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0章 南宫惊奇的遗泽

唤魔台水底,宫英终于打通了一条通向里面的通道,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唤魔台比想象的还要可怕。

每一块方石上都有特殊的花纹,花纹一块块的按照特定的位置摆放,花纹连接在一起形成一副诡异的图像,只是通道只能看到一部分,并不完整。

当他深入之后才发现一个令人吃惊的现象,其中的尸体都是按照特定的方位摆放,尸体全部赤裸,被抹着朱砂鬼画符,如同一张张人形大图。

如果按照洞穴大小来推算一共有多少具尸体,应该是八十一具,这里只有四具,最左侧的是他的兄长。

宫雄死状凄惨,双目不曾合上,面目也十分扭曲,不是溺水死,反而像是被人震断心脉,不治而亡。

他的兄长,是被小魔宗的人害死的,而不是掉下去淹死而后被底座压实。

而且这里面隐隐有机关之相,应该是布置有阵法,他必须快速找到地图,而后离开这里,并将所有的方石按照特定的位置放回去,在用特定机关卡住。

他看着兄长赤裸的尸体,先是含泪给他磕了个头,才用匕首割开了兄长的胸膛,那里面有一块特殊的玉盘。

那玉盘是南宫惊奇利用特殊的手法放进去的,各有一半,玉盘中藏着南宫惊奇墓葬的秘密,事关一件极大的事情。

南宫惊奇也是因之而死!

之所以将玉盘藏在他们身体里,是因为这种玉乃是深海魔鲸的血液所凝,以特殊配方制成玉佩,并不会对人体造成不适。

原想将自己的秘密带到几百年后,有人掘开宫英或者宫雄的墓室,发现了壁画和那半块玉盘,而后经历艰难险阻来到自己的墓穴,得到他最后的馈赠。

谁曾想他给两人移植玉盘的事被宫英偶然得知,在南宫惊奇死后他就按捺不住,想要和兄长联手获得南宫惊奇最后的秘宝。

挖出玉盘之后,又从怀中取出另外一半,这一块早就被他挖出来了,两块玉盘一合,交错成一块圆形的玉石钥匙。

“果然如此,无妄山墓穴的钥匙,大爷啊大爷,这么好的宝贝直接留给您的侄子不就好了,偏偏您要将他留给几百年后的陌生人。”

“要怪就怪你没把秘密捂好,被我发现了,可惜哥哥死了,您的宝藏只有我一个人去挖掘了……该死的小魔宗,等我武道大成,定要将小魔宗从上到下,斩草除根,一个不留,以慰籍哥哥在天之灵。”

他收好玉盘,将一切放回原位,就撤离出来,回到了帐篷,在黑暗的帐篷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明日便找个人假扮自己,自己偷偷溜走,取到宝贝以后带着父母远离易河郡,等到自己得到血刀宗所有遗泽,再衣锦还乡。

在他发现不了的地方,重锤之王孔德顺看着他的身形露出冷笑:“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南宫惊奇的遗泽,真是让人心动,或许我突破五气朝元的机缘也在其中呢,再等等,等着这小子找到墓穴我再出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宽阔浑实是身体随着他得意的低笑不断颤抖,身下的椅子吱嘎吱嘎的响个不停。

直到某一刻,一个椅腿断裂,椅子猛地崩塌,他猛的站起身来,面色冷峻:“谁他妈做的椅子这么不结实,给我把工匠找来。”

小魔宗弟子不敢怠慢,咽了口水连忙叫来了工匠,这工匠一进来心就凉了半截,孔德顺大魔王的恶名他听过不止一次。

这人真的是一个不爽就杀人,一锤下去人就成了肉泥,连手脚都分辨不出来。

他给孔德顺制作椅子的时候已经用尽全力,每根椅腿中都有一根小臂粗的铁棍,每一根椅腿都有大腿粗,并且为了防止断折制成了莲花状,椅腿的受力面积和半个椅子一样大。

椅身也是双层木夹特制金属,坚硬度堪称天下至极,没想到还是禁不住孔德顺一屁股。

对椅子有特殊爱好的孔德顺,因为不满意已经杀了几十个工匠了,今天轮到他了。

“大王饶命!”工匠直接吓尿了,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远处,杨开心和李青衣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真主,要不要救人?”

“救不了,这易河郡我们一个人也救不了,小魔宗的手太大了,遮住了天,盖过了地,救他我们就会暴露,失去了主动权。”李青衣缓缓道。

帐篷里,重锤落下,那人直接散成碎泥,孔德顺肥腻的身子一抖,不开心的离开了帐篷。

“把帐篷给我收拾收拾,顺便给我打一把好一点的椅子,下一次再碎,你小心你的脑袋。”

那弟子一头冷汗,害怕的颤抖:“是……是……二长老。”

话毕,孔德顺扛着重锤便离开了,出去散散心。

李青衣对着杨开心勾了勾手指,在他耳边道:“帮我看住人,趁着孔德顺不在,我去看看唤魔台!”

