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9章 窘迫至极

不知不觉殷久又睡过去了,醒来之时,天色已经昏暗。

咕咕——小小的腹鸣声在窄小的马车之中如同响雷,殷久白皙的脸上飞来一抹红粉,之前被含卿她们照顾得太好,在流浪之时心似死灰,也从未感到如此窘迫过。

偏偏她的窘迫毫无遗漏的落入最不该见到的那人之眼。

“小久儿可是饿了?”嵇咎微眯着星眸,慵懒优雅,仿佛身处锦绣宫殿,而不是在这简陋的马车之中。

殷久突然有一瞬的恍惚,面前的嵇咎,熟悉之中带着陌生。作为暮骨老人的他,更多的是无情狠毒,像是一匹孤狼一般。现在的他,就算穿着粗布麻衫,也自有一股贵公子的气度。

不得不感叹一句,时间真的是很最难以琢磨的东西,它能将人们逐渐变得面目全非。

“到覃则镇就可以吃东西了,要不要先吃一点点心?”嵇咎说道,拿着一块点心递到殷久嘴边。

殷久下意识的抬手,打掉了那块点心,雪白的点心掉在了嵇咎的衣袍上,散落点点渣滓。发现自己能动了,殷久第一时间远离嵇咎,坐到了马车的另一个角落。

被这样对待的嵇咎也不恼,弹了弹衣袍上的碎屑,仿佛殷久只是调皮而已。

殷久虽然能动弹了,可内腑依然空空如也,只得熄了逃走的心思。在嵇咎手里,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还是蛰伏下来为妙。

她也不是沉不住心思的人,否则嵇咎当年又怎会栽在她的手里?

脑中飞快的思考着逃脱的办法,方才嵇咎说快到覃则镇了,这个小镇可谓是前往云州的必经之地,地处帝都和云州的中间地段。

这么说来,她至少昏睡了三日。

嵇咎到底用了什么药物,就算以她的体质也扛不住!殷久暗骂一声,心中好奇极了,可是不用开口问也知道嵇咎是不可能告诉她的,干脆不去自讨没趣。

说起来,要经过云州的话……殷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云州可谓是他们的老巢,不过嵇咎再怎么也离开了五年,对云州的了解不及她,到时候她总有机会逃脱。

马车敢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了城镇之中,嵇咎让车夫在一处不起眼的客栈前停下,有小二热情的迎了上来。

“客官几位?是打尖还是住店?”

“一间天字房,一间地字房,马儿好好喂一下,再给我们上一桌好菜。”车夫说道,殷久这才看见车夫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脚步轻盈,武功应该不低,想来是嵇咎的手下。

“好嘞!公子夫人里面请~”

躲开了嵇咎的相扶,殷久自己跳下了马车,听见小二的称呼眉头一皱,夫人?又想起了那天字房只要了一间,嵇咎会吝啬到让自己住地字房?

殷久倒是十分的乐意,只是怎么看嵇咎也不会做这样的决定。“多要一间房。”她对嵇咎说。

“不可。”毫不犹豫拒绝了殷久,不过嵇咎的心情因为小二的称呼变得很好,夫人?他喜欢这个称呼,当年就应该直接让她跟着他姓嵇,让她知道她是谁的!

“我的小久儿这么狡猾,可不能给你就机会让你跑了。”亲昵的在殷久耳边低语,两人的模样让大堂中的客人善意的笑了,这对小夫妻感情还真是好,让人羡慕。

两人的容貌都做了掩饰,否则恐怕引来的注意就不是这么一星半点了。

受制于人,殷久的心情自然不好,勉强用了些饭食,准备起身去休息了。没想到身子才刚离开长椅,就被嵇咎给按了下来,他道,“小久儿怎么不等我?这饭菜不和胃口?”

“我饱了。”

“可我还没有。”嵇咎的目光流连在殷久的脸上,语义不明。

话语中的暧昧之意,殷久如何感受不到?她摸不清嵇咎葫芦里到底是卖得什么药,只能沉默以对。

或许是嵇咎真的提防殷久离开,出了如厕,不许殷久离开他的视线,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嵇咎再了解不过,如果不看紧一点,说不准还真给她找到机会跑了。

殷久自然也不妄动,他们师徒二人可都相互防备着呢,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是不会离开的。

只是……她望着面前的床榻犯了难。

天字房再怎么精巧也只有一张床,让她和嵇咎同睡,她是决计不肯的,那还不如不睡了,偏偏她的内力又被封住了,就连打坐运功也不行,这漫漫长夜,可还真是有点难熬。

嵇咎倚在床头,神色慵懒,望着殷久的眼眸中华光璀璨,诱人极了。“怎么,小久儿今夜不睡?”

回想上一次他们二人同出一间房的时候,殷久还只是一个小小女童,几年未见,她已经长成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就如一朵绝世仙葩开得正盛,等人采撷。

他的喉咙不由有些发紧。

“不困。”殷久干脆坐在了桌边,开始出神。嵇咎也不逼她,从袖中取出了一本书册翻阅起来。殷久看了看那书,眼中有些动摇,踌躇几次,最后还是放弃了开口讨要的念头。

噼啪——

油灯轻轻爆了一个小小的火花,嵇咎这才放下了手中的话本子,抬头一看,差一点笑了出声。

只见殷久整个人都快趴在桌上,手撑着雪腮,头一点一点的,真怕她一下子就磕到桌上。手指一弹,一小股粉末便洒向了殷久,片刻之后,殷久的头直接就磕在了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醒来。

