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1章 太上拜火穴

是夜,杨开心捋着胡须闷闷不乐,肉就放在眼前却碰不得,因为他的对面还有一只猛虎在盯着那块肉。

两只老虎都想要得到那块肉,一个想等七分熟直接吞掉,一个想趁着没熟咬上一口,奈何找不到机会。

“这个孔德顺,盯得也太紧了,我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无论隐身还是潜行都逃不过那对哈喇眼,可恨,若是再次失败必然会让真主失望,到时候日子就不好过了。”

他一边盘算,一边对重锤之王孔德顺骂的狗血淋头,正面刚不过,想要搞搞小动作却又无从下手,令人绝望。

眼看着,孔德顺去而复返,扛着一把深沉木的大椅走进了帐篷,原来他这一趟去了大本营拿了把椅子。

对椅子偏爱的他几乎是无椅不睡,而且他的椅子必须木制且宽敞,能够容他坐且躺,最重要的是结实。

只是他一身功夫全在气力,腿部肌肉只是抖动便可以碎石断玉,实在是让椅子们不堪负重,发出“我不甘,欲逆天”的狂吠之语,而后却分崩离析身死道消。

孔德顺人一回来,便舒服的躺在椅上,眯着眼收集着四方的信息,并关注着宫英的情况,只见宫英假寐,怀中却藏着玉盘,心跳在八十下以上。

此时他必然在盘算如何逃出小魔宗的魔爪,如何得到南宫惊奇的遗泽,如何逃出易河郡的险境。

杨开心不敢丝毫前进之举,只能遥望帐篷,但见管事帐篷人进人出,倒让他多了几分注意。

不多时,一个外出小解的管事被拖进了树林中,一颗黄色的药丸一下摁进嘴中,他不断的挣扎,想要喊破喉咙,可惜嘴被捂住,发不出声,只能呜呜叫唤。

呜呜呜以后,两只黄色的眼睛亮起,嘴中也长出四颗獠牙,上面两颗长且尖锐,十分可怖。

杨开心冷笑一声,绿眼亮起,此乃他的血裔下属,必听他之指挥,收束声波在他耳中密语。

这管事点点头,右手捏紧,便若无其事的走回了营地,向着宫英所在帐篷走去。

孔德顺眼中倒映整个营地画面,并未觉得异常,只是看着刚到手的信封啐道:“嘿嘿,堂堂血钩老人竟然失手,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跑了,还四处抓捕,真是有趣,不过这个小小儒生竟然文武兼备,倒是天才,若能抓来,扒皮抽筋,做成木偶收藏倒也不错。”

没想到堂堂小魔宗二长老竟然是个收集癖,不仅喜欢收集木椅,还喜欢收集木偶,只不过他的手法太过暴虐,让人唾弃。

取人皮而制,实在可怖,此乃伦理之背,纲常之外,千万人所惊恐也。

“嘭!”

就在此时,宫英的帐篷却传来一声爆喝,他猛地惊醒,抬眼看去。

只见宫英被一人掐住脖颈,满脸通红说不出话,任他多大力气竟也挣脱不开,那人仿佛不怕疼痛,不惧损伤,只想咬他一口。

孔德顺刚想捏锤而上,却猛地眼睛一转,手掌一抬,只见无数气流化作细针直插那人背上,刺穿了琵琶骨,打断了周身经脉。

“喝!”

