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1章 太上拜火穴

是夜,杨开心捋着胡须闷闷不乐,肉就放在眼前却碰不得,因为他的对面还有一只猛虎在盯着那块肉。

两只老虎都想要得到那块肉,一个想等七分熟直接吞掉,一个想趁着没熟咬上一口,奈何找不到机会。

“这个孔德顺,盯得也太紧了,我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无论隐身还是潜行都逃不过那对哈喇眼,可恨,若是再次失败必然会让真主失望,到时候日子就不好过了。”

他一边盘算,一边对重锤之王孔德顺骂的狗血淋头,正面刚不过,想要搞搞小动作却又无从下手,令人绝望。

眼看着,孔德顺去而复返,扛着一把深沉木的大椅走进了帐篷,原来他这一趟去了大本营拿了把椅子。

对椅子偏爱的他几乎是无椅不睡,而且他的椅子必须木制且宽敞,能够容他坐且躺,最重要的是结实。

只是他一身功夫全在气力,腿部肌肉只是抖动便可以碎石断玉,实在是让椅子们不堪负重,发出“我不甘,欲逆天”的狂吠之语,而后却分崩离析身死道消。

孔德顺人一回来,便舒服的躺在椅上,眯着眼收集着四方的信息,并关注着宫英的情况,只见宫英假寐,怀中却藏着玉盘,心跳在八十下以上。

此时他必然在盘算如何逃出小魔宗的魔爪,如何得到南宫惊奇的遗泽,如何逃出易河郡的险境。

杨开心不敢丝毫前进之举,只能遥望帐篷,但见管事帐篷人进人出,倒让他多了几分注意。

不多时,一个外出小解的管事被拖进了树林中,一颗黄色的药丸一下摁进嘴中,他不断的挣扎,想要喊破喉咙,可惜嘴被捂住,发不出声,只能呜呜叫唤。

呜呜呜以后,两只黄色的眼睛亮起,嘴中也长出四颗獠牙,上面两颗长且尖锐,十分可怖。

杨开心冷笑一声,绿眼亮起,此乃他的血裔下属,必听他之指挥,收束声波在他耳中密语。

这管事点点头,右手捏紧,便若无其事的走回了营地,向着宫英所在帐篷走去。

孔德顺眼中倒映整个营地画面,并未觉得异常,只是看着刚到手的信封啐道:“嘿嘿,堂堂血钩老人竟然失手,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跑了,还四处抓捕,真是有趣,不过这个小小儒生竟然文武兼备,倒是天才,若能抓来,扒皮抽筋,做成木偶收藏倒也不错。”

没想到堂堂小魔宗二长老竟然是个收集癖,不仅喜欢收集木椅,还喜欢收集木偶,只不过他的手法太过暴虐,让人唾弃。

取人皮而制,实在可怖,此乃伦理之背,纲常之外,千万人所惊恐也。

“嘭!”

就在此时,宫英的帐篷却传来一声爆喝,他猛地惊醒,抬眼看去。

只见宫英被一人掐住脖颈,满脸通红说不出话,任他多大力气竟也挣脱不开,那人仿佛不怕疼痛,不惧损伤,只想咬他一口。

孔德顺刚想捏锤而上,却猛地眼睛一转,手掌一抬,只见无数气流化作细针直插那人背上,刺穿了琵琶骨,打断了周身经脉。

“喝!”

宫英怒喝一声,一身巨力澎湃,终于将那人摆脱,他护住胸前,只见那人眼中发黄,如同吃了春药,青筋爆出,全是欲望之色,令人胆寒。

“兄弟,你……”

他话还没说完,那僵尸竟然手足弯曲跌倒在地,站不起来,想要往这里爬,却只有肩头能够耸动,但他依旧不放弃,一点一点的靠近。

这把宫英吓得退到墙根,本来就心思浮动,疑神疑鬼,大晚上又来了个吃了春药的管事,想要对他用强……实在让他心如大兔子乱撞,不安分。

“难道我被人发现了。”想着,面上流出冷汗,只是又等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抓他,又放下心来,或许只是偶然。

孔德顺坐在椅子上一脸铁青,右手成爪虚抓空气,实则以大力锁僵尸百脉,又以大力断其周身神经。

他还等着得到南宫惊奇的遗泽呢,怎么会让人破坏了好事,此事必为那个中年人所为,只是他自知不敌,不敢出面,只能耍些小手段,不值一提。

等到找到南宫惊奇遗宝,凭他飞羽之恶境的实力,足可以镇压一切,掌控大局。

杨开心一脸不甘,黯然退场,但却也无沮丧,因为真主在这,一切必然迎刃而解。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孔德顺自诩为黄雀,以为已经捏住宫英和他命门,却不知道身后还有一张血盆大口,四颗獠牙。

黄雀之后,亦有雄鹰!

