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16章 大结局

无名散人疯了!

出离愤怒。

毁灭尊者的修为,他已经全部获得。

此时此刻,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倾尽了杀机。

归真圣女很惨。

被打的差点特么都认不出她来。

无名散人装弱疯癫,疯狂大笑:“归真圣女,你个贱人,你死定了。敢抢我的东西,今天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你指着这归真界是吧?我便给你毁掉它。”

轰!

恐怖的毁灭之力直接冲进归真界。

轰隆隆……

顷刻之间,归真界已经崩溃了三成,还要多。

无名散人哈哈大笑:“贱人,知道错了么?我吞噬的,乃是毁灭英灵。毁灭的大界越多,降临的业力就越多。得到的业力越多,我的实力就越强。哈哈哈……你死定了。”

然而下一刻,无名散人脸色就变了。

归真圣女在吐血。

归真圣女脸色惨白。

归真圣女的神魂甚至都有些动荡,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归真圣女的嘴角,却泛着一丝冷笑。

非但如此,归真圣女周身,散发着一股淡青色的光芒。

无名散人忽然之间脸色大变,似乎想起了什么:“归真圣女,你好阴险!这是无上尊者的祝福。这份祝福上面,充满了黄泉的气息。这是祝福灵子的,你竟然劫取了。”

归真圣女呵呵冷笑:“没错。黄泉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吗?他重情重义,又岂能让自己的独生子,在这里生死未卜。他非但共享的有无上气运,还有无边的祝福。原本,灵子应该顺风顺水,一路无惊无险,一天成仙,一天成神,一天位面强者,一天化外巅峰。不出半年,便能接管归真归虚两界。但是,这份祝福,被我劫取了。哈哈哈……别问我为什么能做到。我的师父,当年乃是归真岛的岛主。我的师父,同时还是归真界的界主。而我师父收养的那只宠物狐狸,在黄泉胯下,辗转承欢。我当年设计害死她的时候,是黄泉救的她。用的便是无上尊者的祝福。这份祝福,虽然不是给我的,但是,我已经懂得如何使用一丝祝福的法门。哈哈哈……今天,我倒要看看,咱们两个,谁会死。”

那份光芒之下,原本已经崩溃的归真界,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恢复。

如同时光倒流,几乎眨眼之间,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无名散人的业力,又消失了很多。

而归真圣女,却强大了一些。

归真圣女笑道:“你炼化的是毁灭元灵。我炼化的,是慈悲英灵。你毁灭大界,有业力。我拯救大界,有慈悲功德!哈哈哈……无名散人,我要多谢你。若非这份慈悲功德,我又如何能够这么快的炼化慈悲英灵?虽然灵子的神痕和血脉,能够帮我一些。但想要炼化慈悲英灵,最起码也要十个时辰。现在……瞬息而成,一蹴而就!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到底有多强。”

完蛋了!

无名散人心里有些慌。

这种感觉,只有前世对付黄泉,最后被黄泉弄死的那一刻,才有的。

他炼化的毁灭英灵。

而归真圣女,炼化的是慈悲英灵。

两人实力本就差不多,现在又重新拉回一个等级。

而归真圣女还得到了灵子的神痕血脉和神魂。

要不了多久,归真圣女就能把他打的跟狗一样。

拼了!

无名散人和归真圣女大战三天。

一个想毁掉两界,一个却靠着无上尊者的祝福,能拯救两界。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无名散人的力量,越来越不及归真圣女。

现在,归真圣女意气风发,而无名散人,鼻青脸肿,被打的他么都认不出他来了。

不行了!

不能这么下去……

是生是死,只能考最后一击了。

无名散人咬牙切齿,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冷着脸,怒吼一声:“杀戮不死,邪恶不灭,毁天灭地,崩溃大界,献祭一切!”

无名散人的修为,再一次增强。

他的实力,已经堪比无上尊者。

他的气势,狂暴到无法想象。

归真圣女终于慌了神。

她炼化了慈悲英灵。

而慈悲英灵和毁灭英灵,原本为一体。

她当然知道无名散人这几句念叨,意味着什么。

归真圣女脸色大变,惊慌失措,喊道:“无名散人,你疯了!快停下,有话好好说。你我一个得了慈悲英灵,一个得了杀戮英灵。我得了灵子的神痕血脉和神魂,但你的上冥孽镜之中,镇压着七个上冥元灵,更是有一个修心者。咱们不需要自相残杀的,咱们各自修炼,都有机会成为无上尊者。你今天用了这毁灭禁术,献祭自身一切,化成毁灭力量,让自己实力提升十倍。就算能杀了我,你自身,百年时间,也会自行毁灭掉,永世再无轮回。你这是何苦?”

