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9章 窘迫至极

不知不觉殷久又睡过去了,醒来之时,天色已经昏暗。

咕咕——小小的腹鸣声在窄小的马车之中如同响雷,殷久白皙的脸上飞来一抹红粉,之前被含卿她们照顾得太好,在流浪之时心似死灰,也从未感到如此窘迫过。

偏偏她的窘迫毫无遗漏的落入最不该见到的那人之眼。

“小久儿可是饿了?”嵇咎微眯着星眸,慵懒优雅,仿佛身处锦绣宫殿,而不是在这简陋的马车之中。

殷久突然有一瞬的恍惚,面前的嵇咎,熟悉之中带着陌生。作为暮骨老人的他,更多的是无情狠毒,像是一匹孤狼一般。现在的他,就算穿着粗布麻衫,也自有一股贵公子的气度。

不得不感叹一句,时间真的是很最难以琢磨的东西,它能将人们逐渐变得面目全非。

“到覃则镇就可以吃东西了,要不要先吃一点点心?”嵇咎说道,拿着一块点心递到殷久嘴边。

殷久下意识的抬手,打掉了那块点心,雪白的点心掉在了嵇咎的衣袍上,散落点点渣滓。发现自己能动了,殷久第一时间远离嵇咎,坐到了马车的另一个角落。

被这样对待的嵇咎也不恼,弹了弹衣袍上的碎屑,仿佛殷久只是调皮而已。

殷久虽然能动弹了,可内腑依然空空如也,只得熄了逃走的心思。在嵇咎手里,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还是蛰伏下来为妙。

她也不是沉不住心思的人,否则嵇咎当年又怎会栽在她的手里?

脑中飞快的思考着逃脱的办法,方才嵇咎说快到覃则镇了,这个小镇可谓是前往云州的必经之地,地处帝都和云州的中间地段。

这么说来,她至少昏睡了三日。

嵇咎到底用了什么药物,就算以她的体质也扛不住!殷久暗骂一声,心中好奇极了,可是不用开口问也知道嵇咎是不可能告诉她的,干脆不去自讨没趣。

说起来,要经过云州的话……殷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云州可谓是他们的老巢,不过嵇咎再怎么也离开了五年,对云州的了解不及她,到时候她总有机会逃脱。

马车敢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了城镇之中,嵇咎让车夫在一处不起眼的客栈前停下,有小二热情的迎了上来。

“客官几位?是打尖还是住店?”

“一间天字房,一间地字房,马儿好好喂一下,再给我们上一桌好菜。”车夫说道,殷久这才看见车夫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脚步轻盈,武功应该不低,想来是嵇咎的手下。

“好嘞!公子夫人里面请~”

躲开了嵇咎的相扶,殷久自己跳下了马车,听见小二的称呼眉头一皱,夫人?又想起了那天字房只要了一间,嵇咎会吝啬到让自己住地字房?

殷久倒是十分的乐意,只是怎么看嵇咎也不会做这样的决定。“多要一间房。”她对嵇咎说。

“不可。”毫不犹豫拒绝了殷久,不过嵇咎的心情因为小二的称呼变得很好,夫人?他喜欢这个称呼,当年就应该直接让她跟着他姓嵇,让她知道她是谁的!

“我的小久儿这么狡猾,可不能给你就机会让你跑了。”亲昵的在殷久耳边低语,两人的模样让大堂中的客人善意的笑了,这对小夫妻感情还真是好,让人羡慕。

两人的容貌都做了掩饰,否则恐怕引来的注意就不是这么一星半点了。

受制于人,殷久的心情自然不好,勉强用了些饭食,准备起身去休息了。没想到身子才刚离开长椅,就被嵇咎给按了下来,他道,“小久儿怎么不等我?这饭菜不和胃口?”

“我饱了。”

“可我还没有。”嵇咎的目光流连在殷久的脸上,语义不明。

话语中的暧昧之意,殷久如何感受不到?她摸不清嵇咎葫芦里到底是卖得什么药,只能沉默以对。

或许是嵇咎真的提防殷久离开,出了如厕,不许殷久离开他的视线,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嵇咎再了解不过,如果不看紧一点,说不准还真给她找到机会跑了。

殷久自然也不妄动,他们师徒二人可都相互防备着呢,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是不会离开的。

只是……她望着面前的床榻犯了难。

天字房再怎么精巧也只有一张床,让她和嵇咎同睡,她是决计不肯的,那还不如不睡了,偏偏她的内力又被封住了,就连打坐运功也不行,这漫漫长夜,可还真是有点难熬。

嵇咎倚在床头,神色慵懒,望着殷久的眼眸中华光璀璨,诱人极了。“怎么,小久儿今夜不睡?”

回想上一次他们二人同出一间房的时候,殷久还只是一个小小女童,几年未见,她已经长成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就如一朵绝世仙葩开得正盛,等人采撷。

他的喉咙不由有些发紧。

“不困。”殷久干脆坐在了桌边,开始出神。嵇咎也不逼她,从袖中取出了一本书册翻阅起来。殷久看了看那书,眼中有些动摇,踌躇几次,最后还是放弃了开口讨要的念头。

噼啪——

油灯轻轻爆了一个小小的火花,嵇咎这才放下了手中的话本子,抬头一看,差一点笑了出声。

只见殷久整个人都快趴在桌上,手撑着雪腮,头一点一点的,真怕她一下子就磕到桌上。手指一弹,一小股粉末便洒向了殷久,片刻之后,殷久的头直接就磕在了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醒来。

