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真相一出

一早,

雅雪琪就收拾完毕,带上妹妹说的材料,来到了大理寺。

“薛兄,这次怎么来的这么早。”方家杭见到行色匆匆的雅雪琪,说道。

“啊,方兄,我跟你说......”雅雪琪在耳边将妹妹告诉的方法说了一遍。

这时正赶上司徒杨进门便看到自己的夫人和自己的好兄弟嘻嘻笑笑的样子,司徒杨一把拉住雅雪琪的脖领,说:“你们干什么?”

“哎谁呀!”雅雪琪一边说一边挣脱,根本没有注意到司徒杨的话。

方家杭倒是礼貌性的行礼,“参见司徒将军。”

“司徒...将军...”雅雪琪听到方家杭的声音,僵硬缓缓回过头,谄媚笑道。

司徒跟方家杭点了点头,之后冷冷看着雅雪琪,雅雪琪轻轻拉着司徒杨的手,司徒杨顺着雅雪琪手松开了脖领,雅雪琪看着司徒杨神色一冷,便乖乖撒娇着。

“刚刚薛兄说是找到宫女林儿死法了。”方家杭看着司徒杨的脸,替雅雪琪解释道。

“对对,我找到死因。”雅雪琪转念一想,讪笑道。

司徒杨很是受用一星期对自己撒娇的样子,便点了点头,说:“可以,从今往后你不可在参与此案。”

“行行”雅雪琪连忙点头说道,说完便再司徒杨看不到地方吐了吐舌头。

方家杭倒是看见雅雪琪皮的一面,慧心一笑。

“好了,我开始了。”雅雪琪放下材料,带司徒杨和方家杭来到了后院的井边。

司徒杨点了点头,全程盯着雅雪琪一举一动。

雅雪琪耳边响起妹妹雅雪珍的话,“一验:以人重雷死,即询查其身,中头则须发烧焦,中身则皮肤灼焚;临其尸上闻火气。

二验:道术之家,以为雷烧石,色赤,投入井中,石焦井寒,激声大鸣,若雷之状。

三验:人伤于寒,寒气入腹,腹中素温,温寒分争,激气雷鸣。

四验:当雷之时,电光时见,光若火之耀。

五验:当雷之击时,或烧人屋及草木。

雅雪琪将包里的雷烧石投入井中,不一会儿声音雷动,似是打雷的声音。雅雪琪笑了笑跑到司徒杨身边将雅雪珍的话说了一遍。

方家杭和司徒杨对视了一眼,心中早就又来定论,司徒杨便拉着雅雪琪离开,

“哎!我还没说完呢。”雅雪琪闷闷说道,撅着嘴表示不服。

司徒杨没有再让雅雪琪说什么,便离开了大理寺,这件事便由方家杭善后。

瑞王府,

雅雪珍一早乘车回到了瑞王府,凌澈还在门口迎接,当雅雪珍下车,凌澈上前拉着雅雪珍的小手,开心笑道:“媳妇姐姐,回来了。”

雅雪珍看到凌澈童真的眼神,不由的将手揉了揉凌澈的脑袋,如果他就这样天真无邪多好。可他如果那样怕是活不了多久吧!

雅雪珍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摇了摇头,甩掉脑中的想法,雅雪珍你在想什么,别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嫁给他的。

“走吧。”雅雪珍收了收心绪,拉着凌澈进了府。

雅雪珍到了梅苑门口,便松开凌澈的手,对着凌澈行礼冷冷说道:“王爷,妾身身体不便,先去休息了。”

说完雅雪珍便带着春蝶进了梅苑,凌澈看着雅雪珍,心像针扎一般疼痛,收了自己脸上的笑容,轻抚过刚刚雅雪珍摸过的头顶。

“景荣,吩咐厨房,晚饭多给王妃做些爱吃的。”凌澈说道。

“是”

心中暗暗发誓:等这边事,我一定要调查清楚,城儿,等我。凌澈目送雅雪珍进的梅苑,自己也回到竹苑。

景荣看着两人忽近忽远的样子,都替主子忧心。

雅雪琪被司徒杨带回了司徒府上,雅雪琪一身男装进来,便惊到了自己婆婆。司徒杨倒是倒是淡定行礼问候。

“母亲。”

“嗯,儿,这位公子是?”林氏温婉一笑,说道。

司徒杨看了一眼雅雪琪,没有说话,倒是雅雪琪整理整理衣裳,行礼说:“在下薛琪,见过夫...夫”

还没等雅雪琪说完,司徒杨和母亲告别,就拉着雅雪琪回到他们两的院子里。

“哎!这杨儿这么这样对待客人的。”林氏和身边老嬷嬷说道。

老嬷嬷则是笑了笑,说:“夫人,不感觉这薛公子有点眼熟。”

这时林氏倒是想了想,笑了笑,说:“杨儿的新媳妇倒是很像以前的我。”