无名散人大骂:“放屁!上冥孽镜之中,那七个上冥元灵,随时都可能逃出来。大乾生克术法,只能对他们生效一次。他们出来之后,我生死未卜。而你,躲在暗中修炼,却能成为无上尊者。我如何能够让你顺利?去死吧!”

归真圣女:“我有办法!我有办法!我用这股黄泉的祝福,来帮你镇压封禁上冥孽镜!咱们甚至可以把上冥孽镜送回上冥,或者想办法给墨虚,给琼女,给太渊那三个无上尊者。咱们说不定还能从他们手中得到好处。灵子的无上神痕,无上血脉,无上神魂,随便你选一件!你尽管选……那个齐鱼已经死了。齐鱼的神痕也是无上神痕,在你那。算上齐鱼的无上神痕,你得两样,我得两样,咱们还是有机会成为无上尊者。”

归真圣女是真的怕了。

她已经把灵子的神痕,神魂和血脉,放了出来。

无名散人也心动了。

但莫名其妙,就把献祭毁灭术法,用了个完整。

归真圣女咬牙切齿:“无名散人,你个蠢货!”

没错,真的很蠢。

无名散人这会儿忽然之间回过神来,扪心自问,为何如此的冲动?

向来,他是个深思熟虑的人。

他是个隐忍而理智的人。

今天,怎么莫名其妙就是如此冲动?

他感觉自己现在做的事,仿佛是别人写好的剧本,自己只是其中一个演员而已。

他只能按着剧本来。

这么说或许有点夸张,但他感觉,绝对有一个人,在幕后推波助澜,让他无法停下脚步。

好像他站在悬崖边,只是想吓吓归真圣女,然而忽然之间冒出个人,一脚把他踹下悬崖。

修心者……

无名散人忽然之间响起什么。

修心者……

肯定是这样的。

定然是查小楼。

查小楼在用心念控制整件事的局面。

查小楼就是想让他们两败俱伤。

无名散人焦急大吼:“归真圣女,中计了!我们都中计了!”

然而已经晚了。

无名散人献祭一起,换取毁灭之力。

这一战,无名散人或许只剩下百年寿命。但归真圣女必死。

她必须要抗争。

她炼化的是慈悲英灵,当然有类似的禁术。

剩一百年寿元,总比当场死了好吧。

虽然一百年太少了,但最起码还有机会啊。

一百年时间,炼化无上神痕,无上神魂,无上血脉,她就能成为无上尊者。

一旦成为无上尊者,寿元无尽,什么伤势都好了。

归真圣女也拼了,直接献祭了自己的一切,透支无穷无尽的慈悲力量。

归真圣女怒道:“中个屁的计!无名散人,你不是要拼吗?来吧!我有灵子的无上神痕,无上血脉,无上神魂,还有无上尊者的祝福,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无名散人傻比了。

现在,已经没办法了。

连解释都不用解释了。

两人的禁术,都已经施展出来。

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已经没办法收回来。

拼吧!

无名散人周身腾起一股黑色的风暴。

归真圣女周身腾起一股白色的风暴。

两股风暴巨大无比,几乎能席卷万千位面。

轰!

两大风暴撞击在一起。

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巨响。

也没有毁天灭地的威势。

风暴却摧枯拉朽,相互消融,相互抵消……

如同冰雪遇到烈火。

良久良久……

风暴散去。

无名散人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

眉心之间,一个大窟窿。

神痕和神魂,飘在额头。

而归真圣女,也好不到哪里去。

归真圣女脸色惨白无比,一身鲜血,挣扎了好几次,没有站起来。

她缓缓的爬啊爬,爬到无名散人身边。

无名散人气若游丝,声音很小,说话很艰难,他在笑。

他艰难的翻过身子平躺,呵呵苦笑着。

归真圣女艰难的伸出手,把他眉心悬浮的神痕和神魂抓在手中,也累的不行,躺在她身边,也笑着。

归真圣女说:“你败了。”

无名散人笑着道:“对,我败了。”

归真圣女:“你今天死定了,无上尊者都救不了你。”

无名散人接着笑:“没错,我死定了,无上尊者都救不了我。”

归真圣女:“你算计两辈子,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后悔么》?”

无名散人:“后悔!悔不当初。”

归真圣女:“如果有来生,你要做个好人吗?”

无名散人:“一定会做个好人。”

归真神女:“呵呵……今天是我两辈子来,最开心的时刻。”

无名散人:“哦?”

归真圣女:“能赢你,不开心吗?”