嵇咎满意了,将她轻柔的抱起,放在了床榻之上,自己也和衣躺在她的身边。挥袖,一道劲风将桌上的油灯灭了。

二人的呼吸错落响起,月光洒下一室静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腹黑小妹:逆袭大作战腹黑小妹:逆袭大作战苏绫璃|古言因为一次车祸,颜鸢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灵魂附在了一个落魄的千金大小姐身上,为了实现身体的原主的遗愿,开始了漫漫的复仇之路......【宠/甜/虐/作者新人求支持~】
  • 重生毒女:废材,撩一下重生毒女:废材,撩一下白浮夕|古言她用手大力揽过,小巧的嘴唇突袭而来,让人防不胜防。他瞪大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手脚不知所措。一道清香飘过,仿佛化作千根香丝徘徊在两人之间。 他伴着清香闭上眼睛,跟随着她所走到路全都再游走一遍。就在他要退出时,可她却紧紧抓着不放。最后一下的蜻蜓点水,性感的嘴唇上的疼痛感慢慢浮了上来。鲜红的液体争先恐后往外冒,玉笙用手点了下自己嘴唇上粘上的血迹,放在他的嘴唇上,“就算从敌人化成战友,别忘了。曾经是敌人,将来也是,永远不要轻敌。”过了一息,她又笑逐言开,脸上仿佛仙女勾勒出来一朵鲜花,随即展开,“谢谢你的蝎子,我会好好养着。还有,吻不怎么样,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找我练练。”
  • 天照传奇天照传奇锐子的弓|古言京中传言,左相千金,貌丑无盐,六艺不通,故深居简出,绝迹京城名门世家社交圈。更引得年轻的将军不惜触犯天颜,也要违旨抗婚,一时引为京中笑谈。 但古人云:传言不可轻信,且看那弱质女子,如何纤手拨云,在这波诡云谲的朝局中,为家族谋得出路……
  • 东方玉佳人东方玉佳人东方颜如玉|古言他叫小拾儿,十三岁时失去义父之后便被师傅带到了蜀山,与此同时,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东方景煜,师傅告诉他这名字是为了纪念义父的,可后来他才渐渐明白这名字真正的含义。他本是一个普通人,可他却又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他,可他却又不是他,当一切真相揭开的时候,他又将怎样去面对自己,去面对所有爱他以及他爱的人。权利、道义、爱情,当这三样东西同时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该如何选择,一边是天下苍生,一边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一边是至死不渝的爱情,当这些东西都摆在他面前,而他又只能选择一样的时候,他又该如何抉择……
  • 惊,变惊,变丹阳木|古言当重生遇重生,敌明我暗没意思。索性敞开天窗,执子围杀落子将军。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不懂?没关系,点击阅读便懂了。
  • 伏璧良人伏璧良人用心才冷|古言一种真实存在过的古老刑罚,代表着对女人最无情的惩罚,承受这种刑罚的女人,在经历尊严尽失的羞辱以及失生不如死的惨烈折磨之后,才能得以咽下最后一口气。那种来自地狱的刑罚让她一介村姑疯狂逃命,机缘巧合遇上一个癫狂痴傻的疯子,却自此闯进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天子贵胄,君子小人,江湖市井,后宫朝堂,各种不凡的人事接踵而来,在陌生的环境中几生几死,只有一往无前的走下去,才能最终得到命运的眷顾。
  • 红颜皇储红颜皇储禅喵|古言只因知道了一个秘密,十岁的孩子放弃了一切,闯荡江湖。多年后,少女灵耶发誓要名留青史,江湖快意,英雄豪杰莫不臣服。
  • 弃妃的逆袭之路弃妃的逆袭之路歇着狐狸去遛狗|古言她爸真人表演了男男之间的真人秀,穿越后白白嫩嫩的小屁孩居然就是自己来到这里的未婚夫?不是开玩笑的吧,才几岁啊啊啊啊啊,以为能够和这个人白头到老,没有想到……居然杀出来个程咬金,这个程咬金还居然是公主!?而未婚夫成亲后没有任何症状的把她推给了别人,同时教会她怎样让绝望的棋子倾心之后又将这颗棋子换成更有价值的礼物,而他的夫君将她推向所有女人都羡慕的位置,这人都让她是附属的吗?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任人宰割,可是这样的挣扎在这个没有记载的时空中真的能扭转乾坤吗?在挣扎过后留下的是记忆深刻的情感还是不堪回首的过去呢
  • 香漫无涯香漫无涯刹那婆娑|古言这是一个发生在五代十国的故事,基于历史背景,以有“五代第一明君”美誉的后周皇帝柴荣为创作人物……她是善良智慧的楚国公主,因母后被废黜而被赶出了皇宫,又被心狠手辣的陈皇后架上命运的坎坷之路,却又因此遇上了扭转她命运的冷血王爷……她助他夺取了天下,他却又为她放弃了江山……本故事跳出了“宫斗”,而以“天下”为格局从【情】【色】【谋】【战】四面切入引入‘正义、信任、亲情、友情’方面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希望能够{出版}和{推影视}
  • 一世倾宠一世倾宠曾明如|古言她虽是一个富商千金小姐,但从小被逼练各种武术成为杀手。一切事情都准备好却开车撞下山崖。穿越,醒来无意间发现一位和她一样有着倾城面容女子,只不过却已死多久。为了在异世能生存,只能替用了她的身份也发誓必替她报仇。她伪装成她的容貌,居然成了相府不受宠的嫡小姐!真相慢慢地在府中拉开了序幕。而她身边出现了一个腹黑妖孽,他就是民间传说杀人不眨眼的鬼王。还有一个传说,有一群被称为邪仙族的人,每人身上有一门法术可控制万物生灵,他们不是仙也不是邪,他们隐居山林。千年前他们主人留下的预言只为等待千年后所持着玉佩新任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