身形如鬼魅,直接跳入易河之中,摸着刚刚封住的通道,看着那血色的花纹,身体的血液有些沸腾。

“似乎是很精密的阵法,可惜我对这方面没研究,要是吴幽幽在这里就好了,她是阵法大师。”他眼中信息流涌动,按照既定顺序开辟了通道,眼中射出青色的光束,如同给墙体做核磁一样,窥探到整个唤魔台的内部构造。

“血纹如罩,似乎真的能够聚拢游离在天地间的能量,若是站在阵眼修行必然事半功倍。”

他又向前走,内部有一个球形空洞,似乎有无数道符箓贴在空洞墙壁上,挡住了他的窥探。

而脚下是八十一具尸体,朱砂字,八十一个“镇”字符箓,似乎大阵还有镇压削弱人实力的作用。

那符箓是道士手段,他听说过的只有紫薇道和合天道,以驱僵辟邪为手段,让他不太喜欢。

“此阵若成,必然会让乱天大会失去几分兴致,只是我若是破坏了唤魔台,必然会被古应天发觉。”心中思索,必须要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看着宫雄的尸体露出冷笑,双眼刹那猩红,獠牙露出,僵祖之躯,出!

“我咬活人无数,死人却是还没体验过,活僵乱世,死僵也出来发挥一下价值吧。”

一口,咬在了宫雄的脖子上,两个血眼,所有死去的细胞开始沸腾,像是注入了新的活力,蠕动,分裂。

猛地,宫雄睁开了眼睛,眼中射出幽暗的绿光,嘴中生出利刃尖牙,血腥味弥漫通道,青色的尸体浮现出无数的青色血管,长出一层白色的浅毛。

“吼!”

同类热门
  • 谋权刑谋权刑小肚儿|武侠他并无传奇的身世也无过人的天赋,只是为了生存,他吃尽世间冷暖,从而逐渐成熟稳重。我所讲的故事正是每个男孩所必须要经历的,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成熟可靠的。没有错,哪来对。处女作,如有不好,切勿喷,由衷谢谢。
  • 武侠大豪雄武侠大豪雄九流法师|武侠【热血武侠】十方无影像,六道绝行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两世为人,一根紫星棒,一盏聚势灯。平凡少年张百忍,一步一个脚印走向巅峰。人心难测,风波云翳。再回首,他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棋局。张百忍道:“天地奇大,吾身渺小。若要以我为棋子,我定要斩掉那控棋手,灭掉那幕后身!”
  • 异能剑客异能剑客孤傲的胖子|武侠他,曾为了她浪迹天涯;她,曾经让他有一个家。可是,爱总似天边的晚霞,绚丽却短暂‘紧接着就是长夜漫漫。他轻抚着他的宝剑,滚滚热泪似刀,在剑柄上刻下四个字:"我爱你"
  • 青城诀之潜龙出渊青城诀之潜龙出渊鲁南潜龙出渊|武侠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少年,和师傅师妹外出串门,遭到陷害,师傅失踪,师妹抛弃,身遭非人折磨几乎成为废人,牢狱内偶然结识了隐世高手李典,并成为好友。因为得到了李典交付的盖世武功秘籍,成为了江湖各路人马追杀的目标,从此踏上了复仇的腥风血雨之路,善良的山村少年如何一往无前,寻回心爱之人,如何应对贪婪奸诈的敌人追杀?走出属于自己的巅峰之路。。。。。
  • 剑锋刀利叹奈何剑锋刀利叹奈何我是小闹|武侠万年古玉,封印了无数的秘密。 世家弟子,经历千年飘游,苏醒于异域空间。 为报灭门之恨,不辞万险,解封古玉。 不料,复仇路上,一步一陷阱,一处一阴谋,无数丑恶与阴险应接不暇。 随着古玉逐渐解封,越来越多的惊天秘密一一浮现。而更大的阴谋,还在前方。。。。。。
  • 豪情问剑豪情问剑油菜花与少年|武侠在十年一次的无极剑道上,林玄靠着使用诡计,凭借着一招的优势,打败了大剑豪叶云,拿下第二十一届“第一剑圣”的宝座的同时,也赢下了叶云手上的天罡玄牙。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叶云内伤发作,最终没能安然的走下剑冢峰,吐血而亡。天罡玄牙乃江湖相传的五大利剑神兵之一,拥有着超乎想象的惊人力量。甚至有谣言传说,天罡玄牙上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宝藏,得者可拥天下。以至于引开不少天下豪门英雄的觊觎之心。自天罡玄牙落在林玄的手中之后,各个江湖豪门实力受到制衡,致使纷争锐减,原本血腥与残暴的武林呈现出少有的祥和之景。可就在十五年后,叶云之子叶顾明怀揣着杀父之仇的出现,注定将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 龙战仙域龙战仙域传者|武侠当他把长剑刺入心脏时,他以为他解脱了,可老天却让他带着痛苦的记忆,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本应是绝世天才,却因为一个阴谋,一出生就成了先天绝脉 踏上修武一途,面对种种的失意,他没有自暴自弃,没有自怨自艾,只有一句:“若生我命不由我,踏遍青天不见仙。” 他是龙初心,更是赵、天、龙!
  • 明皇风云明皇风云潇湘烨羽|武侠穷凶极恶、骄奢淫逸者可以为皇,文武双全、胸怀天下者亦可为皇。皇!大明初安,明君终将老去,天下究竟需要怎样的皇者呢?
  • 南下九万里南下九万里铁马秋风大|武侠拂袖扬鞭荡轻尘,苦也乐兮我向南去九万里。
  • 楚之漠楚之漠宫笔|武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楚漠说:如果有来世,我要生在平常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