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8章 精神之战

李青衣见危机逼近,竟然不闪不避,张口吐出一个字来:“移!”

只听“移”字一出,那血色镰钩便改变了轨迹,向着他的一旁砸去,砸出一个丈宽的大坑。

“咻!”

随着镰钩收回,一头斑斓大虎缓缓走来,而那虎身之上盘坐着一个瘦削的老人,眼眶深陷,满脸皱纹,眼睛里神光湛湛,冷光逼人。

“血钩老人杨令发!”李青衣眯着眼睛。

杨令发盘坐在那头三米多高的异种老虎身上,俯视着眼前的所有人,除了李青衣外,皆跪在地上瑟瑟抖动。

那头老虎不知吃了多少人了,那方镰钩不知勾走了多少性命。

人比猪狗贱,命比纸张薄!

“你是个读书人?司马靖如一死,读书人必将分崩离析,成为乌合之众,你怎么敢来这里找死?”杨令发眯着眼睛好奇道。

还有读书人敢来易河郡?不知道司马靖如和魔教有仇吗?不知道读书人和魔教势不两立吗?以为自己会给司马靖如面子?呵呵。

“既然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读书人,我就擒了你,封了你的精神,让你余生在这山中度日,以泄我心头之愤!”

他从容开口,将枯手指天,而后一压,猛地李青衣头顶便出现了一个擎天巨柱,砸向他的头顶。

那擎天之柱惶惶如山,如千年老树自天断折而下,要将李青衣压在其中。

李青衣面色沉重,这一招甚至有几分五气朝元的威势,这个血钩老人不愧是小魔宗二号人物,实力不容小觑。

深吸一口气,喝道:“金猴奋起千钧棒,王宇澄清万里埃。”

太祖之诗,气势磅礴,胸怀万里,但见李青衣身后凝成虚幻的齐天大圣虚影。

他头戴紫金冠,身穿锁子甲,脚踩步云履,手握千钧棒,仰天一吼,大棒一挥,满天风云为之起舞,一道无匹的金棒同那一指相撞。

瞬间,有天塌地陷之感,其他人吓得赶紧躲到坑洞里,外面狂风如剑,碎石如雨,嗡鸣如虎。

那体型庞大的巨虎都是忍受不住想要往山下跑。

李青衣终究实力不足,被那一指余力打进了山里,整个山壁被他撞出一个人形大坑。

杨令发拖着镰钩,坐在虎身之上,一拍脑袋:“哎呦,忘了是个读书人,身体就像纸一样脆弱,这下死的不能再死了,有点可惜,还得招人啊,又死了不少牛马猪羊。”

他漠视的看着瑟瑟发抖的普通人,就像看着自家的畜牲一样,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拍了拍虎脑袋,道:“你这个蠢虎,走了,要不是为了古应天的大计,这个小子我还能玩两天。”

“吼!”

老虎却是脚步不动,盯着那个人形坑洞不断的吼叫,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威胁到了它。

杨令发眉头一皱,老脸绷了起来,眼中精光一闪,道:“呵呵,还是个命硬的小子,有点意思。”

“咳咳,果然用浩然正气还是有点勉强啊,我最强的,还是我这坚不可摧的躯体,还有天下无双的力量。”

李青衣踏步而出,身上的瀚海青龙宝衣并无残破,甚至毫无灰尘,只是束天冠被他取了下来,一头黑发披在肩上,显得邪意。

缓缓的,他握起了拳头,红了眼睛。

“什么鬼?”老头显然还有些不明白状况,就见李青衣消失在面前。

下一刻,李青衣猛地出现在他的头顶,一拳,砸下!

嘭!

他来不及反应,只能以拳头相抗,空气被压缩到一点,发出极致的尖叫与痛苦的呻吟。

而后,李青衣爆喝一声,整个右臂隆起,再次一拳!

火力全开,十倍增幅!

“轰!”

杨令发猛地下沉三米,只见那异种老虎生生被巨力压断了脊椎,压塌了身体,从中间折成两段,血肉模糊的贴在石壁上。

只有虎头圆滚滚的向着山下滚去,把附近的百姓吓得瑟瑟抖动,那头和他们身体差不多大,曾经吃了不知道多少人。

难以想象,只是一拳的余波,就让这一头丛林之王身残骨碎,不甘而死!

李青衣落地,而杨令发有些狼狈的坐在虎皮之上,周身尽是老虎的血肉骨头。

“你,找死!”

杨令发怒发冲冠,老脸被黑色的魔气冲的抖动起来,膨胀起来,几乎造成返老还童的效果。

随着他的站起,整个身体都膨胀起来,眼看就变成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手握镰钩,血色与黑气弥漫。

这个老头,暴怒了,要用全力了!

“想杀我,来追我吧!”

李青衣纵使有僵祖之躯,十倍之力,也不敢和飞羽之巅的人物生死搏杀。

他轻轻一跃,精神力扭曲光线,便以小神通“隐身”消失在这里。

杨令发看他消失,愤怒的像是个老虎,他巡视四方,以精神探测八方,以眼睛探查微观世界变动。

“小子,在这儿!”冷笑一声,杨令发大手向着一个空旷之处捏去。

李青衣在那显出真身,这精神力就像探测仪,对神玉八蜕以上的人来说毫无作用。

便张口一吐:“万针齐发!”