天微微亮,宫英将那黄眼管事给绑了起来,并盖在被子里,使其假装自己尚在帐篷休息。

而他已经借助管事权限溜到树林之中,并自作聪明的在无妄城转了几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以后,直奔无妄山。

无妄山脉奇异,中有一口死火山,高有千米,耸入云端,其余山峰稍矮,如侍卫围在四周,其中丛林密布,野兽众多,山民亦不敢轻涉。

宫英先爬上了一座小山,在山侧的一处院子中磕了几个头才离开,中间还念叨着“大爷保佑”之类的话。

原来这里便是南宫惊奇隐居的地方,似有山脉走势而成隐阵,一般人还找不到这里,只是非常简陋,甚至仓促,可知南宫惊奇确实身负重伤,连阵法都来不及布置。

宫英磕完头便没了负担,一路狂奔,直接到了无妄山顶,那里高而无毛,但也不见雪迹,想来还是千米之高不足以成雪。

只是雪虽不成,寒风猎猎,如秋日之刀,割人心肺,断人鼻息,好一个狂风杀道,此阵一出,凡人莫进。

只见宫英取出绳索,绑在一处岩石,便顺着火山口往下爬,这火山口不同寻常,深如幽冥,且似有火光,只怕深处犹有熔岩酝酿,只是引而不发,如同猛虎蛰伏。

下行三百米左右,有石阶盘旋而下,直至洞底。

石阶不像是人凿刻出来的,而像是天然而成,石阶湿滑,稍有不慎,坠落而死。

走了十几分钟,宫英寻到了一处洞口,悄然而入。

不久,杨开心至,寻迹而入。

再不久,孔德顺至,冷笑一声,亦寻迹而入。

后,李青衣覆面而至,左右打量一番,寻迹而入。

这山并不是死火山,而是有人引导或因地形走势之故,将熔岩引流,火力分散,难以成为咆哮之君,怒啸九天之上。

只是熔岩深藏,必不简单,可吞熔岩而不吐,聚火气而不散,必是可怖而奇珍之物,非常之物,必有大凶。

怪不得南宫惊奇会身死道消,只怕他早就蛰伏在此,密谋此处,可惜功力不济,身死道消。

只是不知他为之身死的秘宝,可成就?

他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此,不劳而获为喜,坐拥渔翁之利为大喜。

他欲大喜,则百无禁忌,无不许者。

但愿这个南宫惊奇给他一点惊奇吧……

同类热门
  • 中州烟雨中州烟雨姑苏小爷|武侠贺新帝,思旧朝。二十年也把那兴亡看饱。恋富贵,功名怎相抛?恨世间,不能名利双收好。叹一声罢了。脱却紫蟒袍,幽云连相邀。锄耕林木随野老,青山苍翠,林间晚照。
  • 蜀山之天殇剑主蜀山之天殇剑主殘情|武侠现代宅男失恋后酗酒穿越蜀山剑侠世界的故事。
  • 晚唐三侠晚唐三侠九十九个玉|武侠唐朝末年,政治腐败,宦官专权,灾害连连,民不聊生。于是,各地灾民纷纷起义。曹州冤句人黄巢揭竿而起,建立了大齐政权。关键时刻,义军猛将朱温降唐,黄巢兵败被杀。为给黄王报仇,义军大将袁鸣潜入民间,化身瘦侠无义,与白侠寒心、黑侠绝情一道,除暴安良,替天行道,做出了一番有益于黎民百姓的伟大事业。
  • 瞳颜绝爱瞳颜绝爱孤鹰黑醉|武侠魅瞳,诱惑世间苍生,绝美的容颜期待一场倾城的爱恋。你是我心中的魔,离你越近,我离佛越远。
  • 美人如玉剑如虹美人如玉剑如虹玉血龙尊|武侠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为了那一段纠结错位的情,结义兄弟互相残杀;为了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情,冷血杀手甘愿与全天下为敌;为了那一段此生难舍的情,金枝玉叶不惜变成红粉魔头;究竟是红颜祸水,还是红颜薄命?
  • 笑傲江湖之万里独行笑傲江湖之万里独行我好冷|武侠少年田博广,穿越进江湖,万里独行盗,颠倒乱众生。
  • 武林长生劫武林长生劫吾乃瘦子|武侠一个名为“死神派”的传说门派,一场来自地狱的屠杀,一个黑暗的夜晚,一个名不经传的王家坳,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故事才刚刚开始。
  • 神雕之江湖神雕之江湖亡小路|武侠一个五分自私,三分好人,一分无赖外加内心半分阴暗,半分光明的五不像来到了神雕世界。面对这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他该如何活出自己的一世真实?(这是一本轻松的武侠同人文,没有争霸、没有种马。)
  • 猎人浪游记之格杀令猎人浪游记之格杀令浪之岩武|武侠这是一部逃生小说,发生在一个岛上。故事是讲述一名少年因为一次的街头打架,而莫名变成了朝廷要格杀的目标,后来更成为国家外敌的侵略计划中必定要铲除的人物。他,一名不懂格斗术的少年,如何能打倒武者?如何成为连杀手都闻风丧胆的杀手猎人?
  • 方世玉任侠传方世玉任侠传思和想|武侠所谓任侠,是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是义之所当,千金散尽不后悔,是情之所钟,世俗礼法如粪土,是兴之所至,与君痛饮三百杯。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是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清,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是荆轲,是聂政,是专诸,是李白,是我方世玉!PS:美女和恶霸快闪啊,方世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