宫英怒喝一声,一身巨力澎湃,终于将那人摆脱,他护住胸前,只见那人眼中发黄,如同吃了春药,青筋爆出,全是欲望之色,令人胆寒。

“兄弟,你……”

他话还没说完,那僵尸竟然手足弯曲跌倒在地,站不起来,想要往这里爬,却只有肩头能够耸动,但他依旧不放弃,一点一点的靠近。

这把宫英吓得退到墙根,本来就心思浮动,疑神疑鬼,大晚上又来了个吃了春药的管事,想要对他用强……实在让他心如大兔子乱撞,不安分。

“难道我被人发现了。”想着,面上流出冷汗,只是又等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抓他,又放下心来,或许只是偶然。

孔德顺坐在椅子上一脸铁青,右手成爪虚抓空气,实则以大力锁僵尸百脉,又以大力断其周身神经。

他还等着得到南宫惊奇的遗泽呢,怎么会让人破坏了好事,此事必为那个中年人所为,只是他自知不敌,不敢出面,只能耍些小手段,不值一提。

等到找到南宫惊奇遗宝,凭他飞羽之恶境的实力,足可以镇压一切,掌控大局。

杨开心一脸不甘,黯然退场,但却也无沮丧,因为真主在这,一切必然迎刃而解。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孔德顺自诩为黄雀,以为已经捏住宫英和他命门,却不知道身后还有一张血盆大口,四颗獠牙。

黄雀之后,亦有雄鹰!

天微微亮,宫英将那黄眼管事给绑了起来,并盖在被子里,使其假装自己尚在帐篷休息。

而他已经借助管事权限溜到树林之中,并自作聪明的在无妄城转了几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以后,直奔无妄山。

无妄山脉奇异,中有一口死火山,高有千米,耸入云端,其余山峰稍矮,如侍卫围在四周,其中丛林密布,野兽众多,山民亦不敢轻涉。

宫英先爬上了一座小山,在山侧的一处院子中磕了几个头才离开,中间还念叨着“大爷保佑”之类的话。

原来这里便是南宫惊奇隐居的地方,似有山脉走势而成隐阵,一般人还找不到这里,只是非常简陋,甚至仓促,可知南宫惊奇确实身负重伤,连阵法都来不及布置。

宫英磕完头便没了负担,一路狂奔,直接到了无妄山顶,那里高而无毛,但也不见雪迹,想来还是千米之高不足以成雪。

只是雪虽不成,寒风猎猎,如秋日之刀,割人心肺,断人鼻息,好一个狂风杀道,此阵一出,凡人莫进。

只见宫英取出绳索,绑在一处岩石,便顺着火山口往下爬,这火山口不同寻常,深如幽冥,且似有火光,只怕深处犹有熔岩酝酿,只是引而不发,如同猛虎蛰伏。

下行三百米左右,有石阶盘旋而下,直至洞底。

石阶不像是人凿刻出来的,而像是天然而成,石阶湿滑,稍有不慎,坠落而死。

走了十几分钟,宫英寻到了一处洞口,悄然而入。

不久,杨开心至,寻迹而入。

再不久,孔德顺至,冷笑一声,亦寻迹而入。

后,李青衣覆面而至,左右打量一番,寻迹而入。

这山并不是死火山,而是有人引导或因地形走势之故,将熔岩引流,火力分散,难以成为咆哮之君,怒啸九天之上。

只是熔岩深藏,必不简单,可吞熔岩而不吐,聚火气而不散,必是可怖而奇珍之物,非常之物,必有大凶。

怪不得南宫惊奇会身死道消,只怕他早就蛰伏在此,密谋此处,可惜功力不济,身死道消。

只是不知他为之身死的秘宝,可成就?