嵇咎满意了,将她轻柔的抱起,放在了床榻之上,自己也和衣躺在她的身边。挥袖,一道劲风将桌上的油灯灭了。

二人的呼吸错落响起,月光洒下一室静寂。

同类热门
  • 重生妖后太倾城重生妖后太倾城默忍冬|古言她扶持夫君坐上皇位,然而仅仅是旁人的一句她要造反,他却连查也不肯查,直接下旨抄了顾家满门! 重生到十四岁生辰前夕,她未嫁他未娶,一切都没有开始,带着一世的记忆,顾倾城踩渣男,打白莲,这一世她誓要将那些背叛她的人通通踩在脚底,只是传闻中战功赫赫的九王爷,她杀人,为何要递把刀?
  • 我是王爷你是妃我是王爷你是妃无期路|古言亚七撒意外穿越,却和好友分离,拾起悲伤,她一路成长。设计天才的她开始了新的历程,成为元素师,创造新型炼药法,打破传统的观念……诸多辉煌,她却又找不到方向,迷茫让她彷徨,但又是什么信念?让她散发光芒!
  • 农门富女农门富女白稀稀|古言一场事故,叶姝魂穿未知朝代,孤女弱母备受欺凌,她发奋图强要带家人过上人人羡慕的富贵日子,成为村里的女首富。但,银子要挣,终身大事也要提上日程。一念心善牵了姻缘线,王爷万里迢迢来相会。
  • 一世长情:神尊勿高冷一世长情:神尊勿高冷许桑人|古言〈一世长情〉系列文男尊天下,男权大过天。男子为王为相,女子为奴为妾。她是竺国的相府大小姐,因为丞相的心善,她活的异样的逍遥自在。而他是竺国的太子,处处小心谨慎,只为活命,和娶她归来。可天象突变,那日,他成为天下神尊正式接管世界,便亲眼看到自己的皇弟与她卿卿我我,搂在一起,明明昨天还许着在一起一辈子的誓言。次日,他依旧迎娶她,不过只是一个侧妃。“他都那么对你,随我离开罢。”“不了,这或许只是他对我的试探吧。”
  • 废材要上天:王爷求侍寝废材要上天:王爷求侍寝泯景|古言她,风华绝代,惹得无数少男少女芳心尽撒的头号特工,一朝魂穿,痴傻郡主,世人耻笑?没关系,换血脉,改魂薄,休纹章,逆天谴!他,妖冶绝伦,整片大陆上千古的第一天才,一场比剑,一朝回眸,那女子,天下风云为她乱!从此上天入地,相伴相随,至死不渝!“丫头,自从遇上你,我的生命中就只有两种人了。”“哦,哪两种?”“你,和其他人。”“哦,那你自己呢?”“呵,不是说了吗,我是禽兽啊。”
  • 乱世情缘——堕仙乱世情缘——堕仙我疯我乐意|古言穿越了,到了一个强者为尊的大陆,但修罗医女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看一代女将默馨如何过得风生水起。可为什么一定要遇到你呢......直至最后那一刻,你背叛我,离开我的那一刻。我想对你说:没有你,我依旧可以过得很好·很好......
  • 吾乃小妾:王爷夫君请绕道吾乃小妾:王爷夫君请绕道南葵陌泪|古言一朝穿越沦为小妾,估计这是她最背的一次吧!什么?王爷夫君居然是个冰块,她可不想被冻死,于是继续作死:王爷夫君可是在等奴家? 偏偏某人就是不肯给她一纸休书,于是她就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哎哎,你那什么表情?”某女警惕地抱着自己。可是某人根本就没有理她的打算:“爱妃不要误会,不把你盯紧点只怕你又不见了!” 某女欲哭无泪啊!看来她此生与那逍遥的生活无缘了! 读者讨论群:544707180
  • 孽皇孽皇猫的回忆之城|古言他是史上最残暴的君王。从冷宫孽障,到大兴新君,他踩着父兄尸骨、踏出一条通天血路。她是天下最狠毒的女人。从浣衣宫女,到大兴皇后,她笑看十指染血、终成一代蛇蝎毒后。……那一年,他尚是腹中胎儿,她是襁褓女婴。圣旨之下,他连同母妃被打入冷宫,自生自灭;她全家遭祸,入宫为婢。那一年,他是冷宫孽障,她是濒死女童。寂静深夜,冷宫之中,第二十八座坟茔前,她啜泣,他叹息。那一年,他是皇后嫡子,她是太后侍婢。宫墙之下,两不相见,多少相思盼白头。那一年,他是挂帅出征的大将军,她是女扮男装的俏副官。沙场征战,与子同袍,不破楼兰终不还。那一年,他是天理不容的逆臣贼子,她是臭名昭著的祸水妖姬。兵临城下,铁血无情,终将父皇拉下马。……斗后宫、争前朝。杀手足、囚帝后。平敌国、定天下。……“阿许,终于等到这一天。”多年之后,城楼之上,皇城之巅,他拥她入怀,诉尽此生温柔。她眉眼如画,一袭凤袍,傲立风中。
  • 为爱痴狂:冥王独宠妃为爱痴狂:冥王独宠妃拖更小白|古言冥婚,明月清风,醉一人心。冥王,冥宠,当爱成为利用,当你我成为敌人,当光明黑暗终将开战,你我,是否还能回到最初,身世的谜团,是否是阻挡我们的一块陨石!爱恨交加中,终有属于我们的那一片天!
  • 宠妃再嫁宠妃再嫁烟十娘|古言新婚一年的相公带着曾经卖身葬父的丫鬟腆着大肚子出现,上官芷一纸和离书解决了这段婚事,原以为一切是新生活的开始,却没想到,曾经的爱人携恨而来,曾经痛苦的记忆也跟着而来,再逃,再跑,满怀希望的上官芷选择再嫁,这是痛苦的开始,还是幸福的开端······ PS:更新不及时请查看原网址··········