无名散人:“赢我?你赢了我吗?”

归真圣女:“你难道没败?”

无名散人:“当然败了,一败涂地!”

归真圣女:“这我就不懂了。你败了,我却没赢,那谁赢了?”

归真圣女望向无名散人。

忽然发现,无名散人微笑着望着她的后方。

他的眼神,从最开始,都没有望着她。

而是望着她的后方。

归真圣女疑惑的回过头,整个人当场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直接石化。

身后,不远处,一群人正站在那里。

黄小鱼在最中间。

左手边是司徒幼,右手边是天弃公子。

齐鱼,查小楼,陈娇,古晶晶,李未央绝世女尸……

八个姑娘,一个不缺。

归真圣女什么都没说。

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吗?

一切都已经要画上句号了。

迄今为止,她才发现,真正心中城府深不可测的,是眼前这个灵子啊。

堂堂无上尊者黄泉,她与无名散人与之争斗,都尚且有一丝复活的生机,现在,在灵子面前,人家甚至一招都不用出,已经把两人算计的死死的。

归真圣女把神魂神痕献上来,连带着无名散人的神痕和神魂。

她现在只求把慈悲英灵和毁灭英灵给灵子,能从灵子这里,换来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

没错,灵子收下了。

灵子没杀她。

但天弃公子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狂暴的命运之力降临,归真圣女和无名散人,彻底烟消云散。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归真圣女和无名散人。

…………………………

千年之后,上冥之地。

上冥之地,并不想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夸张。

如果没人知道的话,单看这里,任谁也想象不到,这里便是上冥之地。

一座大山,山脚之下,有小溪流从山里蜿蜒流过。

山脚之下,一个小村子。

村子简陋古朴。

民风淳朴。

村子里有四座大宅子。

东头的住着黄泉。

西头的住着墨虚。

南边的住着琼女。

北边的住着太渊。

村子西边有一棵老树。

老树下有个石墩子。

石墩子上蹲着一个老头,抽着旱烟袋,吧唧着嘴,揣着袖子。

南边小溪流边,有一群妇女洗着衣服,有几个孩童在岸边嬉戏。

北边田里有个中年汉子,皮肤黝黑,赶着一头老黄牛犁地。

抽旱烟的是墨虚。

赶老黄牛的是太渊。

琼女在洗衣服的人群中。

琼女的确很漂亮,起身笑着和身边的人打招呼,然后晾晒了衣服回家。

傍晚时分,一个女子带着一个牙牙学语的小丫头,堵在南边大宅门口。

女子霸道彪悍,掐着腰,指着大门,对身边的小丫头说:“黄小猫,骂人。”

小丫头把嘴一嘟,学着母亲掐着腰,奶声奶气骂起来:“黄泉,你个大坏蛋,你把我爹藏哪里去了?我娘说我爹在拼命,你却在这里勾搭人……”

大宅子之中,东厢房卧室里。

一个男人仓惶爬起来,心有余悸,看情况,很明显经常被这小孙女骂了。

身边的琼女眉头微皱,欲言又止半响:“你这儿媳妇……怎么对你一点都不尊敬……”

黄泉:“嘘……小点声。别让她知道我在这。没办法啊没办法……我这辈子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算是重情重义,唯独对这丫头,哎……亏欠她们母女啊……小鱼儿现在在哪?”

琼女:“太渊的第三大界之中。”

黄泉:“有危险么?”

琼女:“能有什么危险?他得了慈悲毁灭尊者的所有修为和心法,更是已经毁掉了墨虚两界,太渊两界,还有我的一界……现在还有谁是他的对手?我估计太渊犁完后面的田,就要去找你投降。”

黄泉嬉皮笑脸:“你找我投降,是不是也是怕我家小鱼儿毁了你的四界。”

琼女白了他一眼:“人家是像你投降,又不是向你儿子投降。”

黄泉:“哈哈,难道是我的神雕,征服了你?来来来,让我们再大战三百年。”

……

门外,天弃唆使小丫头:“黄小猫,去,把那老东西揪出来!”