他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此,不劳而获为喜,坐拥渔翁之利为大喜。

他欲大喜,则百无禁忌,无不许者。

但愿这个南宫惊奇给他一点惊奇吧……

同类热门
  • 琵琶引可归否琵琶引可归否绽妍|武侠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雄鹰乱心曲,终是心意难耐,一朝离别。云泥之别之后再相逢,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我们可还有未来?
  • 翡城迷恋之墨者翡城迷恋之墨者宋斌宏|武侠2700年前,在东方的华夏之地,出现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文化思潮运动——百家争鸣。墨家,作为当时的主流学派之一,为大秦的强盛立下了汗马功劳。天下统一后却惨遭灭门,世人所知的墨家灭亡。表面上,秦始皇借用废止私学消灭墨家,其实是为了墨家百年以来少有人知的秘密,而赴火蹈刃,死不族踵墨者们为了保守这个秘密选择举门死抗到底,经历一夜血战后,仅有一个小孩活了下来,他是墨家唯一的希望,也是天下唯一的希望,更是秦始皇到死都想抓住的人。他叫墨毅,是墨家嫡传,于这乱世中,他将如何主宰自己的命运?他将如何左右天下的命运?他身上隐藏的秘密能够承受这烟雨世界的欺骗吗?
  • 武道逆行武道逆行南山蚂蚁|武侠犯二自恋的少年凭着很怕死的精神,在乱世的洪流中力争上游。梦想着妻妾成群,却不料遭遇到暴力师姐、爱财小妹等“极品”美女,受尽欺凌虐待。梦想着成为武林高手,却不料被扯进江湖纷争,沦为正魔两道的棋子,丧失自由和生死的选择权利。他到底能否揭开一个个扑朔迷离的谜团,摆脱强加于自身的命运,实现遥不可及的梦想。武侠世界、悱恻爱情和历史背景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描绘了一幅主角和众多有识之士出于对苍生的同情,为太平盛世而奋斗的感人画卷。
  • 他穿越成侠他穿越成侠林敬庸|武侠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初三少年无意中穿越回到大理国时期,身不由己卷入尔虞我诈的争斗,凭借现代人的识见,非但度过种种劫难,而且在云诡波橘的历史洪流中留下了自己的足迹。想改变什么?能改变什么?且看陆卿的传奇演绎!
  • 四大世家之风云再起四大世家之风云再起无与伦比A|武侠平静多年的江湖,自武林盟主换届选举起,奇怪的事情不断发生,四大世家也因此被卷入其中,导致江湖风风云再起,作为主角的张世帆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呢?
  • 卦离爻卦离爻李恋白|武侠“你信命么?”“万般皆是命。”我记得,曾经有人对我说过。“你的命,很不好。”
  • 华阳往事华阳往事鲶鱼有梦|武侠傥骆古道,汉江河畔,秦岭深处华阳镇上石头村正在举行女娲祭,男女老少,其乐融融。这世外桃源般的村子,却也卷入了江湖纷争……
  • 无双英雄录无双英雄录i残花|武侠南宋中叶,局势纷乱,文、杨两家惨遭灭门,其后人各散南北。文家后人文仲为人正直坚毅,自小得真阳道人传授武艺,更先后习得少林绝学“如来神掌”。结识了冰灵聪颖的叶茜,二人展开了一段生死相许的爱情。另方面,杨家后人杨轩为金人完颜江昭收养,贵为太子。杨轩及后与文仲相认,更查出正是金人既两个老怪人为他俩的杀父仇人,杨轩迷途知返,以壮士断腕之决心同文仲亦是成了结义兄弟,亦是俘获了如天仙一般的柳如絮,后文,杨二人分走东西寻仇,大仇得报之后,蒙古大举进军中原,身为宋人的杨轩便同从小生长在蒙古的文仲成了沙场敌手,一场掺杂着家国情怀的武林浩劫即将爆发! 要问什么是武林?想想,武林应该便是身不由己吧!
  • 我有神拳镇山河我有神拳镇山河百里刀|武侠拳镇山河伏四海,脚踏日月定乾坤。 生死拳台见生死,武道路上争豪杰。 一个庞大的势力浮出水面,只为惊天之秘。 凌锋,行走在死亡边缘的武者,在死亡面前淬炼。 揭秘过往,登顶武道之巅。
  • 剑映神川剑映神川月下骕骦|武侠南唐将领皇甫继勋之子皇甫承贞国破之后流落四川青城县,后化名李顺起义,兵败后与子(灵玉)失散,后出家为道。本书主要讲述灵玉闯荡江湖、寻根溯源、冲破层层感情纠葛,并最终成长为一代大侠的曲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