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网王之情深亦寿

第12章 幸村生贺‖最重要的人与回忆

最重要的人与回忆

by晨曦

在任何人的生命中,总有回忆的五彩流光在脑海里盘旋流淌,随着生命的愈发绵长,那五彩的流光也愈来愈悠长缓慢,被许许多多刻苦铭心的记忆所点缀着,使人在岁月的流逝中愈发难以忘怀。

对于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来说,这段流光中那宛如皇冠上最顶层的珠宝似的最重要的回忆,都无一例外参杂着酸甜苦咸鲜各种味道的余韵感受,而对于虽然现在只有二十五岁年华的我来说,我所拥有的最重要的记忆,是与这辈子,不,上辈子就牵扯在一起的人一起创造的,里面蕴含着如同巧克力一般的先苦后甜的陈韵。

我现在就能清晰的感受到。

放下放在嘴边的咖啡,我将目光全神贯注地投向了面前阳台外目光可及的乱石与乱石后面几乎与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深紫色夜空浑然一色,波涛汹涌的海滩,更多的,则是看着站在阳台上给我的矢车菊认真浇水,沐浴在愈发往后褪去的金橘色夕阳中的男人那挺拔的背影。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不胜收。而在不断前进的人生道路中,我相信,我们之间一定会走到最后,也会在岁月的锅碗瓢盆里演奏出更加轻快,难以忘怀的人生回忆。

一切,还要从那个遥远的4岁开始说起,那个时候,也是人的记忆刚刚开始起步的时候。

我叫幸村精市,而他,叫做真田弦一郎。

回忆的开始,起源于一个平平凡凡的早晨----那天,我依稀记得好像是周六,虽然在幼稚园一周的学习已经相当疲惫,对于那个年龄的我来说;但是我的父母,却帮我报了一家离家不算太远的网球训练社团,而周六和周日,都是他们开课的日子。

这个消息早就在这一周的星期一就已经在饭桌上挑明了,出于孩子爱玩的天性,那个时候的我刚开始的表现相当激烈,哭着喊着不要去,就连母亲手中的饭碗也摔打在地上,饭撒了一地。

而我的新父母,即便对我的强烈抗议的不管不顾,却依旧在我的泪水抽噎的止住时,给我递上一杯盐水,然后耐心地蹲下身来平视着我哭肿的双眼解释他们这么做的初衷。

最终,胳膊肘拧不过大腿,能交上新朋友的半哄半骗还是推动着我选择了妥协,之后家里便好几天没有再提这件事,时间的冲刷也渐渐让我将爱玩的心思强行分割出来了一些天地让给了这个名叫网球的圆形物事,最终也不再闹变扭难过了。

那天早晨,父母带着我去了那报了到,签了一些白纸黑字的东西之后便站在门口抚摸着我的头,哄着我说下午会过来接我,让我好好学习,便留给了我两个头也不回的背影,上车离开了。

想着我在那些纸张上也签了些自己的名字,听着耳边那个叫做教练的男人呼喊我的声音,我不舍地看了看铁门外空旷的街道,内心中涌起了一股被卖了的别扭与辛酸。

不过,对于自己现在的父母,我从来都没有犹豫怀疑过。

此刻,也只好转身向着教练跑去。

队伍慢慢聚拢起来,高矮胖瘦,新老交替的稚嫩面孔站在了我和教练的面前,除了我之外,这里好像今天还进来了一个男孩.....诶,叫做真田,真田什么一郎来着?

扬起的礼貌笑容的背后,我稚嫩的小脑袋里有些纠结于这个问题,总感觉这个名字似乎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感----明明没有见过的,诶呀不管了不管了......

“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新加入到这个网球部的幸村君和真田君,希望大家好好相处。”随后教练便开始如同老师介绍转校生一般介绍起我们两来,由于我的脑海里依旧萦绕着这个问题,便下意识地朝侧面看了一眼,刚好和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对上了眼。

那个时候的他,矮矮的,头发与现在没什么两样,都是遮住了额头的齐刘海,梳的非常整齐,脸上还有婴儿肥,脸上的五官也和现在没什么两样,就是鼻梁更挺了些,眼睛也小多了。

我朝他礼貌的笑了笑,原以为他也会朝我礼貌的笑笑作为回礼,但当我睁开双眼时,却只看见了他低下头同时脸颊红红的模样。

为什么要脸红呢?

那个时候的我还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日常的训练很快便开始了;由于我们是初学者,加上网球部里只有三个球场,所以初来乍到的第一天,我们只能担任捡球与打扫的球童,同时练习挥拍与跑步以及各种热身运动。

所有的训练虽然数目不多,但对于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消耗依旧很大,每每休息时,我们都已经大汗淋漓,而放在书包里的水也很快喝完了。

同样,在休息的时候,我也发觉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个叫真田的,从一开始就在止不住的用眼神瞄我!从侧面和对面射来的目光每次都被我牢牢抓住,当我向他看去时,这目光也紧跟着消失了,我同样只看见了如同最开始介绍时那样红彤彤的侧脸。

他为什么要这么执着的看着我呢?

我心中的疑惑愈来愈深了。

当新一轮的练习在煎熬中姗姗结束时,这个疑惑便被我抛之脑后,满脑子里挤满了水杯已经没水的事,

当训练结束后,口干舌燥的我便第一个跑向了自己的背包,当我翻出水杯再转过身去时,训练场地内唯一的一个饮水机前,已经挤满了人。

我有些泄气,但还是加快脚步上去抢了位置。

正当我因为拥挤的人流,加上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燥热烦闷时,一张小小的手突然隔着一个人朝我伸了过来,我抬头看去,又对上了那满头大汗,依旧有些发红的脸。

不过这次应该不是羞涩的缘故。

“把水杯给我吧,我帮你打,你站到外面去吹吹风。”他的声音有些细细小小的,听起来像是怕我拒绝,但那只手却依旧坚定的伸着,毫不退缩。

望着那有些汗湿的双手,又看看他那双绽放着坚定眼神的眼睛,不知怎么的,我突然都能听见自己的心在咚咚狂跳,一股踏实的暖流不觉已经荡漾了出来。

神不知鬼不觉的,水瓶已经被我递到了他的手上,我有些茫然的站了出去,走到大门口吹起风来。

门外的一切依旧空旷宁静,而我的心里,却没有了刚来时那样的惶恐与不安,微凉的风从外面吹拂进来,不觉流淌进了我的心间。

不久之后,他向我跑来,将水递到了我的手上,朝我绽开了礼貌中带着些温柔和雀跃的笑颜,仿佛能给我办事能给他带来莫大的鼓励。

摸着平坦的瓶底,感受着里面微凉的水温,听他说着剧烈运动之后喝冷水对身体不好的话语,那一刻,他开始走进我的心,直到现在。而我那时也第一次真切的明白了从父母口中说出的踏实这个词的真正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