共三卷,第二卷为入宫后的恩怨情仇,第三卷则是出宫后祭爵的权利。此卷文笔诙谐,不负此观。
  • 逍遥女王爷风流史逍遥女王爷风流史小仙人球|古言她无心权位,却卷入乱局,一无所有后,峰回路转,找回身份,一身华服,重回龙潭虎穴,几经波折,终掌握自己命运 动乱开启,为国家,为爱人,披甲上阵,集奇人异士共平战乱,造就属于自己的传奇 他是,她在这个世界第一个依赖的人,重重阴谋下,无奈另娶他人 他是,让她怦然心动初恋脸,乱局中,自愿站在她身后,为她开拓商业版图 他是,肆意洒脱的少年将军,他们有婚约,有盟约,亦有情 他是,不见素黎君,怎知倾国色,国破家亡的落难皇子,搅弄风云 前生的感情背叛,今生小心翼翼,情归何处
  •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步步倾城:噬心皇后一缕相思|古言她容貌倾城聪慧过人,被誉为京都第一才女,曾当众拒绝太子爷求亲,只为心头所爱。他风流倜傥邪魅妖孽,被誉为京都最极品的男人,却对喜欢的女人求而不得。他们之间没有爱,联婚只因利益牵绊,他说,菀汐,除了这颗心,别的我都可以给你。后来他却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深中她的毒,噬心腐骨,无药可解。
  • 修罗傻妃:绝色特工倾天下修罗傻妃:绝色特工倾天下冷空晓|古言她是21世纪顶级杀手,却遭人暗算。一朝穿越,由“天下第一杀手”变成“痴傻二小姐”。且看她如何翻云覆雨?替姐报仇、替父惩处内奸、替皇帝整治后宫,打败传说中的“蓬莱岛主”。某帝王:“本以为她痴傻如斯,没想到她精明腹黑,原是朕,错了!”某太子:“她勾人心魄,软萌娇柔。”某教主:“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我喜欢!”某帝王:“朕的王妃,要和朕大被同眠。”下一秒,某帝王原地未动,穴道被封。某女笑的软萌娇柔。
  • 穿越之萌妹爱冷王穿越之萌妹爱冷王笨蛋王|古言一场比赛,让她离奇穿越,让可爱的小妹子摸不着头脑,一场大雨让她遇到了他,,,,他的冷漠对她而言并不可怕,而她的乖巧大胆又是否能改变这位冷王,并让他爱上他呢?一切的一切尽在本文,,,
  • 凌恋渊依凌恋渊依一个人哭真爱无敌|古言千年前,他与她相恋,但命运女神没有眷顾他们,而千年后,他与她忘记了前世的记忆,他们能战胜重重阻碍吗?他们能终身相守吗?现在,命运的齿轮已悄悄转动,他们的命运也随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这一次,他们能再次把握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吗?不同的空间,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命运……相同的凄凉,相同的孤寂,相同的境遇,相同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