小猫吃小鱼。

这个灵子的心头肉,黄泉宠溺到骨子里。再加上之前的计划,是要让这小丫头为她爹顶死劫,可谓是心狠手辣。

一物降一物。

黄小鱼到了上冥,被黄泉忽悠成了孝子。

黄小猫却在母亲的带领下,无法无天。

天弃一脚踹开大宅的门。

黄小猫掐着腰,跟一只螃蟹一样冲进去。

半响,黄泉拎着衣服,一路惊慌大叫,翻墙逃脱……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魂契魂契肌有力|悬疑一觉睡醒,谜团和危机接踵而至:素未谋面的网络恋人;一件奇异的游戏装备;死去的前男友;向她寻求帮助的幽灵......这一切,从网线那头展开。探索真相的背后,是一系列缠绵悱恻的故事,情之所向,不可不深,她应该相信自己的情感,还是相信摆在眼前的真相?黎明过后,她又将何去何从?“答应我,除了自己,谁都不要相信!”
  • 冥眼玄女之鬼怪退下冥眼玄女之鬼怪退下瑞阳殇雪|悬疑她前世是将门千金,不爱被窝爱战场,不要红妆要戎装。一朝身死,莫名其妙重生在一个小女孩身上。不仅能捉鬼升级当老大,还能赌石谋略拐男神!傻蛋害人,蠢蛋设计?不怕,她有冰山男神打前锋。“欺她辱她就是欺我辱我,没点智商还能来雇打手,不要命了?”当她终于直视自己的感情,已被他伸手锁进怀中。“终于玩够了?那我们回家……”【男强女强,青梅竹马,1v1甜宠。】师兄妹关系哦,希望大家会喜欢啦。
  • 我是一名古灵师我是一名古灵师无忧不觉|悬疑灵,它们和人一样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或悲凉,或感人,亦或者让人心生向往!
  • 我家有妖我家有妖泳贤|悬疑霍(严肃):胆子小者请留步,因为这里有猫有狗,有老鼠,还有鸡马牛羊等禽兽,不想死者请—啊……白(咬牙切齿):死霍胜,敢乱说话找死是吧。霍(委屈):我说的可是实话啊,它们不都是…白(傲娇):是什么啊?我白寒逸德体智外加会法术说的就是一切。想你这半人半妖半狼的三不像少吱吱歪歪。什么?各位非人看官想吃我,好啊。你问过我家小黑小雪没有?你问过我家老牛没有?没有?那你狂什么。信不信我关门放狼。霍胜,去咬他。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戏子情戏子情俏书生|悬疑白露买了座古宅,有人告诉她闹鬼,起初她并未在意,随着艳丽的戏服,午夜咿呀声,美人屏风,‘七夕’骨扇……一件件离奇事件闯入她的生活,她开始怀疑了。而那个总在不经意间出现又无故消失的沉默男子,究竟在隐瞒着什么?
  • 百鬼夜谭百鬼夜谭啧泽|悬疑“谁说黑暗的尽头是光明?”“这样吧,咱们立个约定……”天山上,其中一个老者杵在纷飞的大雪中,似笑非笑。
  • 纹身师们的战争工艺纹身师们的战争工艺卫龙豪虫|悬疑喂,周久,在出发之前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噢?嗯……你问吧。 假如说,你的敌人是个「不择手段的恶人」呢? 那么,我会成为「制裁恶人的正义」。 那也许,你的仇敌就是「正义本身」呢? 那么,我将坚定自己的意志,用不可阻挡的「恶意」撕碎它。 可如果你的敌方是不可跨越的「时间」呢? 那么,我会击碎记录时间的器具,为自己创造「胜机」。 嗯……但宛若你的对手是那「无法被反抗的命运」呢? 那么,我将不会反抗,坦然的接受它,可在那之前我会改变我能改变的一切。 可是,如果最后要面对的……是你自己呢? 你……会怎么做?
  • 我在末世有个传送门我在末世有个传送门飞舞的股|悬疑每日一更,上架后保底双更,看情况爆更。 灾难频发,生物开始变异,一切的平静都不复存在! 异能兽,超能力,从前不科学的事却成为现实,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中,人们要如何生存? 我在末世有个传送门,敬请观看。
  • 魂言密语魂言密语赋夕|悬疑随着时间的增长,科技的发达,许多的事情都已经得到了科学的解释,但在这个世界上,仍有许多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死后的灵魂在耳边轻语,已故之人抹去了曾经的现实。有些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相信……
  • 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汤小悦|悬疑白晓常很无奈。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来到传说中的地府,被人连蒙带骗当上了白无常,签的还是一百年长约,开始了快穿,不,勾魂生涯。白晓常很郁闷。她的工作伙伴黑无常“黑土”,各种干扰她,不是把她扔到河里,就是把她快要勾到魂的妹子用美色诱惑走……作为一个合格的白无常,她下得了水沟,逛得了青楼,当得了奸商,卖得了萌,美少年快到我碗里来,少女什么的你别走……啊喂!等等!这个工作伙伴怎么还把她按在塌上!某“黑土”:小白,累了吧,你躺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