无数道银针在虚空抖动成型,却被那一掌直接拍碎,巨掌余势不减,再次杀来。

“钟!”

金色大钟成型,又被一掌拍碎。

“山!”

巨山垂落,掌碎山河!

“妈的,有完没完!”李青衣终于耗尽了耐心,这个文道手段实在让人不爽,试了这么多次,没一次给他争气!

“十绝寂灭!”

青铜剑嗡的出鞘,落在掌中,向前一刺。

只如黑暗中乍破的一点光明,刺破了黑暗,划开了幕布,普照光明。

十绝寂灭,灭天地万物,灭精神虚空,凡所种种,无所不灭,绝杀绝灭,极道极杀!

“呼!”杨令发收回手掌,见掌心有一道血痕,心下恼怒更重,几十年来,他从未如此丢人过,这个面子,不能丢了。

“镰钩分魔狱,以此断阴阳!”

“死!”

血钩老人终于拿出武器,终于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这一招,必要将李青衣的脑袋勾下来,做夜壶!

一道猩红的轨迹划破了空间,在无人可见的角落杀向李青衣的脖颈。

“这么大年纪了,心里没点数吗?”李青衣冷笑一声。

同类热门
  • 武魔情渊武魔情渊千殇天涯|武侠人魔的结晶,暗影的力量。世界将臣服在黑暗之中,魔亦有情,唯有真情,改变世界。为入巅峰,牺牲一切,为魔重生。
  • 江湖春秋之百界鏖战江湖春秋之百界鏖战凉蟾|武侠神州江湖客,百界起风波。刀上春秋影,剑下岁月歌。自古轻生死,情义勿消磨。谁人为仙圣,一念化天魔。本书是以故事的展开而出现的人物,文中情节很新颖,布局也很大,而且文中之人都有很高的逼格。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武林回忆录武林回忆录公子桓|武侠传奇的身世导致不平凡的一生,一把绝世宝剑和一只神奇的猴子把他从一个平凡少年变成一代大侠,这其中经历了怎样的转变?江湖恩怨,英雄侠义尽在武林回忆录.
  • 雪花吹剑录雪花吹剑录独孤遗世|武侠玉生烟莞尔一笑,道:“我到过许多地方,喝过许多不同的酒,见过许多不同的人,却都比不上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情形,青衣白衫,手举长剑,迎风而立,神采飞扬的少年。”萧风道:“因为当时你目光流转,顾盼神飞,气势如虹,只可惜自己不是盖世大英雄。”峨眉山,舍身崖,莫愁湖畔,独孤子之徒玉生烟,她跨过山河岁月,看过泰山的云,喝过苗疆的烈酒,游遍塞北江南,看尽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历世渡劫,最后方有所悟,真正的“侠”,不是武功高强,天下无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非成败转头空,人死留名,豹死留皮,名利功过,古往今来少有人勘破,还须退步抽身早。莫不如“一壶浊酒喜相逢”,青梅煮酒,围炉把盏,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
  • 武林第一春武林第一春杜七木|武侠重生于一个武侠时代,一个辉煌而荡气回肠的热血故事。有让人欲罢不能的江湖儿女情,也有肝胆相照的侠义男儿情。行走在江湖,悟自己的“道”,走自己的“道”,侠骨柔情,儿女情长……求收藏,求推荐
  • 剑侠铁卷剑侠铁卷折客之星|武侠一名杀手,救婴叛主,踏上凶险之途。一名少女,为师报仇,遭遇重重追杀。他与她...正与邪...爱与恨...只在一念之间...————故事情节起伏跌荡,严谨丝丝入扣。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求推荐,求收藏,求支持。
  • 离歌落九幽之雪丹篇离歌落九幽之雪丹篇齐殿夜神月|武侠人情冷暖,笙箫断,离人面,了无憾,情难独断,夜尽长安。一琴一剑走天下,江湖恩怨,爱恨情仇,皆由我笑看。一壶酒一叶舟,醉卧长歌叹离愁,一步回首,再步心悠,千步万步难见回眸,画畔西楼,只记彼年豆蔻。
  • 其实谁都不曾经历其实谁都不曾经历梁晨媚景|武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相信很多大小男生们都有一个自己的武侠梦,或悲忿,或洒脱,或动情,或遗憾,或跌宕起伏,或令人回味,当看尽人世间沧桑,回头望望,一切又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其实谁都不曾经历,发心虽易,守心却难,做一个守心者,莫忘初心,希望每个人都能从这本书中找到一个自己的影子“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大明豪侠传之阴阳石大明豪侠传之阴阳石无伤孤城|武侠大明洪武年间,新朝初立,江湖帮派林立。为稳固朝政,朱元璋不得不继续依仗昔日江湖旧部,成立“疾风堂”四处追查反贼。然而疾风堂专横跋扈,拥兵自重。于是当朝宰相李善长为首策划了一场风云变幻,腥风血雨的讨贼攻防战。然而疾风堂根基深厚,江湖地位稳固,朝廷虽可以派兵围剿,但无奈又必须依仗疾风堂铲除贼寇。加之疾风堂坐拥江湖传闻中能够逆转阴阳,操弄生死的神器:“阴阳石”。由此,一场尔虞我诈的阴阳石争夺战大幕将启。
  • 霹雳之盗君霹雳之盗君棒棒儿|武侠一处错落的时空..一名宅男的江湖路...宅男步流云穿越霹雳世界打怪升级爆BOSS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