“是呀!当时小姐也喜欢扮男装,出去玩,还经常让夫人和老爷担心。”老嬷嬷一脸回忆道。

“是,要不然怎么会认识杨儿他爹。”林氏还是一脸羞涩回忆起,说道。

“回吧!”林氏接着道。

同类热门
  • 毒医狂妃:妖孽邪王请自重毒医狂妃:妖孽邪王请自重乙月|古言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修罗毒医成为没落将军府嫡女。渣男退婚,渣女作妖,仇人追杀?医术在手天下我有,一个字,不服就是干!待到铅华散去,她以女王之姿傲视天下,惹得无数男人纷纷倾慕。可某只宠妻狂魔醋意大增,偏要追她不放生孩子。“夫人,你看着今日天气甚好,我们来生孩子。”“夫人,你看这天气阴沉,正是生孩子的好时节。”“夫人,你看这……”
  • 医本卿狂:腹黑大小姐医本卿狂:腹黑大小姐君绾|古言她,羽墨音,二十一世纪古医世家天才家主,绝色,狠辣;却成为青玄大陆木霁国丞相府最受宠的痴傻小姐。他,君莫邪,木霁国举世无双的亲王殿下,阴暗,偏执;一面光明,一面黑暗。翻手可为云,覆手亦可为雨。世人都说:君亲王殿下狠毒无情,丞相府大小姐绝色多情。某男幽幽说道:“绝配!”【男主君莫邪,患偏执症,双重人格,病娇黑化,占有欲强;女主羽墨音,表面天使,内心恶魔,轻微病娇,无心无情】1V1身心干净
  • 惟楚有材惟楚有材老码识秃|古言(完结作品《唐氏夫妇离婚法则》,书友群542804019) 一桩陈年血案,一个死而复生的血婴,一个穿越而来的灵魂。 她是“欺世盗名”的假诗人李惟楚,女扮男装来到京城,写诗全是借鉴前人,品酒品茶品小曲儿的功夫却是一流。看似玩世不恭,心无城府,实际上是丞相府最深藏不露不动声色的女阴谋家。 他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丞相大人许海晏,谦谦君子却又是个厨艺高超的美食家。待人宽厚才高八斗,心中有一个海晏河清天下太平的政治理想。可却是被皇帝绑在身边做交易的人质。 为寻求真相,李惟楚踏进丞相府,从此与许海晏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许海晏,你要海晏河清,我便许你海晏河清。” “即便是,用我的性命去换。”
  • 异世成双之南北风云异世成双之南北风云宠羊|古言风雪裁衣,掩了面容,遮了视线,尔颜不止一次的想自己当初看上帝炔定是因为那日风雪太大,以致于瞎了眼了,后来,帝炔说看上尔颜了,尔颜想帝炔总算不是个瞎子了,要不然谁能干得出把近在咫尺的美人忽略个彻底这种事来?
  • 妃你不可之嫡女有毒妃你不可之嫡女有毒盼希|古言帝都才女沐长歌为渣男倾尽一切,到头来,惨死无人知。 一朝强势归来。 她成了她。 斗智斗勇,谋爱虐渣,惊才艳艳,锦绣风华。 她执手天下棋局,杀·人咫尺,在帝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 他是天辰国六皇子,面如冠玉,偏·执深情。携一雪·豹,在诡谲的皇朝里,默默守护,只为一人。 …… 他视她如命。他说,长歌,一辈子我不惧黑暗里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我只惧你一人的心思。 …… 她爱他一生。她说,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不必担心! 日日月月,月月年年,春夏秋冬,光明黑暗,我都陪你。 提示:宠·文,男强女强,双.处,一生一世一双人。推荐旧文《山中田园》
  • 点柔唇点柔唇唇角|古言六岁时,她随寡居的娘亲进了连府,从此后便一直生活在继兄花样百出的整蛊和欺压之下。八年后她已经习惯了躲藏与忍让的生活,然而她的继兄却忽然之间改变了对她的态度,开始百般地讨好她想要弥补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他为什么会欺负她?又为什么要讨好她?为什么他总是在她想要原谅他的时候又做出让她讨厌的事情来......--------唇角新书《凤灵》简介:她,本是天地所生的神鸟凤凰,自由自在,为世人称为祥瑞。可是某天,她却被人以大法力拘了魂魄,封于凡人之体。还要背负着可怕的预言,被人怕,被人厌......她,忘记了自已是谁,只是在心底的最深处,还有着对自由的向往......她,得到了爱,可是又很快的失去,却连最后的承诺,都无法完成......可是,她的灵魂还没有灭,一切只是开始而已......
  • 晨之末:雪之初晨之末:雪之初郭将|古言他们的故事,让人想到了这个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纳兰性德-他们的故事,让人想到了这个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这个是为他们所写山长水远嫦娥怨,鸿雁相烦,鸿雁相烦,眉间心上玉簟寒。——《采桑子-春叶》--拼死一斗,只是想要这样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佚名《诗经邶风击鼓》-
  • 两世情缘:时间穿梭两世情缘:时间穿梭夜寒言|古言花羽,21世纪的最新杀手,每当她作案后都会在案发地点放一片类似鸟类羽毛的东西,当她在做一次任务时,看见天空从上往下起一层卷云包住了她,而后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另一个朝代:她穿越了?······而且一道圣旨被迫嫁给一个又傻且腿残的王爷夜寒,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美男,萌宠照样信手拈来。“王爷,王妃看中一只萌宠。”“买。”谁能告诉我,这位腹黑少主是她那痴傻而且腿残的王爷老公?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 山河录:凰舞江山山河录:凰舞江山轩飞河|古言我本不凡,生来尊贵,便可舞动江山! 天上有女嫦娥仙,不抵医女倾城颜,能谋百年前后事,言重如山柳轻言! 千军万马连征战,谈笑帷幄舞江山,坐看天下风云起,执掌天地是红颜!
  • 轻狂将军训冷王轻狂将军训冷王白栢|古言一朝穿越,竟是从天而降的女总裁!刚刚掉下来就救了一位皇帝,什么?皇帝要认她为义女?好啊!有好靠山为什么不要!本来打算安安静静过自己富婆女将军日子的,可是这个男人是哪来的?他怎么认出她是女的?!说好的冷王呢?!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屁眼子!趴在她身上的是哪门子的冷王!“娘子,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某男一脸贱兮兮,“滚!谁是你娘子!谁要和你休息!”某女抓狂。门外站的皇帝一脸满足“嗯,孺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